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穿甲杀机

    米亚和杰拉德两人紧握着手中的战刀,一身甲胄的守卫在会议室的大门旁,两人虽然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但精神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现在整个西部防线的将官,都聚集在铁堡的会议室内,要是他们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整个西部防线就会群龙无首。不要说是这些将官出了什么意外,就是会议中走漏了什么风声,对于即将展开的战事来说,都是一场难以预料的大灾难。

  可是这么多的将官集合到铁堡,想不引人注意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白痴都知道他们是在商议大事,更不要说敌人隐藏在他们内部的间谍了。米亚和杰拉德并不知道谁是密探,但他们两人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人之中一定会有敌人的密探。虽然每次战争中双方都会处死大量的间谍,但当下次战争爆发时则会踊跃出更多的间谍,对于派遣间谍潜伏在敌人内部这件事来说,这已经成为交战双方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这样一来会议的安全保密工作,自然就成了重中之重的大事,而米亚和杰拉德这两人,就是专门负责会议保密安全工作的,他们有一个奇怪的名字“驱魔人”。所谓驱魔人指的是驱除潜藏在体内魔鬼的人,也就是指专门负责清除敌方间谍的人,这些人不但有着无比强横的武技,更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心智。也许唯一值得可惜的是,这些人都将精力放在了武技和斗智上,如果他们将精力放在兵书战册上的话,说不定世上又会多出一堆的名将。

  现在这条通往会议室的走廊之上,静悄悄的就只有米亚和杰拉德两人,不过在走廊的暗室和夹壁之中,却有上百名驱魔人正潜伏其中。虽然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但对于经过特殊训练的驱魔人来说,这些事情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们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四周的情况,随时准备应付各种突发的危机。

  两人作为驱魔人的队长,此时虽然在执行任务,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已经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可是这些军官们的会议,却依然没有要结束的样子。会议当中的这段时间里面,他们甚至连饭菜都没有叫,而这段时间以来敌人的最新动向,则像雪片一样涌进了这间会议事。情报部门的几个主管,就如同滚地的葫芦一样,不停的穿梭于会议室和情报部之间。

  所有的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让两位驱魔人的队长忧心不已。两人虽然不明白军队的事,但也知道现在局势的紧张,而进入会议时那些军官的表情,更是让善于注意细节的他们知道,形势还真不是一般的糟糕啊!这种沉闷而压抑的气氛,让心志无比坚毅的他们,都不由得暗暗担心起来。

  以至于最后米亚和杰拉德两人,都发觉了对方身上不安的气息,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之后竟然同时安下心来。两人心中所想的都一样,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会议室中的将领了,能否赢得这场战争就要看他们的了。而他们驱魔人现在所能作的,也只有保证这些将领的安全,不让会议的内容泄露出去,哪怕这一切需要牺牲他们的生命。

  会议室紧闭着的铁门终于再次打开,而随着这半尺厚的铁门被打开,扑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浓烈的烟草味。米亚和杰拉德对此是早有准备,不过同前几次相比,这次简直是烟雾缭绕啊!如此浓重的烟雾,让人如坠迷雾之中,天知道那些军官究竟吸了多少烟。而这些军官竟然能在这样的空气中呼吸,并且一点没有中毒的迹象,不能不让米亚和杰拉德深感佩服。但和以往几次不同的是,这次出来的人并不是情报主管,而是亚瑟的贴身侍卫堕天。看来经过一天多的时间,这场马拉松式的会议终于结束了。

  其实这并不能怪这些军官,对于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绞尽脑汁来想对敌之策的他们来说,烟草不但能缓解他们的疲劳,还可以放松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想出更多对敌的计策。在刚刚亚瑟和海怒分析完形式之后,大家的积极性是被彻底的调动起来了,阴损毒辣的计策是一条接着一条被提了出来。到了最后大家才猛然发现,面对他们这些卑鄙的计策,任何敌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如果不是怕喝酒会误事,他们甚至想叫点酒上来庆祝一下,没有酒那就只好拿着烟猛吸了,最后会议室中简直是祥云朵朵了。

