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盟主驾到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之间,赵飞云等一行就已经无风无浪的在灵宝山的‘无丈崖’上渡过了五天的光阴。

  在这五天里,赵飞云那一身精湛之极的野外生活能力就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令得所有人都为之惊叹不已;尤其是他那一身出神入化的烹调手艺,更几乎是已经达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无论是什么样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山珍野菜,只要是到了他的手上,都可以如同魔术般的能变化成飘香十里的美味佳肴,就连一向都吃腻了山珍海味的朱玉婷都为之赞叹不已,其美味可口的程度就是比之皇宫的御厨也不遑多让,令得众人叹为观止。

  只可惜无论多么美味的佳肴也无法填补那苍白的时间所带来的空虚,因为在这五天里那个答应了要考虑的石天机并没有传来任何音信,所以赵飞云也就不允许众人私自下山游玩;是以一行人这些天来基本上都像是一群傻瓜一样呆呆的安居于‘无丈崖’上,除了必要的狩猎和取水之外很少去过别的什么地方;道衍和尚等人还好说,这些个有修养的高僧豪客很懂得如何打发空余的时光,弈棋练武无所不为;只可怜那个全无修养的娇贵郡主朱玉婷可就忍受不住这种难耐的寂寞了,自第二天起就开始叫嚷着要四处游玩,闹得众人只感到一个头两个大,所幸因为对赵飞云还有着些许得顾忌这才一直被压制了下来;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这个生性好动的娇小姐的脾气也禁不住变得越来越大,更逐渐发展到了一日数大吵的惊人地步,实搞得众人烦不胜烦。

  “云哥哥你就让我到处去玩玩吗,我保证不闯祸就是了!”这一日,实在是忍耐不住无聊的朱玉婷又开始缠着赵飞云抱怨了起来,而这一次就已经是今天第四回了。

  “不行。”赵飞云此时正安坐于一张临时用巨石雕成的石台面前,正面对面的和道衍和尚切磋着围棋的功底,闻言头也不转的回答道:“现在的灵宝山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呆在这个有天险保护的地方比较安全,你就再忍一忍吧。”

  “不行啊!我忍不住了!”朱玉婷已经听腻这个理由了,满脸不依的娇嗔道:“云哥哥你要是怕我危险就陪着我一起去吗!拜托了!我真是要发疯了!”

  “不行。”任凭朱玉婷死缠滥打,赵飞云始终是严词拒绝。

  “为什么那个高全盛就可以!”朱玉婷满心怒气的质问道:“而我就不行!”

  “因为高大哥他是去拜祭亡妻。”赵飞云不动声色的回答道:“这是上山的路,在玄清门的保护范围之内,而且又是石掌门允许的,所以不会出什么问题;而你不同,你老是要下山去玩,要知道现在的山下面危机重重,到处都可能隐藏着未知的敌人,所以我决不可以答应你这个要求。”

  “哼!算了!我也不求你了!你不带我去,我就一个人去!”朱玉婷这些天来已经看够了赵飞云的无动于衷,对他的忍耐也早已经到达了极限;此时眼看着赵飞云至今还是冷面如故,丝毫也没有妥协的迹象,朱玉婷在满心不忿之下当即赌气向着‘登天梯’跑了出去,几个起落就看不见身影了。

  “嗨!”赵飞云见状禁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眼看了看神色各异的诸人,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摇头沉吟道:“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啊。”

  朱玉婷心里憋着一口气,飞也似的在那遥长的石阶上奔跑,一下子就跑过了上千级台阶,直累得这个武艺稀松的娇小姐气喘吁吁以后才无可奈何的停下了脚步,猛的跌坐在宽长的石阶之上休息了起来,不住的在心中怨恨着赵飞云的无情。

  “赵飞云你这个大混蛋!你竟真的让我一个人出来了,连拦都不拦一下,真是个讨厌鬼!我恨死你了!”

  正想着了,怒火中烧的朱玉婷就突然听到身后似乎响起了一些怪异的声音,在半怨半喜的情绪作用下,朱玉婷登时硬着脖子傲气十足的哼道:“用不着你来找我,我玩得很开心呢,你还是回去下你的棋吧!”

