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知己知彼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北平城都呈现出了一种繁忙的景象,为了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好准备,在燕王朱棣的一声令下之后,北平城中各处衙门都紧锣密鼓的筹备了起来,在粮饷、兵马、军械这几个重要的军事方面忙得是热火朝天;而燕王府作为北平政治和经济的中心,全面统筹北平城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那种繁忙的程度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在此时的燕王府中,除了后堂内室之中还可以基本保持和往日一样的清净之外,各方面的执事场所都处在一片车水马龙的状态之中;一方面,北平城中各处衙门的处理进度和计算数据的奏报都要在第一时间之内马不停蹄的送入王府中;而另一方面,在这些奏报经过了层层上报终于经燕王朱棣做出了最后批示之后便立刻又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风急火撩的送入各处衙门去照本执行;而且为了防止有人想要趁此机会潜入燕王府内进行破坏,是以朱棣早在一开始便已经下令将整个燕王府中的守卫数量增加五倍,每一个想要进出王府的人员都要经过那些训练有素的侍卫们一层又一层的严格盘查,绝对不会给任何心怀叵测的人以可趁之机。

  不过也就在整个燕王府都是一副如火如荼、如临大敌的模样之时,却还是有一个人整天都因为无所事事而闷得无聊,而这个人便是和赵飞云一齐来到北平城的高全盛。

  高全盛现在真是觉得无聊死了,虽然因为赵飞云的关系,燕王朱棣在这一个月里已经给了他这个初次到来的陌生人最好的待遇,但是对于他这个天生好动的天涯浪子来说明显还是远远不够的,本来在之前的半个月里因为时常都可以和赵飞云以及几位燕王府中的高手门客把酒畅谈、赌博消遣,这日子还勉强过的下去;可是到了后半个月里,不但那几位高手门客不见了踪影,就连赵飞云也开始整天的呆在燕王府中的情报档案室里闭门不出,可把高全盛给憋了个半死,本来他也曾想过出府去找些乐子,但是因为燕王朱棣已经下过了戒严令,所以没有燕王手令的高全盛别说是想出府,就连想到府中别的地方去都需要经过守卫们一遍又一遍的盘查才行,眼看着那些守卫们不厌其烦的重复询问,高全盛曾经几次大发雷霆的想要以自己的武功硬闯,可是那些守卫们一面都以高全盛是客人的理由拒绝向他出手、一面却又以一种‘打死都不退半步’的表情和行动向着高全盛‘耀武扬威’,结果高全盛几次都因为不好意思去打一些不肯还手的人而放弃了硬闯的***,万般无奈的被困在了他所属的一方天地之内。

  可是到了这一天,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的高全盛终于彻底的爆发了,为了可以冲出这个像牢笼一般的豪宅,高全盛不顾一切的冲到了王府内的情报档案室外,下定了决心要进去找到赵飞云,以此来消磨一下已经无聊到了极点的时光。

  “高先生,对不起,这里是王府的机密重地,旁人不得随便入内。”和前几次一样,在情报室的外面,那些守卫这里的侍卫还是以他们的人墙战术死死的挡住了高全盛前进的脚步,就是不让他进入里面去。

  “老是这几句,能不能换个说法啊!”高全盛怒气冲冲的道:“我和赵兄弟是一起来的,为什么他能进去我就不能进去,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领头侍卫答道:“对不起,高先生,赵先生贵为我家王爷身边的第一军师,王爷曾经授予他特权,允许他随意进出王府内任何一处地方,而高先生并无这个特权,所以我们实在不能让高先生进入情报室之内。”

  又是这个理由,高全盛已经听够了,也快要气疯了,只见他一把楸住了那个拒绝他的领头侍卫的衣领,整个人恶狠狠的吼道:“你到底有完没完,罗罗嗦嗦的不怕我杀了你吗!”

  面对高全盛的死亡威胁,那个领头侍卫毫无畏惧之色,不卑不亢的说道:“高先生,您是我家王爷的贵客,王爷也曾经命令过我们绝对不能对高先生有任何无礼的举动,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向您出手的;但是守卫这个情报室是我等的职责,除非高先生将我们全部杀死,不然我们就决不能让任何未经王爷允许的人进入到里面去,对不起,高先生,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眼看着这些侍卫的眼睛里那种视死如归的光辉,高全盛一时之间不禁感到进退两难起来了:如果说要强行进去,那么不把眼前的这些人杀光看来是办不到的,可眼前的这些人全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难道自己还真的能下得去手来滥杀无辜。

  可是不进去吧,这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了,如果现在退缩岂不要让人笑掉大牙,再说自己这些天也实在是闷坏了,如果还要再回去憋在那屁点大的房间里那自己真的随时都有可能发疯的;现在是进也不能,退又不愿,如此两难的境地叫自己怎么应付好呢?

