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一章 初入皇陵

    三日之后,木星入岁,大利火旺,宜远行。

  也不知道是命运使然,还是机缘巧合;反正在兜兜转转的绕了一个大圈之后,赵飞云最终还是义无返顾的向着他们九阳一门世代守护的禁地--------秦始皇陵前进而去了。

  也许,这一切早在一开始就全都已经注定了的吧。

  不管怎么样,反正在经过了一番详细、全面的安排和筹备之后,赵飞云、朱棣、石天机、高全盛、冷彪、冷青以及由朱棣亲自挑选出来的三十名王府死士合共三十六人此刻就已经依照着石天机所算定的时辰和方位行走在前往骊山的道路上了。

  而且为了可以迷惑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赵飞云等此行的保密程度不但极为严密,而且在他们出行的同时,另外还有七路人马也向着七个不同的方向进发而去;这七路人马都是由赵飞云和朱棣精心挑选的,不但人数上也都是三十六人,而且无论是在体型、衣着、相貌等人体特征上也都几乎和赵飞云等人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赵飞云他们一行的七份复印,即使是最高明的密探也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分辨出这异向并进的八路人马中哪一路才是赵飞云等人的真正的所在。

  也许是这些策略生效的缘故,反正在一路之上,那个好象幽灵般无所不在的天诛盟主就再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任由众人一帆风顺的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关中。

  关中,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帝王的建都之地,乃神州龙脉之一;而在传说之中,秦始皇那座自盘古初开以来天地间最豪华也是最宏伟的陵墓如今就埋藏在这关中骊山的群峰之间;众人登临到骊山之上,一起极目远眺着骊山那连绵起伏的山峰,在赞叹之余也禁不住对于能否顺利的找到皇陵的所在而感到一阵阵的心惊。

  朱棣挺身伫立在山峰的高处遥望着眼前的群山骏岭,在微一沉吟之后突然对着石天机笑道:“石掌门,本王素闻你们玄清门精于风水格局之术,请问你现在能不能凭着这山势起伏来算出秦始皇陵的大致方位呢?”

  “试试看吧。”石天机一时也搞不清楚朱棣此举究竟目的何在,不过此时既然话已临门那自己当然也不能退缩,是以立刻就凝神注视着连绵的山势掐指推算了起来。

  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石天机面上的表情竟是越来越迷茫,越来越疑惑,连带着正掐算的手指竟也在不住的颤抖,似乎是遇上了什么天大的难题。

  “奇怪,奇怪……………”石天机推算了良久之后终于无奈的放下了掐算的右手,摇头轻叹道:“此地似乎隐隐的暗藏着一种异力在不断的干扰我,令得我难以静下心来掐指推算,完全无法估计出皇陵的大致所在。”

  说着,石天机便抬起头来遥望着那宏伟的山势,若有所悟的点头道:“骊山乃是天子陵墓,乃神州龙脉之所在,有龙气庇护,可以扰乱玄术的感应,令人难以窥测墓穴之所在;看来除非是有九五至尊的真龙精血相助,否则的话只凭我如今的道行是无力推算出‘真龙宝穴’的方位的。”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找秦始皇陵呢?”冷彪闻言疑惑的问道:“骊山地大山多,没有目标的话就是找个十年八年我们也未必可以找到皇陵的所在呀?”

  “嘘…………”眼看着众人情绪似乎有些慌乱,身为众人首领的朱棣突然伸出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众人安静,同时又伸手指了指现在正伫立在高处的赵飞云。

  众人转头向着赵飞云看去,当即便看到一直都一言不发的赵飞云此时正好似一座雕像般的挺身矗立在这座山峰的最高处,不住的抬头对照着天象凝神注视着骊山那起伏的山势,似乎正在计算着什么东西。

  “按照赵高遗留下来的书册记载,骊山龙脉的群峰格局呈‘四灵’之象,而‘四灵’之象就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和北方玄武。”赵飞云理也不理方才喧哗的众人,整个人只知道回忆着赵高遗卷中的记载,默默的在心中计算道:“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方位就是‘西方白虎’群峰,右边远方的渭水处就是‘南方朱雀’群峰,而前面则是‘东方青龙’,左边就是‘北方玄武’;而根据记载,秦始皇陵是面南背北,由青龙白虎左右守护,坐落于‘北方玄武’方位的第三个山峰之下,背靠玄武,象征着大秦帝国稳如泰山。”

  “好了!”计算出皇陵的所在之后,赵飞云当即招呼起还在疑惑不已的众人道:“秦始皇陵在我们的左边群山第三个山峰处,我们到那里去。”