  朱玉婷满心以为这阵声响是赵飞云发出来的,而且只要自己这样一说他就会走过来诚恳的向她道歉,然后自己就可以装着勉为其难的原谅他了;谁知道等候了良久,赵飞云的声音却始终没有传来,朱玉婷忍耐不住好奇的转头一看,登时发现自己身后根本就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刚才的那阵声响估计只不过是清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罢了。

  “混蛋,你真的不管我了吗!”回想着自己刚才的那一番绝对多余的自做多情,朱玉婷在恼怒之余更感到万分的空虚,此时眼看着空空荡荡的四周,朱玉婷突然间感到了一阵阵的心慌,暗暗的在心中揣度了起来。

  “怎么办,就这么走下去吗?可是还有两千多级台阶呢,再说下面也都已经看过了,费力走下去实在太不值得了;走回去?不行!我不能让赵飞云看笑话!无论如何我也决不往回走!我是燕王朱棣的女儿!是大明皇朝的郡主!我绝不可以让任何人看扁!”

  身为至尊皇族,王者之女,朱玉婷的骨子里都充斥着一股不屈的傲气;是以就算是到了这种时候,朱玉婷还是不愿意向任何人屈膝低头;而灵宝山的‘登天梯’都是穿山建造的,石阶的两边都是崎岖的山林歧路,朱玉婷在思量了一阵之后,毅然向着山林之内走了过去,下定了决心要让赵飞云看看她的本事。

  崎岖的山路陡峭难行,怒气冲冲的朱玉婷毫无目标的乱走一通,只一会儿便彻底迷失了方向,眼看着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色,孤立无助的她此时才感到一阵阵的心寒,回想起在‘无丈崖’上的安全和舒适,朱玉婷禁不住觉得万分的后悔,整个人都为此而感到懊恼不已。

  “真是的,我刚才是怎么想的呀,为什么要走到这种地方来,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没有人可以回答她这个问题,到了这种时候她只能自己解决面前遇到的麻烦;在又毫无目的的乱走了一阵之后,朱玉婷便发现她似乎已经来到了丛林的深处,四周鸟兽啼鸣,杂草林立,根本没有半点有人烟的迹象。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朱玉婷眼见此景是彻底的绝望了,在无尽恐惧和惊惶的作用下,无计可施的她只能无力的紧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似乎是想从那个宽粗的树身中得到依靠和力量。

  朱玉婷就这么呆呆的坐在树下,双手紧紧的抱住身体一动也不敢动,长时间的漫游令得她又累又饿,可是眼看着天色渐晚,她却依然没有任何摆脱困境的办法;无助的望着渺无人迹的四周,朱玉婷的心仿佛也随着那即将消失的夕阳而步入黑暗之中,如今的她早已忘记了先前的不快,此时此刻,朱玉婷只希望着那个她熟悉的人可以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如既往的给予她温暖和保护,带着她脱离这个恐怖的环境。

  恍惚之中,朱玉婷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响,这种声响十分奇特,听得朱玉婷的心竟没由来的一阵狂跳,在忐忑不安的顺着那阵怪异的声响看了一眼之后,朱玉婷整个人竟如同触电般的从地上弹射了起来,不住的向着后方倒退,恐惧得连喊都喊不出来。

  因为这阵怪声的源头是一条蛇-------是一条六尺来长、通体黑亮而又全身遍布血丝的奇型怪蛇。

  女子天生就害怕蛇鼠一类的事物,尤其像朱玉婷这般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子,一下子看到这种奇异的怪蛇几乎吓得连心跳也要顿止了,此时的她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只知道跑,没命的跑。

  山间的小路崎岖不平,慌不择路的朱玉婷还没跑两步就绊到了一根凸起来的树藤,整个人都如同一个麻袋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脚上只感到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任她再怎么努力也难以站起身来,眼看着那条奇型怪蛇正以一种丑陋之极的‘S’型步法不断逼近,朱玉婷都几乎可以看见怪蛇大张着的蛇嘴中那雪亮的毒牙;在惊恐到了极点之后,已经是心力憔悴的朱玉婷突然感到头脑中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在那一瞬间昏迷了过去,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云哥哥,云哥哥救救我,救救我啊……………”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迷中的朱玉婷突然被一阵‘叮叮铛铛’的敲打声音给惊醒了;整开紧闭的双眼一看,朱玉婷就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躺在一个明亮宽敞的山洞之内,四周都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在离着她不远的地方,正有一个身穿着青衫的人影背对她在敲打些什么,那个身影的前方燃放着一堆篝火,明亮的火光将这个人的身影映照的极为清晰;眼看着这个熟悉之极的身影,朱玉婷在那一瞬间禁不住热泪盈眶,如获神力一般的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飞奔了过去,激动万分的高叫道:“云哥哥!你终于来了!”