  也就在高全盛两头为难的时候,一阵清朗的笑声便突然在众侍卫的身后响了起来,高全盛听到这道笑声就犹如见到了救星一般欣喜万分,整个人都十分开心的笑骂道:“他妈的,你这个混小子,终于舍得出来了吗!”

  众侍卫闻声便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在这条路的尽头,不见多日的赵飞云便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出现在了高全盛的面前,墙势登场。

  高全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此时站在眼前的赵飞云,惊讶的发现此时的他竟然比十天刚前进去的时候显得憔悴的多,一股强烈的疲劳和乏力感正好似在从他的骨头里渗溢出来,直看得高全盛一时之间不禁张口结舌了起来。

  “怎么了,高大哥,你看着我怎么就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高全盛那种目瞪口呆的滑稽神情,赵飞云不禁觉得一阵好笑,圆睁着他那双已经布瞒血丝的双眼没好气的瞪了一下还在发呆的高全盛,十分轻松的笑道:“好了好了,高大哥你不是来找我的吗?我们还是找个好地方谈谈吧。”

  高全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赵飞云,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赵飞云见状微微一笑,带着高全盛来到了王府的花园之内;因为有赵飞云的陪伴,所以这次守卫王府各处的侍卫就再也没有对高全盛做出任何的阻拦,由着他轻松自在的来到了花园之内。

  赵飞云挺身矗立在无尽的花海之中,静静的感受着那万紫千红所带起的扑鼻花香,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闭起了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万分舒畅的笑道:“啊!好舒服啊!大自然的气息果然是最美妙的!”

  说到这里,赵飞云的身体冷不防的突然一歪,好似就要摔倒在地上,站在他身后的高全盛见状急忙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十分关切的道:“赵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赵飞云右手轻抚着额头,满脸的痛苦之色,可是嘴上却还是故作轻松的笑道:“我只是有点头晕,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全盛闻言摇头不止,万分不信的喝道:“你这些天究竟在干什么啊!怎么搞成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快要赶上当日醉酒后的你了!”

  “是吗。”赵飞云的脸上突然升起了一股黯然之色,淡淡的道:“有这么难看吗?”

  眼看着高全盛那十分肯定的表情,赵飞云在微笑了一下之后便信步走到了花园之中的池塘边上;碧绿的池水清澈见底,在清风的吹拂下微微的泛起一片又一片波纹,赵飞云慢慢的弯下了腰,对着池水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倒影,禁不住淡淡的苦笑道:“真是好难看啊,我简直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赵飞云说着便伸手捧起了一捧池水洗了洗脸,然后整个人都在池塘边的草地上躺了下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眼望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惬意的笑道:“真痛快,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

  高全盛在赵飞云的身边坐了下来,凝视着赵飞云的双眼之中满含着疑惑之色,忍不住的再次问道:“赵兄弟,这十天来你究竟干了些什么呀,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赵飞云闻言微微一笑,眼望着一只正从自己头顶飞过的苍鹰,静静的感受着那翱翔于天际的英姿,淡淡的回答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呆在燕王的情报档案室中,是为了查看大明朝各地文武官员的履历。”

  “大明朝官员的履历?”高全盛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只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赵飞云转头看向疑惑的高全盛,微笑着细心解释道:“燕王朱棣高瞻远瞩,他为了今日这一战,不但在兵马、军备上做足了准备,在情报收集上也是下足了工夫的。”

  “就好象是朝廷的天眼密探一样,在这些年里,朱棣也创立了一支属于他的密探机构,专门用来收集朝廷各地的机密情报,经过了他们十几年的努力,到了今时今日,无论是各司各部、各洲各县、还是各地的衙门和驻军,凡是大明朝七品以上的官员在这里都保存有他们详细的卷宗和履历,完整的记录下了他们所有的信息。”

  “原来如此。”高全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试探性的问道:“所有七品以上官员的履历全都在这里,恐怕得有上千份吧?”

  “准确的说是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二份。”赵飞云淡淡的纠正道:“其中文官有九千四百五十五份,几乎占了总数的七成;而武将的数量只有四千二百二十七份,只占了大约三成;大明朝重文轻武的情况严重,由此可见一斑啊。”

  “一…………一万多份…………”高全盛不能置信的道:“这十天来你一个人看了一万多份履历!”

  “是啊。”赵飞云点了点头,淡淡的道:“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二份各地官员的履历这十天来我全看过了,也全部记下了。”

  “等等等等。”高全盛一时之间只觉得脑子不太够用,急忙将它理顺了一下道:“我先不问你是怎么看完这些履历的,我先想问你看这么多履历到底有什么用处啊?”

