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丛林训练

    迷雾森林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整个森林里到处充满着死亡的迷雾,无论是什么时候这里总是漆黑而潮湿,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到极端的不舒服。而他们这些闯入迷雾森林的人,身上则装备着特制的武器和铠甲,小心翼翼的行进在丛林之中。

  现在他们身上的铠甲,都是用牛皮鞣制而成的,接口处还经过特殊的密封处理。虽然金属铠甲有较好的防护力,可是在森林中行军的话,金属铠甲太过笨重。同时金属铠甲的接缝,根本无法做到有效的密封,而这一点在森林中却相当重要。迷雾森林中有许多小虫,这些小虫同样拥有致命的毒性,因为它们体积十分的微小,所以让人防不胜防。如果衣服不经过密封处理,光是这些小虫子,就足以要了你的命。

  士兵们的武器都是单手小圆盾,配上一把特制的砍刀,背上则是一根短矛,而在原来的那些老兵身上,每人还配有一支手弩。这一套武器装备,是标准的丛林步兵装备配置,每一件都是专门为丛林战而设计的。单手圆盾和砍刀适合在丛林中格斗,同时这些厚背砍刀,还是开路的好工具,而手臂上的小圆盾,则是士兵们的雨具。由于丛林中没有骑兵的威胁,所以步兵们常用的长枪,被缩小尺寸制成了短矛。这种短矛可以用来投掷,也可以用来做手杖,帮助士兵们在树林中行军。那些手弩虽然威力小,但是上弦非常方便,而只要距离够近的话,同样可以有效杀伤敌人。

  在通常的情况下,敌我两方的部队,经常到了极近的距离,才会互相发现对方。这时他们首先会投出短矛,稍微阻碍敌人一下之后,一只手持着砍刀,一只手持着手弩,展开近距离的撕杀。而在近距离肉搏的时候,皮革鞣制的铠甲,就无法防御手弩的攻击了。现在芙洛丽教廷在后方,正加紧赶制这种手弩,所以暂时还只有老兵们,才配备有这种手弩。

  同时由于森林中树木的枝叶遮挡了阳光,所以迷雾森林里总是漆黑一片,让堕天他们不得不点起了火把。而整个队伍并没有随身携带火把,因为树林中有一种蜡烛树,就如同天然的火把一样。它的整个树皮上都是蜡质,树皮内的部分则类似灯芯,就如同天然的蜡烛一样。而且这种树到处都是,只要折下一段树枝,点起来就可以当火把用了。

  不过就算有这种天然的火把照亮,周围的能见度依然很低,因为树林中那茫茫的雾气,让火把的光亮根本照不了多远。同时这种潮湿的雾气,也让士兵们的衣服内,无时无刻不是湿漉漉的。这种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非常的难受,可是没人敢在迷雾森林里随便脱下铠甲。

  可以想象在潮湿闷热的雨林中,穿着紧裹着身体的皮质铠甲,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汗水就顺着身体,不断向下流淌,而由于皮铠是密封的,这些汗水最终会聚集到鞋子里,让你的脚一直浸泡在汗水中,简直是要多难受就多难受。

  在第一天就减员上千人的教训下,没有人敢有丝毫的大意,大家都小心谨慎的注视着四周的情况。结果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堕天他们的队伍中,再也没有一个伤者,因为所有被袭击的士兵都是当场毙命。和第一天遇到的情况不同,现在森林中的毒物,其毒性都是剧烈无比,只要被它们袭击而受伤,根本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亚瑟他们亲身体验了迷雾森林的可怕,而亚瑟自己则几乎因此而丧命。当时他们按照迪鲁特所说的,在森林里清出了一小片空地,准备在空地那里进餐休息。他们之所以清出一片空地,就是为了尽量避免毒物的袭击,因为进入森林第一天的时候,迪鲁特就特殊强调休息时要清理四周这一点。

  在第一天休息的时候,那些老兵也不停的督促新兵们清理四周,可很多新兵都没有严格执行这命令。他们只是胡乱的清理一下四周,就开始休息了,毕竟在漆黑闷热又潮湿的雨林中穿行,是一件十分消耗体力的事。结果第一天折损的士兵中,决大部分都是在休息时,被潜藏在附近的毒物突袭而受伤的。所以吸收了教训的新兵们,在以后的行程中,每到休息的时候,无论再怎么累,都要清出一片空地后再休息。

