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六章 光明赞歌

    “哎。”目送着赵飞云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满心失落的莹月仙子禁不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在默然伫立了良久之后才飘然来到了天诛盟主的面前,轻轻的问道:“盟主大人,您不要紧吧。”

  “噗”!在隐忍了良久之后,天诛盟主终于张口吐出了一道血箭,神情委顿的苦笑道:“了不起的赵飞云;了不起的《九阳神功》。”

  “呵呵。”莹月仙子闻言神情之间显得颇为自豪,轻柔的微笑道:“盟主大人也同样了不起啊。”

  “不,本座不如他。”天诛盟主微微的摇了摇头,实事求是的道:“本座天生慧根,苦修一生,更在朱元璋的大力帮助之下才能有今日的修为;而这个赵飞云年不过刚及弱冠,顶多也就练了十年武功,竟然就拥有了百年以上的功力修为,无论他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奇遇,这份骄人的资质也是本座难望项背的。”

  说着,天诛盟主突然仰头向天,默默的凝视着漫天星斗,感触万千的叹息道:“上官无极呀上官无极,你究竟是走了什么大运,为什么你就可以找到赵飞云这样百年不遇的旷世奇才来做传人,为什么他不是本座的徒弟,如果他是的话…………如果他是的话…………”

  “嗨,算了,哪来的这么多的如果呀。”

  昙业禅师三岁剃度,五岁练武,十二岁便已经精通诸般佛法武功,在十三岁的时候就通过了长老院的试练,成功的进入‘达摩院’修炼起少林寺的镇寺神功《易筋经》,更只用了八年的时间就练到了《易筋经》第六段‘慧识通’的境界,其资质之高亦是举世罕见。

  只可惜后来在一次切磋武技的较量之中,武功几乎已经是冠绝少林的他竟然以半招的差距输给了张三丰的首席大弟子宋远桥,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少林的脸面;在这一败之后,生性骄傲的他只感到羞愤欲绝,令得‘贪’‘嗔’‘痴’三毒在此时趁虚而入的在他的心中扎根生长,在又一次闭关苦练了十多年之后,昙业禅师终于成功的练成了《易筋经》第七段‘灵心通’的境界,成功的晋级到了绝顶高手的超凡境界。

  只可惜在那时宋远桥也已然将武当派的《先天罡气诀》练到了‘五行齐聚’的境界,其成就丝毫也不在昙业禅师的‘灵心通’之下;更何况后来为了团结武林对抗朝廷,武当开山大宗师张三丰更是亲自出手力压群雄,在他那超凡入圣的修为面前,昙业禅师的《易筋经》简直就浑若无物;眼看着武当派就在这一战后声名大振,心高气傲的昙业禅师为了重振少林的不朽威名,不惜将唾手可得的主持之位让给了自己的师侄,而他自己就再度入寺闭关,誓要练成《易筋经》神功的顶峰境界-----‘天心通’,从张三丰的手里将‘天下第一人’的辉煌称号给夺取过来。

  只可惜《易筋经》乃是持正卫道的佛门绝学,心术不正者难以练成其颠峰境界;而昙业禅师一心扬名立万,早已在不自觉间堕入了魔道,是以无论他怎么努力也难以再做突破;昙业禅师眼见神功难成不禁感到心急如焚,在操之过急之下竟然伤到了心脉腑脏,走火入魔。

  练功失败之后,昙业禅师的功力大减,内力更会时时会反噬,令得他痛不欲生;而朱元璋在和江湖的对战中失败之后,便在明里上表现出了一副尊佛敬道的样子来迷惑天下,为此他不但广邀天下高僧名士前来皇宫讲经说法,还封赐了多位高僧为自己的替身代他在佛前修行;而昙业禅师乃是有德行的少林高僧,自然也在朱元璋的邀请之列;在和昙业禅师的多次交谈之中,这位天纵英明的草莽皇帝便敏锐的察觉到眼前这个表面上无欲无求的少林高僧其实内心之中极是好胜,为了投其所好,朱元璋不但慷慨的拿出大内灵药治愈了昙业禅师的内伤,还极为热心的表示愿意帮助他练成神功对付张三丰,但条件就是昙业禅师必须投身到自己刚刚组建的天诛盟中为自己出力。

