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谍影憧憧 上

    堕天静静的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头脑中依然在不停的思考,“我究竟是谁?”这个问题。而刺杀亚瑟的那个女刺客,此刻则正昏睡在,那张原本属于堕天的大床上。

  刚才米亚、杰拉德对亚瑟嘀咕了半天,就是想用堕天和女刺客为饵,引出潜伏在他们内部的间谍。本来被俘的间谍是会交由驱魔人处理的,所以就是给那些间谍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为了救人而惹上驱魔人。

  但是同伴落到驱魔人手里,却会让这些间谍寝食难安,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供出来。毕竟在他们的教廷之内,也有类似驱魔人的组织,所以他们知道那种酷刑,并不是他们可以忍受的。对于失手被擒的同伴,他们并没有任何信心,可以相信她能保守住秘密。

  虽然为了避免间谍叛变,给组织带来严重的损失,间谍们通常都是单线联系,只知道自己的上下线而已。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只要情报链中有一环被发现,那么整条情报链就会被暴露出来,到时驱魔人就可以顺藤摸瓜一网打尽了。所以在现在这种情势下,最着急的就是刺客的上下线了,因为他们将面临着最先暴露的危险。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他们除了向神祈祷,希望自己的同伴,不会出卖自己以外,对此是别无其它办法。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比较特殊,驱魔人并没有接管俘虏,而是将她赏赐给了一名侍卫。这就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设法救出自己的同伴,或者在必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人灭口。

  作为一个潜伏在敌人内部的间谍来讲,其武技高低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拥有超人的智慧。因此这些间谍也知道,面前很可能是敌人布下的,用来引他们上钩的陷阱。不过在权衡利弊之后,他们发现就算明知是陷阱,最后也还是要闯上一闯。

  如果被俘的同伴供出了他们,那么他们也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会被突然出现的敌人生擒活捉。可是如果他们行险一搏的话,运气好就可以救出同伴,运气差些则可以杀人灭口,最不济他们被人发现时也能立即自杀。这样一来就算同伴供出了他们,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驱魔人也无法追查下去了。

  在铁堡的一间房间里,两个人正面对面的坐着,而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则有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他们两人一个叫德拉克,另一个叫彼尼,正是那名女刺客的上下线。德拉克是一名老兵,参加过几次边境战争,后来在战斗中失去了条腿,成了铁堡中的一名厨子。彼尼则是铁堡中一名普通的卫兵,本身也经历过一次边境战争,但是和其他人相比他实在是太普通了。这个根本无法引人注意的家伙,之所以可以成为守卫铁堡的士兵,也是因为他的武技比起普通士兵稍稍好些罢了。也许他的武技是铁堡中最差的,这样一个极度普通的家伙,恐怕就是想引人注意都不可能。

  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今天之前两人甚至都不认识,却同样都是打入铁堡内部的间谍,现在他们被招集到一起,为今天晚上的任务做准备。两人打开了面前的牛皮纸袋,发现里面是关于堕天的情报,还有堕天住处的平面图,以及周围守卫的换岗时间。

  仅从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集到这么多详尽的资料,就可以看出对方情报能力之强劲。这份情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关于堕天的资料非常有限,上面除了对方的姓名和外貌外,就只有一句“怀疑其武技高超”,除此之外就没什么有用的情报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对方,因为堕天平时非常的低调,除了几个熟悉的人以外,很少会和其他人交谈。在这次刺杀发生之前,除了有限的人之外,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堕天叫什么。而刺杀时所发生的一切又被亚瑟下了保密令,外人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所以堕天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

  德拉克和彼尼仔细的看了几遍资料,将上面的资料都记在了脑子里,便动手将这些东西都销毁了。两人丝毫不怀疑这份情报的可靠性,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将这份情报放在桌子上的,但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资料了。

  当这些资料都化成灰烬后,两人又检查了一遍房间四周,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撕开纸袋,并将它平铺在桌面上。彼尼拿来了一杯清水,并将水都倒在了纸上面,这些水很快就将纸打湿了,然后两人又将牛皮纸晾干,再次平铺到了桌面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德拉克闭上了眼睛,开始用手***牛皮纸。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原本光滑平整的牛皮纸面,经过浸湿和晾干之后,上面出现了细小的突起,看起来就如同盲人使用的盲文一样。