  在迷雾树林中行军到现在,堕天他们的情况还算比较好的,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危急的情况。因为他们这些人身手高强,即使遇到毒物袭击的时候,那些毒物也无法伤害他们。再加上他们小队的领队是迪鲁特,这个迷雾森林的万事通,更是让他们避开了许多潜在的危险。

  虽然堕天他们小队中的人,都是骑士和渔民中的精英,可是在这种环境下行军,依然让他们苦不堪言。这里潮湿闷热的环境,实在无法让人感觉到舒服,仿佛整个人都陷在粘稠的空气中一样。周围的黑暗和隐藏在其中的杀机,让堕天他们不得不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也大大加剧了他们的体力消耗。

  他们将附近地上的枯枝落叶,用短矛小心的扒拉到了一边,露出了下面肥沃的血红色土壤。而那些潜伏在枯枝落叶下的毒物,则急速的消失在火把照不到的黑暗中,重新张开了它们捕猎的陷阱。之后迪鲁特从腰间解下了一个小袋子,从中掏出了一些散发着刺鼻气味的黄色粉末,细心而均匀的撒在周围的地面上。迪鲁特手上的这些黄色的粉末,是雄黄和硫磺还有其他一些驱虫药的混合物,可以大大减低被毒物攻击的可能。经过这么一番费力的清理,堕天他们总算在茂密的树林里,开出了一小片休息的地方。

  按照迪鲁特所说的,堕天他们按五人一组,围成了六个小圈开始休息,而堕天自然是和亚瑟、海怒、还有迪鲁特一组了。几个人都将手臂上的小圆盾卸了下来,因为这圆盾不仅是他们的雨具,还是他们用来吃饭的家伙。其实在雨林中做饭,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不过这一切对于迪鲁特来说,却根本算不得是什么难事。

  迪鲁特先是要过来三根短矛,之后将它们搭在一起,作成了一个临时的三脚架,接着他将自己的圆盾吊在了下面,一个简易的行军锅就作成了。而迷雾森林中气候潮湿,根本就没有什么干柴,如果用那些潮湿的柴火,恐怕不等饭做好,自己就已经被烟熏晕了。但是大自然就是这样的神奇,在如此潮湿的雨林之中,却生长着最易燃的蜡烛树,那些蜡烛树不但是天然的火把,还是最好的天然柴火。

  迪鲁特向四周看了一眼,便走到一颗成人粗细的蜡烛树旁,手中厚背长刀连续轻挥两下。虽然外表看来蜡烛树并没有怎么样,但是落到堕天他们眼里,却知道蜡烛树的树干已经被拦腰切成了三段,只是由于迪鲁特的刀太快了,所以蜡烛树还维持原来的样子。

  迪鲁特眼睛盯着面前的蜡烛树,口中却对堕天他们说道:“这些蜡烛树是我们在迷雾森林生存的关键,所以我们一般不会砍倒它们,做那些杀鸡取卵的事。而且这些蜡烛树生命力极强,它们的汁液可以有效的封住自身的伤口,所以长久以来我们丛林步兵,一般都是用现在这种方法,来获取我们需要的部分。”

  说完迪鲁特对着树干就是一脚,而随着迪鲁特的这一脚,中间那段树桩也横飞出来。而原来大树上面的树枝部分,则落到了大树下面的树干上,仿佛中间那段树桩以前不存在一样,只是结合处淡淡的树液痕迹,提醒着人们那里少了一段树干。干完这一切的迪鲁特,拎着那段树桩走了回来,放到了我们的行军锅下点燃。之后迪鲁特利索的往锅中加入清水、炒面和肉干,在锅下面蜡烛树的熊熊火焰下,很快就变成了一锅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肉糊。

  而随着迪鲁特不断从腰间的袋子里,掏出各种调味料撒入锅中,原本就香气袭人的肉糊,现在更人让人忍不住要流口水了。真是看不出来,迪鲁特作为步兵军长,竟然还有这样好的手艺。闻着那香喷喷的肉糊,大家都食指大动,狠不能可以立刻来上一份。

  解除疲劳的最好办法,就是先好好的吃上一吨,之后再睡觉睡到自然醒。而现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是不可能了,不过好好的吃上一顿倒不是幻想,因此就连一向注重仪态的亚瑟,看着面前美味的肉糊,都忍不住添了添嘴唇。当接下来品尝着盾牌中的肉糊时,堕天觉得这味道实在是太美味了,而这也是他们进入迷雾森林以来的第一顿热餐。

