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一个奇迹

    清晨胡安帝城上的守军,远远便望见一道滚滚的烟尘,正向着他们的方向而来。经验丰富的他们,立刻判断出这是一队骑兵,人数大概在两百左右。目前战争还没有爆发,但局势已经异常紧张,作为守卫芙洛丽门户的士兵,他们都这段日子以来,一直是兵不解甲时刻戒备着。

  现在眼前这队骑兵,虽然是从后方的方向而来,他们也相信身后的两处兵营,不会让敌人绕到自己的后面,可他们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在骑兵队进入城墙上弩箭射程时,他们向天射出了警告的响箭,让这些骑兵停下来。

  响箭发出的尖利呼哨声,让这队急奔的骑兵队伍停了下来,可他们一路上带起的烟尘,却将他们的身影都掩盖了起来,让城头的守军一时也看不清他们。当空中飞舞的尘土散尽后,就连大兵压境都没有发呆过的守军,此刻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队骑兵。

  眼前的骑兵虽然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可是当你看到马上的骑士时,你却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马上的骑士个个面黄肌瘦,头上的头发由于汗水和尘土,都快和成了泥巴了。身上的衣服全是黄色的尘土,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而且被树枝刮的破烂不堪。他们人虽然在马上坐的笔直,可口中那粗重的喘息声,就连城头上的人都听得到。在守军打量他们的时候,已经有几匹战马实在坚持不住,带着马上的骑士摔倒在了地上。当这些摔倒的骑士,艰难的站起来时,他们的坐骑却被活活累毙。

  守城的士兵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他们实在不敢想象,眼前的这一队骑士,是究竟经过了怎样的旅程,才到达了他们这里。如果不是他们胯下的坐骑,证明了他们的身份,谁都会认为他们是衣衫褴褛的个乞丐。

  就在城头士兵发愣的时候,骑兵队最前面的一个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羊皮卷,迎着城头上的那些士兵展开。羊皮卷上闪闪发光的,那独特的教廷魔法印记,证明了这队骑士的身份。他们就是教廷魔法传信中,来接管前线布防的,首席骑士亚瑟一行人。

  守城的士兵们不可置信的,看着羊皮卷上的魔法印记,他们都被一个事实给惊呆了。眼前的这些衣衫褴褛的骑士,竟然仅仅在七天时间里,就从沿海的自治领首府,赶到了位于最前线的胡安帝城。他们在七天的时间里,长途奔袭了整整七千里路,横穿了整个自治领到了这里。要是平均起来的话,他们每天要赶一千里的路,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率先回过神的士兵,按着独特的韵律,吹响了传信的号声。不到十分种的时间,从大开的城门之中,冲出来了一队盔明甲亮,足足有十万人的骑兵。这是整个胡安帝城中,所有的骑兵部队,他们穿着盛装的铠甲,排着整齐的方阵,迎向了城外的骑兵队。完全是接受教廷检阅时,阅兵的最高规格,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表示他们对亚瑟一行人的敬意。

  刚刚在极短的时间里,亚瑟他们在七天里,横穿整个自治领,奔袭七千里赶到这里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胡安帝城。骑兵部队的军长,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没有请示城防长官,便擅自命令所有的骑兵部队盛装出迎。这可是对于骑士的最高礼节,而对于亚瑟这些人来说,这种礼节并不为过。

  十万人的骑兵队伍,盛装出迎两百人的骑兵,这是怎样的场面。十万匹骏马发出的,整齐划一的蹄声,让四周的大地,都不住为之震动。然而亚瑟他们一行人,虽然衣衫破烂不堪,却笔挺的骑在马上,他们脸上的神情,就仿佛在检阅眼前的队伍一样。对于这些衣衫褴褛的骑士,出迎的这十万骑兵,却觉得他们的身影异常高大。他们那两百多人的气势,却丝毫不逊于,他们十万人所发出的。

  亚瑟看着眼前的出迎的队伍,又看了看身边的众人,简直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他们竟然真的在七天里,赶到了边境的迷雾森林,这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回想起这几天的旅程,亚瑟他们不由挺了骄傲的胸膛,因为他们有这种骄傲的资本。

