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章 天然屏障

    就在堕天他们离开鱼村的同时,整个芙洛丽自治领也动员了起来,随着教廷强制征兵令的下达,领地内无数的青壮年背井离乡,加入了芙洛丽教廷的军队,准备和玛雅、乌多克教廷的联军决一死战。

  凭心而论这些被征召的人,并不希望芙洛丽教廷倒台,芙洛丽教廷的统治虽不算好,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坏。在芙洛丽教廷的统治之下,靠着沿海盐铁带来的巨大利润,民众虽然要担负比较沉重的赋税,但却可以过着温饱而安稳的日子。而这样的生活在其它领地的民众看来,无异于是天堂一般的生活,所以芙洛丽自治领的民众,从内心就不想失去这种生活。

  而接连和芙洛丽教廷发生战争,并且屡次战败的玛雅、乌多克教廷,为了弥补战争中损耗的力量,则加倍的压榨领地内的民众。在这两个教廷的领地之内,原本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民众,现在的境况则更是苦不堪言。

  作为和两个自治领接壤的芙洛丽自治领,民众自然知道在对方领地内,民众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让玛雅、乌多克教廷攻占了芙洛丽教廷,恐怕到时他们也会和对方领地内的民众一样,被玛雅、乌多克教廷的残暴统治压榨的痛苦不堪。另外如果玛雅、乌多克教廷取得胜利,那么这两个教廷势必要在芙洛丽劫掠一番, 而战争最后的受害者永远都是民众。

  领地内这些被征召的青壮年,虽然对于教廷抓壮丁的行为有些怨言,但为了自己的家人不受战争的伤害,他们依然会为了芙洛丽教廷拼死战斗。他们可不想自己的家人,在玛雅、乌多克教廷的残暴统治下,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为了教廷,而仅仅是为了自己以及家人,可以继续过着平静的生活。更何况抓壮丁这种事,在整个教廷都很普遍,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民众就是这个样子,他们不在乎谁统治他们,他们所在乎的永远是,温饱和平静的生活。

  如果玛雅、乌多克教廷的声誉,要是好一些的话,这些被强制征召的青壮年,说不定会阵前倒戈。可是这两个教廷的名声,在整个神之国中,都是排得上号的,当然是倒数的头两名。这逼得芙洛丽教廷领地内的民众,不得不拿起武器,拼死抵抗这玛雅、乌多克教廷的侵略。

  此时亚瑟和海怒堕天他们,正处在回程的路上,由于村民们并没有马匹,所以亚瑟的骑兵不得不放慢速度,以便这些村民可以跟上队伍。而他们之中的海怒,则因为和亚瑟的特殊关系,还得到了一匹马,现在两人正并骑而行。

  海怒看着眼前的道路,疑惑的问亚瑟:“亚瑟,我们现在走的路,并不是去天使之城的路,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亚瑟点了点头,回答道:“大哥,我们的确不是去天使之城,我这次出来宣布征兵令,那并不是我的主要工作。我实际上是要去西面,到玛雅和芙洛丽的边境去,到那里指挥军队布防。”。

  顿了顿之后,亚瑟接着解释道:“这次芙洛丽教廷全民动员,加紧扩充军队的数量,以应付对方的攻击。而扩编的两千四百万军队,将被分成第一、第二两个大的军区,分别在西北两方面,阻挡对方的进攻。作为首席骑士的我,受命指挥第一军区,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西面的重镇胡安帝。”。

  在地图上看的话,芙洛丽自治领东南临海,西面和北面同玛雅、乌多克教廷交界。而芙洛丽教廷内的领地,地形大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根本就没有什么险峻的地势可守。同时因为整个领地内的对外交通运输,除了靠海路以外,就只有通过玛雅、乌多克教廷的陆路,所以芙洛丽教廷内的交通网,四通八达遍布整个领地。对方的联军只要对方进入了这个区域,便可以利用这些交通网,急速的向前推进,充分发挥出人数的优势。所幸的是芙洛丽领地内,虽然没有什么天险可守,但是在芙洛丽和玛雅、乌多克交界的地方,有一片广袤的原始森林。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就如同一条绿色的丝带,围绕在芙洛丽教廷的边界上,成为了芙洛丽教廷的天然屏障。

  原本在森林之中,有两条人工开凿的商路,但在现在的情势下,这两条商路已经中断。如果联军攻来的话,通过这两条商路,进入芙洛丽自治领,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玛雅、乌多克教廷看得到这点,芙洛丽教廷自然也看得到这一点,所以派重兵把守两条商路。