  获救的喜悦冲散了应有的理智;朱玉婷在那一瞬间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的状况,也就在她猛的站起来奔跑的时候,右脚之上就突然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直令得她整个人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平衡,身不由己的向着地上重重的摔落了下去。

  危机时刻,坐在前面的赵飞云突然反手一抄,放出了一股柔力轻轻的托住了朱玉婷的娇躯,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朱玉婷在刹那间只感到一阵腾云驾雾,身体轻飘飘的落到了赵飞云的身旁,无力的靠进了他那宽阔的怀抱之中,再也动弹不得了。

  朱玉婷就这么酥软无力的依偎在赵飞云的身上,圆睁着双眼定定的凝视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此刻的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可爱和慈祥,直让她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强烈的感觉到了一种温暖和安全的味道,舒服的令人几乎都要融化了。

  眼看着怀中玉人这种陶醉的样子,赵飞云在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她的身子给扶了起来,转头凝视着她那双明亮清澈的双眸柔声的责备道:“怎么样啊,小郡主,以后还敢一个人到处跑吗?”

  “不敢了,不敢了。”此时的朱玉婷温顺的就像一只正在撒娇小猫咪,整个人嗲嗲的娇声问道:“云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跟着你来的。”赵飞云没好气的道。

  “云哥哥你一直都跟着我?”朱玉婷闻言又是心惊又是甜蜜,语带哀怨的娇声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救我啊?”

  “你不是要玩吗?”赵飞云撇了撇嘴道:“那我就让你玩个够喽;怎么样啊,那条小蛇很有趣吧。”

  “对啊!蛇!蛇!”朱玉婷此时才想起来那条恐怖的怪蛇,整个人都深深的蜷缩进赵飞云的怀里,紧闭着双目颤抖着喊道:“云哥哥快把那条蛇赶走!快赶走它!”

  “嗨。”赵飞云眼见朱玉婷这种惊惶失措的模样,心中禁不住感到又气又怜,双臂不由自主的将她搂得更紧,尽己所能的安抚着她那颗因恐惧而受创的心灵。

  赵飞云的怀抱里充满了无穷无尽安全感,朱玉婷那紊乱的心境很快就因此而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稍感心定了之后,朱玉婷便缓缓的抬起玉容定定的凝视着赵飞云的眼睛,怯生生的问道:“云哥哥,那条蛇怎么样了?”

  “蛇?”赵飞云闻言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伸手向前一指,惬意的微笑道:“这条啊?”

  朱玉婷顺着赵飞云的手指看去,只见在那团燃烧着的篝火上,正烧烤着一条五六尺长的类蛇物体,而且看上去似乎已经快烤熟了。

  眼见此景朱玉婷才稍微感到有些心安,在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朱玉婷突然面泛红霞的低诉道:“云哥哥,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山洞里来的吗?”

  “是啊。”赵飞云点了点道:“你的右脚已经扭伤了,人又昏迷了过去;是以我只能就近把你带到这个山洞里为你医治一下;放心吧,你右脚的骨头没受伤,只是筋扭了一下,我已经给你上了药,再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

  朱玉婷听到赵飞云不但已经抱过了自己,还赤手摸过自己的右脚,整个人登时羞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在当时的那个保守的年代,碰触女子的身体是极大的禁忌,尤其是女子的双脚,那更是只可以给丈夫观赏和碰触的;朱玉婷虽然天性比一般的女子豪爽,但是对于名节这种事还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是以只要一想到赵飞云已经和她毫无遮挡的发生过了肌肤之亲,朱玉婷便会感到玉面发烧,羞涩难言。

  赵飞云清楚的看见了朱玉婷此时的这种羞不可耐的样子,整个人却装做无所察觉似的一言不发;在眼看着蛇肉已经彻底烤熟了之后,赵飞云便信手取过了烤蛇,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微笑道:“好香啊;不愧是存活了近七十年的‘血影黑龙’,果然是蛇中的极品,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要尝尝吗?”