  一念佛陀,一念地狱;昙业禅师的争胜之心太强,为了可以胜过张三丰重振少林的声威,不惜与虎谋皮,在思前想后之下竟然答应了朱元璋的要求,亲手戴上了那面象征着‘死亡’的面具彻底化身成为了天诛盟的黑暗盟主。

  而朱元璋也没有失信,在收服了昙业禅师之后,朱元璋不但拿出了很多前朝流传下来的宫廷密法让他修炼,更大肆搜寻天下间的灵丹妙药为其增功助力;在朱元璋几乎是罄尽了一国之力的襄助之下,昙业禅师终于如愿以偿的突破了极限,练成了几乎是不可能练成的‘天心通’,成功的达至了绝世高手的‘天人’境界。

  此后昙业禅师投桃报李,精心为朱元璋打理起天诛盟的一切,不仅为其收罗到了很多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更襄助朱元璋练成了‘皇极至尊功’的顶峰境界;从此,天诛盟便成为了天下人心目中的噩梦,而天诛盟主这个名字更是从此成为了‘死神’的代言词。

  而为了很好的扮演天诛盟主这个角色,昙业禅师便以闭关修炼为借口以替身在少林寺中鱼目混珠,这一演就是好几十年;而在这几十年里,尽管天诛盟主叱咤风云、名满天下,可是世人却还是将他排在张三丰之下,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无法取而代之;而且也就在天诛盟主这个名字大放异彩的时候,昙业禅师的名字却始终还是默默无闻,更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被天下人给遗忘了。

  难道这就是自己当初想要走的路吗?

  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渴望的结局吗?

  算了,无论怎么样也好,反正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既然自己选择了那样的开始,就等于是选择了这样的结局。

  “盟主大人,盟主大人。”陷入了往昔回忆中的天诛盟主突然被一阵轻柔的呼唤给拉回了现实,眼看着正伫立在自己身旁神色怪异的莹月仙子,天诛盟主突然淡淡的笑道:“莹月,你的眼光可真是不错啊,赵飞云他的确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多谢盟主的赞赏。”莹月仙子对天诛盟主那惊人的身份似乎全不在意,微笑着道:“请问盟主大人,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赵飞云的武功和智慧都远远超出了本座的想象,我们暂时不宜再轻举妄动。”天诛盟主淡淡的沉吟道:“立刻让所有的天诛杀手撤离灵宝山,静心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时机;待本座准备好那几件‘秘密武器’之后,再对赵飞云发起真正的攻势。”

  眼看着莹月仙子点头答应,天诛盟主在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之后突然仰望着黑暗的苍穹喃喃的自语道:“故老相传,太阳就是在混沌初开、天地始分的时候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中诞生;而赵飞云这个人就好象是太阳一样,他生于黑暗,长于黑暗,在无尽的争斗和撕杀中被造就,可是他的心却始终充满了无尽的光和热,灿烂得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

  “而本座和他就刚好相反,本座生于光明,长于光明,在荣誉中成长,被辉煌所造就,可是最终还是投身到了黑暗之中,永沉地狱。”

  “本座真是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在沉沦在黑暗中的灵魂,为什么只有他赵飞云可以与众不同的脱枷而出呢?难道说在那无数个和他一样出生在黑暗深渊的灵魂当中,只有他赵飞云的灵魂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是上天选定的‘真主’吧…………”

  “呵呵,多么高贵的灵魂啊…………”

  “盟主…………”莹月仙子听得感慨万千,张口欲言。

  天诛盟主抬手制止了莹月仙子想说的话,依然凝望着无尽的天空微笑着道:“本座真的是很想看一看这个赵飞云将来会有多大的成就;他比我强,比他师父强,甚至………可能比张三丰都强;如果说将来还有一个人可以打破张三丰那不朽的神话,那这个人就必定是他…………也只会是他了。”

  “好了,言尽于此,本座似乎已经说得太多了。”天诛盟主说到这里语气逐渐平缓,低下头来淡淡的吩咐道:“本座经刚才的那一战已经受了一些内伤,现在必须立刻寻得静地疗养一阵;莹月你就跟本座一起去为本座护法吧。”

  “属下遵命。”莹月仙子答应了一声,便跟随着天诛盟主起身离去,一起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