  最后亚瑟发现如果再不散会的话,恐怕第二天军队中就会传出,西线军官会议室集体吸烟中毒这样的大丑闻了。而随着整个会议的结束,将领们也要离开会议室了,不过在离开的顺序上面,却是有很大学问的。这些骑士出身的将领,从小接受的就是贵族教育,因此对于细小处的礼节十分注重。就拿出门的先后顺序来说吧,首先出门的本应该是亚瑟,只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在贵族聚会,而是在一个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所以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第一个出来的才会是堕天。

  在堕天身后自然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亚瑟了,跟在亚瑟身后的就是在会议中出尽风头的海怒,其实就凭海怒今天在会议中上的优越表现,还有他和亚瑟深厚的私人关系,他的平步青云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了。不过现在他还是亚瑟的护卫,所以海怒依然尽职的跟在亚瑟身后,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在亚瑟这个最高长官出来之后,那些军官也按照各自的身份,很自然的排成了一行,鱼贯的走出了会议室。如果刨除这些军官的护卫的话,他们一行人出来的前后顺序,和这些军官的身份地位是丝毫不差,完全是按照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的。单纯凭借这个先后顺序,你就可以分辨出他们职位的高低。

  其实这些军官们之所以要排成一行出来,一方面是遵守贵族礼节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受环境所限。会议室的房间虽然宽敞,但整个会议室却只有一扇门,并且宽度只能容单人通过。这样的设计完全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如果这些将军们遇到敌人的攻击,他们只需守住大门静待援兵就可以了。但这样一来进出就变得复杂了,如果是单独一个人还好,可要是遇到现在的情况,就要耐心的等待了。

  这些将领出门的时候要按照顺序,自然会打乱他们原有的系统,所以约克还有笨家父子,出来之后就要等在走廊上。他们要等身边的将官都聚齐了,才会成批的离开铁堡,回到自己所在的岗位。而亚瑟虽然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却并没有什么直属的将官,所以打了声招呼之后,亚瑟就带着堕天海怒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米亚和杰拉德惊异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们当然发现,这些进入会议室时还是垂头丧气的军官,现在一整天没有吃饭休息竟然反倒更加精神了。军官们的眼中虽然都挂着红血丝,但他们脸上那掩不住的喜色却告诉两人,战事也许并不想他们想象的那么坏。看着这些军官前后巨大的转变,两人心里都猜到了战事有了转机,不过两人却都聪明的什么也没问。因为他们驱魔人不是军人,他们的任务就是驱除内部的毒瘤,同时保护这些军人和内部机密的安全。

  亚瑟此时的心情真是十分愉快,一方面凭这次会议上自己和海怒两人的表现,一定会让手下那些军官另眼相看,另一方面大家在会议上集思广益,确实是出了不少对敌的好主意,让自己对胜利的把握更大了。至于跟在亚瑟身后的海怒,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心中同样的窃喜不已。对于什么升官发财他并不在意,他所在意的是今天在这么多正规骑士面前高谈阔论,这充分证实了自己并不比那些正规骑士差。海怒本身虽然只是个渔民,但他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却让他总是想找机会证明,自己并不比任何正规骑士差这一点。

  此时亚瑟海怒身边的堕天,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不断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人呢?拥有常人难及的武技,甚至不要说是和常人相比,就是和这些正规的骑士相比,恐怕他们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虽然自己并没有和这些骑士动过手,但堕天心中一个声音确定的告诉他,自己一定可以轻松对付面前的这些骑士。同时自己还拥有无比敏锐的灵觉,这种灵觉其敏锐的程度,就是堕天自己都要为之吃惊。仿佛周围没有什么可以逃过自己的感觉,比如现在那些隐身在走廊中的驱魔人,这些驱魔人虽然巧妙的隐藏在四周,并且靠一种奇怪的方法收敛自身的气机,但是对于堕天来说他们的位置却是再醒目不过了。

