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双星奇谋

    经过了两个星期的漫长等待,埋伏在玛雅和乌多克的密探终于发来消息,玛雅和乌多克教廷正式发兵芙洛丽,以芙洛丽教廷收留异教徒为名,揭开了这场教廷内战的序幕。

  实际上在亚瑟他们进入迷雾森林,锻炼新兵的这段时间里面,玛雅和乌多克教廷也没有闲着。虽然名义上战争还没有打响,但玛雅和乌多克联军的士兵们,早已经集结在迷雾森林的入口,做好了战争的一切准备。几乎是在玛雅和乌多克向芙洛丽宣战的同时,联军的三千万士兵就分成了两路,从迷雾森林的两条商路杀向芙洛丽自治领。而早在前三天之前,收到战争将要爆发消息的亚瑟,就已经把士兵都撤出了迷雾森林,停止了他们的训练转而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胡安帝城中心有一座小型的石头堡垒,整个堡垒完全是用最坚硬的岩石砌成,连接缝的地方也都用铁水浇灌。其防御力比起胡安帝城的外墙,不知道要高上多少倍,甚至在这堡垒的外面,还有一条护城河环绕四周。可这仅仅是堡垒的外表而已,实际上整个堡垒都是用铁水浇铸成的,外面的那层岩石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这么一座防御力惊人的堡垒,为什么要建在守卫森严的胡安帝城内部呢?因为这里就是胡安帝城的指挥部,同时也是整个胡安帝城的心脏。设计胡安帝城的那个人,深明世上没有攻不破的雄关,所以才设计了这座城中之城“铁堡”。整个铁堡不但完全是由铁铸成的,还是整个胡安帝城的最高建筑,其中有胡安帝城所有的水源和粮草。整个胡安帝城驻守士兵的补给,都存放在这个钢铁堡垒之中,这样即使胡安帝城被攻破,敌人也只得到一副空壳。依靠着堡垒内充足的补给,和远高于周围建筑的外墙,堡垒内的士兵可以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保全自己,同时借机里应外合重新夺回城池。而攻陷了外围城池的敌人,却要在这里空耗粮草,同时还要防备堡垒内的偷袭。

  现在胡安帝城中的这座堡垒,已经不仅仅是胡安帝城的指挥部,还是整个西线部队的总指挥部。此刻一队队的士兵,正在城墙上巡逻,而堡垒中的箭塔上,弓箭手正严密的注视则四周。整个堡垒外两百米的范围,是规定的军事无人区,当中没有任何的建筑物。至于进出堡垒的人员,则要经过严格的身份核实,才允许进入堡垒当中,整个堡垒防范之严密,由此可见一斑了。如果你是胡安帝城的驻军,你就会发现今天铁堡的守卫,比起平时更是要严密上十分。情况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现在一个重要的会议,正在铁堡内的会议厅举行。

  铁堡会议室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房间,除了当中一张巨型长桌,以及长桌周围的椅子之外,整个房间就没有其它的摆设了。现在围绕着长桌的椅子上,则坐满了身着军服的军人,而亚瑟此刻就坐在长桌顶端的椅子上。而此刻一身军装的海怒和堕天,则表情严肃的站在亚瑟身后,因为现在两人已经是亚瑟的贴身侍卫了。

  在亚瑟的左边的位置,就是城防长官约克,而在约克的旁边,则依次是长空、飞翼、迪鲁特三人,再下来则是胡安帝城中的一些军官。在亚瑟右边的位置,是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人,看样子大概有五十多岁,已经满头华发了,但整个人看起来鹤发童颜,十分的精神。在老人的身边坐着的,是个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竟然和老人长得有几分像。只是那张冷冰冰的脸上,却看不出有丝毫表情,整个人就如同石头一样坐在那里。

  这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和那个冷冰冰的中年人,就是胡安帝城外两处军营的长官。老人名叫笨.拉灯,是芙洛丽教廷中有名的宿将,一生戎马生涯几乎没尝过败仗。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提起笨.拉灯没有几个人知道,可是提起圣战士的大名,在教廷之中则是无人不晓。

