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门房”冰洞

    漆黑如伸手不见五指之黑夜,寒冷如置身万古不化之冰川,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其最真实的写照。原本我们以为,付东升会将我们,带到另一间会客厅,去和那个人见面,可是没有想到,他竟将我们带到了一间漆黑而寒冷的小屋。

  这间小屋就在宾馆的一楼,左边走廊的尽头,外表看起来和其它房间没什么两样,可是当付东升打开外面的门时,我们才发现这间屋子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外面的门之内,竟然是另一道门,而不是通常的房间。付东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不住的打开一道又一道的门,我们面前的门仿佛无穷无尽一样。而付东升开门的钥匙,也是让我大开眼界,其中的一扇门,竟然需要人学狗叫才能打开。不用问我都知道,这里的门和圣域之门、死神的大肠,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那位艳福非凡的疯狂天才设计师。

  也许我们面前的房间,应该叫做“门房”才更恰当,这里好象除了门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们身后的几扇门,已经因为我们深入门房内部,而自动关闭了。现在我们四个人,就处在门和门的夹缝之间,并且随着我们不断深入,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慢慢的我们面前的门,逐渐变成了向地下倾斜的,我们明显已经深入城市的地下了。

  刚开始我还能兴趣盎然的观看付东升开门,可是到后来我对这一切已经麻木了,身前不断传来门锁被打开的“咔咔”声,而身后则同时响起门锁关闭的“咔咔”声。这声音单调而又没有尽头,让人听了简直想发疯,让人心理上非常的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付东升才重重呼出了一口气,对身后的我们说道:“好了!那个人没有召见我,所以我不能陪你们下去了,以后的路就该你们自己走了。”。

  而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就是那这间漆黑而寒冷的小屋,这里只有十几平米大小。我们四个人站在小屋里都嫌拥挤,因为在小屋的正中央,有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大洞,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那大洞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刺骨的寒气不断从洞口冒出,看来这下面一定更加寒冷。因为我有深蓝保护,所以还不觉得什么,可是冷雅和刹雷娜,此时已经冻得牙关打颤了。

  好在这里的人事先有所准备,在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衣柜。付东升从里面取出了四套御寒衣物,随手将三套扔给了我们,自己则将另一套穿在身上。冷雅和刹雷娜有样学样,也将衣服穿在了身上,面色这才好转一些。付东升又从里面拿出了四个随身的酒壶,将其中的三个抛给了我们,自己则拧开了手中酒壶的盖子,猛得灌了一口。

  在呼出一口热气之后,付东升对我们说道:“这些酒是用珍贵材料配置的壮阳酒,可以有效缓解这里的寒气,让你们不会被冻死在里面。那个人就闭关在这下面,那里比起这里要冷得多,而且到那里还要走很长一段路,所以你们下去的时候,酒壶里的酒要省着些喝。”。

  接着他看到我没有穿御寒的衣物,只是拿着他扔过来的酒壶,便对我说:“你小子最好也穿上那些衣服,不要看它们非常臃肿,却可以有效的隔绝外界的寒气。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个人在这里面设有禁制,任何修真的术法和宝物都是没有的。倒时没有这些衣物帮你御寒,等你喝光了壮阳酒,很快就会被冻死在里面的。”。

  听付东升这么说,我也不敢托大,忙试验了一个小法术。果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术法竟然没有效果,不但是魔导术的术法,就连黑暗魔法同样也不行。可是当我控制深蓝的时候,我发现深蓝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深蓝又恢复成了盔甲状态,将我的全身包裹了起来。

  当付东升看到我唤出“上古仙器”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那上古仙器竟然可以不受这里禁制的约束,依然可以使用,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果然不愧是“上古仙器”啊!。既然有上古仙器护体,那他就不为我担心了,还叮嘱我道:“你的上古仙器既然不受禁制约束,那么这里的严寒对你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只是路上你多照顾一下两位姑娘。你们顺着台阶一直向下,这里只有一条路,你们绝对不会迷路的。我会在这里等你们,直到你们回来。”。

