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毒’‘药’双施(下)

    赵飞云看着这个眼神之中已经开始得回光明和希望的百毒童子,又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石凳,微微笑道:“请坐吧,小个子男人。”

  百毒童子闻言之后脸上竟浮现出了一种欣慰的笑容,惬意却又不失恭敬的微笑道:“遵命,我的主人。”

  话一说完,百毒童子便在向北的石凳上和赵飞云面对面的坐了下来,不过因为百毒童子身材矮小,所以在他坐下之后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坐直身体也只有他那颗小小的脑袋可以勉强的伸到石桌之上,看着这种滑稽的景象,赵飞云在心中微微一笑后便面容严肃的说道:“好了,百毒童子,我们现在言归正传,如今燕王和朝廷开战在即,你的毒功一定将会在其中发挥出非常重大的效果;我已经和王爷商量过了,决定成立一支由三千人组成的特别兵种,由你来专门训练他们各种投毒、施毒,以及如何避毒的能力,而这支军队也将会交由你来指挥,在未来的战场上这支军队很可能会成为一支足以左右战局胜负的奇兵兵团。”

  “是,主人,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把这三千人训练成一支无坚不摧的施毒军团,决不会让主人失望的。”百毒童子一听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指挥好几千人上阵作战,心里也十分的开心,整个人都不由得兴奋起来了。

  赵飞云见状微笑着道:“我劝你还是先别这么开心,这战场撕杀和江湖对决可不一样,这是一种讲究配合和协调的团体作战,为了可以将你毒功的威力发挥到最大极限,你必须要抛开过去那种单打独斗的江湖观念,学会一种和大部队相互配合的作战方法才行,所以我建议你最近最好多看些兵书,这样日后才能有大作为。”

  “是,主人”百毒童子似乎不太喜欢念书,满脸苦色的点了点头,看上去十分不情愿的道:“属下有空的时候一定多看看这些书籍。”

  “很好。”赵飞云微微点头道:“不过这件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现在我们还是再来谈谈起兵的事情吧;相信你也明白,在沙场作战之时,士兵们都难免会被刀枪剑戟所伤,所以这治疗外伤的‘金创药’便将会成为一种我们非常急需的珍贵药材;而燕王这些年来虽然也已经储备了大量上等的‘金创药’,但是因为我们现在还无法预知战争的时间和残酷性,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需要更多更好的‘金创药’,不知你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这点不难。”百毒童子十分肯定的道:“我们苗疆的毒虫猛兽甚多,族人之间的相互打斗也是十分频繁;就因为如此,所以基本上每个部落都会有他们独特的治疗伤患的密法,而我们百毒教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无论是外伤内伤还是毒伤,我们都会有治疗它们的特效灵药,保证是功能显著,疗效如神,只不过在用料上可能会稍微昂贵一些。”

  “钱不是问题,药材更不是问题。”赵飞云严肃的道:“我只要你尽你所能的多制造出一些你所说的创伤灵药,只要你可以做到这点,你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

  百毒童子闻言恭敬的答应了一声,接着说道:“主人,其实属下还有一个建议。”

  “说来听听。”

  百毒童子说道:“主人,在我们百毒教有一种密制的毒药,这种毒药制作起来十分简单快捷,但是其毒性却相当猛烈可怕,如果将这种毒药涂抹于刀剑之上,再用这种淬了毒的刀剑去刺伤敌人的话,那无论是刺伤了敌人的哪一个部位,都可以让那个人在三息之内死于非命,绝对可以称的上是------见血封喉!”

  “真的!”赵飞云闻言不禁双眼发亮,万分欣喜的道:“你真有这种又快又好的毒药?”

  “是的。”百毒童子点头道:“这种毒药唯一的缺陷就是它只能对普通人和内力低微的人起作用,对于内力深厚的高手则毫无效用,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毒药就根本没有解药,而唯一解毒的方法便是武林高手那深厚的内力。”

  “太好了!”赵飞云右手猛的一拍石桌的桌面,整个人都无比兴奋的道:“有了这种简单有效的剧毒,我们便可以以此来装备燕王的十几万兵马了;若然在那十几万兵马的兵刃之上都涂抹了这种见血封喉的剧毒,那他们的战斗力就必然会因此而暴增十倍,哪怕朝廷有百万大军,也必然难以抵挡这支无坚不摧的剧毒兵团!”

  说到此,赵飞云猛的看了一眼百毒童子,十分认真的问道:“百毒童子,我问你,如果要你做出足够十万人使用分量的毒药,你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月。”百毒童子的态度同样十分肯定,斩钉截铁的说道:“只要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保证可以做出足够十万人使用分量的毒药。”

  “一个月…………好!”赵飞云闻言满意的笑道:“据我估计,现在离我们起兵至少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百毒童子,在这段时间里,你除了训练毒兵,制作创伤药之外,最大的任务便是要尽可能多的制造这种剧毒,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将来到了战场之上,这种剧毒必定能起到大作用!”

  “是,主人。”百毒童子恭敬的道:“属下遵命。”

  赵飞云默默的凝视着百毒童子那张恭顺的小脸,嘴角之上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微微的点头道:“百毒童子,你这次的这个建议提得非常好,我一定会将这件事告诉王爷让他好好的嘉奖你;将来若是我们真的可以君临天下,你也是功不可没的,到那个时候,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绝对少不了你一份。”

  “谢主人。”百毒童子闻言不禁喜上眉梢,开心的笑道:“属下一定竭尽所能,誓死报效!”