  所谓圣战士指的就是笨.拉灯和他手下的士兵,笨.拉灯本人是一个虔诚的芙洛丽神信徒,因此他将自己手下的士兵,也都训练成了对芙洛丽神,有着无比虔诚信仰的人。这些经过信仰洗礼的士兵,在作战的时候悍不畏死,就如同不要命的疯子一样,由于他们称自己是为神圣的神而战,因此大家都称他们为圣战士。

  三十年前玛雅的名将,被人誉为“不败战神”的梅力坚,亲率领大军来攻芙洛丽。整个芙洛丽教廷惊恐万分,严令胡安帝城守军不得出击,这样梅力坚不费一兵一卒,就绕过了坚城胡安帝,向芙洛丽内陆挺进。而当时挡在梅力坚大军面前的,就只有胡安帝城后的两座孤营,可以说胜利已经是指日可待了。而当时年仅二十岁的笨.拉灯,借助富有的家族势力,已经是军营的最高长官了。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笨.拉灯硬是想出了一个,让世人都为之震惊的疯狂计划。

  当梅力坚大军来到军营前时,笨.拉灯竟然大开营门,带领手下向梅力坚投诚了。而梅力坚对于这一切,根本没有一点怀疑,因为在梅力坚看来,面对自己的大军,笨.拉灯想要反抗,无异于螳臂当车。

  更何况笨.拉灯投诚时,献上的可是整整五十万颗人头,这五十万颗人头,都是军营中不肯投诚的士兵。有这五十万颗人头做保证,谁都没有怀疑笨.拉灯是诈降,因为就算笨.拉灯是诈降,可他杀了足足五十万自己人,芙洛丽教廷是绝不会饶了他的。再说现在笨.拉灯手下只有一百万降卒,盔甲兵器还都被收缴了起来,根本就无力对抗梅力坚大军。

  梅力坚曾当着自己手下的面说道:“就算他笨.拉灯是诈降,可凭他现在赤手空拳的百万降卒,又能把我这上千万的精兵怎么样呢?”。只是梅力坚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笨.拉灯这百万降卒,将他手上千万的大军断送了个干干净净。

  笨.拉灯带兵投诚的第三天正午,此时上千万的大军正在就餐,而笨.拉灯手下的士兵们,也正狼吞虎咽的吃着热腾腾的饭菜。没有人注意到那些降卒中,有一半人其实根本就没有碰饭菜,而另一半人则是吃了双人份。吃完午饭自然是继续行军了,只要攻破前面那最后一道军营,整个芙洛丽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的了。

  可是就是那十几里路,对于梅力坚的士兵来说,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刚走出营地没有几里路,士兵们就成批的倒毙在路边,这一切都让梅力坚震惊不已。手下亲卫队的士兵很快就发现,倒毙的士兵明显是中毒而亡,至于下毒的人自然就是笨.拉灯,和他的手下那些降卒了。

  原来当初笨.拉灯冥思苦想了一夜,终于让他想出了一条连环计。他手下的这些士兵都是神的虔诚信徒,死对于常人来说是件可怕的事,但对于笨.拉灯手下的士兵来说则是解脱到神的怀抱。尤其现在他们的死,还是为了所信仰的神,那就更没有什么问题了。于是笨.拉灯从手下士兵中,挑出了五十万素质比较差的,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士兵,交代完自己的遗言后,遍纷纷自杀而死,而这些士兵的头颅就成了连环计的第一环。有了这五十万颗人头做保,没人会怀疑笨.拉灯仅仅是诈降,这样才能让笨.拉灯有机会实行下一环。

  诈降对于整个连环计来说才是第一步,因为即便有五十万颗人头做保,对方也不会将笨.拉灯当自己人,而是将他当成一头会反咬主人的狗。对于这样的一条狗,没人会放心让他拥有武装,只有在狗的脖子上拴上链子,才能让主人放心的使用。收缴这些降卒的武器盔甲,就是给他们脖子上拴上条链子,这自然也在笨.拉灯的意料之中。

  在梅力坚看来没有了盔甲武器的降卒,就只有老老实实的为他卖命了,可是他太低估了笨.拉灯的疯狂了。这些没有武器盔甲的降卒,诚然不是梅力坚千万大军的对手,但那是指在正面作战的情况下。经过三天时间的准备工作,笨.拉灯终于实施了他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让手下士兵集体投毒。对于这些驻守在迷雾森林的士兵来说,想弄些毒药来毒人,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但是这样也存在个问题,就是大范围的向粮草投毒,势必也会毒到自己人。不过笨.拉灯对这些已经有了准备,那些降卒实际上只有一半人吃了食物,这样一方面是避免自己人也全部中毒,另一方面则是避免不吃食物会被敌人发现食物中有毒。