  和前一天的迪鲁特不同,今天的迪鲁特显得不那么冷漠,要知道刚开始的时候,他除了在危险时提醒堕天他们,几乎没有跟他们说过什么话。现在的迪鲁特则在吃饭的时候,和堕天他们聊起了天,而这也改变了堕天他们迪鲁特的印象。

  开始时迪鲁特给堕天的印象,只是一个神情冷漠的中年人,除了身上的皮铠上缝满口袋,几乎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而令一方面他对丛林的了解,却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最起码如果没有他的指点,堕天他们在迷雾森林里绝对待不过一天。而就是这样一个开始有些冷漠的人,现在却很随意的和他们聊天,这让堕天他们多少有些不适应。

  迪鲁特对堕天他们的反应心知肚明,便对他们解释道:“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的变化,其实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平时不拘言笑,你们也许会觉得我有些冷漠。不过每当我进入迷雾森林之后,我就会变的异常轻松,仿佛这里就是我的家一样,而我也会象换了个人似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过我希望你们也能象我一样,因为如果不把迷雾森林当成自己的家,就几乎没有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迪鲁特仿佛自言自语,接着说道:“迷雾森林虽然是一片森林,但你们应该它当成一个生命体来对待,你们要做的是尽量融入这里,否则只有被迷雾森林消融。而且你们一定要放轻松,如果在这里一直保持紧张的神经,那么你们根本不可能走出森林。但是放轻松不等于松懈,对于这里的步步杀机,你们要用如同镜子般的心态,如实的映射出这里的一切,就象这样!”

  就在迪鲁特说最后这句话的同时,在堕天他们身边的泥土中,猛然蹿出两溜乌光。这两道乌光去势极快,好比电射一般,直奔亚瑟的脖颈而去。而听了迪鲁特的话,周围的人正陷入了沉思,对这一切根本来不及反应。

  亚瑟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虽然才进迷雾森林两天不到,但亚瑟却清楚的知道,这两溜乌光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东西。就在这一刻亚瑟感觉到,死亡从来没有离自己那么近过,只是一瞬间亚瑟的额头上,就冒出了一排细密的汗珠。看来躲是来不及了,亚瑟只好将双臂挡在了自己面前,希望可以让自己躲过这一劫。

  然而这两道乌光去的快,停的却更快,竟然就在离亚瑟的双臂,还有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众人这才看清楚,那两道乌光究竟是什么东西,而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则更是让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这两道乌光竟然是两条毒蛇,毒蛇大概有拳头粗细,浑身是黑得发亮的光滑鳞甲,一颗尖锥状的脑袋上,还挺着大约五公分长的,螺旋状的锋利独角。此刻两只毒蛇正不断的,咬合着它们的大嘴,由于蛇那独特的生理结构,此时它们张大的嘴,竟足足有原来的几倍大。而那原本隐藏其中的尖利毒牙,以及毒蛇吐芯时发出的嘶嘶声,更是让人感到恐怖万分。

  要是被这样的毒蛇咬上一口,恐怕不需要那致命的毒牙,光是那血盆一样的大口,就足以让亚瑟身受重伤了。而从那不断咬合的大嘴中,所散发出来的阵阵腥气,更是清楚的告诉周围的众人,眼前毒蛇的毒性是何等的剧烈。就算亚瑟当机立断,用双臂挡住毒蛇的扑击,恐怕随后也会死于毒蛇那致命的毒液。而直到此刻亚瑟众人才发现,为何毒蛇会突然停在空中,原来两只毒蛇的七寸要害,正被两个人握在手中。

  迪鲁特惊异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堕天,此时两人的手中各抓着一条毒蛇的七寸,而另一支手则虚悬在半空,显然是准备抓另一只毒蛇,却由于对方的动作扑了个空。迪鲁特对于自己可以抓住一条毒蛇并不吃惊,因为在刚刚和堕天他们说话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两条潜藏着的毒蛇。并且打算利用这两条毒蛇,让堕天他们亲身体验一下迷雾森林的可怕,他有信心在最后关头抓住两条毒蛇,不让毒蛇对他们构成伤害。可是迪鲁特没想到,事情竟然出了意外,自己最后竟然只抓到了一条毒蛇,而另一条毒蛇则被亚瑟身边的堕天,给牢牢抓在了手中。

