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惊世画才子(五)

    “这就要多亏这面‘琉璃宝镜’了。”画才子说着侧身一让,众人只看到在他的身后赫然竖立着一块高大的镜子,这块镜子光洁无暇,通体晶亮,其印照出来的效果竟然比铜镜优胜千万倍。

  朱玉婷好奇的来到这面‘琉璃宝镜’的面前,惊讶的发现印在镜中的自己竟然是出奇的小,仿佛整个身体都缩水了一般;朱玉婷不能置信的摸了摸宝镜的镜身,发现其镜面竟然是向里凹下去的;看着众人的那疑惑万分的目光,画才子在微微一笑之后便细心的解释道:“这面‘琉璃宝镜’原产自波斯,是师父的一位波斯朋友送给他的;这面宝镜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可以将人的身影缩小,而且印照出来的效果几乎和真人没什么两样,在下就是用它制造出了一个仿佛非常遥远的效果。”

  说着,画才子又指了指四周,众人赫然发现原来在这面神奇无比的‘琉璃宝镜’旁边竟然还有几面几乎和宝镜一样的镜子,只是这几面镜子都是平面的,人在在其面前印照出来的身形并不会变小。

  “这几面镜子也都是那位波斯贵客送给师父的,同样都是以‘琉璃’制造;只不过这些镜子并不会将人缩小,而且只要将它们以一种特定的角度摆好,便可以将我的身影完美的投射到‘琉璃宝镜’之上,从而瞒过各位的眼睛;再加上我经过锻炼的特殊声线,以及师父用奇阵制造出来的气氛,这一切就都变得完美无缺,毫无破绽了。”说着说着,画才子突然无可奈何得耸了耸肩膀,苦笑着道:“只可惜,最终还是被赵公子识破了;不过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请教一下,究竟赵公子是怎么识破我这副‘神来断崖图’的了?”

  “声音。”赵飞云淡淡的答道:“说话时的声音,是它让我发现了这里的破绽。”

  “声音?”画才子疑惑的道:“难道是我的声音出了问题?这应该不可能啊?”

  “不,你的声音的确模拟的很像。”赵飞云淡淡的笑道:“再加上我先入为主的认定此处是个断崖,所以我对你没有丝毫的起疑,让我生疑的声音是我自己发出来的。”

  “愿闻其详。”画才子的神情在此刻突然变得无比严肃,看来他真的非常渴望知道自己的破绽究竟在哪里。

  看着画才子眼中绽放出的疑惑,看着众人脸上流露出的期盼,赵飞云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缓缓的微笑道:“一个人在说话的时候难免会从嘴里吐出一股气流向着四面八方扩张,无论你再怎么收缩声线也无法完全避免这种情况;如果是在空旷的地方说话,这种气流就会被无尽的空间给吞噬掉;但是如果是在一个狭窄的地方说话,那这种气流就会在被墙壁反弹之后再折射回那个人自己的身上;因为这种气流十分的微弱,所以普通人是感觉不到它们的,但是对于五感要比普通人强上几百倍的我来说,要清楚的感觉到这种气流的存在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而方才我在和同伴们说话的时候,我嘴里吐出的气流就被狭窄的洞壁给折射了回来,因为当时我正面对着洞内的通道,所以我丝毫也没有对此起疑;但是当我和画大师你对话的时候,我面对的却是一个几乎长达九十丈的断崖,按理说这气流应该消失得无影无踪才对;可是当我把话说出来的时候,竟然还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折射回身上的气流,也就在那一刻,我起疑了。”

  “接下来,我就马上运起了超感灵识把四周的情况暗暗的探察了一番,眼前的这一切自然也立刻就无所遁形了;这说来也实在是惭愧,因为画大师的这副画实在是太逼真了,令我在一看之下便深信不疑,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要用超识再验证一下;人的眼睛实在是太不可靠了,我们总是会被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欺骗,枉费我师父当年就跟我说过------‘看事情不能单看外表’;只可惜我到了今时今日都还不能熟练的掌握这句话的精髓,想一想可真是有辱师门啊。”