  当笨.拉灯带领着五十万手下,穿着从尸体上扒下来的铠甲,拿着从死尸手中抢来的武器,来到梅力坚的中军的时候,除了梅力坚和身边的亲卫以外,其士兵则都已经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梅力坚和身边的亲卫之所以没有中毒,是因为作为军中的主帅这么重要的人物,梅力坚的食物事先都要经过验毒。如果向梅力坚的食物下毒,弄不好会暴露整个计划,所以现在整个军中,除了笨.拉灯和他的手下,就只剩梅力坚和身边的亲卫还是站着的了。

  此时的梅力坚看着面前的笨.拉灯,整个人仿佛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虽然喉咙间咕噜了半天,却根本没有发出什么有意义的声音。最后梅力坚用颤抖的双手拉出了配剑,费劲力气才在地面上写了六个大字,之后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梅力坚身边的亲卫立刻扶住了他的身体,可用手指一探他的鼻息,发现他竟然已经生机皆无。最终一代不败名将,被誉为不败战神的人,竟然被年仅二十岁的笨.拉灯,用连环毒计活活气死。

  而梅力坚临死前,留在地面上的六个大字,分别是“你好狠”和“我好恨”。笨.拉灯确实够狠,为了这条连环计,竟然牺牲了百万士兵。梅力坚也确实该恨,一生用兵如神未尝一败的他,竟然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刻,被笨.拉灯用这伤人先伤己的连环毒计,坏了一世的英明,他怎么能不恨呢?

  就这样玛雅和芙洛丽历史上,伤亡最不成比例的边境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这次战争芙洛丽教廷以百万士兵的代价,全歼玛雅教廷一千五百万大军,玛雅一代名将梅力坚被气死在沙场,而在芙洛丽一颗新的将星正冉冉升起。至于笨.拉灯手下的圣战士,也由于这军事史上史诗般的一战,声名响彻了整个教廷大陆。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果光看外表的话,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个鹤发童颜一脸和气的老头,就是那个定下连环毒计的笨.拉灯。而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正是笨.拉灯唯一的儿子,另一个军营的长官笨.扎卡维。这个笨.扎卡维比起他老爹来更加疯狂,大家都管他叫“恐怖天使”,他手下的士兵则叫“烈士旅”。光听这名字你就知道,还没死的人就叫烈士,你可以想象得到,这支部队在战斗时,会是多么的疯狂和恐怖。对于这种不计性命的攻击,敌方有一个贴切的形容,就是自杀式人体攻击。

  另外笨.扎卡维之所以被叫做恐怖天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为求胜利不择手段,和他对阵的敌方将领的家人,经常被他手下烈士旅的人请去作客。有了这些将领的家人作肉票,任那些将领就是智比天高,也只有徒呼奈何的份。如果敌方将领打算不顾家人的安危,要和笨.扎卡维在战场上见个真章也没关系,这位被称为恐怖天使的男人,会先将敌方将领的家人在两军阵前集体斩首,之后带领着手下那些不要命的烈士旅,将面前的敌人带入恐怖和死亡的地狱。

  有人不禁要发出疑问,既然笨.扎卡维和手下的烈士旅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采取绑票的手段呢?其实这也不能怪笨.扎卡维,虽然笨.扎卡维手下的烈士旅战力惊人,但那是建立在士兵不要命的基础上。这些烈士旅的士兵冲锋的时候,完全是抱定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就算是正常的战阵冲杀都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更不要提笨.扎卡维手下的烈士旅了,往往一场大仗打下来,笨.扎卡维就成了光杆司令了。

  虽说在战后教廷会将士兵的缺额补上,可这样一来又要重新训练将士,所以说这绝对不是个好办法。因此笨.扎卡维才想了这么一招绑票的绝妙计策,一方面可以用人质威胁敌方将领,让对方的将领对阵时投鼠忌器。另一方面如果敌方将领不吃这一套,也可以将人质阵前斩首,增加己方士气的同时,还可以搅乱对方将领的心神,真可以说是一举数得。