  众人中惟有赵飞云知道秦始皇陵的所在,所以此时所有人也都以赵飞云马首是瞻;在他的带领之下,所有人都一起来到了‘北方玄武’的第三个山峰之处,跟随着赵飞云在山间穿梭漫游了起来。

  虽然有赵高遗卷的帮助,可是赵飞云毕竟是初次来到骊山,对其山脉的地形和方位都不甚了解,是以一直兜兜转转了近两个时辰才终于在一面坚实的山壁前停下了脚步;众人眼看着这处无法再进的死路,在面面相窥了一阵之后又一起向着赵飞云看了过去,静等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而赵飞云并没有理会众人那询问的目光,此时的他只知道不住的伸手在那面山壁上到处摸索,似乎正在上面寻找些什么;众人好奇的注视着赵飞云那毫无表情的脸庞,只见其嘴角逐渐扬起了一丝有所得的笑容;朱棣眼看着赵飞云似乎有所发现,内心之中也不禁感到了一阵欣喜,试探的问道:“怎么样啊,赵军师,皇陵的入口就在这里吗?”

  “是啊。”赵飞云一边继续摸索一边微笑着点头道:“就在这面山壁的后面。”

  “可是这处山壁不像暗藏有机关的样子呀。”石天机闻言也试着摸索了一下那坚实的山壁,喃喃的沉吟道:“这应该都是天然形成的,并没有任何人工开凿过的痕迹。”

  “不错,这处山壁的确都是天然形成的。”赵飞云微笑着点头道:“所以要想打开入口,只能有一个办法。”说着,赵飞云的右掌突然间喷涌出了熊熊烈焰,狠狠的印在了坚实的山壁之上;那炽烈的火焰透石蔓延,刹那间只轰得一阵飞沙走石,山崩地裂。

  当滚滚尘烟消散了之后,惊魂未定得众人登时惊讶的发现那看上去牢不可破的山壁上竟然显现出了一个数丈方圆的洞口;这个洞口幽暗深邃,内里深不可测,望之直让人感到一阵阵的心寒。

  “妙,真是妙。”眼看着这个突然显现在眼前的洞口,石天机在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若有所悟的沉吟道:“这个通道看来是在里面开凿出来的,一直挖到距离尽头三、四尺的长度就停止了挖掘,这样从外面就看不出来丝毫动工的痕迹了;除非是一早知道此处藏有通道,否则的话任谁也不会发现这空心山壁中所暗藏的秘密。”

  石天机的见解精辟,赵飞云闻之也不禁微笑着点了点头,当即招呼着众人走进了那个洞口。

  赵高当年为了可以顺利的偷进秦始皇陵拿走‘无字天书’,所以特地瞒着秦始皇私自开凿了一条通道穿过山脉直达地上;因为要尽可能的保密,所以这条仓促开凿出来的通道就非常的崎岖难行,直向着地下倾斜延伸,通道两边的山壁上至今仍然依稀可以见到人工开凿的劈砍痕迹,极是粗糙;因为山洞之中幽暗无光,所以众人都拿出了早已预备好的夜明珠以作照明之用;在小心翼翼的走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之后,众人突然来到了一个广阔宽大的地下空间之内,直令的所有人的视野陡然间宽广了起来。

  众人高举起手里的夜明珠向着四下望去,赫然发现在他们面前的山壁上正伸出了一个以岩石雕刻而成的巨大龙头;这个龙头怒目张口,形态栩栩如生,凶恶之极,仿佛随时都会破石而出,直上九霄。

  整个空间之内除了这个张口的龙头之外就再没有出路了,不用想也明白这个龙头就是进入皇陵的唯一通道;赵飞云默默的凝视着这个形态逼真的龙头,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凝视了很久狠久,突然从怀里取出了那对‘金池仙掌’慢慢的戴在了双手之上,转头凝视着正凝视着他的众人微笑着道:“各位,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秦始皇陵的入口之处,只要走过这个龙头就可以正式的进入到皇陵的内部;在这里我要先提醒一下各位,秦始皇陵里面所暗藏的危险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所以只要是进到了皇陵之内就绝对是九死一生,希望大家可以打好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接下来我们就只能自己顾自己了。”

  赵飞云的语气虽然是平淡之极,但是众人还是从其中听出了一种强烈的不详韵味,不约而同的低头看了看紧握在掌中的兵器,心下禁不住都感到了无比的沉重。

  眼看着众人那深沉的面容,赵飞云在微微一笑之后突然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绿玉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三十五颗玄黑色的药丸分发给众人,示意大家将丹药服了下去;这些药丸都是赵飞云委托百毒童子精心配制的‘百花辟毒丹’,在服下后十二个时辰之内人可以变得近乎百毒不侵,乃是百毒教防毒的密宝之一。