  在他们一行人重新出发后,所有人胸中都憋着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尽快赶到迷雾森林。可是这样不停的赶路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最后海怒和亚瑟,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们将所有人分成两批,一批人带队赶路的时候,另一批人将自己拴在马上,之后两批人互相轮换。虽说将自己拴在颠簸的马上,并不是件舒服的事,可现在也顾不得了。而且到了后来的时候,即使是被拴在颠簸的马上,他们同样也睡了过去,因为他们实在太累了。

  这几天之中,他们穿林过河,就是遇到雨天,也没有停下来休息。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再干,慢慢被尘土和汗水,变得僵硬无比。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又哪里有时间洗澡呢?所以一个个都变成了泥葫芦,全身上下除了脸以外,其它地方都被泥土覆盖。

  到了后来完全是凭着意志支撑,身体已经是机械的在骑马,人的意志力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至。最后他们竟然真的做到了,仅仅在七天里,就赶到边境的迷雾森林。回想起一路上换乘马匹时,那些人无比景仰的眼神,亚瑟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胡安帝骑兵部队的军长长空,看着眼前的这些骑士,突然嗓子眼儿一酸,差点没掉下眼泪来。近距离看他们,才发现他们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比想象的还糟糕。他们的嘴唇都起着大泡,眼角深深的凹陷下去,眼中全部是血丝,让他们的眼睛看起来,就象是血红的一样。这是极度缺乏睡眠的表现,他们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就从沿海首府赶到这里,想必根本没有时间睡觉吧!

  看着眼前的这些骑士,长空拔出了自己的配刀,将它高高的举在空中。随着长空的动作,那十万骑兵们,也拔出了自己的马刀。同一时间他们让胯下的战马人立而起,之后重重的踏在了地面上,而十万柄马刀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了夺目的寒光。这种震天的气势,让经过他们上空的鸟儿,纷纷被吓得胆裂而亡,坠落到了他们四周。

  做完这一切之后,长空下马来到了亚瑟马前,恭敬的跪在了他的前面,口中高呼道:“胡安帝城骑兵军长长空,恭请亚瑟大人入城。”。

  而整整十万骑兵,也从自己的战马上下来,恭敬的跪在路边,高声喊道:“恭迎亚瑟大人进城”。那些久经训练的战马,也随同主人一样,将前腿跪在了地上。骑兵们整齐而雄壮的声音,惊得附近林中的宿鸟,纷纷展翅离去。

  作为带甲的骑兵,他们根本不必行这样的大礼,要知道穿着骑兵盔甲,行这样的大礼是非常吃力的。就是教廷的大人物来了,他们也只需要鞠个躬而已,可现在他们竟然自发的跪迎,这可是教廷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而身为胡安帝城骑兵军长的长空,论品级也只比亚瑟低了一点,现在却率先跪迎亚瑟他们,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应该的礼数了。

  看着面前黑压压的士兵,亚瑟他们觉得这些天所吃的苦,和眼前的一切比较起来,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这些士兵所给予他们的荣誉,是他们从没有想过的,对于一个视荣誉为生命的骑士来说,这完全是一种无上的荣誉,比起教廷授予他们的各种头衔,他们更加在乎这种荣誉。

  现在按理说的话,亚瑟他们该策马进城,可是长空以及那些士兵,等待了良久却发现没有动静。长空疑惑的抬了起头,却发现这些骑士,都苦涩的看着自己的坐骑。长空脑子中灵光一闪,走到了亚瑟的马前,伸手探了一下马的鼻息。

  结果都不出他所料,这些马儿已经累死了。在长途奔袭之后,过度疲惫的马儿,会和人一样,出现心脏骤停的现象。眼前的这些马匹,都是过度疲惫,在站立在那里的时候,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由于他们是心脏骤停,所以还保留着站立的姿势,因此亚瑟他们才没有察觉。而看到这一切之后,长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将耐力惊人的战马,活活累得站着毙命,眼前的这些骑士究竟是怎么赶路的。

  察觉到亚瑟他们已经没有力气说话,长空只好说道:“亚瑟大人,得罪了!”。说完回头对身后的骑兵道:“你们派过来一队骑兵,亚瑟大人他们的马,都已经被累毙了。而且亚瑟大人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下马了,你们帮大人从马上下来,护送大人他们进城。”。