  在玛雅将领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撼雄关胡安帝,不对父子笨家军”,由此可见笨家父子在敌方心中是如何的恐怖了。现在这对以疯狂著称的父子,正带着手下静静的坐在会议桌旁,不知两人此刻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亚瑟来回打量了几遍身边的众将,终于轻轻咳嗽了一声,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之后平静的说道:“我们三天前就已经收到,潜藏在玛雅内部密探发回来的消息,说最近几天联军就会正式发兵。今天教廷已经正式收到联军的诏书,对方以我们收留异教徒为名,同时从西北两条商路进逼芙洛丽。大家对于现在的局势,以及即将展开的战事,到底有什么看法呢?”

  下面的这些将领听完亚瑟的话后,则纷纷将眼光投到了约克、笨.拉灯和笨.扎卡维三人身上,因为以前发生边境战争的时候,整个西线防务都是由三人合作指挥的,所以这些将领都惟三人马首是瞻,要不是这次玛雅、乌多克联军实在势大,教廷也不会派亚瑟来这里主持防务了。

  约克看着身边的亚瑟心中不禁暗自沉吟,在亚瑟接管西线防务的这两个星期以来,亚瑟的表现可以说是中规中距。从现在的情况看亚瑟是个合格的将领,但是面对这次的敌人仅仅是合格是不够的,说实话他真的担心亚瑟是否有能力,可以指挥他们赢得这场艰苦的战争。因为就是约克自己,面对这前所未有的大战,心中也是半点底都没有。

  不过对于教廷为什么在这时,派亚瑟来主持西线的防务,约克心里还是心知肚明的。约克和笨家父子毕竟长驻边境,虽然平时发生边境战争时,教廷可以放心的让他们来指挥,可是那是有胜无败的时候,一旦遇到现在这种危机教廷存亡的大战,教廷对他们还是信心不足。而一直在教廷身边的首席骑士,就成了他们可以相信的人,因此教廷才会派亚瑟来主持西线防务。

  教廷这么做无可厚非,因为人的本性就决定了,在危难时会更相信身边的人。这些长期驻守边境的将士,自然不如教廷眼皮底下的首席骑士,来得可以让教廷放心。同样人的本性也决定了,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虽然亚瑟他们千里奔袭,赢得了约克的好感,但对于亚瑟为将的能力,约克还是抱有怀疑态度的。

  也难怪约克会怀疑,虽然教廷战争的主体是骑士,并且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是骑士出身。可并未上过战场的亚瑟,就凭头上“首席骑士”四个字,同样不能让这些久经沙场的将领感到放心。也许在武技上他们不是亚瑟的对手,但是在战争的谋略方面,他们却有着强烈的自信。

  想到这里约克心中长叹一声:“哎!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可是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亚瑟身上了,希望神佑芙洛丽,就算自己就是拼上性命,也要帮助亚瑟赢得这场战争。”

  心中有了定计的约克,看了看对面一言不发的笨家父子,率先出声分析道:“亚瑟大人,这次玛雅、乌多克三千万联军,从西北两方向同时进逼芙洛丽,也就是说我们西线将面对一千五百万的玛雅大军。虽然以前敌人也是这么多,但当时我们并不是两线作战,可以抽调胡定君的守军支援胡安帝。现在定君和安帝两城将同时对敌,到时势必无法互相支援,我们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教廷临时征集的八百万新兵了。现在我们以千二对千五,虽然单从人数上面来讲,同以前的八百对千五有所增加,但是在具体实力上反而有所下降。而且现在同时和玛雅、乌多克开兵见仗,再加上新征集的一千六百万新兵,我们的物资消耗将是以前的几倍,这场仗我们不但输不得,而且也拖不得啊!”