  如果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打死自己堕天都不信,普通人绝对不会像自己一样,身上有这么多的怪异之处。可是任凭堕天费尽心思,他依然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仿佛脑子中有一把锁将记忆锁住了一样。只是每当自己午夜回梦的时候,一张张绝世容颜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可当堕天想仔细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每张脸上都有一层薄雾,让自己根本无法看得清楚。

  就这样各怀心事的三人向着走廊的拐角走去,只要出了拐角就是卫兵门的休息厅了,而亚瑟身边其他的侍卫就等在那里。实际上作为西线的最高长官,亚瑟不可能就只带着两名侍卫,但是会议只允许每名将领带两名贴身侍卫,这样其他侍卫就只好在休息室等待了。现在休息室中除了亚瑟的侍卫,其他将领的侍卫们也等在那里,走廊有驱魔人守卫自然用不到他们,可是长官出了走廊之后,安全工作就要靠他们了。毕竟驱魔人的主要工作还是对付敌人的间谍,只有彻底的将根源切断,这些将领和机密的安全,才能得到根本上的保障。

  米亚和杰拉德两人注视着周围的人群,不着痕迹的改变着自己的位置,让这些将领们都处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会议室铁门独特的设计,让他们在守卫的时候很省心,可是完美无缺的事物是不存在的。这种设计让这些将领们不能快速离开,现在这么多的将领聚在这里,让两人的防卫工作顿时加重了不少。好在米亚和杰拉德两人只是名线,那些隐藏在暗中的驱魔人,会协助两人做好守卫工作的。

  至于马上就要离开走廊的亚瑟,两人并不为他的安全所担心,因为他的侍卫队已经等在了走廊尽头。在米亚和杰拉德两人看来,除了疯子之外,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行刺。就凭亚瑟那首席骑士的名头,再加上身边的两个侍卫,还有等在那里的侍卫队,刺客最后的下场就是被乱刃分尸。

  可是异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亚瑟三人前面走廊上的天花板,突然整块的掉下了下来,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道黑影。身在远处的米亚和杰拉德二人,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那里正是驱魔人藏身的地方。两人刚才放心的让亚瑟他们离去,就是因为在走廊尽头也有他们的暗桩,完全可以保证亚瑟他们的安全。但是现在这个暗桩中的驱魔人,很明显是要来刺杀亚瑟,这这么能不让二人大惊失色呢?

  而此时身陷其中的海怒,却没有时间考虑这一切,当天花板掉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情况不妙。几乎是在天花板掉下来的同时,海怒就已经出现在了亚瑟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身后的亚瑟,同时腰间的长剑也已经出鞘,闪电般的向面前的黑影刺去。海怒很清楚只要自己缠住对方,刺客就会被困在护卫队和自己这些人中间,到时不要说是刺杀亚瑟了就是自身都难保。

  身处旋涡中的亚瑟同样处变不惊,他和海怒想法是一样的,都是想尽力缠住刺客。可是还没等他出手,担心他安全的海怒,就已经挡在了他身前。无奈之下的亚瑟,只好将手中的长剑,从海怒的肋下射了出去,同海怒的长剑一起夹击刺客。两人虽然没有交谈,但配合却是纯熟无比,因为以前亚瑟没少和海怒交手切磋,所以彼此之间都非常了解。

  站在后面的米亚和杰拉德两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第一感觉就是,敌人竟然都已经渗透到了他们驱魔人内部。可是回首一想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驱魔人的选拔十分严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其忠诚程度。另外刚刚两人为变故所惊没有注意,现在才猛然发现那黑影的身形十分奇怪,根本就是一具被扔出来的尸体。