  赵飞云说着便将烤蛇递到了朱玉婷的面前,眼看着她那种连连摇头的滑稽模样禁不住淡然一笑,惬意的说道:“既然你不敢吃,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赵飞云就再无顾忌的品尝起蛇肉来,不过一会儿就将整条蛇给吃了个精光,眼看着他那种狼吞虎咽的模样,已经近五个时辰没有吃过东西的朱玉婷禁不住感到腹中一阵阵的轰鸣,双眸之中不期然的绽放出了一股想要进食的***。

  “饿了?”赵飞云眼看着朱玉婷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微笑着伸手取过了一个石头制成的小碗,递到了她的面前柔声轻道:“把它喝下去。”

  朱玉婷好奇的看了看碗中的事物,只见这原来是一碗又黑又稠的液体,就好似墨汁一样不堪入目,正散发着一阵阵刺鼻的怪味;朱玉婷身娇肉贵,本来不想喝这种既难看又难闻的汤汁,但是眼看着赵飞云那种坚持的眼神,朱玉婷在思量了一阵之后终于不忍拒绝他的好意,勉为其难的接过了这碗墨汁般的液体,张开了樱唇‘咕噜’一口喝了下去。

  黑汁一入口中,朱玉婷就感觉着这碗汤汁果然是又腥又苦,比之苦药还要难喝;朱玉婷千难万难的喝完了这碗苦汁,整个人都难受的玉面扭曲,一时之间连话也说不出来。

  “好姑娘。”赵飞云眼看着朱玉婷喝完了黑汁,双眼之中露出了赞许的神色,微笑着点头道:“郡主,你知不知道刚才所喝的就是那条‘血影黑龙’的胆汁,它的味道的确是腥苦之极,不过我事先已经用草药消除了大部分的异味了,所以你应该不会觉得太难受吧。”

  朱玉婷听到赵飞云竟让自己喝了一碗蛇胆汁,双目之中禁不住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听着赵飞云便在微微一笑之后接着解释道:“郡主,你因为受惊过度,内息已有了损伤;而蛇胆向来都有宁神静心的能力,尤其是这种年岁超过一甲子的‘血影黑龙’,它的胆汁更是有强身建体、易筋洗髓的神奇功效,向来被武林中人视为增功圣品;你现在应该也有所感觉了吧。”

  的确,在黑汁入体了之后,朱玉婷便感觉到小腹之中有一团火苗升了起来,大有星火燎原的蓬勃势头;而且随着这股热气的不断扩散,朱玉婷一时之间只感到浑身发热,面泛潮红,整个身体都因为感到难受而不住的扭曲,充满了诱人犯罪的无穷魅力。

  朱玉婷整个人都紧靠在赵飞云的身上,赵飞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怀中这具曲线玲珑的青春女体所散发出来的惊人热力;因为明白这是她不会消化药力的必然反应,赵飞云便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掌按在了朱玉婷的小腹上,缓缓的输入了一股真气直接从根本为其疏导热力;在‘九阳神功’的运作之下,那团厉烈的火焰逐渐转化成了一股柔和的气团,在九阳真气的指引下如同水银一般流遍了朱玉婷的四肢百骸,只令得昏昏欲睡的她感到了无比的舒适;在半睡半醒之间,朱玉婷依稀的感觉到赵飞云似乎凑到了自己的耳边温柔的说了一句话。

  “睡吧,可爱的小郡主。”

  接着,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熟睡中的朱玉婷突然被一阵奇怪的动静给惊醒了过来;虽然身体上的感觉还没有完全回归,但是女性那天生的敏感还是令得她清晰的感觉到此时正有一只手在轻轻的***着自己的脸庞,那种小心翼翼的动作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细腻,舒服得令她都不愿意醒来。

  在一开始,朱玉婷还以为这是赵飞云在和她亲热,是以芳心之中只感到一阵阵的甜蜜和羞涩,完全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依然假装熟睡的任其所为。

  可是随着身体感觉的不断回归,朱玉婷突然诧异的察觉到此时摸在自己脸上的这只手竟是温润如玉、柔滑胜丝,其皮肤之嫩滑比之自己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不会是一只属于男人的手掌。