  看到约克率先开口了,笨.拉灯也接口道:“约克说的不错啊!以前我们可以稳守不失,一方面是得益于定君、安帝两座坚城,以及迷雾森林独特的地理环境,限制了战争发生的规模。另一方面则要得益于我们的士卒之精锐,可以毫不夸张的讲,我们的士卒和敌人的相比,在能力上完全可以以一对二。可是现在我们西线只有四百万老兵,就算他们都是以一搏二的勇士,并且不考虑其他的外部因素,最多也只能拼掉对方八百万士兵。而对方剩下的七百万士兵,对上我们的八百万的新兵,我是实在没有信心,相信新兵可以取胜。”

  坐在笨.拉灯身边的笨.扎卡维,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淡淡的说道:“我潜伏在玛雅的手下发现,敌方将领的家人,不是被严密保护起来,就是找地方躲藏了起来。烈士旅曾尝试了几次,结果却是损失惨重,折损了大量的人手。有几次眼看行动要成功了,对方的保护人员却对人质出手,结果到现在所有绑架行动全部失败。到现在为止我手下一共进行了十六次行动,可是对方却有二十多位将军的家人遭杀害,看来对方阵营里有比我还疯狂的家伙。那些被他们自己人杀死的人质,现在却被说成是我的手下杀死的,而那些死了家人的将领,此刻恐怕恨不得立刻来找我拼命吧!”

  亚瑟听完了三人的陈述,心中不禁暗赞自己大哥的厉害,原来在这次会议之前,亚瑟和海怒彻夜未眠,分析了眼前的局势。海怒对目前局势的分析,竟然和这些教廷中有名宿将,他们所作出的分析一般无二。甚至就连对方会针对笨.扎卡维的习惯,对他所惯用的绑票有所防范,都在海怒的意料之中。

  另外大家虽然明里不说,但很明显都感到了局势并不乐观,三位将领的分析虽然透彻,但都是说出了敌人的强大,却根本没有提到自己有什么相应的对策。大家现在是未战先怯,要是大家一直这样,这仗恐怕也不用打,自己方没打就已经先败了。其实何止是这些人呢?当初自己不也是一样,不过现在的自己,对于即将发生的战争,却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如何提高大家的士气,不能让大家一直保持悲观的情绪。想到这里亚瑟将自己和海怒,对目前形势的分析说了出来:“刚刚三位大人说的一点不错,目前的形势就是这样的严峻,不过事情还是有转机的。首先对方不应该给我们这两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两个星期前对方大军来攻,我和在座的诸位除了为教廷尽忠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可想。现在有了这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们的新兵已经按建制集结完毕,后勤保障的物资也已经准备就绪。同时利用这两个星期的时间,经过迷雾森林中死亡的考验,我们的新兵再也不是没见过鲜血和死亡的雏儿了。虽然战力上他们还不如对方的士兵,但这个差距已经被大大的缩小了,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亚瑟顿了顿之后,发现大家都在认真听,便继续分析道:“其实敌人并不想给我们这两个星期的时间,不过对方对此亦是无可奈何,因为玛雅、乌多克教廷内民生凋敝,要想完成战争的准备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因此才会给我们这宝贵的两个星期。其次我们要考虑到人的因素,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玛雅和乌多克教廷的统治之残暴,即使是在整个教廷中也是有数的。相信芙洛丽的广大民众,绝对不甘心处于他们的残暴统治之下,这样一来前线作战的那些新兵,就会有着与敌皆亡的气势。只要有了悍不畏死之心,哪怕这些士兵都是新兵,也同样是一股可怕的战力。反过来敌方的士兵却不同,长期地处荒蛮之地的他们,一直都在羡慕着芙洛丽的富饶,作战之时势必不会用心,只想着在战斗中如何保命,以便将来有命来享受这一切。这些心中有了顾忌的士兵,作战时哪里会用心拼命,对上我方为了保卫家园,而不顾性命拼死作战的新兵,其胜负之数还是未知啊!人们长说邪不胜正,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可我们都是带兵打仗的人,自然不会相信这一套。如果我有雄兵千万,而敌人却只有几个人,那么即使我是邪恶的一方,最终的胜利者依然是我。不过当敌我两方面的兵力对比,达到一个微妙平衡的时候,邪不胜正这句话的真正意义,就会体现出来了。拥有正义的一方,会靠着气势和民心,战胜邪恶的一方。”

  看到各位将领对自己的话频频点头,亚瑟奇峰突起的对大家说道:“其实这些并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其中有很大部分是我大哥海怒想到的,现在我想让他代我继续分析现在的战局。”,亚瑟的这番话事先并没有找海怒商量,现在被亚瑟突然推到这些将军的前面,海怒也不禁心中惴惴不安。

