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前尘往事(二)

    高全盛睁开双目默默的看了赵飞云一眼,嘴角慢慢的扬起了一丝信任的微笑,转眼看向了远方那即将消失的夕阳,淡淡的沉吟道:“我的妻子就是这个画中少女,她的名子叫做石宁,是石师的独生女儿;当年我和她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偶然相遇的,只是一见之下当时的我就被她的美丽和善良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其后我便开始尽我所能的追求于她,最后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取了她的芳心。”

  “可是我们的恋情却不被石师认可,因为学究天人的他曾经替我们二人算过一卦,卦相显示我和宁儿的八字不合,命中相克,若然勉强在一起的话必定没有好下场。”

  “只可惜当时的我年少轻狂,目空一切,自以为可以人定胜天,所以丝毫也没有理会石师的反对;在一番努力之下,我终于成功的带着宁儿私逃出了玄清门,一起在江湖上游荡了起来。”

  高全盛说到这里,双目之中逐渐升起了一种朦胧之色,仿佛正在回味往昔那甜蜜的岁月,淡淡的微笑道:“就这样,我和宁儿过了三年如神仙般逍遥快活的日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在这期间,石师也没有来找过我们,所以我们也就渐渐的把他的那个不详的预言给抛到脑后了;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宁儿她有了身孕…………”高全盛说着说着双目突然紧闭,好象不堪回首的沉吟道:“眼看将要身为人父,我当时自然无比的兴奋,可是也就在宁儿她快要临盆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远方一个挚友的消息,他说他刚刚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希望我可以前去助他一臂之力;而我眼见朋友有难,当即就将宁儿托付给了我另一个相熟的好友,义不容辞的前往外地救援,帮我那个朋友解决了麻烦;可是等到我完事之后回去一看,出现在眼前的就只有石师那铁青的脸庞以及宁儿她早已冰凉了多时的身体……………”

  高全盛说到这里,全身再也忍耐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双拳紧握几乎要捏出血丝;眼看着他这种深入骨髓的无限悲痛,赵飞云在长出了一口气后幽幽的叹道:“是难产吗?”

  “是的,是难产。”高全盛悲声叹道:“宁儿她天生体弱,再加上多年来随我四处漂泊,本来就不适宜生育;可是她全然没有顾及这些,只是一心一意的要为我留下子嗣,终于体力不支,一尸两命;而我身为人夫,本来应该是可以考虑到这些的,只可惜我不但因为粗心而对这一切全无所查,还在宁儿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她的身边,我真是………………如果当时我在的话,她一定不会死的…………”

  “………………”赵飞云闻言沉默良久,淡淡的开口问道:“所以石天机就因为这样而对你恨之入骨吗?”

  “没错。”高全盛道:“事后我从石师的那几个弟子的口中知道,其实我和宁儿私奔的这三年来石师他一直都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可是为了宁儿的幸福他最终也默许了我们的结合而没有去打扰我们;而就在那一年宁儿她将要分娩的时候,石师突然算出宁儿她的大劫将至,会有性命之危;是以当即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我们的住处,希望可以力挽狂澜…………只可惜最终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着宁儿回天乏术,觉得所托非人的石师不禁大发雷霆,誓要取我的性命,是宁儿她在弥留之际拼死为我求情,而石师又不忍她死不瞑目才被迫同意饶我一命;可是就从那次以后,石师便将宁儿和我儿子的遗体带回了灵宝山,更严令我永远不得入山半步,否则必定我砍断我的双腿;呵呵,本来以我的所作所为,就算是让石师砍断双腿也是罪有应得的,可是只要一想到宁儿她是因我而死,我就觉得自己没有面目去拜祭她;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浪迹江湖,醉生梦死,却始终没有再踏入灵宝山半步,如果此次不是因为有赵兄弟的话,我想我也没有可能再站在这里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在听完了这番大起共鸣的往事之后赵飞云一直默然不语,直过了很久之后才缓缓的开口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无论往昔如何我们都还是要活下去的,既为了那些热爱我们的人,也为了那些憎恨我们的人,所以…………别再想这些了。”