  我们三人也不多话,只是点了点头,便顺着洞壁上那螺旋形的石梯,向洞的深处行去。在我们刚踏上石阶的时候,洞壁上的一盏油灯突然亮了起来,那油灯不知燃点的是什么灯油,竟然照得四周异常明亮,我们就借着这灯光向下行去。当我们离开这盏灯的范围之后,那油灯就如感应灯一样,自动的熄灭了。我们仔细观察过之后,都确定那就是一盏普通的油灯,根本没有什么感应装置。就因为这样我们才都困惑不解,一盏普通的油灯,究竟是怎么感应我们的呢?可是好奇归好奇,我们还是要不断的向下走去。

  为了以防万一,我走在最前面,没有功夫的冷雅在中间,而刹雷娜则在最后面。开始的时候,我们走的十分小心,都怕中了什么机关埋伏,天知道这里会有什么。可是我们已经下了有200多米了,却依然什么事也没发生,大家的心也就逐渐放了下来。虽然是这样,但大家依然没有说话,都静静的走在台阶上。

  随着我们的深入,气温变得越来越低,渐渐的我们呼出的空气,都立刻结成了霜。通过深蓝上的仪器,我知道这里的温度,只有零下34度。而且随着我们越下越深,温度还在下降,当我们达到底下500米的时候,我们脚下的台阶,以及身边的洞壁,都换成了另一种样子。在刚开始的500米,洞壁和台阶都是黑黝黝的石头,但是从500米往下开始,洞壁和台阶都变成了洁白的冰块。

  这些冰块铺成的台阶非常考究,每阶台阶都经过打磨,上面有着细密的颗粒装突起,以防止上面的人失足滑倒。就我们目前看到的这些冰块,将它们打磨成这样,就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而我们现在依然没有到底,这也就是说,经过仔细打磨的冰块,比我们看见的要多得多。

  走在这里我们渐渐迷失了方向感,因为只有我们身边的油灯是亮着的,所以我们的头顶和脚下都似乎漆黑一片,我甚至有走在漆黑宇宙中的感觉。什么东西南北,对现在的我来说,那一切都不存在。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我、冷雅、刹雷娜,还有那油灯,以及没有尽头的冰阶了。

  慢慢的每走一段距离,我们都要停下来,确定自己的方向感。努力告诉自己,脚下的是下,头上的是上,我们走的方向是对的。但是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到达尽头,让我们不禁有一种错觉。我们是不是走错了,也许我们脚下才是上,而我们头上却是下。虽然明知道这是错觉,但冷雅和刹雷娜却越来越不敢肯定,如果不是深蓝的定位仪,恐怕我也要和她们一样。

  这种感觉就象你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宇宙中,有人告诉你笔直向前,你就可以回到地球。可是走了几光年以后,你不禁怀疑了,是不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方向,否则怎么还没有到呢?事实上你并没有偏离方向,那只是你的错觉,可你越来越不自信,总觉得自己偏离了方向,最后放弃了的你将永远回不到地球,也许当时你离地球只有一步之遥。请原谅我比喻的不恰当,可那种感觉却是如此的相象,也许当下一盏油灯亮起的时候,我们发现已经到了尽头,可是当那盏灯还没亮起的时候,我们的前路就仿佛没有尽头。

  我们行进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停下来休息的时间却越来越长,冷雅和刹雷娜喝酒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她们焦躁不安的情绪在急速的增长。她们都不是软弱的人,可是在这种环境下,再坚定的人,都不一定把持得住自己的心。

  终于冷雅忍不住了,发泄般的大叫了一声,这是一种不错的减压方法,可以有效的缓解精神压力。刹雷娜在冷雅大叫之后,便忍不住了,也放开喉咙大喊了一声。冰冷的空气进入了她们的肺部,让她们急剧了咳嗽了起来,但她们脸上的表情却放松多了。我将自己的酒壶扔给了她们,她们自己的酒壶在刚刚就已经喝光了,而我却一滴还没有碰。

  实际上要不是深蓝,我不会比她们好上多少,可是我信任深蓝就象信任我自己一样,现在深蓝就是我的精神支柱。

  

第66章 “门房”冰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