  这两条商路虽然不算狭窄,足可以供十六匹马同时通过,但对于上千万的大军来说,却实在是太过狭窄了。当玛雅、乌多克的联军和芙洛丽的军队,争夺这两条通路的控制权时,最多只会有几万人是面对敌人的,而其他士兵则都被自己人挡在了后面。在这种局部战争的情况下,在单兵作战能力上,要超过联军一大截的芙洛丽士兵,明显会占据绝对的优势。所以历次的战争中,玛雅、乌多克教廷的军队,从来没有夺得过商路的控制权。芙洛丽的士兵们,凭借着出众的单兵能力,在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挡住了玛雅、乌多克军队前进的步伐。每次战争到了这时,都会进入最关键的时刻,而玛雅、乌多克的军队,每次都会试图穿越森林,进攻芙洛丽的本土。至于芙洛丽的军队,他们也会进入森林,努力拦截对方的军队。然而这样的战争,最终两方却都是失败者,真正的胜利者则是这片迷雾森林。

  这片森林只所以叫做迷雾森林,是因为这里终年笼罩着灰蒙蒙的雾气,让人根本不辩东西南北。而在迷雾森林之中,可以说是危机处处,人在这里实在是太渺小了。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猎人,也不敢到这里来打猎,因为自然才是这里的主人。

  得宜于这里奇特的气候环境,以及芙洛丽海岸吹来的,湿润海风的滋润,森林里到处都是那种高达百米,枝叶遮天蔽日的雨林植被。这些雨林植被让森林中,常年不见一丝的阳光,总是处于黑暗之中。在这样奇特的自然环境中,自然会孕育出一些奇特的物种,而迷雾森林原始的自然环境,也避免了人类的入侵。让森林中的各种生物,可以不受人类的打扰,自然的生活在其中。

  同时在这片迷雾森林之中,处处遍布着毒虫猛兽,和其它森林中的同类们不同,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它们都具有致命的毒性。一只普通森林中的蜜蜂,虽然它的尾针有毒,但如果不小心被蛰上一针,除了比较痛之外是不会致命的。而在这里一只蜜蜂的尾针,可以要一个身强体壮的士兵,在一分钟内失去生命。如果是蜈蚣蝎子毒蛇,这些本身毒性就足以致命的生物,生长在迷雾森林中的它们的同类,其毒性完全可以让人瞬间丧命。

  这还仅仅局限于普通的生物物种,并没有算上迷雾森林中,所独有的一些特殊物种。一些侥幸从迷雾森林,逃得性命的士兵,描述了迷雾森林中,一些独有的珍稀物种。

  在其中有一种血豹,这种血豹通体赤红,就如同鲜血染红的一样,并且血豹的眼睛也是血红色的。而人们称其为血豹的最主要原因,则是这中血豹的汗液,也同样是血红色的。幼年的血豹是纯白色的,但它白色的皮毛,会被它鲜血一样的汗液,逐渐的染成赤红色。血豹分泌的这些汗液中,还包含了血豹所捕食的,那些猎物体内的毒素。因此血豹身上的毒素,就如同毒素大杂烩一样,其毒性剧烈无比。这种毒素不要说是进入人体内,就是单纯接触到皮肤之后,都会让人当场毙命的。另外血豹行动敏捷,善于藏踪潜行,它那原本在阳光下,十分醒目的红色皮毛,在黑暗中却是非常好的掩护色。

  虽然血豹非常稀少,但有些士兵却非常“幸运”,结果他们不是被行动敏捷的血豹,在喉咙上开了一个大洞,就是接触到血豹的皮毛当场毒发身亡,几乎很少有人可以逃生。

  在森林中还有一种肉食蚁,顾名思义这种蚂蚁是完全是肉食主义者,而它们同样也是红色的。这种蚂蚁凭借着体内的毒素,可以捕获体积重量,是它们自身上万倍的猎物。最让人们感到恐怖的是,它们每次捕猎都是群体出动,所过之处所有动物都难逃劫数。无数的肉食蚁,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在它们经过地方的猎物身上叮一口,之后便接着向前移动。当它们打猎结束之后,回到原来猎物的旁边时,猎物已经被它们的毒素,分解成它们最可口的浓汤了。