  而与此同时,同样身负内伤的赵飞云正安坐在方才的那个山洞之内默运着《九阳神功》全力治疗身上的伤患;在九阳真气和‘玄阳银丹’的融合作用之下,淤塞的经脉逐渐畅通,侵体的异种真气也渐渐被逼出;当全身真气走到第三十六个周天的时候,赵飞云便猛的张口吐出了一道隐含着金光的紫黑淤血,尽去周身伤患。

  “云哥哥,你没事了吧?”朱玉婷眼看着赵飞云又再度吐血,满心不安的询问道。

  “放心,已经没事了。”赵飞云微微笑道:“刚才我已经将残留在体内的《易筋经》真气全都逼了出来,现在所有的内伤都已经痊愈了。”

  朱玉婷关心过剩,颇有些不信的道:“真的吗?那么重的伤,只才一个时辰就痊愈了?”

  “是啊。”赵飞云若有所思的沉吟道:“不过自从我练成了《九阳神功》的最高境界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能伤我;《易筋经》的确是威力无比,我刚才差点就没有抵挡住,现在想一想可真是胜负一线间啊。”

  “是吗?”朱玉婷闻言不解的问道:“对了云哥哥,刚才那个天诛盟主为什么不趁胜追击啊?”

  “傻丫头。”赵飞云闻言微笑着摇了摇头,惬意的道:“你当我的《九阳神功》是吃素的呀;天诛盟主正面接下了我全力的一击,他所受的内伤比之我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我比他年轻了超过一个甲子,无论是精力、体力还是持久力我都远在他之上,所以尽管我们二人的功力不相上下,但是如果再打下去的话输的人多数会是他。”

  “那云哥哥你为什么不打下去?”朱玉婷还是不解的问道:“干吗不就此一举除掉那个天诛盟主?”

  “天诛盟主的武功太高,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若然真是生死相搏的话我就算能赢其代价也绝对不小,搞不好还会有同归于尽的可能。”说到这里,赵飞云不经意的瞄了朱玉婷一眼,淡淡的说道:“更何况你当时也在那里,如果我逼虎跳墙的话难保天诛盟主不会伤害你,所以我只能见好就收。”

  “云哥哥…………”朱玉婷听得满心甜蜜,缓缓的偎依到了赵飞云的怀里,轻轻的道:“原来你这么关心我的安危,我好开心啊。”

  “你是郡主吗。”赵飞云淡淡的道:“我当然要保证你的安全了,不然的话回去怎么和王爷交代呢。”

  朱玉婷闻言浑身一振,缓缓的抬起头来注视着赵飞云,满脸哀怨的说道:“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就只是一个郡主吗?难道只因为我是郡主你才关心我的吗?我不要这样,我不要你把我当成郡主,我只要你把我看成一个女人,一个喜欢你的女人。”

  说着,朱玉婷整个人都蜷缩进了赵飞云的怀里,轻轻的哭泣道:“从小到大,每个人都把我当成郡主,没有一个人真正的关心我;父王、母亲、大哥二哥他们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从来也不管我;那些个下人和奴才见了我不是点头哈腰,就只会阿谀奉承,看了就觉得讨厌;只有你从来不会奉承我,也只有你一直默默的关心我,所以在你的面前我不想当郡主,我只想做女人,做你云哥哥的女人。”

  赵飞云闻言沉默良久,轻轻的***着朱玉婷那一头乌黑光亮的秀发,淡淡的沉吟道:“对不起,我现在没办法接受你,也没有办法接受任何人感情。”

  “我明白,我可以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此时的朱玉婷就好象突然间长大了一样,极为体谅的回答道:“我会等着你喜欢我的,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就算是要等十年、二十年,哪怕是要等一辈子,我也一定会等下去的;今生今世,我都是你的人了。”

  “郡主…………”

  “不要叫我郡主,叫我的名字,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朱玉婷抬起头来凝视着赵飞云的眼睛,恳切的说道:“我的小名叫‘婷儿’,云哥哥你叫一声好吗?”

  “婷儿…………”也不知为了什么,赵飞云竟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朱玉婷闻言满脸欣喜的神色,温顺的躺回了赵飞云的怀里,满足的叹道:“我好开心啊,这是云哥哥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一定会永远记住的。”

  “傻丫头。”赵飞云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颇为意外的发现朱玉婷此时已经在自己怀里沉沉的睡着了;眼看着她睡着后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赵飞云禁不住在心底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幽幽的苦笑道:“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男人啊……………”

  ………………………

  

  

三十六章 光明赞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