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不为天下(二)

    “所以朱允文才要裁撤藩王,一统天下。”石天机听到这里似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冷冷的厉喝道:“难道说他做得不对吗?”

  “他做的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赵飞云竟然点头赞同道:“消除割据,巩固皇权;本来就是天下太平的不二法门!就动机而言,朱允文这种行为是绝对正确的!”

  “那你…………”

  赵飞云抬手打断了石天机的话语,厉声喝道:“可是无论动机多好,也需要方法正确才可以达到目的,不然的话不但会徒劳无功,更有可能会弄巧成拙,闯出弥天大祸来。”

  “而朱允文这个人自恃过高,目中无人,更对军事战略一窍不通;面对着如此严峻的形势,他不以怀柔政策来分化诸王,反而明目张胆的去强攻他们,须知诸王各个都手握重兵,朱允文这样做跟逼他们造反又有什么不同!可笑这个家伙却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只要兵马众多就可以百战百胜,为此他不但将朝局和军政的大权全部交给一群文人管理,竟然还敢让李景隆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领兵为将,如此的轻率乱来,如此的不善用人;不知石掌门认为如此这般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呢?”

  眼看着石天机的默然不语,赵飞云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一点也不难猜,因为西汉时期的‘七王之乱’就是最好的借鉴了;我们不妨来假设一下,如果没有朱棣存在的话,那诸王在一开始各自为政,当然是任其宰割而没有还手之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诸王会渐渐发现朱允文如果不灭尽他们是决不会不罢休了;也就是说这时候他们退是死,进也还是死了!”

  “石掌门,诸王中能征善战、野心勃勃的人可不在少数,如果他们遇到了这种进退维谷的情况,不知石掌门认为这些个实力雄厚的藩王到底是会联合起来奋起一博以期死中求活呢?还是会爬伏在地上毫无反抗的任人宰割呢?我想这答案是一目了然的吧。”

  石天机闻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不期然的浮现出了当年江湖和朝廷大战时的情景,那时的形势和如今是何等的相象啊;石天机绝对可以肯定,如果照着现在的这个形势发展下去,天下就必定会如赵飞云讲的那样陷入无尽的战火之中,这种后果实在是…………实在是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石天机那一直好似稳如泰山般的身躯也不禁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因为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这场浩劫的后果。

  看着石天机这副心生感触的模样,赵飞云落井下石的哼道:“于是乎就像是西汉的‘七王之乱’一样,到时候狼烟四起,天下大乱,整个神州都会陷入到血腥的战火之中,难以自拔;而且和‘七王之乱’不同的是,以朱允文那浅薄之极的军事才能以及他那群外强中干的走狗手下,这场大战役将会以十年、二十年、甚至于三十年这样无止无尽的持续下去,直至搞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到时候我们打了个两败俱伤,倒让塞外的那群虎视眈眈的蛮夷异族趁虚而入,再一次将我们的神州大地据为己有,将我们所有的族人都变成奴隶,难道这样的景象便是石掌门愿意看到的吗?!”

  “够了!”赵飞云此言似乎触及了石天机的痛处,令得这个一向稳重的玄门宗师也极其罕有的激动了起来,整个人颇为失态的高喝道:“不要再说了!”

  赵飞云见此情景,知道石天机已经被他说动了心,当即再接再厉的道:“石掌门,有道是‘快刀斩乱麻’,既然天下大乱已经是必然的事情,那我们要做的就应该是尽快的结束战争,让天下尽早的恢复太平;而燕王朱棣雄才大略,用兵如神,无论文治武功都在他朱允文之上,如果让他为皇的话,那内可以造福百姓,外则可以开疆扩土;其将来的丰功伟绩就算是比不上秦皇汉武相信也绝对相差不远的;石掌门,如果你真的心怀天下、关心万民福址的话,你就应该抛下个人的成见加入我们,尽你所能的增强我们这一方的实力,好让燕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朱允文,从而及早的将百姓从战火中解放出来,让天下恢复太平!”

  赵飞云的这一番言论入情入理,字字铿锵,直听得在场众人一阵心折,默默的生出赞同之意,就连原本对赵飞云怀有敌意的林雅倩和唐馨也情不自禁在此时的认可了他起来,芳心之中既佩服却又感到为难。

  而石天机闻言之后却一直都是一副默然不语的模样,仿佛面前的这一切都跟他毫无关系一般;在承受着众人那如焦点般的注视之下,石天机良久之后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语气冷淡的说道:“赵飞云,你这一番话说得倒是十分动听;不过依我来看,你之所以会涉足其中恐怕不是为了天下,完全只是为了要报私仇吧?”