  如果说被血豹袭击的人,还有逃生的希望,那么被肉食蚁袭击的人,则根本不会有生还的机会。人们之所以知道,肉食蚁这种生物,是因为在玛雅军队中,有一个万人队,被肉食蚁所袭击。结果整个万人队,最后只有不到千人生还,而他们生还的原因,是肉食蚁没有攻击他们。因为肉食蚁每次打猎,都是有一定距离的,只要猎物超过了那个距离,哪怕只超过一毫米,肉食蚁也不会攻击。肉食蚁这样做,是不想将所有的猎物都杀光,以便下次捕猎时不会没有猎物。这些侥幸生还的玛雅士兵,经历了一生中最恐怖的场面,刚刚还是上万人的队伍,眨眼间却只剩下他们不到千人,其他的人则都倒在了地上。而在他们面前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蚂蚁,那些倒下的士兵,就在他们眼前化成了血水,之后那些蚂蚁便开始吸食地面上的血水。当那些肉食蚁吸完地面上的血水后,它们的身体都涨大了几圈,之后便慢慢消失在了他们眼前。只有被染成红色的地面,可以证明那九千多名士兵,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血豹再厉害,只要人多的话,也是可以杀死的。肉食蚁再厉害,只要远离它们,它们也不会越界攻击你。在迷雾森林中,最可怕的并不是动物,而是一种叫针树的植物。它们的叶子非常巨大,大概有两人左右高,上面密布着三寸长的尖刺。当有人移动到它们附近时,它们那满是尖刺的叶片,便会突然将人包裹起来。三寸长的尖刺,会深深刺入人的体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你就会变成一具干尸。那种尖刺刺入人体,吸食血液所发出的“吱吱”声,可以让任何听过这种声音的人患上失眠症。

  针树虽然是单独生长的,可是它们发达的根系,让它们可以独木成林。你眼前的一片针树林,实际上只是一棵针树,因此毁掉针树林中的一两棵树,根本就伤害不到它们。同时针树十分善于伪装,水塘边的一张巨大的荷叶,说不定就是针树伪装后的叶片。如果你不注意的话,那伪装成荷叶的针树叶,便会突然涨大,并且弹出锋利而中空的尖刺,将你包裹在里面。针树叶片基部的长柄,让针树的树叶可以随便活动,原本在树林顶端晒太阳的针树叶,下一刻就可能突然从天而降。因为伪装突袭等等原因,让人们很难防范针树的攻击,因此针树才是迷雾森林的头号杀手。

  最让人头痛的则是,这种叫针树的植物,遍布整个迷雾森林,几乎哪里都有它们的存在,根本不可能躲避的了。面对针树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将眼前的针树彻底都砍了,要么就提心吊胆的穿过去。针树只有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就是针树并不耐火烧,但除非是你疯了,要不没人会在森林中点火。

  而那些森林中的士兵,对于森林中的生物来说,同样都是不受欢迎的入侵者。对于这些侵犯了它们领地的人类,它们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战争后新生的动植物可以证明这一切。

  在历次的边界战争中,在这片迷雾森林中,最起码死掉了上千万的士兵。而这些士兵最后,都成了森林的养料,如果你发现一片的树林特别茂盛,那么你脚下一定有无数的尸骨。比起四周的那些树林,这片茂盛的树林将更加危险,所以你最好要加倍小心。

  有人或许会问,既然迷雾森林这样可怕,为什么两方的军队,还要进入其中呢?迷雾森林是非常可怕,但并不是不能穿越的,乌多克军队就曾经穿越了迷雾森林。当时穿越了迷雾森林的乌多克军队,突然出现在芙洛丽教廷的腹地,对芙洛丽教廷展开攻击。虽然这支乌多克军队最终被消灭,却给芙洛丽教廷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芙洛丽教廷的首府几乎陷落。要不是乌多克军队经过迷雾森林时元气大伤,之后又没有进行必要的休整,就急急忙忙的展开攻击,也许芙洛丽教廷已经不存在了。

  比起在狭窄的商道上拼命,每小时都有上万的性命,消失在两方的碰撞中。有些人更愿意拼拼运气,试图穿越迷雾森林,直接进攻芙洛丽教廷的腹地。而接受了一次教训芙洛丽教廷,在对方再次进入迷雾森林的同时,也派兵进入森林展开拦截。也许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军队有可能穿过迷雾森林,可在森林和敌人的双重攻击下,再也没有军队成功穿越过森林。而进入森林的军队,最后都是惨淡收场,全灭后被取消番号的,也不是没有过。但玛雅、乌多克的军队,好象对于穿越森林上了瘾,一次又一次的在战争后期,派军队进入森林。而迫于这种无奈的情势之下,芙洛丽教廷也不得不派人送死,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越来越茂盛的迷雾森林。

