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火凤临凡 天佛降世

    就在比电石火光还要快捷的当口,赵飞云和天诛盟主竟然在同一时时各出了一掌轰向了对方的胸口,双方的攻势毫无差别,双掌运行的轨迹几乎对成了一条直线;只是虽然他们的这一招的确是快如闪电,可是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就在他们二人攻出这一掌的时候,两个人亦不约而同的运起了一种比闪电还要快的身法避过了对方的攻势,飘然的缠斗到了一起。

  面对着实力相当的超强对手,无论是赵飞云还是天诛盟主都不敢存有丝毫的轻视心理,甫一交战便已经将各自的‘精、气、神’催谷到了极限,如钉子一般牢牢的锁定在对方的身上,将周遭的一切都彻底遗忘;处在这种全力以赴的颠峰状态之下,这两个人的每一下招式、每一个动作此时都迅若流星,疾似闪电,快得简直已经超越的人体的极限;即使是拥有绝顶实力的莹月仙子,此刻亦只能模糊的看见两个虚实难辩的朦胧身影在自己的眼前此起彼伏、漫天飞舞,别说看清楚他们用得是哪一招那一式,就是想要认清楚二人谁是谁也办不到;在这种时候,这个从来都是心高气傲的莹月仙子除了呆立在一旁为这两个绝世强人惊叹不已之外,也干不了什么了。

  毕竟,此时呈现在其眼前的是她还远未涉足的领域,根本就轮不到她品味。

  而天诛盟主出身名门,见识渊博,自幼便熟习百家武学,自成一格;而且因为位居天诛盟主,多年来他更是运用自己的权势手段*了无数种武林中的绝学秘技,以自己的绝世修为如海纳百川一般将它们全部融会贯通;所以若是说到武功之博,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是以在此时此刻,攻势如潮的天诛盟主的每一招每一式皆是花样百出,种类繁多,只在瞬息之间就使出近百种世所罕见的武林绝学,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且天诛盟主的武技虽多,可每一种皆是威力无比,杀力万钧,虽杂乱之极却始终有章有度。

  而面对着天诛盟主这千变万化的万家武学,攻守兼备的赵飞云却始终老老实实的用一套已然练至炉火纯青的‘天火神掌’对抗御敌,以简对繁,以精对博,以不变应万变;任凭天诛盟主的攻势好似狂涛恶浪,可赵飞云却始终是稳若磐石,丝毫也不落下风。

  这两人都明白对方乃是自己平生首遇的大敌,是以在临阵对敌的时候完全不敢浪费丝毫的真力,所用的每招每式都将劲力内蕴深藏,不宣于外,除非是真正的轰中对方的身体,否则绝不吐力半分;而因为这二人在出招攻向对方的同时都以他们那绝世的身法避过了对方的攻势,所以交战至今,整个战场非但没有因为两强的交战而受到丝毫的损坏,甚至就连一点破风呼啸的声音也没有响起,仿佛眼前这两个正在不断变幻着的模糊身影都是不存在实体的幽灵一般,可怕的令人心寒。

  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对莹月仙子说世上有人能施展出连她都看不清、听不到的武技,莹月仙子必定会为此嗤之以鼻,说不定还有可能笑出眼泪;可是当她今天亲眼目睹了这两个真正高手的战况之后,她就会知道这句话决不是玩笑,非但不可笑,而且还万分的可怖。

  可是眼看着这种可畏可怖的绝世之战,莹月仙子在敬畏之余双眼还是禁不住绽放出了迷醉和兴奋的神采,喃喃的自语沉吟道:“真强,真强;赵郎也是,盟主也是,他们两个人都是真正的绝世强者,太厉害了,真是太厉害了。”

  “妖………不,月姐姐,云哥哥他现在怎么样了?”因为听到了莹月仙子曾经保护过自己,所以朱玉婷对她的看法也不禁略微有了一些改观;而且因为定力修为不够的关系,功力浅薄的朱玉婷只要看一眼两强争斗的场面就会感到心跳加速,头晕脑涨,仿佛要立刻昏过去一样;是以尽管心中万分的不愿,但是此时浑身颤抖的朱玉婷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蜷缩在莹月仙子的怀里,心惊胆战的向她打听着赵飞云现在的情况。

  朱玉婷的身形极为高挑,在女子之中已经可以算是相当出众的了;只可惜莹月仙子的身形却比她生得更加婀娜修长,就是和身形高大的赵飞云相较也只不过略矮了几寸,比之朱玉婷几乎还要高上小半个头,是以要将她搂在怀中一点也不困难;而莹月仙子眼看着这个此时正在自己的怀里微微发抖的小郡主,内心之中竟真的涌出了些许关爱之意,玉手不由自主的***起她那头如丝绸般顺滑的秀发,凑到了她的耳边轻柔的低诉道:“好妹妹,你不用担心,赵郎他是不会输的。”

  “是吗?”朱玉婷闻言怯生生的抬起了头,求救般的凝视着莹月仙子问道:“云哥哥他真的不会输吗?”