  实际上这是专门供间谍使用的暗码盲文,是间谍间传递消息时惯用的一种手段,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保密手段。像这次将情报和行动计划放在一起,通过暗码盲文就可以将行动计划有效的隐藏起来,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绝对想不到信封上有古怪。即使怀疑到信封上有古怪,只要不是用清水浸湿,换成其它任何液体,都会让特制的牛皮纸自毁。最后就算对方能发现牛皮纸上的密码盲文,可是不知道密码表的他们,也无法解读出上面都写了什么。

  当德拉克和彼尼两人读完信上的计划后,德拉克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汁果,轻轻一挤之后果汁便溅到了纸上,而下一刻牛皮纸上就出现了碧绿的火光,当火光消失后牛皮纸甚至连灰烬都没有留下来。处理完这些尾巴之后,两人一边商量行动的细节,一边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此时的米亚和杰拉德,正待在一间密室中,等待着他们的猎物出现。他们现在密室所在的位置,离堕天休息的房间,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以说堕天附近完全是不设防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驱魔人实在不敢太过靠近堕天,因为这样势必会被敌人察觉。如果对方的间谍察觉,堕天附近全是驱魔人的话,那么说什么他们也不会行动的。可是如果这些驱魔人埋伏在离堕天很远的地方,在形势的逼迫下对方则敢行险一搏,赌自己可以在驱魔人赶来前结束这一切。事实上敌我两方都明白这一点,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谁能赢得时间谁就能赢得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密室中除了米亚和杰拉德以外,还有另外两个人也躲在那里,他们就是亚瑟还有海怒。此时亚瑟有些担心的问道:“大哥,你说堕天这次会不会有事?虽然我对堕天的武技很有信心,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单凭武技就可以解决的。要知道这可不是在战场上面对面拼杀,而是一场更加残酷无情的间谍战,这种战争中甚至杀人都不见血,只要一个大意就将万劫不复。”。对于亚瑟所提出的问题,海怒半天也没有想出答案,最后只有颓然的叹了口气。

  看到亚瑟和海怒为堕天的安全担心,米亚不禁对两人说道:“虽然你们认识堕天比较久,但我敢说你们并不了解他,甚至在某些方面,你们对他的了解还没有我们深。”

  看着两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米亚正色说道:“我们让堕天当诱饵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对于堕天我们要比你们有信心得多,这种信心甚至要比对我们自己来的都要多。如果让我实话实说的话,即使是一个不会武技的间谍,也可以轻易的要了你们的命,但是如果换成堕天的话,那却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你们还不要不相信,作为一个间谍来讲,其战斗方式和你们是完全不同的。对于间谍之间的战斗来说,用一句比较贴切的话来形容,就是要痛打落水狗。千万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一定要让敌人失去任何抵抗力,就像堕天击晕刺客时所做的那样。”,米亚身边的杰拉德出言解释道。

  其实米亚和杰拉德选择堕天,是出于很多方面来考虑的:首先堕天拥有一身强横的武技,再见上他身上那件破烂不堪,却可以抵御穿甲箭攻击的盔甲,让敌人无法在短时间内用武力解决掉他。因为他们埋伏的位置距离比较远,所以援救时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换了其他任何人的话,他们都没信心能拖到援兵到来的那一刻。

  其次敌人并不一定会采取武力,也许会采用其它卑鄙的方法,这种情况下诱饵将更加危险。而堕天在处理俘虏时的表现,却让米亚和杰拉德两人知道,堕天完全有能力应对这一切危险。

  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驱魔人现在的情势是骑虎难下,不得不拼上堕天赌上一把。通过这次敌人对亚瑟的刺杀,让驱魔人明白到情势的严峻,就连铁堡这样的核心内部都有对方的间谍。那么如果在交战的时候,这些间谍突然开启城门、对水源粮草下毒、趁机放火制造混乱、行刺守军的将领,这些情况都将扭转整个战局。可是驱魔人并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将这些人找出来,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不得不利用堕天,来实行这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当米亚和杰拉德将这一切,都解释给亚瑟海怒之后,两人半天没有言语。虽然依然担心堕天的安全,但两人此刻也明白,内奸这个严重的问题,的确是需要立刻解决。