  猛的睁开双眼,朱玉婷登时万分惊讶的发现此时在自己面前坐着的竟是一个白衣素服的蒙面女子,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那种出尘的气质和绝代的风华却是自己平生所未见的,即使是身为一个对美貌相当自负的女子,朱玉婷也禁不住要被这种好似不属于凡间的美丽给深深吸引住,直至难以自拔。

  “睡美人,你醒过来了?”眼看着朱玉婷睁开了眼睛,这个神秘的白衣丽人非但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凡而像是乐在其中似的赞叹道:“冰肌玉骨、国色天香;好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可真是我见尤怜啊。”

  “啊!”听到了白衣丽人这句尤胜天籁的话音,朱玉婷仿佛突然间反应了过来似的猛的坐直了身体,急不可耐的向着四下搜寻过去;可目力所及之处,整个山洞内此时竟然只有自己和眼前这个白衣丽人两个人存在,那个刚才还将自己抱在怀里的赵飞云此刻竟然已经不知所踪了。

  眼看着朱玉婷此时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白衣丽人在轻笑了一下之后突然淡淡的问道:“小妹妹,你是在找赵飞云吗?”

  “是啊!”朱玉婷闻言登时双眼一亮,转头急冲冲的向着白衣丽人问道:“这位姐姐,你也认识云哥哥吗?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恩,我认识他。”白衣丽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轻柔的回答道:“赵郎他有些事出去一下,现在我来替他照顾你。”说着,白衣丽人又伸出一只柔若春葱般的玉手轻轻的***起朱玉婷那滑如凝脂的脸庞,淡淡的微笑道:“真是越看越漂亮,只可惜你不是江湖中人,否则的话说不定你也可以在《群芳谱》上得到仙子的名号呢。”

  “是吗?”朱玉婷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因为不太明白此人话中的意思,所以她也并未对白衣丽人此时的举动做出异议,整个人也只是在默默的在心中暗暗的揣度道:“奇怪了,这个姐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呀?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啊?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

  朱玉婷想了很多,可就是没有对眼前的这个白衣丽人产生戒心,虽然她此时的举止十分的轻佻,可是因为同样是身为女子,所以为人单纯的朱玉婷也就没有做出反抗,更何况这个白衣丽人的手掌滑腻柔软,给她摸在脸上感觉还十分的舒服。

  “这位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啊?”在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之后,朱玉婷就决定直接从白衣丽人的口中得到答案。

  白衣丽人闻言淡然一笑,轻柔的回答道:“别人都叫我莹月仙子,妹妹你就叫我月姐姐吧。”

  “这名字真是好听。”朱玉婷定定的凝视着莹月仙子那双好似繁星般明亮的双眸,陶醉般的低吟道:“月姐姐你果然美得像仙女一样,真是人如其名啊。”

  “口滑舌甜。”莹月仙子爱怜似的轻捏了一下朱玉婷的脸蛋,温柔的笑道:“怪不得赵郎他这么疼爱你,果然是个可爱极了。”

  眼看着朱玉婷因为自己的这一番话而羞得满脸通红,莹月仙子在微微一笑之后突然话锋急转道:“小妹妹,你也喜欢赵郎吗?”

  “恩。”朱玉婷闻言玉面发烧的点了点头,突然间疑惑非常的反问道:“也?月姐姐,你也喜欢云哥哥吗?”

  “是啊。”莹月仙子的反应远比朱玉婷要洒脱得多,毫不隐讳的微笑道:“赵郎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喜欢他啦。”

  “什么!”如同晴天霹雳般的一句话,令得朱玉婷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在不能置信的将莹月仙子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几个来回之后,朱玉婷登时只感到了一阵阵冰冷的寒意从心底升起,整个人就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似的,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完了,原来她就是云哥哥那个未婚妻,原来她根本就没有死;她长得这么美,我怎么和她争啊,我输了,彻底的输了。”

  “不对!你不是云哥哥的未婚妻!”当沮丧到了极点,朱玉婷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又复活了过来,眼看着面前那如同天使般的莹月仙子,朱玉婷猛的打开了那只正在自己脸上***着的玉手,厉声的质问道:“云哥哥的未婚妻不会喊他做‘赵郎’!她只会和我一样喊他做‘云哥哥’!你根本不是云哥哥的未婚妻,你到底是谁!”