  看着坐在那里的堕天,以及堕天抓在手中的毒蛇,迪鲁特惊奇的说道:“堕天,你知道吗?你实在是让我感到太惊讶了!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要知道我们手里抓着的毒蛇叫窟龙,这可是属于迷雾森林特产的一种毒蛇,这种毒蛇生性喜换阴暗潮湿,通常生活在地下的洞穴中,你们看它头上的独角,那就是它用来挖掘洞穴的工具。”

  迪鲁特一边抓着蛇的七寸,将它土下的身躯拽出来,一般继续说道:“这种蛇大都是雌雄同居,它们的毒性非常剧烈,而且行动异常的迅速。它们捕食时会将自己隐藏在土下,悄悄的潜行到猎物附近,之后猛的蹿出向猎物发起攻击。靠着它们致命的毒液,森林中的大多数毒物,都不是它们的对手。就算是靠食毒物为生的血豹,遇到它们也要小心万分,因为血豹虽然不惧它们的毒液,但它们那箭矢般的速度,再加上锋利的独角,根本不逊于强弓硬弩所射出的利箭。”

  而随着迪鲁特的不断讲解,海怒等人脑门上的汗水,就如同小溪一样流个不停,而他们的脸色都已经变得雪白。刚才众人是被突然间的变故惊呆了,所以还没有觉得什么,现在则越是回想就越是害怕。要是没有迪鲁特和堕天,那亚瑟这个前线最高统帅,今天是必死无疑了。到时无论是对军心,还是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恐怕都是无法估量的。海怒也首次后悔的想到,让亚瑟参加这个训练,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看着大家的表情,迪鲁特话锋一转:“实际上我刚刚就发现了窟龙,所以想借这个机会让你们明白,迷雾森林的可怕是不分对象的。即使是你们这些身手高明的骑士,在迷雾森林之中同样也是弱者,在这里大自然才是真正的王者。”

  一听迪鲁特这么说,海怒当时就不干了,刚才可实在是把他吓坏了。海怒也不管其他人在场,指着迪鲁特的鼻子就骂上了:“你******疯了?这种事能拿来试验吗?就算你拿我自己实验我都不管,可是亚瑟是这里的最高统帅,要是刚刚出了什么差错,这种责任你承担的起吗?”

  原先堕天还觉得海怒的名字起错了,因为海怒待人和和气气的,根本开不出来那个怒字在哪里。直到现在堕天才明白,海怒的名字起的有多贴切,现在的海怒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而生气中的海怒自有一股气势,就连亚瑟以及他们现在名义上的长官迪鲁特,都被海怒这一番话给镇住了。至于周围的其他人,全都被这一幕给弄傻了,一个什么官职都没有的普通士兵,指着步兵军长的鼻子破口大骂,而步兵军长则被骂的一点没有话说,这也实在太考验他们心脏的强度了。

  海怒的话犹如当头棒喝,让迪鲁特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这么做实在有欠妥当。虽然本意是想让亚瑟他们知道,迷雾森林是一处危险的地方,但自己确实不应该将亚瑟放在危险的境地。亚瑟是这里的最高统帅,要是在迷雾森林训练时,出了什么三长两短,那对于未来的战局,实在是大大的不利。

  最后在亚瑟的劝说下,海怒的火气这才消,而对于迪鲁特的所作所为,亚瑟并没有过多的责备。经过了这件事之后,海怒在军队中多了个外号,大家都管海怒叫“怒狮”,而这个外号不久将响彻胡安帝城。

  最后经过迪鲁特的一番解释,海怒也原谅了迪鲁特,原来窟龙这种毒蛇虽然危险,但和其它蛇类一样,只要拿住了它们的七寸,就不会有一点危险了。另外这种窟龙领地观念严重,所以一个区域内只有雌雄两条,这就大大减小了它们的威胁。窟龙在挖掘地下通道的时候,本来是不会被发现的,但是由于迪鲁特先前撒的那些驱虫药,这让窟龙很不适应,所以在挖掘坑道的时候,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这才被经验丰富的迪鲁特发觉。而对于有了防备的迪鲁特,窟龙根本不能构成威胁,这也是迪鲁特敢这么做的原因。同时迪鲁特这种知错就改,并不因为自己身份高贵,被海怒大骂就恼羞成怒的率直性情,也赢得了大家的好感。