  除了这些辟毒的准备之外,此次闯陵的所有人身上都穿上了一件由奇金异铁特别制造的‘钢丝软甲’,而朱棣更是将从萧子期那里得来的‘金缕衣’穿到了身上,期望可以以此增加一些活命的可能。

  百毒教的‘百花辟毒丹’灵效非凡,众人将丹药服下之后只在刹那间就由内而外的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神清气爽,仿佛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一样;而眼看着众人此时都已经准备停当了,赵飞云便立刻带领着众人从龙头那大张的龙口中走进,眼看着传说中的秦始皇陵离着自己越来越近,所有人的心中都难以抑制的感觉到了一种十分强烈的不安感觉,仿佛自己此时正在走向地狱一般。

  其实说起来,秦始皇陵和地狱似乎也没有什么差别。

  龙头通道并不是很长,众人只走了大约还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就来到了通道尽头的大门处;赵飞云眼看着那紧闭着的大门,整个人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的伸手将这道通往地狱的封印给推了开来,带领着众人一起正式踏入了这个可能是终点的坟墓之中。

  大门的后面也是一处狭长的通道,其宽度大约只允许两人并肩而行;众人忐忑不安的向着四下看去,只见这处通道通体都是以一种坚硬无比的地心岩石堆砌而成的,历经了千百年的岁月却还是一尘不染,望之直让人感到了一阵阵的不可思议;而且环顾整个通道,无论是地板、墙壁还是天花板都十分严密的整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天衣无缝;通道之内每隔十步都安放着两个盛满了木炭的火盆,分左右伫立于通道的两边,在众人进入到通道内之后竟一起都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燃烧了起来,直把神经已经绷得很紧得众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神魔鬼怪要跑出来了呢。

  “火盆里面有磷粉。”眼看着突然燃烧起来的火盆,见多识广的石天机只在刹那间便明白了其中的端倪,了悟的微笑道:“因为皇陵里面和外部隔绝,所以我们到来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热量和空气,所以令得磷粉可以燃烧起来。”

  眼看着赵飞云闻言后微笑着点了点头,石天机在惬意的淡笑了几下之后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种难以理解的神情,忧虑不已的沉声问道:“奇怪,自从一进入到这个通道,我就有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好象…………好象…………”

  “不用好象了。”赵飞云突然打断了石天机的话语,不住的转头向着四下张望,面色凝重非常的沉吟道:“石掌门你的感觉没有错,我们的超感灵识现在都已经彻底的失效了,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给封住了,现在的我们好象只剩下最基本的‘五识’还可以自由的运用了。”

  “什么!连赵公子你的超感灵识也失效了!”眼看着赵飞云默默的点了点头,众人都禁不住感到了无限的惊讶和惶恐,所有人都万难相信连赵飞云这样的绝世强者竟然也无法抗衡皇陵中的这股莫名的力量。

  其实不止众人感到惊惶,就连赵飞云自己此时也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此时的这种情况在赵高的遗卷之中从未有过记载,所以赵飞云对此也是一点准备也没有。

  对于像赵飞云这样的顶级高手而言,突然间失去了超感灵识就好象一般人在骤然间失去了双眼一样,绝对是一计最为致命的打击;身处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可怕空间之内,若是没有了超感灵识的探察感应,那么对于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暗器就没办法做到先知先觉了;毕竟无论一个人的‘五识’再怎么灵敏,其可以探察的范围也是非常狭隘的。

  “秦始皇陵可真是厉害呀。”赵飞云的脸上此时虽然强作镇静,心中却还是不住的惊叹道:“想不到甫一进陵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变故,究竟前方还有多少我没有估计到的障碍呢?想一想可真是感到有点心寒啊。”

  “我明白了。”也就在众人都感到惶恐不安的时候,玄术通神的石天机却突然若有所悟的沉吟道:“皇陵之内一定布有奇阵,专门用来剥夺那些闯陵者的超感灵识,大大的降低闯陵者的反应能力;而这个阵法的威力竟然会如此之大,连赵公子的‘阿赖耶识’竟也被其彻底的剥夺了,放眼古今天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无字天书’一物而已,想来这个阵法一定是用‘无字天书’的神力来催动的。”