  想到这里两人不禁同时惊呼道:“小心!”,而与此同时海怒和亚瑟的剑,却已经刺入了那个黑影体内。海怒开始看到对方没有躲闪,还以为对方是打算同归于尽的死士,可是当长剑没有丝毫阻碍的刺入时,就在那长剑及体的一刹那海怒知道自己上当了,自己面前的根本就是一具没有生命尸体。不光是海怒发现上当了,当亚瑟的长剑洞穿黑影的时候,站在海怒身后不远的亚瑟,自然也知道自己上当了。

  可是就在这个紧关节要的时候,有人却从天棚上的大洞中,倒挂着探出了半截身子,之后就是金属弓弦发出的“嗡”的一声。听到这“嗡”的一声,米亚和杰拉德两人不禁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们实在是不想看到亚瑟喋血五步的样子。

  光听声音两人就知道对方使用的是破甲箭,破甲箭虽然名字叫做箭,可事实上却是一种超级强弩。这种弩完全是由金属制成,而弓弦则是由拇指粗的合金线绞成,威力能在二十米内贯穿五寸厚的钢板。无论是坚固了板甲,还是防护严密的锁子甲,对上这种超级弩箭,结果就只有被洞穿。也就因为这个原因,这种威力强大的弩箭,才有了破甲箭这个名字。

  这种超级弩箭虽然威力强大,但是造价实在过于高昂,同时由于使用拇指粗的金属弓弦,其强大的反震力造成弩箭极易损坏。通常一把新的破甲箭,最多也就可以使用到十次左右,之后由于金属老化就要被废弃。另外这种穿甲箭虽然只有普通弩箭大小,但上弦所需要的力量却十分的巨大,一般弩机上使用的手柄根本无法提供这种力量,因此这种穿甲箭配有特制的摇柄,上弦时需要借助脚和全身的力量才行。

  拇指粗的弓弦自然不能一直处与击发状态,否则用不了多久弩箭就会散架,因此只有使用之前上弦才可以。可是又由于上弦时的繁琐,造成其超慢的攻击频率,让其威力根本得不到充分发挥。而且其强大的后坐力,也让瞄准变得十分困难,因此这种弩虽然射程超远,但还没有人命中过远处的目标。

  由于上面的这些原因,这种弩箭虽然被发明出来,但使用的次数却极其稀少。大多数的情况下,这种威力强得变态的弩箭,都是作为一种威慑性武器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对方距离亚瑟不过几米,居高临下根本就不可能射失。而且就算射不到要害,那种强大的穿透力,也会在亚瑟身上开个大洞,这还是在对方使用普通箭矢的情况下。但是在这种刺杀情况下,对方不可能使用普通箭矢,使用的一定是有倒齿的毒箭。

  经验丰富的米亚和杰拉德知道,目前还没有铠甲可以在这样的距离内,防住穿甲箭射出的利箭。虽然在理论上箭失有可能被击飞出去,但穿甲箭射出的箭矢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上面蕴涵的劲力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此刻亚瑟手中并无兵器,就算他身边另一个侍卫用身体挡住他,威力强大的箭矢也会贯穿两人,更何况两人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快过利箭,亚瑟的惨死几乎是铁定的事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整个走廊之中好象有蓝光闪动,接着一声巨响之后,便是金属摩擦时发出了刺耳声音。而刚刚那声巨响,让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那巨响就仿佛敲击在他们的心坎上一样,有些个功夫稍差的骑士,当场就被震得口吐鲜血。之后那阵刺耳的摩擦声,更是让他们头痛欲裂,原本被震伤的那些个骑士,只觉得心里烦躁无比,有一种十分恶心的感觉,最后张口又呕出数口鲜血。

  米亚和杰拉德两人是最先恢复过来的,两人晃了晃几乎被震晕的脑袋,之后不禁骇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本来应该是必死无疑的亚瑟,此刻正跌坐在他们身前不远处,虽然口角也流着鲜血,但两人都看出亚瑟并无性命之忧。在亚瑟身前是亚瑟另外一个侍卫,此刻他还保持着两手平推的姿势,而在他身上的斗篷却已经破碎不堪,露出里面同样残破的蓝色铠甲。在他身前的金属地面上,则有两道深深的划痕,在痕迹四周还散落着许多金属粉末。