  “呵呵。”眼见谎言被戳破,莹月仙子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尴尬的表情,整个人优雅依然的轻笑道:“看不出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千金郡主还有点小聪明吗。”

  “你这个妖女!你果然是假的!”眼看着自己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朱玉婷在那一瞬间情绪变得无比激动,伸手指着莹月仙子的脸庞厉喝道:“你到底是谁!云哥哥他在什么地方!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别这么激动吗。”莹月仙子对朱玉婷的质问全不理会,淡淡的微笑道:“女孩子要保持心绪平和,不然的话会老得很快的,尤其是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说着,莹月仙子便又伸出了一只玉手,作势要向着朱玉婷的玉容上摸去。

  “不要碰我!”朱玉婷此时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莹月仙子周身都充满的危险的气息,整个人都害怕得蜷缩成了一团,声嘶力竭的高喊道:“云哥哥!云哥哥救我!救我啊!”

  “好了!莹月仙子,你也玩够了吧!”也就在朱玉婷快要绝望的时候,一阵充满了希望的声音突然在山洞的洞口响了起来;二女顺着声音向着洞口望去,只见到完好无损的赵飞云正双手抱胸斜斜的靠在山洞的洞壁之上,双眼冷冷的注视着洞内所发生的一切。

  眼看着救星出现在眼前,喜极而泣的朱玉婷登时忘记了脚上那钻心的疼痛,不顾一切的跳起身来逃离了莹月仙子的身边,一头扑到了赵飞云那绝对安全的怀抱之中,委屈之极的放声痛哭了起来。

  而赵飞云眼看着怀中的这个已经怕到浑身颤抖的小郡主,冷漠的脸上也禁不住流露出了一丝怜惜的神情,颇为不悦的看向此时才缓缓的站起来的莹月仙子,语调冰冷的沉声道:“莹月仙子,你有点过分了吧。”

  莹月仙子笑而不答,整个人毫无畏惧的走到了赵飞云的面前,如朱玉婷一样缓缓的偎依到了赵飞云的怀里,双眼之中不期然的绽放出了两道幸福的光彩,喃喃的柔声道:“赵郎,我好想你啊。”

  “云哥哥,这个女人不怀好意,你别相信她啊!”朱玉婷眼见莹月仙子竟然也敢和赵飞云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芳心之中登时醋海翻腾,又气又怒,恨不得一脚把她给踢开。

  “好了。”赵飞云缓缓的将莹月仙子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温柔的扶着朱玉婷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坐了下来,转身凝视着莹月仙子淡然的道:“你还满聪明的吗;竟然没有挟持郡主来要挟我,可真让我感到有点意外啊。”

  “我怎么会做这种自寻死路的蠢事呢。”莹月仙子淡淡的微笑道:“赵郎你的武功那么厉害,谁能在这种距离内要挟得了你;若然我方才挟持朱玉婷的话,岂不是白送给你一个杀我的理由,我怎么会那么苯呢?”

  说着,莹月仙子便又走到了赵飞云的身前,无比温柔的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的低吟道:“我知道赵郎你对我的心意,所以只要我不和你为敌,你就不会对我产生杀意的,因为赵郎你是从来不会杀不是敌人的人的。”

  “你挺了解我的吗。”赵飞云背负着双手如宝塔般傲然挺立,毫不避让的和莹月仙子深深对视,淡淡的轻哼道:“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么想必你也已经猜到你那两个混蛋手下的下场了吧。”

  “当然了。”莹月仙子闻言毫无意外惊诧的表现,整个人淡淡的微笑道:“像赵郎你这么嫉恶如仇的人怎么可能放过那两个混蛋了,我想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吧。”