  “当然。”莹月仙子闻言在微微一笑之后又转头看向了双强决斗的战场,双眼之中淡然而又坚决的绽放出了两道自信之极的目光,毫无犹豫的微笑道:“赵郎他是我认定了的男人,是我将来的丈夫;我莹月仙子的丈夫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朱玉婷定定的看着这个全无半点畏惧的莹月仙子,一时之间只觉得她全身都洋溢着一股足以令人屏息的成熟魅力,竟使得自己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在经过了短暂的沮丧之后,生性倔强的朱玉婷登时极不服输的在心中暗暗的发誓道:“莹月仙子,你等着吧,我朱玉婷决不会输给你的,将来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想赢过我还早着呢。”好象是看穿了朱玉婷心中所想一样,莹月仙子突然淡淡的微笑道:“恐怕你这一生都没有这个可能。”

  朱玉婷闻言陡的一惊,随即又很不服气的一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到莹月仙子那圣洁绝艳的丽容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怔怔的沉声道:“怎么他们的动作好象变慢了,难道…………”

  “月姐姐,难道什么呀?”看到莹月仙子那紧张的样子,朱玉婷也禁不住感到了一阵心慌,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莹月仙子定定的凝视着似乎发生了变化的战局,神情之间突然变得无比严肃,若有所悟的沉吟道:“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底蕴,所以赵郎和盟主一开始出于谨慎,都只是在较量各自的招式和身法,并未以内力相拼;可是在长时间分不出胜负的情况下,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厌倦这种好象蜻蜓点水一般没有结果的比试了;所以接下来,他们便要开始比拼内力,真正的见出一个分晓了。”

  说着,莹月仙子转眼看向了还是满脸疑惑的朱玉婷,神情间颇为无奈的苦笑道:“他们现在的动作之所以会越来越慢,正是因为他们正在不断凝聚内力,准备着各自的雷霆一击;而且在隐忍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这全力的一拼肯定是惊天动地、鬼哭神嚎的;呵呵,对不起了妹妹,我看我们已经不能再待在这里观战了。”话音刚落,莹月仙子便在突然间一跃而起,扶着朱玉婷纵身向着远处飞退了。

  而情况完全和莹月仙子估计的一样,当意识到了招式和身法难分胜负之后,赵飞云和天诛盟主便好似心意相通一般暗暗的聚运起了各自最高的功力;当神功催谷到了极限之后;交战中的二人便猛的定住了不断变幻着的身形,各运强招蓄势待发了。

  赵飞云将《九阳神功》运至颠峰,周身光华流转不定,双目在瞬息之间由黑转赤,遍布于全身的纯阳真气透体而出,幻化成了九团光芒万丈的炽烈红日,直直的飞上九霄云端,将这一方天地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在那翻腾不息的云海中央,突然有一只红光四射的烈火凤凰破云而出,夹带着穹苍宇宙的无限神威飞舞到了赵飞云的身边,拱卫着他的身体展翅翱翔,长鸣不止,神惊佛惧。

  眼看着如此夺尽天地造化的旷世奇招,天诛盟主在长喝了一声之后不甘示弱的飞身跃至半空,周身竟然绽放出了一股璀璨绚丽的金光气劲;这股金光气劲正气凛然,祥和庄严,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意戾气,直带起阵阵清远高昂的梵音妙韵响彻九霄,仿佛漫天神佛正在一齐禅唱;当金光绽放到极限之后,一尊豪光万丈的如来法像赫然显现在天诛盟主的身后,仿佛已经与他融为了一体;天际的云海在此时泾渭分明的分裂成一赤一金的两个阵营,针锋相对,势均力敌。

  “天诛盟主!接下我这招‘凤舞涅磐’吧!”当圣洁的火凤长鸣至第九声的时候,赵飞云陡然间纵身一跃,整个人都投身到了火凤的神躯之内,驱动起这只辉煌无限的天火凤凰如欲凤舞九天一般振翅而起,人招合一的向着此时正悬浮于天际的如来法像飞翔而去,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壮烈声势淋漓尽致的发挥出了‘天火神掌’终极一式的精髓威力,如同要在一招之间将天诛盟主给轰至灰飞湮灭。