  最后实在没办法的海怒,也只有心中大骂亚瑟不够兄弟的同时,顶着头皮来到了大家面前。虽然在座的将军都知道,面前的海怒和亚瑟称兄道弟,并且也是创造了千里奔袭奇迹的人之一,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还有这样过人的智计谋略。

  海怒定了定心神,对在座的诸位将军说道:“亚瑟大人刚才言过其实了(在外人面前,海怒还是要称呼亚瑟为大人的),刚刚亚瑟大人所做的分析,基本都是他独自想出来的,我不过是提了几点建议罢了。现在亚瑟大人让我代他分析,我就对亚瑟大人所说的,再提出几点补充吧!”, 说到这里海怒腰板儿一挺,同当侍卫时那种垂手侍立的样子不同,现在的他有一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名将风范。

  此时低沉的嗓音,正回响在会议室中,“各位大人,现在形势就如亚瑟大人分析的那样,并不是对我们完全不利。士兵训练上差距,已经逐渐由其他因素扯平了,如果是一对一的话,我们的士兵未必就不是敌人的对手,在我看甚至是我们的胜面要大些。另外战争打的就是后勤,如果军队后勤跟不上的话,那么战争的失败是一定的。可是我们芙洛丽的领地内有良田无数,同时领地靠海有极长的海岸线,这些良田和沿海地区可以提供给我们大量的粮草。教廷的相关人员已经统计过了,靠着这些物资我们坚持上两个月不成问题,如果不计战后恢复的话,硬挺上半年也是可能的。可是我们的对手呢?据可靠的消息玛雅领地内,最近几年一直在闹饥荒。可以说玛雅和乌多克破天荒的连手,一起进攻我们芙洛丽也是情非得以,如果他们不用战争将民众的视线转移,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的统治就会被民众推翻。这样看来对方的后勤补给也不好过,如果情报上说的没有错的话,对方恐怕比我们还希望尽早结束战斗。如果战事拖下去的话,结果只可能有一个,就是三个教廷同归于尽。不过对方是侵略者,我们只是奋起保卫家园,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无路可退,只有硬挺着开兵见仗了。可是对方的情况不同,战争是由对方先挑起的,如果陷入僵持的话,对方的民众会觉得:早知战争这样耗下去,还不如安分守己过日子,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而对方发起战争的教廷,就成了民众眼中的罪魁祸首了,如果我们能适当的派些人手,到对方领地内等待时机,适时进行颠覆活动的话,胜利也许离我们并不遥远。”

  听完海怒的这番话,在座的诸位将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而笨.拉灯更是干脆,一挑大指说了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小子比我狠,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高!”

  海怒闻言只是平静的说道:“老将军谬赞了,实际上我方还有许多优势,比如我们领地内制铁业发达,这样一来军队的武器装备势必要强过对方,而装备的这些武器的新兵,其战斗力同对方相比,是又大大的拉近了一步。不过这场战斗的关键,却还是在胡安帝和一个“守”字上,只有我们守住胡安帝,才能依托坚城拖住对方。如果胡安帝失陷的话,那么不等我们釜底抽薪,芙洛丽教廷就已经灭亡了。另外迷雾森林的地形,大大限制了交兵的范围,这对于防守一方是有利的。前几次的边境战争,我们之所以可以胜利,完全是因为精兵加地利的组合。现在我们要把这个优势发挥到极限,否则这次我们没有精兵的优势,敌人则完全可以凭借着优势兵力,一鼓作气突破我们的防线。所以在正式的攻城战之前,如何消磨敌人的锐气,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接下来迎接海怒的,则是将官们的一致掌声,而亚瑟和海怒也凭借这次会议,奠定了他们在军队中的地位。

  新一代的名将之星,正随着这场战争的开始,而不断的冉冉升起。海怒和亚瑟这对异性兄弟,战场上配合无间的无敌统帅,被后世誉为“无敌的双子星”的二人,也正式走上了历史的舞台。

  只是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隐藏在亚瑟身后影子中的堕天,将是一颗让无敌的双子星,相比之下都会黯然失色的新星。而这次被载入史册的战前会议,则被人称做“双星会议”。虽然会议中有三颗名将之星,但无敌双子星却只被人们当成了一颗将星,而另一颗将星就是失去记忆的堕天。

  

第8章 双星奇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