  赵飞云闻言微微一笑,缓缓的道:“高大哥,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更何况我们现在是要争霸天下,那更是要‘无所不用其极’才会有获得胜利的可能;而我之所以要一口气看完这一万多份履历,正是要充分的了解大明朝如今的上层官员的体系结构,评估出哪些人将来可能会对我们的大业有威胁,然后再仔细的研究出那些人的喜好和弱点,分门别类的对这些人做出贿赂、收买、离间、分化、行刺、暗杀等等不同种类的手段,尽可能的将这些人的危险性降至最低,而这就是我的工作。”

  “那…………那难道这一万多人都有危险。”高全盛心有余悸的道:“难道你要把这一万多人全部杀掉?”

  “不,杀人是最笨的方法,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杀人这一招的。”赵飞云淡淡的道:“再说这一万多人也不全都是我们的目标,其中大部分的人全都是一文不值的废物,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对他下工夫;而看完这一万多份履历只不过是这项工作的第一步,接下来我便要去粕存精,层层筛选,最终要从这一万多人之中选出几个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人,针对他们性格中的弱点和喜好,制定出对付他们的方法和计划,然后再交由燕王来实施。”

  “从一万多人中只选出几个人…………”高全盛由衷的赞叹道:“赵兄弟,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恒心和魄力,但是这会有用吗?”

  “怎么会没用。”赵飞云微微笑道:“高大哥你别忘了,这有钱能使鬼推磨呀,这金钱和美女的威力往往会比千军万马大的多。”

  高全盛禁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万般无奈的苦笑道:“赵兄弟,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是会感到害怕,因为你的心计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普通人根本无法忍受你这种好似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可怕力量,他们害怕这种力量,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种力量什么时候会伤害他们。”

  赵飞云闻言淡然一笑,好象是满不在乎的道:“既然如此,那高大哥为什么不离开我了,难道你不怕我以后会加害你?”

  “你不会的。”高全盛深深的凝视着赵飞云那张好似隐藏着无数秘密的脸庞,斩钉截铁的说道:“因为赵兄弟你是那么一个重情重义而又爱憎分明的人,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你心里分得清清楚楚,虽然你在对付敌人的时候好象魔鬼一样冷酷凶残;但是你在对待朋友的时候,尤其在对待你心爱的人的时候,你的表现永远是那么的温柔、仁慈、宽宏大量而又全心全意;所以我知道,无论你有再深的心计,再强的力量,你都不会用它们来对付你的朋友,因为你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永远都会坚守着原则的人。”

  赵飞云静静的听完了高全盛这一番话,整个人面无表情的平躺在草地之上一动不动,双眼直勾勾的仰望着那正在不断变幻的漫天白云,缓缓的开口道:“谢谢…………”

  “呵呵,不用客气。”高全盛闻言也弯腰躺了下来,惬意的笑道:“我高全盛活了四十年,在这四十年间我也许做了不少错事,但是就没有交错一个朋友,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因以为傲的一个方面。”

  “我………没什么朋友。”赵飞云感触身世,神情黯然的道:“因为我的身份不允许我拥有朋友,而我的命运也使我害怕拥有朋友;在我的一生之中,所有曾经对我好和关心过我的人都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得到善终;高大哥,我十分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在你还没有卷入这场争斗之前快走吧,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这本来就不是你的战争,你不值得为它牺牲,一点都不值得。”

  “不行。”高全盛闻言后毫不畏惧,微笑依然的道:“我走了谁看着你呢,像你这么厉害的人物如果没人看着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我说什么都不会走的。”

  “高大哥………”赵飞云见状还想再劝,但是高全盛猛的打断了他,微笑着道:“赵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你以前行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这么今天倒变得婆婆妈妈了;我高全盛做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既没必要向任何人负责,也无须任何人对我负责,赵兄弟,我们都是饱经风雨的成年人,没必要管着对方想做什么吧。”

  赵飞云闻言无奈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高大哥就随意吧。”

  “这才对吗!”高全盛开心的直坐了起来,兴致勃勃的道:“不过说到这里,我倒是真有点事想请赵兄弟帮帮忙;我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呆了快一个月了,连骨头都觉得有些发软,实在是想到王府外面去活动一下,可是那些门卫就是拦着不让出去,赵兄弟你看我们能不能…………”

  “哈哈哈哈。”赵飞云闻言哈哈大笑,也是一个猛子翻身坐起,十分惬意的道:“高大哥这个提议实在是好,我这些天来窝在王府也觉得身上有些发霉,我想我也的确应该好好的活动一下了。”

  

  

第十八章 知己知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