  刚才天花板坠落的那一刹,堕天原本胡思乱想的精神,立刻就变得高度集中起来。那种周围的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立刻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之后他就发现面前的黑影竟然是具尸体,而天花板的大洞中还藏有另外一个人。就在这时米亚和杰拉德也发现的这点,并且向他们出言提醒,而与此同时原本隐藏在天花板上的敌人也出现了。

  堕天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在这么近的距离,竟然会使用弩箭来攻击。当时他脑海里想到的,就只有挡在亚瑟身前,希望可以救亚瑟一命。而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四周的一切都静止下来,惟独那支弩箭还在飞向亚瑟。不过原来快如闪电的弩箭,现在虽然还是很快,但堕天却已经可以看清楚了。下一刻堕天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亚瑟身前,双手用尽最大力量平推了出去,之后就是一声爆响。

  原本无坚不摧的弩箭,却没有穿破堕天身上破烂的铠甲,在两股巨大的力量之下,凭空爆成了金属粉末,并且随着爆炸形成的劲风四散飘落。而这些充满了劲力的金属粉末,则将堕天身上的斗篷打了个稀烂,让堕天心中暗自惋惜不已。

  在来到胡安帝之后,亚瑟不止一次想让堕天换套铠甲,可是堕天说什么也不愿意换。就是在迷雾森林中训练时,堕天都是在金属铠甲外罩了一层皮甲,对他来说身上的铠甲就是他的过去,是他说什么也不愿舍弃的。亚瑟为了方便他和海怒两人跟自己走动,就给两人安排了个侍卫身份,可这样一来身为西线最高长官的侍卫,总不能穿着破破烂烂的铠甲啊!于是两人身上就多了一件巨大的,可以遮盖全身铠甲的披风。为了衬托出亚瑟的气势,这两件披风做工十分精细,堕天对于这件披风是爱不释手,不过现在这件披风完全可以当筛子用了。

  至于刚刚那声震撼人心的巨响,就是弩箭撞击堕天铠甲时,还有弩箭爆炸时发出的,只是由于两次的声音太过接近了,才让人只听到一声巨响。而其后那阵刺耳的摩擦声,则是堕天的铠甲摩擦地面发出的,毕竟那箭上的劲力实在太强大了。亚瑟就是那时被飞退的堕天撞飞的,好在堕天已经化去了箭上不少劲力,亚瑟才只是身受了轻伤,比起血溅五步这个结果已经够好了。

  堕天硬接穿甲箭之后整个人傻在了那里,回想刚才发生的这一切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好象他想着挡在亚瑟身前,自己就出现在了亚瑟身前,而一支手指粗的弩箭正想自己飞来,自己也没有考虑别的就这么硬接了下来。两臂传来的酸麻感觉告诉他,刚刚这一切并不是做梦,他确实是硬拦下了一支穿甲箭,虽然当时的堕天并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可怕。这些事情说起来慢,可是却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就在堕天硬接穿甲箭之后,天棚中的黑衣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堕天听到惊呼不禁又是一愣,原因无它只因为这竟是个女子的声音,原来出手暗算亚瑟的竟然是个女子。

  那女子明显也被自己的叫声惊醒,明白过来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身子一卷就那么消失在洞口,可是下一刻她却以更快的速度跳了下来,而几把长剑则砍在她原来所在的地方。那些驱魔人并不是傻子,看到刚才的那一切,自然知道是有人杀了自己的弟兄,然后掉包来行刺亚瑟。他们所在的暗室另有通道,几个驱魔人立刻就奔刺客的暗室而去,想堵住刺客逃走的路线。