  最后亚瑟他们是被士兵们,抬着进到胡安帝城中的,虽然这样很丢面子,但他们实在没有力气,从马上再下来了。当他们到达胡安帝城时,支持他们的意志便消失了,他们的力气也一点不剩了。这也是他们到达城下后,久久不说话的原因,因为他们连说话的力气都耗尽了。

  当然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例外,那个人就是堕天。刚刚向城上士兵,出示教廷印记的,就是一直走在前头的堕天。七天的日夜兼程,并没有让他象其他人那样变得虚弱不堪,相反现在他更加的精神了。可是尘土掩盖了他红润的脸色,所以胡安帝的那些骑兵,也没有发现堕天的与众不同。只是他们都十分佩服堕天,因为他是这队人中,唯一可以自己下马进城的人。

  堕天他们是上午九点左右进的城,在下午四点的时候,亚瑟和海怒率先醒了过来。虽然身体极度疲乏,但心里有事的他们,是不可能安睡的。在这段时间之中,堕天已经将路上的经过,都告诉了骑兵部队的军长长空,并且将放在自己身上的文书,也交给了随后而来的胡安帝城防长官。

  对于长空没有请示自己,就擅自决定盛装出迎,胡安帝的城防长官约克,并没有过多责备。说实话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约克甚至想全城出动,迎接这些真正的骑士。七天内横穿整个自治领,从沿海长途奔袭到这里,他们所做的一切,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在他们以前从来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用这么快的速度赶来。

  后来的人们为了纪念他们,每五年都要举行一次,横贯整个芙洛丽自治领的赛马比赛。在这项赛事中,所有骑士们的目标,就是打破亚瑟他们的记录,在七天以内赶到位于迷雾森林的终点。可是就算这些骑士,骑着最好的赛马,他们依然不能打破这个记录。赛后的骑士们怎么也不明白,当初亚瑟他们是怎么凭借着普通的战马,两百多人中竟没有一个人掉队,全部完成这段艰苦旅程的。

  直到几百年后一个天才少年骑士,从小就抱着打破这个记录的决心,在他十八岁的那年平了这个记录。而完成了比赛的他,却因为透支体力而死,不过在他临死前,他说了一句引人深思的话,:“他们都是真正的骑士,我还是不如他们,没有人可以打破这个记录。”。

  是啊!凭着最好的赛马,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才有一个人平了这个记录。可当时创造这个记录的人中,甚至还有一半是刚学会骑马的渔民,最重要的是那些骑士,完成了整段旅途后,虽然都疲惫不堪,却没有一个人累死。而且在不久之后,他们还参加了激烈的战斗,所以少年才说自己还是不如他们。

  可现在这些流芳后世的骑士,现在除了堕天亚瑟海怒是醒着的外,其他人都打着震天的呼噜,处在极度深层的睡眠之中。也许在梦中,他们也会做梦,而他们梦到的,只是好好的睡一觉。事后这些骑士养成了一个独特的习惯,就是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哪怕是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他们都可以睡得着。而凭借着这一点,在后面残酷的战争中,他们才能幸运的活下来。

  现在亚瑟和海怒正接管这里的防务,而无事可做的堕天,则坐在那里发呆。他的脑子里正在不断回想,这一路上看到的景象,战争是残酷的,这个念头第一次进入他的脑海。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壮丁,他们都是被紧急征兵令征集的。可以想象一千六百多万的壮丁,从各地赶往前线是怎样的情况,几乎所有的路上都是壮丁。他们组成的长龙,在堕天的印象中,从来就没有中断过,竟然从沿海的首府,一直延伸到边境的迷雾森林。而他们所经过的村庄,青壮年基本都已经离开,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而其中仅有的一些青壮年,也是在不停的打铁,为前线的军队打造盔甲武器。

  教廷原来有八百万正规军,他们武器铠甲都十分精良,现在一下子扩军到两千四百万。一下多出来这么多人,他们所使用的盔甲武器,以及所需要的给养,都成了一个大问题。虽然教廷原来有一些储备,但对比起需要的量来,还是杯水车薪。