  说到这里,赵飞云转头看了看道衍和尚等人消失的方向,一语双关的微微笑道:“走吧,别再待在原地不动了,否则的话我们可能就要被那些走在前面的人给甩掉了,总之无论过去的种种如何,我也不想被人甩掉。”

  说着,赵飞云便向着道衍等人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高全盛默默的在心里咀嚼着他方才的那一番话语,双眼不期然的看向了赵飞云那在夕阳下显得无比孤寂的身影,嘴角渐渐的扬起了一丝了悟的微笑,仿佛浑身都轻松了许多;在信步追了上去开心的拍了拍赵飞云的肩膀,轻松的喝道:“是啊,原地不动也挽回不了什么了,做人还是只能向前看;对了赵兄弟,我的故事你也已经听完了,那你的故事现在也可以讲给我听听了吧。”

  “无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少来这套,快点给我从实招来!”

  也就在这种重复了无数次的追问角逐之下,二人又一起回到了山腰处的‘无丈崖’上,和已经先一步到达了这里的道衍等人和王府侍卫汇合到了一起;而赵飞云眼见此时天色渐暗,当即命令那些已经等候了良久的王府侍卫将那些他们带来的木箱打开,取出内里存放着的东西操作起来。

  随着那些坚实的木箱一个个被人打开来,众人终于惊讶的发现原来木箱内里所存放的尽是一些帐篷、锅碗、被褥等郊外露宿必须的物件;因为这几个箱子都是由赵飞云一手包办的,所以事前就连道衍和尚都不知道箱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此时眼见这些仿佛是未卜先知般的准备,众人都禁不住感到万分惊奇,难以明了。

  “阿弥陀佛。”道衍和尚张口念颂了一声佛号,率先疑惑的问道:“敢问赵居士,不知你为何会准备这些事物呢,难道你事先就知道我们将要露宿在灵宝山上?”

  “大师博学多闻,相信一定听过‘刘备三顾茅庐’的故事吧。”赵飞云微微笑道:“想当年一代智圣诸葛亮未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由此可见他根本早有投效刘备之心,可是当刘备上门求见的时候,他却仍要刘备三顾茅庐才肯出山相助,无非就是想试探一下刘备此人的诚意罢了;而我们今日的处境和当年的刘备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想要彻底的降伏像石天机这样孤傲清高的能人,我们除了要在道理和实力上压倒他之外,还要用诚意来打动他,就像当年的刘备一样-------不厌其烦、耐心等候,让石天机清楚的感觉到我们对他的重视;而我正是对这一切早有计划,才会做出这些准备。”

  “原来如此。”道衍和尚闻言恍然大悟,微微的点头笑道:“怪不得居士当日坚持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降伏石道友,这其中的奥妙原来就在一个‘诚意’上面啊。”

  “原来什么呀?你们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朱玉婷在一旁听完了二人全部的对话,可是知识浅薄的她对此还是感到莫名其妙,当即满心疑惑的问道:“什么‘刘备三顾茅庐’,这跟这些帐篷有什么关系啊?”

  赵飞云懒得搭理这个少根筋的小郡主,转身就去指挥那些侍卫们搭建帐篷;朱玉婷眼见赵飞云不理自己,登时不依不饶的缠着他撒娇似的问道:“云哥哥,你告诉我吗;究竟这‘三顾茅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这对降伏石天机又有什么重大的意义呢?”

  朱玉婷这种娇滴滴的模样看得赵飞云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极不耐烦得喝道:“你刚才不是说永远不理我了吗?现在还缠着我干什么?”

  朱玉婷闻言不以为意,嘻嘻笑道:“人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吗;云哥哥你这种大英雄大豪杰是不会和我一般见识的吧;好了吗,告诉我了啦。”

  乖乖咙的咚;眼前的这个粘人的小姑娘真的是那个一向刁蛮无礼的‘玉灵郡主’吗,为什么越看越是不对劲呢;众人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窥,一个个都为此而感到不可思议已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世上竟会有这种奇事;反正无论原因如何,被朱玉婷这样的女子缠上,这个赵飞云看来都将要倒大霉了;众人此时一个个都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这个赵飞云将来不会‘死’得很惨。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诸神保佑了。

  

  

第三十一章 前尘往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