  这次堕天他们要去的胡安帝城,便是一座建在迷雾森林中的边防重镇,它紧紧扼守着玛雅通往芙洛丽的咽喉要道。和通往乌多克商道上的胡定君城遥相呼应,是芙洛丽最重要的两座边防重镇,也是整个芙洛丽的门户。以往芙洛丽的军队,就是以这两个城镇为依托,抵御玛雅和乌多克军队侵略的。

  对于这两个边防重镇来说,它们已经不仅仅是两座城市了,而是在历次的战争中,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完善的防御体系。两座城市附近平时就驻扎着,芙洛丽教廷超过八层的军队,时刻防范着战争的爆发。

  由于整个两个城镇所处的地理位置,它们同时也是和平时期的,商贸交易的集散地。但是为了避免被突袭,胡安帝和胡定君两座军事重镇,被设计成了城镇相结合的形式,都是一座防范用的城池,再加上一个交易用的镇子的设计。作为商贸交易地的胡安帝镇,就在城墙上弓箭的射程内,这样即使有敌人混入镇子,也会很快被弓箭消灭。而防守用的胡安帝城,则是全封闭式的,平时大门都是关闭着的。每当需要开启城门的时候,小镇都要清空所有人员,防止有人借机突袭。

  原本的两城只能驻扎五十万军队,可是随着后来不断扩建,两座城池现在都可以藏兵百万。在城内储备有大量粮草给养,足够城内的守军在被围困的情况下,支持上一年的时间。由此可以想象,这城池有多么的巨大,可以容纳下那么多的兵员,和储备那么多的物资。

  如果你妄想从城边绕过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整个城市被设计成了长条形,在长长的侧面城墙之上,处处都是连发的强弩。这些强弩配合弓箭手,可以给妄图绕城而过的军队,以毁灭性的强力打击。而附近的外围迷雾森林中,则布满了各种陷阱,可以瞬间杀伤大量的,企图躲进去的敌人。在两座坚城之后,隔上一端距离,还分别有两个军营,里面驻扎着一百二十万,随时整装待发的教廷军队。这些军营和城池遥相呼应,当敌人企图绕过城市的时候,他们可以前后夹击敌人,并且在敌人围困城池的时候,打破对方的包围圈,支援城内的士兵战斗。

  城池和军营这两样单独拿出来,并不是十分难对付,因为世上没有攻不破的城墙,也没有攻不破的军营。可是当它们有机的结合成一体,成为一个强大的防御体系时,至少现在是没有人攻破它。然而现在这种防御体系,正面临着最大的挑战,面对联军的同时攻击,芙洛丽教廷将不能象以往那样,调动没受攻击城市的军队,援助受攻击的城市。

  而且防御体系的作用是有限度的,在八百万对三千万的战斗中,敌人完全可以拖住城市的守军。如果按照未发布征兵令前,两方的兵力对比,四百万人将面对一千五百万人的攻击。对方只要拿出五百万人,攻击城池上的驻军,那么城内的守军将无法阻止,对方饶过城池向腹地前进。凭借着一千万的军队,对方完全可以凭借优势兵力,击溃前面军营的军队。到了那时原本完美的防御体系,将给对方个个击破的机会,让两座城池成为孤城。

  在征兵令之后,这个兵力对比,将达到一千两百万对一千五百万。同以前的八百万比一千五百万,数量上是有所增加,可由于这些人都是新兵,实力上要打折不少,所以战况基本同以前相同。但这样一来,对方兵力优势虽然存在,但却不再那么离谱,前方城池的作用,就又显露了出来。而这一切都仅仅是纸上谈兵,至于究竟情况会怎么样,就只有亲身经历才会知道。

  上面的念头在海怒脑中一闪而过,海怒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大脑在急速转动中。而此时什么也不知道的堕天,则无忧无虑的跟在后面,一心想着打完仗后,回到村子要怎么面对海娜。

  无知者,无畏!然而即将展开的战争,将给堕天深深上一课。战争是残酷的,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

  

第3章 天然屏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