  经过这一番变故之后,众人和迪鲁特的关系已然拉近了一大步,而直到这时大家才有闲工夫关注起堕天。迪鲁特刚刚说的非常清楚,他可以发现窟龙完全是因为经验,堕天却明显是初到迷雾森林,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经验可谈。经迪鲁特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的确是这样,一个初到迷雾森林的人,竟然可以和迪鲁特这个丛林王一样,感觉到潜在的危险,这也实在是太惊人了。而一番询问后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致认为,堕天对于危险拥有惊人的感觉。

  实际上呢?自从堕天的饭量大增之后,他的灵觉也在急速的增长,现在他的灵觉已经可以覆盖一小片面积了。在那当中的一草一木,甚至是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那过人的灵觉。刚刚那两条毒蛇一进入他灵觉的范围,他就已经发现它们的存在了,所以才能在它们发起攻击的时候救了亚瑟。

  堕天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他并不是傻子,在这一路上堕天了解到,自己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因此他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特殊,所以当大家询问他为什么会发现毒蛇时,他将这一切都推给了感觉。虽然对大家撒谎,让堕天心里有一种歉意,但不知为什么,心里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也多亏堕天没有实话实说,因为如果堕天将刚刚的一切说出去,那么就是傻子也知道,堕天拥有了自己的“领域”了。所谓领域是一种形容,即自己的领地的意思,同时也是说自己是领地的主宰。这是用来形容一种境界的,在那种境界下任何事物,都逃脱不了领域拥有者的感觉。

  寻常经过修炼的人,可以感觉到周围的事物,但那种感觉并不清晰,只是一种大概的感觉,就是这样他们也远比常人强大。但领域却完全不同,对于领域内的事物,无论是细微的动作,还是人的内心变化,都逃脱不了领域。如果和一个拥有领域的人战斗,连你想什么,对方都知道的情况下,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了。而两个拥有领域的人互相战斗,领域就会互相中和,结果只有看谁的领域更加强大了。

  在整个布达上星上,无论是联邦还是教廷,拥有领域的人都是屈指可数。而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堕天拥有领域,那么事情究竟会怎样变化,是谁也预料不到的。但是布达上流传的一句话,却说明了领域的能力,“拥有领域的人就是领域内的神,和拥有领域的人战斗,就是和神在战斗。”

  实际上在这段日子以来,堕天正在以常人无法察觉的速度,在慢慢让自己变得普通。当初堕天所表现出的超人能力,正在被堕天一点点的隐藏起来,这种隐藏是如此的缓慢,以至于几乎没有人发现。现在的堕天也会如常人一样,长时间行军会出汗,一到休息的时候就累的不能动弹,除了他那惊人的饭量,几乎就是一个普通士兵。那个长途奔袭千里,却依然精力过人的堕天,已经渐渐隐藏在这个堕天身后的影子里。

  注意到这一切的海怒和亚瑟两人,却并没有深究这一切,因为经过那次千里奔袭,他们都将堕天当成了兄弟对待。既然自己的兄弟不想说出原因,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必要询问,如果堕天想说自然会告诉他们。而这次堕天肯牺牲自己的伪装,在亚瑟危急的时候出手相救,已经让两人十分感激了。

  在这些人中除了迪鲁特之外,其他的人都是随亚瑟海怒一起来的骑士和渔民,对于堕天的不寻常他们自然也十分清楚。可是他们也同亚瑟海怒一样,对堕天的变化保持了沉默,对于堕天在那一路上的事情,他们甚至没有对周围的人说过。在其他人眼中堕天只是海怒的兄弟而已,没有人发觉到堕天的不同,堕天的秘密就这样被保守了下来。

  并不了解这一切的迪鲁特,相信了堕天的说法,认为堕天只是感觉惊人罢了,丝毫没有怀疑别的。而除了迪鲁特之外的人,都知道堕天的不寻常,但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堕天竟然会拥有领域。

  接下来为了道歉,迪鲁特开始亲手炮制起那两条毒蛇,这可是迪鲁特的看家本领之一。在潮湿的迷雾森林之中,士兵们随身携带的干粮并不能久存,潮湿的空气会让它们很快的腐烂发霉。实际上进入森林的士兵,只随身携带一个星期的干粮,这已经是食物的保存极限了。仅仅是为了这一个星期的保质期,就已经让教廷的后勤人员费尽心机了。食物被封存在皮质的口袋中,整个口袋一共分七层,每层是一天的口粮。另外口袋内的食物都用油纸包着,以保证不会接触到外界的水分,导致这些食物变质不能食用。