  “呵呵,报效是必须的,誓死可就不必了。”赵飞云惬意的调侃道:“不然你拿什么来享受富贵荣华呢?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赵飞云所言风趣之极,百毒童子闻言不禁和赵飞云一齐大笑了起来,此时桌面上的气氛登时显得融洽之极,再无任何生硬别扭的感觉。

  只可惜美好的事情好象总是无法持久的,因此也就在赵飞云和百毒童子正感到无分你我的时候,一个下人模样的王府侍从便突然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视线之内,令得他们二人只在那一瞬间便停住了自己的笑声。

  赵飞云默默的向着那个突然出现的无礼者看了过去,只见此人长的还是满顺眼的,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青色的粗布衣衫,双手捧着一个看似用高级楠木制成的长条木盒,看他那种小心翼翼的模样,木盒之内的物件一定是相当的贵重。

  来人一直走到了赵飞云的面前,对着他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十分谦卑的道:“小人参见赵军师,我家王爷命小人将这把‘灵犀宝剑’送给赵军师,请赵军师笑纳。”

  “‘灵犀宝剑’?”赵飞云默默的看了一眼来人低垂的脸庞,微笑着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来人闻言又对赵飞云鞠了一躬,满脸陪笑着道:“赵军师,我家王爷说了,赵军师武功盖世,有无兵刃在身影响不大;只不过这把‘灵犀宝剑’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稀世名剑,赠于军师纯粹是赏玩之用,别无他意,还请赵军师笑纳。”

  “这样啊………”赵飞云瞄了一眼那个楠木制成的木盒,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异样的颜色,整个人都笑吟吟的道:“既然王爷有如此美意,那赵某就却之不恭了。”

  赵飞云说着便一把夺过了木盒,看着来人那惊诧的眼神笑道:“只不过这宝剑既然是王爷所赠,赵某又岂敢怠慢,还是由我自己打开来看为好啊。”

  来人闻言略现尴尬的点头称是,眼看着赵飞云不住的***起那雕功精美的木盒表面,那神情之中的紧张之色竟是越来越盛,当第一滴汗珠终于因为紧张而从他那还算白皙的额头滑落的时候,赵飞云便突然把木盒整个的翻转了过来,将盒子的开口处对着来人的脸猛的打开了木盒。

  木盒的盖子猛的被赵飞云掀开,一股白色的烟雾便在木盒开启的那一刹那间从木盒之内喷洒了出来,坐在一旁的百毒童子见状登时被吓了一跳,刚想跳起躲避却又没有飞跃起来,因为身为一个毒药大家,百毒童子在那一瞬间便已经如同本能般的感觉到-------此时此刻,在那个盒子里喷洒出来的那股如烟雾一般的白色粉末并不是毒药。

  来人近距离的被白色粉末给喷了个正着,一张长脸登时变成了雪白的世界,在被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得目瞪口呆之后,来人就突然猛的大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哼哼。”赵飞云毫不在意的目送来人消失,顺手将木盒放在了石桌之上,十分不屑的笑道:“无聊的小把戏。”

  百毒童子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感到大惑不解,伸手在木盒之内的机簧之上抓了一点剩余的白色粉末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闻,万分诧异的惊道:“面粉?怎么会是面粉?谁会用面粉来暗算主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报复的意思。”赵飞云冷笑着道:“而且还是世上最无聊的一种报复,是两个闲着没事做的贵族郡主和世家小姐为了报复我对她们的无礼而搞出来的无聊把戏。”

  赵飞云说着双眼便狠狠的向着远处的花丛瞪了一眼,百毒童子顺着赵飞云的眼光向着花丛望去,只见在那边的花丛之中突然有两个窈窕修长的倩影飘然闪现了一下之后便无影无踪了,仿佛她们都已经落荒而逃了一样。

  眼看着百毒童子那好奇的目光,赵飞云在轻叹了一声之后便将前几日发生的事情简单扼要的和百毒童子说了一下,最后显得万分无奈的总结道:“你说说看,她们是不是无聊的够可以了。”

  “恐怕还不止呢。”百毒童子听完了之后表情竟然变得比赵飞云还要无奈,满脸同情的看着他道:“像这种千金小姐属下以前见得多了,她们特别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主人既然曾经得罪过她们,恐怕她们不把这口气找回来是不会罢休的,而且这把戏会一次比一次厉害,直到把主人整倒为止。”

  “我现在没空跟她们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赵飞云满脸不悦的说道:“如果她们下次还敢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对对,不给她们一点实际上的教训她们是不会知道怕的。”百毒童子闻言十分好奇的道:“不过属下真的十分奇怪,主人是怎么知道这木盒之中装的是面粉而不是宝剑,又是如何看破来人不怀好意的。”

  “第一,这个人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在不断闪烁。”赵飞云道:“第二,无论什么刀剑兵器都是经铸剑师们千锤百炼之后铸造出来的,其本身就蕴涵着一种天赋的灵气,而越好的兵器这种灵气也就越盛;如果这木盒之内真的装着一把稀世名剑的话,那它所散发出来的灵气我在十丈之外都可以感觉的到,可是当那个家伙将这个木盒捧到我面前的时候,我非但无法从这个木盒之中感觉出任何的灵气,反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面粉味道,再加上我刚好又看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脑袋正在那里晃头晃脑,这么一来我当然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主人真是聪明绝顶。”百毒童子由衷的赞叹道:“什么都瞒不过主人的眼睛。”

  “哎,过奖了。”赵飞云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的笑道:“这种小聪明没什么大用处,决不能以此来成就大业。”

  说着,赵飞云便站起身来,默默的遥望着远方的天空上那变幻无定的白云苍狗,喃喃的自语道:“战事的步伐已经越来越近了,在如今这个万分关键的时候我绝对不能再为任何事情而分心了;在接下来这极为有限的高贵光阴之中,我一定要全力以赴的多方筹备,尽我所能的打赢这场战争。”

  

  

第十七章 ‘毒’‘药’双施(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