  原来早在赵飞云先前跟着朱玉婷的时候,他就发现还有几个天诛盟中的密探同样也在跟踪着她;为了放开长线吊大鱼,赵飞云故作不查,只是带着昏迷了的朱玉婷来到了这个山洞之内;等到朱玉婷睡下了之后,赵飞云便故意装作发现了什么似的起身离去,引诱那些高级的天诛杀手现身进洞去绑架朱玉婷;果然,就在他离开了没一会儿,莹月仙子便带着一金一银两名天诛杀手来到了山洞之内;而眼看着国色天香的朱玉婷在熟睡中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惊人的美态,那两个天诛杀手竟然起了淫邪的歪念,意图趁机对她施以**;所幸莹月仙子及时厉声喝止,而那二人又碍于身份有别这才没有动手;后来莹月仙子将这两个人赶出了山洞,一个人待在朱玉婷的身边看护着她;因为看出了莹月仙子没有恶意,而赵飞云又希望可以一次多解决一些天诛杀手,所以这才等待了良久而没有现身。

  可是等来等去,赵飞云却一直没有等到更多的天诛杀手前来;眼见着朱玉婷在发现真相后那种惊恐万分的模样,赵飞云只得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山洞之内;而在这之前赵飞云当然也没有忘记解决那两个无耻的淫贼,轻轻松松的就将他们送下地狱去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赵郎你是故意离开的。”莹月仙子深深的凝视着赵飞云的双眼,颇有些得意的微笑道:“赵郎你的武功如此了得,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天诛杀手的踪迹;而且以你那种怜香惜玉的性格,你又怎么会把毫无自保能力的朱玉婷一个人丢在山洞里,你根本就是想请君入瓮然后再一网打尽,只可怜那两个色迷心窍的白痴竟然还想占玉灵郡主的便宜,真是死了活该。”

  “死了活该?”赵飞云轻轻的低哼道:“我看你是借刀杀人吧?”

  “嘻嘻。”莹月仙子俏皮的一笑,温柔的伸出了双臂环住了赵飞云的颈项,撒娇似的娇嗔道:“那两个家伙本来就该死,自从和他们共事以来,这两个无耻之徒也不知道已经色咪咪的盯着我看过多少次了,只可惜碍于天诛盟有不准私斗的规矩,我才不便亲手除掉他们;反正我是你的未婚妻吗,为未婚妻出头,赵郎你也不算吃亏啊。”

  “妖女,不要脸!”眼见莹月仙子此时还敢大言不惭的自称是赵飞云的未婚妻,朱玉婷在妒火中烧之下禁不住厉声喝道:“云哥哥才不是你的未婚夫呢!你少做白日梦了!”

  赵飞云闻言抬手制止了朱玉婷的发言,伸手轻轻的摘掉了莹月仙子戴在脸上的面纱,全无遮挡的凝视着她那张美得令人疯狂的玉容,淡淡的微笑道:“无论怎么样,你刚才都尽力保护过郡主,没有让她受到伤害,所以…………”说到这里,赵飞云突然轻吻了一下莹月仙子那晶莹胜玉的额头,深深的凝视着她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沉声道:“谢谢你。”

  “赵郎………”莹月仙子眼见赵飞云对她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整个人都禁不住偎依进了他的怀里,那张比冰雪还要洁白得玉容之上陡然间升起了两片淡淡的红霞,直似瑶池百花一齐盛开了一样;眼看着这种动人心魄的美丽,就连非常讨厌她的朱玉婷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逊她三分。

  “好了,带我去见他吧。”赵飞云没有沉迷在这种如梦如幻的美景之中,话锋急转之下突然淡淡的沉声道:“也该是我们见面的时候了。”

  “呵呵,赵郎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啊。”莹月仙子淡淡的笑道:“你怎么知道盟主大人要我带你去见他?”

  眼看赵飞云沉默不语,莹月仙子在淡然的微笑了一下之后飘然离开了赵飞云的怀抱,举止优雅的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笑吟吟的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等一下。”赵飞云凝视着莹月仙子那张圣洁不可方物的丽容,突然伸手一指此时正坐在石台上的朱玉婷,淡淡的微笑道:“麻烦仙子带上郡主陪我一起去好吗?留她在这里我不太放心。”

  “赵郎你的意思是要我来照顾她?”莹月仙子闻言禁不住十分的意外,颇为惊讶的询问道:“你真的这么放心我?”

  赵飞云闻言笑而不答,就这么毫无顾忌的走出了山洞;莹月仙子凝视着他那远去的背影,突然忍不住‘噗嗤’一笑,转头凝望着正同样大惑不解的朱玉婷,惬意的柔声道:“好妹妹,看来我们只能一起走啦。”

  

  

第三十三章 盟主驾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