  本来刺客行刺不果应该立刻逃走,而刺客事先也是这么打算的,行刺之后就同过暗室的门离开。可是由于刚刚堕天硬接了一箭,让刺客处于了短暂的失神中,因此错失了逃走的最佳时机。被驱魔人堵了个正着,那几个驱魔人当然不会客气,也不打招呼上来每人就是一剑,要不是刺客被自己的叫声惊醒,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刺客并不惧怕那些驱魔人,只是现在是同时面对几个驱魔人,她可实在没有这种勇气,无奈之下只有避其锋锐了。面对现在这种局势,逃跑的机会已经很小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掀起下面人的混乱,然后再趁乱逃走。

  刺客的打算并没有错,错的是堕天这个怪物在这里,就在那女刺客跳下来,向着休息室的大厅冲去时,堕天已经将自己腰间的长剑抽了出来。堕天身上的这把长剑也是装饰大于实际意义,因为他好象根本就不愿意使用武器,更多的时候都是靠着一双手。不过作为亚瑟的侍卫,如果不带配剑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因此堕天也就随便找个把剑,装样子的带在了腰间,说起来这还是这把剑第一次出鞘呢!

  剑一出鞘周围的人都傻了,就连堕天自己都傻了,因为这是一把只有半尺青锋的断剑。当初堕天去军械库找配剑,军械库的主管自然知道堕天是亚瑟眼前的红人,因此对这件事格外的卖力,还不时的加意奉承堕天。堕天有些看不惯对方的嘴脸,但怎么说对方也是一番好意,于是他就借口要自己看看,将那位军械库的主管给支走了。之后堕天随便拎了一把剑,也没和那主管打招呼就走了,虽然这样是十分不礼貌的,但堕天对于自己不在意的人,从来就不是讲礼貌的家伙。

  堕天哪里知道,军械库最外面的兵器,都是已经损坏的兵器,放在那里是准备修理的。兵器库的主管也没想到,堕天挑配剑竟然也不拔出来看看,随便拎一把就走。结果今天堕天的宝剑第一次出鞘,果然是“不同凡响的神兵利器”,竟将所有人都愣在那了。

  苦笑着看看手中的短剑,再看看女刺客那飘逸的身影,堕天手中的断剑随手一挥,就如同强弓硬弩射出的利箭,带着凄厉的呼啸声,直奔前面女刺客飞去。那女刺客也听到了身后的啸声,知道不能放任不管,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柄短匕首,一回身想将断剑磕飞。可是堕天剑上的劲力大出她的意料,匕首没有起到丝毫的阻碍作用,反而被堕天的断剑磕飞了出去。

  而堕天的断剑依然生势不减,竟穿过了女刺客的肩膀,将她整个人钉到了墙上。要知道整个铁堡都是由铁铸成的,军人们需要的只是坚固,因此铁堡内部也并未多加修饰,地面和墙壁就是经过打磨的铁而已。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走路时很难不发出声音,敌人要想偷偷潜进来,自然是难度大增了。可现在堕天的断剑竟然将人钉在了墙上,也就是说堕天随手一掷的断剑,竟然可以钉入钢铁铸成的墙壁之中,其威势比起破甲箭来也是不遑多让。

  原来这些驱魔人,还不怎么在乎这些护卫,因为这些士兵出身的护卫,比起他们这些专修武技的驱魔人,多少都会差上一些。现在他们则都被堕天这一手给彻底震住了,实际上并不只是这些驱魔人,就连一边反应过来的亚瑟和海怒,也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道:“嘿嘿,我们这好兄弟还真不是一般人啊!”