  “原来如此。”赵飞云闻言当即恍然大悟,暗暗的在心中揣测道:“怪不得赵高遗卷之中对于这种莫名的力量没有提及,原来这是在皇陵关闭之后才催动起来用于护陵的阵法;‘无字天书’是位于皇陵的正中心,而胆小的赵高也从来没有在皇陵关闭之后进入过皇陵里面来,当然对此一无所知了,这下子麻烦可大了。”

  一念及此,赵飞云猛然间下定了一个决心,转头对着随后那些正在忐忑不安的众人喝道:“各位,请镇定一点,既然你们可以来到这个皇陵之内,那么我想你们对它的可怕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所以请各位不要再对这皇陵中的一切大惊小怪了;而且在此我还想再说一件事,这个秦始皇陵内所有的通道都是以一种巧夺天工的方式连环堆砌而成的,它里面存有一种非常厉害连锁反应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就是说只要是与这个通道结合在一起的物件,无论是什么,只要我们损坏了一丁点那么与其相连的一个室都会整个的崩塌下来,把我们全都活埋在里面;所以我在此绝对认真的要求各位,不管你们遇到了什么情况都绝对不能损坏这个皇陵中的任何一个物件,无论是墙壁、地板、天花板还是固定在通道之内的石柱火盆等等等等请各位都敬而远之,千万千万不可以损坏它们一丝一毫!”

  “那那些机关暗器呢?”赵飞云的这一番话只听得冷彪一阵胆战心惊,难以抑制的开口询问道。

  “机关暗器也是这个连锁反应中的一部分。”赵飞云淡淡的回答道:“除了那些飞射出来的毒箭毒镖已经脱离了连锁反应之外,那些固定在通道上的机关仍然还是属于这个通道一部分,绝对不可以对它们有丝毫的损坏。”

  说着,赵飞云便转头四下打量了一下此时他们所处的通道,面容严肃的说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皇陵西南角的第五个石室通道之内,在我们左手边的墙壁里面暗藏着无数抹上了剧毒的锐利小箭,只要我们一走到这个通道的中央就会发射出来;纵然我们可以躲过毒箭,但是被毒箭射坏的墙壁还是会使得整个一个通道全部崩塌下来,就算是无法活埋我们,也会堵死我们的去路;所以一会儿等我喊出‘跑’的时候就请各位跟着我一起拼命的跑,等我喊出‘停’的时候就请各位务必都一起停下来;因为每一个室的长度都是三十三丈整,如果有人没跑够或者是跑多了,那么他就算不被落石给压死,也会闯入到另一处机关之中,所以请各位务必牢牢的谨记这一点。”

  眼看着众人闻言后不住的点着头,赵飞云在满意的一笑之后就带领着众人缓步向着前方走去,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计算着迈出的距离,确保不会有一丝半点的偏差;而众人就那么满心惶恐的紧跟在赵飞云的身后,聚精会神的凝视着通道内的每一寸空间,惟恐在什么地方会突然冒出一件可怕的暗器来,每个人的掌心在此时都难以抑制的渗出了汗水,一个个都下意识的将手紧紧的按在了各自兵刃的把柄之上,似乎是期望可以在其中榨取到一些虚幻的安全感觉。

  赵飞云就这么带领着众人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去,每一步都好似重如泰山,当赵飞云终于走到第十七步的时候便突然停住了脚步,缓缓的回头凝视了一眼满脸都是紧张神色的众人,在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陡然间厉喝了一声:“跑!”

  话音刚落,赵飞云的身体便如同一只离弦的利箭般激射了出去,而早已准备好的众人见状登时也将各自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至,紧跟在赵飞云的身后飞快的奔跑了起来;而也就在所有人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在他们左边的墙壁上就突然显现出了数不清的细密孔洞,内里陡然暴射出了无数枝尖头发亮的细短小箭,各自夹带着厉烈之极的破空之声笼罩了众人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空间;因为事先就已经有了准备,所以赵飞云、石天机、朱棣以及高全盛都可以凭借着各自那坚实无比的护体罡气抵挡毒箭的攻击,丝毫无损;而冷彪冷青以及众位王府死士虽然功力不及那四人深厚,但是以他们那高强的身手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也可以轻松自如的以他们各自的兵器拨挡飞来的毒箭,倒也显得游刃有余。

  只可惜漫天的毒箭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那由此而引发的崩塌溃陷才是这个石室通道中真正的压轴主食;正像赵飞云所说的那样,当那些四散的毒箭射到墙壁上之后,那细小的缺口都只在瞬息之间就如同被病毒侵蚀了一样无限蔓延开来,裂痕所过之处都是一阵天塌地陷,身在其中的众人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叶在怒海中翻腾的小船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把持住自己的身体;在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大脑之中除了一个‘跑’的念头之外,已经再没有剩下其他任何的想法了。

  “停!”