  如果严格执行保质程序,那么食物的保质期会更长,但这样成本就会加大。对于三十万步兵所需要的口粮,如果严格执行保质程序,那耗费的金钱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无奈之下教廷只好偷工减料,而食物的保质期也缩短到一个星期,即使是这样消耗的金钱依然是一笔惊人的数字。

  因此这些进入迷雾森林的士兵,身上只带着可供食用一星期的口粮,而往往他们却只会食用其中六天的口粮。最后那份口粮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打开食用的,那份最后的口粮被他们称作“救命粮”。因为曾经走出迷雾森林的士兵,无一例外的是靠着最后这份发霉的口粮,才有机会走出迷雾森林的。

  可是就算连救命粮都算上,他们也只有一个星期的口粮,而在迷雾森林中进行的阻击战,最长持续过两个月以上的时间。如果算上战后走出迷雾森林的时间,有人在迷雾森林最长逗留了半年以上的时间,那么剩余的这些时间里那些人究竟是靠吃什么活着呢?当然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了,迷雾森林中的各种毒虫猛兽就是他们的口粮,而他们眼前的步兵军长迪鲁特,不但是曾两次走出迷雾森林的人,更是在创下在迷雾森林逗留时间最长记录的家伙。

  这次他们抓到的窟龙,就是迷雾森林中的一种美味,迪鲁特一个人利落的炮制起两条毒蛇。他先是将蛇头用小刀固定住,之后利落的扒下了蛇皮,露出了毒蛇那一身细腻的白肉,再将蛇头的部分斩断。迪鲁特边收拾两条毒蛇,边向堕天他们讲解:“毒蛇一般是越毒的越美味,不过收拾毒蛇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它们生命力出奇的顽强所以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先固定住它们的头部,如果你切下它们的头,虽然它们是活不成了,但却可以趁临死前咬你一口。要是你被你条死蛇咬死,那可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啊!而且迷雾森林的毒蛇大多有坚硬的鳞甲,即使是用我们军队的利刃,有时也很难对它们造成伤害。可是蛇也有它们弱点,那就是它们的排泄器官,以及七寸处非常柔软,只要从那里开个口,就可以轻易褪下蛇皮。”

  看着两条褪了皮的毒蛇,迪鲁特是口水直流,“吧唧吧唧”嘴之后说道:“另外窟龙的蛇头也不要扔掉,窟龙的毒液虽然是种剧毒,可以立刻致人死命,但同时也是一种难得的调味料。如果我不说你们绝对想不到,窟龙的毒液有一种奇怪的特性,就是当毒液受到高温之后,会散发出一种非常独特的香气,同时加入窟龙毒液烹制的蛇肉还会异常松软,当然最重要的是毒液的毒性还会全消。”

  说完迪鲁特小心的捏着蛇头,用小刀将毒液挤到了蛇肉上,原本白皙的蛇肉一沾上毒液就变成了黑色,看得旁边堕天等人心惊不已。由于蛇毒是一种酶,蛇通过它来毒死猎物,同时还用来帮助消化。因此会有腐蚀性,而眼前毒液的腐蚀性这么强,这也说明窟龙的毒性是何其剧烈。

  原本用来搭行军锅用掉了三根短矛,现在还剩两根刚好用来当铁签,迪鲁特一边将一条毒蛇扔入锅中,和着原先的肉糊一起煮,一边将剩下的毒蛇切成数段,穿在短矛之上架在火上烘烤。片刻工夫诱人的香气便传了出来,原本肉糊的香气和现在的香气相比,根本就是猪食一般。

  在毒蛇剧毒的威胁和食物香气的诱惑之间,大家无疑是选择了后者,一拥而上的人们几乎是瞬间,就将两条毒蛇消灭了个一干二净。让旁边吃的不过瘾的迪鲁特,不住哀叹道:“你们就不怕有毒吗?万一我要是骗你们的,你们现在不都挂了?”,而堕天他们的回答,就是集体向迪鲁特比了比中指,之后打着饱嗝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是流氓我怕谁?”

  同时经过这件事之后,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是却都认同了迪鲁特的话,迷雾森林的可怕是不分对象的。但是用迷雾森林来训练新兵的效果也是显著的,随着几次进入迷雾森林外围训练,新兵们简直是进步神速,现在的他们虽称不上精兵,但绝对要比普通士兵强得多的多。

  也就是在这个时刻,经历了两个星期的等待,战争终于来到了堕天他们的面前。

  

第7章 丛林训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