  随着彼此之间越来越了解,亚瑟和海怒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放弃将自己和堕天相比了。两人虽然对自己的武技很有信心,在骑士之中他们绝对是出类拔萃无出其右的,但他们却都没有信心可以战胜堕天。这次实际上是堕天第一次真正出手,但在这之前亚瑟和海怒就已经从细微处注意到,自己两人绝对不是堕天的对手。

  在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的长途奔袭之后,还像个没事人是的,两人自问是做不到。在迷雾森林里训练的时候,身上穿着沉重的金属铠甲,却连迪鲁特都没有发现,一直以为身上只穿着皮甲,两人自问还是做不到。还有像刚才那样,徒手硬接破甲箭,这个两人就连试的胆子都没有。至于将宝剑钉入铁壁之中,两人倒是可以勉强办到,不过手中的必须是一把削铁如泥的神器。最后总结出的结论就是,如果将自己和堕天相比,那么他们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

  堕天可不知道海怒和亚瑟的心思,只是当他看到女刺客的反应之后,不禁暗自皱了皱眉头。刚才堕天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对于这么危险的女人,一定要千万小心加倍注意。因此他一出手就是杀招,断剑原本是对着刺客的后心的,可是那个女刺客先是转身,巧妙的让过了心脏,之后匕首虽然没有挡住断剑,却让剑锋偏离了肺部,只是钉到了她的肩膀。让原本致命的伤害,变成了不轻不重的皮肉之伤,这女刺客的反应和决断,不禁让堕天心中起了戒心。

  看着被长剑钉在墙上的女刺客,堕天脑子里不知哪根弦动了,竟然闪电般蹿到刺客身旁,一个手刀将对方给打晕了。对于堕天这莫名其妙的行为,海怒亚瑟以及大多数人看得是不明所以,而那些驱魔人却全看得眼中一亮。原本一个奔向刺客的驱魔人,也不由停下了自己的步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这些潜伏在自己人内部的间谍,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在利益大于自己生命的情况下,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亚瑟这个西线最高长官的价值,明显是要大于这个刺客自己的生命,因此她才会不顾自己生死进行行刺。可是不怕死和什么都不怕完全是两回事,也许你会说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啊,然而事实却是不怕死的人同样会害怕。

  驱魔人的任务是清除内部毒瘤,自然有时会抓到些活口,他们往往都掌握着许多重要情报。那么怎么让这些人开口?让他们将知道的都说出来呢?答案自然是用刑了。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人,面对驱魔人的酷刑,却没有几个可以坚持下来。在驱魔人的酷刑之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叛变成为双面间谍的人,一种就是挺刑不过的死人。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驱魔人的酷刑,那些酷刑甚至可以让死人说话,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忍受的。

  因此这些间谍身上都会备有烈性毒药,在无法逃走的情况下自杀用,如果落到这些驱魔人的手里,就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了。所以驱魔人抓到间谍后,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将其弄晕,昏迷的人是无法自杀的。趁着这段时间驱魔人会仔细检查,将对方可以自杀的东西都找出来,或者干脆让其变成一个连自杀都不能的废人。将对方变成一个废人并不是个好办法,因为这样一来势必不能让他做两面间谍了,可因为自杀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无奈之下也只有用这种下策了。

  常用的自杀手段,比如身体藏毒,光部位就有许多可以选择。有将毒药放在胃里的,有放在牙龈下的,有放在指甲之中的,还有放在****的。总之只有你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利用不到的,根本是防不胜防。再有就是将小工具放在身体里,比如将钢针藏在皮肤之下,如果不用手仔细检查每一寸肌肤,根本就不能发现发丝粗细的钢针。如果对方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这自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差,可是当对方是一个满身浓疮的大老爷们时,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倒霉的苦差。

  刚刚堕天所做的一切,之所以让驱魔人眼前一亮,是因为他在对方无力抵抗的时候,丝毫没有放松大意,反而立刻将对方击晕,避免对方服毒自尽。而且整个手法干净利落,显得无比的纯熟自然,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亚瑟的侍卫,驱魔人几乎都要把堕天当成自己人了。

  回想着刚才击晕刺客时,对方眼中闪过的那抹凶光,那是恨不得将自己撕碎的目光。堕天只能暗自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谁让你想伤害亚瑟呢,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朋友。”,顿了一顿之后,堕天又鬼使神差的加了句“还有我的女人!”。

  

第9章 穿甲杀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