  而天诛盟主此刻正玄妙莫名的盘膝安坐于虚无的半空中,周身都透射出了一种超凡入圣的古怪气势,仿佛他整个人都已然得道成佛了一般;眼看着火凤展翅临门,好似与世无争般的天诛盟主在长念了一声佛号之后猛然间双掌一合,掌心之中赫然闪现出了一个完美无暇的万字佛印,正对着飞翔而来的火凤迎了上去,只电石火光之间就和其硬撼到了一起。

  天崩裂了,地悲鸣了,星辰在此刻摇撼,宇宙亦为此而惊沭;当这个世间两位最强的‘天人’终于全力的交拼在一起之后,那本只应天上才有的火凤和佛印都在那一刹那间崩毁碎裂,消于无形;双方的掌力不相上下,在劲力难以宣泄的情况下竟纠缠到了一起向着天际直冲而去,那绚丽的光柱直上云霄,仿佛化身成为了连通天地的桥梁,直好似盘古初开,混沌始分,要令红尘万物回归洪荒。

  而眼见主力一掌难以制敌,浑身劲力都已然是不吐不快的二人当即四掌相扣,源源不绝的用他们那深厚之极内力比拼了起来;阳气、佛光在此时仿佛化为了蚕蚀大地的可怕病毒,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极速扩散了起来,所过之处地动山摇,生机灭绝,就连一向无知的黄土大地都为此而发出了无比惨烈的痛呼。

  而莹月仙子因为方才知机的早,是以此时已然带着朱玉婷飞身后退了六十丈的距离;可是四散的余劲实在是太过骇人,只在瞬息之间便后发先至的追上了她们,眼看着这种灭绝人寰的恐怖景象,莹月仙子在娇喝了一声之后陡然间祭起了一道玄冰气罩,全力以赴的护住了她们两个人的身体,同时借着这股疯狂的气劲顺势飞退。

  莹月仙子的武功高绝,虽然还远不能和场中争斗的二人相比,但是若只是想要在余劲中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即使是要再分出一些内力去护住朱玉婷也不会觉得非常吃力;是以在此时此刻即使是身处在这种翻天覆地的骇人景况之中,二女却依然还是毫发无损,安然无恙。

  癫狂的气劲将整个山坡全数笼罩,直至半刻钟之后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当这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之后,惊魂稍定二女登时万分惊诧的发现这个山坡的面积好象在这一拼之下缩小了一半,目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毁烂;在这片无尽的废墟之中,招意已尽的赵飞云此时正颇为艰难的挺立在大地之上,神情之间极是委顿,一丝暗红色的鲜血正缓缓的从他的嘴角流淌了下来,全身的衣物也有多处破损,看上去似乎已然负上了不轻的内伤。

  而天诛盟主此时正傲然伫立在赵飞云的对面,全身上下光鲜如昔,竟似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站在远处的二女看清了这个情况,几乎要哭出声来的朱玉婷突然悲喝了一声,猛的甩开了莹月仙子的手掌拼命的向着赵飞云飞奔了过去。

  可是还没有跑出几步,这个已然忘却了一切的朱玉婷就突然感到背心一麻,整个人都在那一刻失去了奔跑的能力,再度重重的摔回了莹月仙子的怀里;而莹月仙子眼看着这个冲动之极的小郡主,那艳光四射的丽容之上登时显现出了一丝气恼的神色,语带怒音的斥责道:“你想死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些什么呀!这两大强者的决斗还没有结束,此时他们的身周都布满了他们二人散发出来的气劲,任何人只要一靠近就会被震得粉身碎骨!连一块完整的骨头的保存不下来的!”