  也就在众人都以为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在他们的前方突然响起了一声如晴天霹雳般的厉喝之声,刹那间就令得众人本能般的停下了脚步;众人在惊魂未定之间忐忑不安的向着四下望去,登时便见到他们如今已经来到了另一处一模一样的通道之中,四周的事物全部都完好无损,仿佛刚才的那一阵天翻地覆都是虚幻一样;可是只要转过身体再回头望去,众人便立刻无限惊惶的发现方才他们所处的那个通道此刻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废墟,几近十万斤的碎石此刻已然将路口堵了个严严实实,几乎连半分空隙也没有,若是刚才众人走慢了半分,此时只怕就全都要被落石活埋在其中了。

  事先已经有了准备还落得如此狼狈,如果说事先一无所知的话……………

  “大家都平安无事吗?”也就在众人都不敢再往下想象的时候,此时正站在最前方的赵飞云突然开口轻喝了一声;众人闻言后都下意识的转头打量了一下站身边的诸人,发现除了两名死士身上受了一点无关紧要的轻伤之外所有人都是丝毫无损,基本上可以算是全都安全过关了。

  可是关虽然过了,后路也被封死了;众人眼看着此刻已经被碎石堵塞的通道,一个个都禁不住感到一阵强烈的绝望;冷彪试着用力推了推那堆积在一起的碎石,却难以移动其分毫,眼见退路彻底断绝,冷彪在刹那间禁不住感到了万分沮丧,面如死灰的说道:“完了,这下全完了,彻底封死了,我们全都被困在这里了,再也出不去了。”

  “这样最好!”听到了冷彪的哀词,眼看着众人的绝望,面容冷漠的赵飞云在重哼了一下之后突然冷冷的喝道:“如今退路被封,我们也就只有奋力向前了;这下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人打退堂鼓了!”

  “呵呵,背水一战了吗?”朱棣闻言了悟的点了点头,略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如今退路被封,我们要怎么出去呢?”

  “王爷放心吧。”赵飞云微笑着回答道:“秦始皇陵四通八达,至少也有上百条通往外界的道路;只不过这些道路的交汇口全都在皇陵的主室之中,所以只要我们能够到达皇陵的中心就不怕找不到逃生的道路。”

  “也就是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向前了!”赵飞云的一番话又燃起了众人心中的希望之火,朱棣在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当即坚定的厉喝道:“很好!非常好!我们大家之所以会进入秦始皇陵,本来也就是为了死中求活;既然现在我们全都已陷入了必死之地,那就让我们大家一起破釜沉舟,用尽全力的去拼出一条生路吧!”

  “属下遵命!”寥寥数语之间,众人那几乎已经消失了的希望又重新回到了他们各自的躯体之内,直令得所有人再一次变得精神百倍、斗志昂扬,坚定不移的向着前方推进了过去。

  一路上,机关层出不穷,陷阱比比皆是;可是凭着赵飞云从赵高遗卷之中得到的情报,凭着众人的谨慎机灵以及高强本领,所有人总算都还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一路平安的走过了无数个石室。

  只可惜众人虽然占尽了便宜,可是长时间的凝神奋战还是令得众人都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疲劳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之后,一路过关斩将的众人陡然间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正方形的石室之内,两扇紧闭着的坚厚石门赫然显现在众人的眼前;赵飞云眼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石门,禁不住长长的呼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整个人如释重负又好象如临大敌的轻笑道:“终于走完了……………”

  “什么!”此刻已然是疲惫不堪的朱棣在闻言后禁不住感到一阵欣喜若狂,兴奋不已的急问道:“赵军师!难道说这扇石门的后面就是秦始皇陵的主室了吗?”

  赵飞云缓缓的瞄了朱棣一眼,又转头淡淡的扫视了一下同样正在热切期盼的众人,嘴角边上逐渐扬起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神情漠然的沉吟道:“我刚才那句‘走完了’的意思并不是指我们已经走完了秦始皇陵所有通道,而是指我们已经走完了我所知道的所有通道,也就是秦始皇陵全部的外围部分;而只要走过了这扇石门,我们就会正式进入到秦始皇陵的内围部分,在这里面有什么机关陷阱我就完全一无所知了,所以我奉劝各位现在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我们就真正的要开始-------地狱之行了。”

  

四十一章 初入皇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