  “好好好好,赵公子可真是心细如尘,明察秋毫。”画才子听完赵飞云的解释竟然连半点沮丧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十分开心的笑道:“想不到我费尽心机完成的这副足可以以假乱真的奇画竟然会被几句话戳穿,可真是巨大讽刺啊。”

  说着,画才子便转身走进了山洞的深处,不多时又提着两桶清水走了出来;眼看着众人那满是疑惑的目光,画才子在微微一笑之后便突然将桶内的清水泼到了墙壁上的图画之上,在众人的阵阵惊呼之中,这副堪称神来之笔的千古奇画就在那一道道的清水之中融化分解,最终消于无形。

  “你在干什么啊!”眼看着已经露出了本来面目的山壁,朱玉婷在惊呼了一声之后万分心痛的喊道:“你为什么要毁了这副画?为什么要毁了这副不世奇画啊?”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在终于将整副画彻底毁掉了之后,画才子便定定凝视着满地流淌的颜料,双眼之中陡然间绽放出了两道摄人的光彩,长声高笑道:“这副‘神来断崖图’是我集毕生画技之大成的颠峰之作!是我画才子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可是如果我不毁了它,我就永远不能超越过去,创造更大的辉煌!”

  赵飞云缓缓的点了点头,赞许的说道:“所以你一直准备了两桶清水在这里,其目的就是想要毁掉这副画,可是你以前实在是不忍心下手,对吗?”

  “不错!”画才子说到这里面容逐渐趋缓,凄苦的笑道:“在我完成了这副‘神来断崖图’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画过山水景色的图画,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会遭到失败,我害怕会有辱我这副颠峰之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这副我最大的骄傲就已经变成我最大的障碍了。”

  “无尽的噩梦时时缠绕着我,是以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来到,想将我的噩梦彻底毁灭;可是在这副画里毕竟蕴涵着我全部心血和灵魂,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我无论如何也不忍心下手毁掉它;如果今日不是赵公子将此画识破,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有勇气踏出这样的一步,所以------谢谢你,赵公子。”

  曾经有人说过,能够吃到世上最美味的食物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从此以后你再吃别的东西就会觉得难以下咽了;同样的道理,画出一副最完美的画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因为对于一个从来都以突破画道颠峰来作为其毕生目标的画师来说,‘完美’就代表着‘停滞’,而‘停滞’就会带来‘死亡’;如果不是赵飞云今日打破了这个‘完美’,画才子这一生恐怕都不能走出这个‘停滞’的魔障,那么到最后他必定也会毁在这副他亲手绘制而成的巨作之上,被它彻底的带入‘死亡’。

  破而后成,败而后立。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赵飞云眼看着已然恢复平静的画才子,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头,微笑着点头道:“画才子,我赵飞云这一路走来,所见的诸人之中,惟有你可让我感到敬佩;此行我赵飞云实在是感到获益良多,在此也只能祝你如愿以偿,再上高峰吧。”

  “呵呵,多谢赵公子的夸奖。”字才子恳切的笑道:“其实赵公子也真是非常的了不起,不但武功和才智震古烁今,这种时时自省、永不满足的性格更是举世罕见;你真不愧是九阳一门的传人…………不,应该说九阳一门何其幸运的能找到你这样的传人,像你这样的人注定要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强者,无论有没有‘九阳神功’你都会成功的。”

  说到这里,画才子突然耸了送肩膀,万分惬意的笑道:“所以我决定要以赵公子来作为榜样;从今以后,我必定会加倍努力的钻研画技和玄术;相信总有一天,我画才子一定会画出一副连赵公子也无法识破的奇画来的!”

  “我期待着这一天。”赵飞云闻言笑道:“只可惜这一天恐怕永远都不会到来,画大师是第一个几乎将我骗倒的人,所以从今天起,我赵飞云同样也会加倍努力的磨练自己的武功和心性,决不会重蹈覆辙的。”

  “走着瞧。”

  “彼此彼此。”

  

  

第二十六章 惊世画才子(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