  “可是………可是云哥哥他…………”

  莹月仙子抬手止住了朱玉婷的哭喊,轻轻的拭去了她眼角滑落的泪珠,面色趋缓的微笑着道:“你放心吧,赵郎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听到了莹月仙子的安慰,朱玉婷非但没有心安,反而更加焦虑了;因为天性敏感的她已然清楚的感觉到莹月仙子此时按在她肩头的那只玉手竟也在不停的颤抖着。

  而在此时的决斗场中,神情委顿的赵飞云在沉默了良久突然伸手擦去了嘴角滑落的鲜血,双眼陡然间暴射出了两道锐利无匹的光线,整个人都再度展现出了一种傲视天下的摄人风采,将先前所有的狼狈一扫而空,淡淡的微笑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鼎鼎大名的天诛盟主原来竟然会是一个身份超然的少林僧人,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啊。”

  眼看着闻言后依然沉默不语的天诛盟主,赵飞云在惬意的一笑之后接着说道:“看盟主刚才所用的武功宝相庄严,佛光四射,其威力竟可与《九阳神功》不相伯仲;环顾当世,除了少林派的镇派绝学------‘达摩《易筋经》’之外也不必再做他想了。”

  “可是《易筋经》乃是少林五大神功之首,据说一共分为八个段次,号称‘天人八通’,即使是当今的少林主持法音禅师亦只练到了第六段‘慧识通’的境界;而阁下的《易筋经》既然可以和《九阳神功》匹敌,那必定是已然练至最高境界的‘天心通’了;放眼当今天下,年纪在百岁上下,又可能会拥有如此修为的少林僧人算来算去也只有一位。”

  说到这里,赵飞云猛的一指伫立在身前的天诛盟主,厉声暴喝道:“那就是当今少林主持法音禅师的师伯------昙业禅师!”

  “啪咔”“铛哐”的一阵轻响之下,天诛盟主脸上所戴的青铜的面具突然连同他那黝黑的长袍一齐碎裂开来,轻轻的落到了地上,内里清楚露出了一个点着香疤印记的光头和一张苍老清朴的面容。

  “哼哼。”赵飞云眼看着天诛盟主这张不知是慈祥还是暴戾的脸庞,淡淡的微笑道:“盟主一开始不原暴露身份,是以尽用一些歪门邪道的武功和我对战,意图想扰乱我的视线;只可惜在我的《九阳神功》之下,根本就容不得盟主你有半分的藏私,所以到底还是无可奈何的将你的压箱绝技《易筋经》给施展出来了。”

  “好了,赵飞云,你也说够了。”天诛盟主对赵飞云的指认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整个人也只是淡然的说道:“今日你我一战不分胜负,他日再决高下吧。”

  “不分胜负?”赵飞云冷笑着轻哼道:“如果接着打下去的话,只怕是我的赢面较高吧?”

  眼看着天诛盟主默然不语,赵飞云在轻哼了一声之后陡然展开了身法如一阵疾风般的来到了远处二女的面前,凝视着同样正在凝视着他的莹月仙子轻轻的微笑道:“这次真是要谢谢你了,莹月仙子。”

  “哼哼。”明白到被利用了的莹月仙子不气不恼,在解开了朱玉婷的穴道之后款款的走到了赵飞云的身前,轻柔的微笑道:“帮了你这么大的忙,就只能得到一句谢谢吗?”

  “当然不是。”赵飞云闻言会意一笑,突然伸手揽住了莹月仙子那细不盈握的纤腰,又在她那美玉般的雪额上亲吻了一下,淡然的笑道:“这样够了吗?”

  “当然不够。”莹月仙子满脸绯红,轻轻的将头枕在赵飞云宽厚的肩膀上,如梦吟般的柔声道:“永远也不够,一辈子也不够;赵郎,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赵飞云闻言轻轻的托起了莹月仙子那张美如天仙般的丽容,深深的凝视了一下她那双好似繁星般闪亮的美眸,转身便来到了朱玉婷的面前,轻轻的说道:“郡主,我们走吧。”

  朱玉婷眼看着赵飞云两度亲吻莹月仙子,自觉委屈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妒忌和不忿、以及那深深的羡慕和关心,可是当这些全都逝去了的时候,缓缓的低下了头的朱玉婷竟满脸尴尬的低诉道:“我………我脚软,动不了了。”

  “哈哈哈。”赵飞云闻言惬意的一笑,旁若无人的将朱玉婷打横抱了起来,凝视着她那张红扑扑的俏脸坏坏的微笑道:“看起来我们的小郡主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啊,胆子果然小极了。”

  “讨厌!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吗!”朱玉婷闻言又羞又气,满脸通红的轻捶了几下赵飞云的胸膛,突然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杉哭泣了起来,轻轻的道:“云哥哥,我刚才好怕你会出事,真的好怕呀……………”

  “嗨。”眼看着朱玉婷这种真情流露的样子,赵飞云禁不住在心中暗暗的叹息了一声,飞也似纵身离开了。

  

  

第三十五章 火凤临凡 天佛降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