  就在敌人忙着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驱魔人忙着布置陷阱的时候,我们的主角堕天却茫然的等待着黑夜的降临,并没有因为眼前的情况而有丝毫的紧张感,依旧是和平时一样倒在沙发上发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堕天却一直保持着沉思的姿势,就这样在沙发上发了一个下午的呆。不过现在堕天已经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因为如果他再不表现的清醒一些,床上那个女刺客也许就要向他发起攻击了。

  这个女刺客挨了堕天一手刀,如果是常人恐怕要半天才能醒过来,可是她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她并没有乱动,而是假装依然还处于昏迷中,并且借这个机会检查自己的状况。结果却令她大吃一惊,因为对方只是帮她止了血,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做。原本蒙在脸上的面纱,此刻依然蒙在脸上,就连身上的各种小物件,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这一切让女刺客不禁有些糊涂了,因为就她以往所看到的,那些被敌人生擒的间谍,现在应该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利用价值比较低的,通常对方会在仔细搜身之后,再用特殊的手法将其变成一个废人,让其连自杀都办不到之后再慢慢加以拷问。

  而让其成变成废人本身,就是一种无比严酷的刑罚,许多人在这一关面前,就将自己知道的都招了。这种将人变成废人的手法,绝对和人道搭不上边,但是间谍和士兵不同,他们是享受不到战俘待遇的。对于交战的双方来说,谁都不会承认间谍的存在,间谍被俘的下场,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对方会将间谍的四肢筋络挑断,再用重手法将特定的骨骼击碎,就比如说人身上琵琶骨。虽然说对脊柱下手,同样可以让人失去行动力,但是这样一来的话,用刑也无法感觉到疼痛了。当间谍经过这番酷刑的折磨之后,整个人就会如同一滩鼻涕一样,死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比幸福的。所以经过这番酷刑后招供的间谍,大部分都是为了快点死罢了,因为活着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受罪。

  如果是那些利用价值比较高的间谍,他们是不会受到这样酷刑的,因为他们叛变后所带来的利益,比起他们所知道的情报来说,实在是有着天壤之别。不过对于这种间谍,搜查更是要严密十分,因为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给对方可乘之机。在这之后便是威逼利诱了,虽然方法非常的俗套,但是效果却是非常的好。

  但是无论上面的哪种间谍,在被俘期间都是不允许穿衣服的,这条规定是无分男女的。实际上这些被俘的间谍,不但不被允许穿衣服,就是平时也要牢牢的锁住。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人们,哪怕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到了这些间谍的手中,也会变成可怕的杀人利器。最开的囚服上有纽扣,于是间谍们就将纽扣磨出锋锐,成了致命的武器。囚服上的纽扣被取消后,间谍们就将囚服撕成布条,之后将其编成小股的绳索,可是这些绳索对于人的脖子来说,实在是有点过于结实了。

  渐渐的女刺客才发现,这里并不是驱魔人的监狱,而是铁堡中一间普通的房间。当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就通过呼吸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现在借助墙壁金属的反光,她才发现沙发上的人,正是坏了自己好事的那个家伙。现在那个家伙正在那里发呆,可是女刺客却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因为现在的情况实在太怪异了,她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所在。另外面对一个可以硬接破甲箭,自己却什么事也没有的家伙,任何正常的人都会心虚的,就是身为间谍的她也同样如此。

  开始她以为对方只是暂时发呆,可是没想到他就保持那个姿势,整整一个下午动没有动过。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心里开始焦躁不安了,再也无法保持头脑的冷静。对未知的恐惧紧紧抓住了她,逐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的她急需一个宣泄的渠道,来释放出这种无形的压力。

  于是她将宣泄的目标,选在了沙发上的那个呆子,虽然那家伙强得离谱,但是目前的情况之下,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如果能突袭成功最好,就算是失败了,也可以坚定信心自杀。因为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讲,她应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自杀,可是现在她的情况是如此特殊,和她以往所知被俘的间谍完全不同。虽然同样是俘虏,但现在的她和平时几乎没什么两样,要她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自杀,她实在没有那个勇气。更何况她还有一招杀手锏,在刺杀中没有使出来,不过现在的情况倒是刚刚好。

  就在刺客将要发动的一刹,堕天却开口问道:“已经这么晚了,你饿不饿?我叫些吃的了。”。原本蓄势待发的刺客,被堕天一句话惊得是气势全无,再也无法发出那致命的一击了。

  

第11章 谍影憧憧 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