  因为八百万的正规军,他们兵种各不同,武器装备也不一样。而那些武器不可能同时损坏,所以教廷的储备的武器装备,仅仅够其中两百万人换装的。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八百万人换装仅仅要四次,已经是十分快速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同时要提供给一千六百万人的装备,刨除库存的两百万,还有一千四百万的缺额。

  如果是其它自治领,也许要用木棍什么代替了,不过得益于领地内发达的制铁业,这部分缺额还是可以补上的。所以所有城镇的铁匠铺,全部被教廷暂时接管,全力赶制各种武器装备。也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属于青壮年的铁匠,才不用被征召上战场。

  而路上另一种绵延不绝的队伍,就是运送粮草的车队,两千四百万军队每天的粮草用度,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随着这些青壮年赶往前线,大量的粮草也不间断的,随着他们一起被运到前线。

  同时原来一百斤的粮草,排除在路上的消耗,往往运到迷雾森林时,只能剩下不到三十斤,其它的都在路上损耗了。而路上的那些青壮年,也需要大量的粮草,所以很多的运粮车队,还没有到达边界的时候,车上的粮食就已经被吃空了。如果不是自治领内,是大片肥沃的平原,每年出产大量的粮食,恐怕根本就禁受不起这种消耗。

  就是这样村镇中,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降低了很多。原来民众过着的是刚刚温饱的生活,现在则不得不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如果战争持续一端时间,恐怕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了。而教廷还算比较英明,知道如果被推翻的话,就没有机会搜刮民众了,所以不但停止了赋税,还开放了粮仓的存粮。

  照现在的情况下去的话,教廷坚持上两个月应该不成问题,可是如果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如果持续到两个月以上的话,教廷领地内的经济将被完全摧毁。到时灾荒将不可避免,对于其他人的死活,堕天并没有太大反应,可他不想就了自己的鱼村,也成为那个样子。

  “两个月”,堕天对自己说道,至于具体什么意思,除了堕天他自己,恐怕没有人知道。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接管了这里防务的亚瑟,不断的和一些军官开会。这些军官都是城中,和附近兵营的主管,而因为亚瑟他们长途奔袭的事,这些人都对亚瑟充满了敬意。不但忠实执行亚瑟的命令,而且对海怒他们也很礼貌,并没有因为他们只是普通士兵就低瞧他们。

  现在亚瑟这里面临的问题,主要还是兵力不足,靠着胡安帝城中的物资储备,他们还可以支持很长一段时间。可是每天来到附近大量的壮丁,虽然他们消耗着正规军一样的粮食,可是战力上却完全不能和正规军相比。毫不客气的说,他们现在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根本就只能浪费粮食。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训练他们,让他们拥有一定的战斗力,这样他们才能在将要爆发的战斗中,活下来并且最终取得胜利。

  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所以留给亚瑟他们的时间,并不会很多了。怎么才能在短时间里,训练好这些士兵,成了一个令所人都头痛的问题。而且即使训练时,表现出了不错的战斗力,在战场上究竟会有怎样的表现,依然是无法让人确定的。许多上过战场的老兵都知道,训练时表现不错的新兵,也许上了战场之后,却紧张的尿裤子,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胡安帝的城防长官约克出了个主义,既然他们现在在迷雾森林中,那么这里简直就是最好的练兵场。那里严酷的自然环境,绝对可以让新兵的战斗力,和他们的心理素质,得到大幅的提升的。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需要进入迷雾森林时,不会因为对迷雾森林不熟悉,而稀里糊涂就丢掉性命。

  就这样在亚瑟亲自率领下,一队队的新兵不断进入迷雾森林,展开他们的新兵训练。虽然有不少新兵丢掉了性命,但新兵实力的提升,却非常让人满意。如果你看到刚刚和自己聊天的战友,下一刻就死在自己身边,你的承受力也会加强的。然而最可贵的是这些新兵并没有怨言,因为当他们知道亚瑟一行人,在七天中累毙了无数战马,从首府赶到上千里外的这里,并且和他们一起进入迷雾森林,所有的怨言便都消失了。

  就在这种形势之下,战争一触即发,战火不知不觉的临近了。

  

第5章 一个奇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