  石天机这一语真是一颗重磅炸弹,直将场上的形势整个的逆转了过来;如果赵飞云对此作出否认,那众人就会觉得他是一个虚伪的人,那他方才的那一番话自然也就变得毫无说服力了;同样如果赵飞云承认自己是为了私仇而造反,那他在众人眼中就会变成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那他方才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好感就都会在这一刹那间烟消云散,无影无踪了。

  众人此时一起看向了赵飞云,静候他作出决定性的回答;而眼看着众人那期待的目光,赵飞云陡然间放声大笑,双目之中绽放出了无边的愤怒,悲恨交加的喝道:“没错!我赵飞云今日之所以会站在燕王一方完全是为了要报我个人的私仇!可那又怎么样呢!朱元璋!朱标!朱允文!这祖孙三代毁掉了我赵飞云这一生最为珍爱的东西---------------至亲!至爱!父母!亲人!他们一个个都惨死在这三个人的屠刀之下!无论是身为人子!还是身为人夫!我都必须要为他们报仇!让我的仇人血债血偿!死无全尸!如我之所爱一样万劫不复!也只有这样才显现的出公道!”

  “公道?”石天机义正严词的喝道:“为了你一个人的公道,就要让天下人受苦?你这叫什么公道!”

  “天下人?哈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为天下人着想!”赵飞云闻言痛苦的大笑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为国、为民、为天下’!这都是只有傻瓜白痴才会去做的事情!古往今来,这种白痴有哪个是有好下场的!在十年前----就在十年前!我就亲眼看见了一个这样的傻瓜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说到这里,赵飞云的声音之中竟似乎隐含了咽呜之色,整个人都如同灭世的修罗一般悲愤的厉喝道:“而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傻瓜-----------他本来是一个江湖中人,却偏偏要抱着什么济世救国、驱逐蛮夷的可笑梦想!结果,撕杀征战,百转功成,他终于赶走了蒙古人,帮着朱元璋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皇朝,让百姓们安居乐业,幸福生活……………可是那些愚民在他落难的时候又是怎么对待他的呢!当时的我只有十岁,我亲眼目睹了我父亲在风雨中被他那一生致力保护的民众撕打漫骂和大肆羞辱的情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愚民在我父母亲人身上投掷的碎砖断瓦!我也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他们头上那流淌着的腥臭蛋黄和枯枝烂叶!这一切的一切当时都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彻底的让我明白了一个千古至理--------人!是为自己活着的;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什么‘为国为民’根本都是白痴般的蠢话!是天下间最大的谎言!”

  “更何况也是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已经注定了;身为一个乱臣逆贼的唯一子嗣,当时年仅十岁的我就已然成为了一个天地不容的朝廷钦犯,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我就如同一只癞皮狗般的活在世上,永无止尽承受着整个天下的追捕和剿杀,最终没有葬身之地的身首异处;要么我就如同朱棣般的奋起一博,先一步杀光所有想杀我的人,用尽我毕生的所学为我自己去拼出一个希望和未来!”

  说着,赵飞云突然狠狠的瞪向了石天机,炽烈的双眼之中赫然射出了两道凌厉无匹的寒光,眼看着石天机那似乎正在逃避着的眼神,盛气凌人的暴喝道:“不知石掌门认为我该选哪条路呢?我想石掌门总不会认为我赵飞云历经千辛万苦才换得的这一身震古烁今的武功和才智,就是为了要像一只癞皮狗般的等着被别人践踏和残杀的吧?!”

  “我是强者!是绝世的强者!而身为一个强者,我就绝对不可能让别人来决定我的命运!既然如此,那么与其等着朱允文以后来不放过我,还不如我先一步不放过他!”

  “至于什么‘万民’、什么‘天下’我才不关心呢!赵飞云这一生已经失去太多太多了!我决不会再为别人去牺牲些什么了!所以早在很多年以前,早在我亲眼目睹了我全家在无尽的羞辱之中人头落地的时候,我就已经默默在心中发下了一个誓言---------我赵飞云终此一生决不为天下!”

  

  

第二十九章 不为天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