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皇权妙局

    应天,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不但时因为它的年代久远,其更出名的方面时因为曾经有多位帝王将自己的国都建立在此,他们这些帝王,可以说都是各领风骚的英雄人物,而如今,在此时,以应天城为中心而君临天下的的帝王正是洪武皇帝---明太祖朱元璋.

  > 朱元璋在历代皇帝中,其出身可以称的上是最低的,他没有任何了不起的身份,在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做过牧童,做过和尚,当过乞丐, 没有任何的地位可以为其做后盾,在漫漫争霸天下的不归路上,完全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胆量创下了无数可以被称为奇迹的丰功伟业,而如今大事已成,天下已定,他却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分,行事力行简朴,而不崇尚奢华,其行为实在让人敬佩.

  > 在此时,大明第一人的洪武皇帝正在养心阁中悠闲的下着象棋,养心阁后他在处理政务之后休息或召见群臣的地方,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高贵的装饰品,但是这里却透出一股威严的气势,衬托出一种王者风范,一种至高无上的帝王权威,朱元璋喜欢这样,因为他希望自己的臣子无时无刻的记住一个真理-----他,洪武皇帝朱元璋才是至高无上的。

  > 在朱元璋的身后站着一个宦官,一个净面无须的奴才,虽说只是个奴才,但是当他成为奴才中的皇帝时,也是很了不起的,不过再怎么威风,终究也只能在奴才中称王称霸,在这个天下真正的霸主面前,他却连头也不敢抬起,不过这也好,不然看见他的那张不阴不阳却又布满了卑谦媚笑的脸,只怕正常人都会反胃的。不过就算如此也得介绍他一下,他正是皇城大太监总管李德安李公公。

  > 而坐在朱元璋面前和其对弈的却是一个风采照人的年轻人,从他那双眼睛中不时透露出坚定目光,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果断坚强的人,而他正是朱元璋的儿子----四子燕王朱棣。

  > 朱元璋本是贫寒出身,原本大字也不识几个,但是后来坐拥天下之后为了可以坐稳江山,而刻下苦功钻研书典,如今虽说不上学富五车,倒也可说是学识渊博,尤其酷爱棋道,而且他下棋还有个习惯,和臣子下围棋,而和自己的儿子就下象棋。

  > 朱元璋持的是红子,而朱棣则持的是黑子,两人在棋盘上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呈势均力敌之象。

  > 朱元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极品龙井细抿了一口,笑道:“数日不见,皇儿的棋艺似乎进步了。”

  > 朱棣连忙恭敬的回答道:“和父皇对弈,儿臣不敢不全力以赴。”

  > “很好,很好”朱元璋微笑点头:“朕所有皇子之中,只有你敢对朕全力以赴,诸如其他就算是太子,也只是藏头露尾,瞻前顾后,不敢认真,顶多吃掉朕的几个士卒就弃甲认输了。”

  > “父皇天威难犯,儿臣也是知道自己必定不是对手才敢放手一博,兄长他们相信也是摄于父皇天威,并非有意而藏私的。”朱元璋近年大肆残杀过去的功臣老将,手段之凶残,实为古今罕见,使得朝中上下人人自危,朱棣虽身为皇子,可面对朱元璋时同样必须兢兢业业,步步为营.

  > 朱元璋突然面露沉痛之色,叹道:“朕的棋友之中,向来只看重两人,可惜,可惜…………”

  > 朱棣闻言已知朱元璋所说的可惜是指徐达,当年曾跟随朱元璋出生入死的诸位将领之中,就以徐达和朱元璋的交情最好,可惜朱元璋登基之后便开始大肆屠杀功臣老将,就连徐达也因为权谋之争而被赐死,看来对于这点,朱元璋并非全无惋惜之意的。

  > 看到朱棣的神色,朱元璋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叉开话题:“皇儿,你知道为什么,朕会因人不同而下不同的棋吗?”

  > “儿臣不知,请父皇明示。”

  > “围棋重意境,这棋盘之上周天360度,尽收天地宇宙之奥妙,可使人性情宁静,超然脱俗,忘却红尘之念,是以历代高人隐士,无不酷爱此道。”朱元璋淡淡的道:“而象棋则是重功业,棋盘之上,两军对阵,攻城掠地,殊死搏杀,生死存亡之道,尽在其中,可使人豪情万丈,欲建功立业,成就万世不拔之基业。”说到此,朱元璋有意无意的瞪了朱棣一眼.

  > 晴天霹雳,朱棣闻言吓的魂不附体,忙伏地哀求,道:“儿臣绝无不臣之心,父皇英明神武,功盖寰宇,儿臣难及万一,绝对不敢也不可能有什么功业,求父皇明鉴。”

  > 朱元璋伸手将朱棣扶起,笑道:“皇儿不必惊慌,朕并没有责怪皇儿之意,朕只是有一个心愿和一个担忧,希望皇儿可以为朕分担。”

  > 朱棣惊魂未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父皇有何吩咐,儿臣不敢不从。”

  > 朱元璋转过身,慢慢的走到窗边,望着漫天雪花,缓缓的道:“朕扫平六合,一统天下,其中最值得骄傲的,就是将蒙古蛮夷赶出了神州大地,原以为此生无罕了。”

  > 朱棣闻言复合道:“父皇的丰功伟绩,本来就无人能及。”

  > “但是朕始终有一样比不上蒙古皇帝”。

  > “不知父皇所指的使哪一样?”

  > “那就是,朕的大明疆域始终没有蒙古元朝的疆域广阔,就这一点,朕就比不上忽必烈,朕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次率领大明的铁骑,横扫天下,打下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辽阔疆域.”朱元璋语调十分激动,双目精光四射,神情刹那间变得凛然而不可侵犯,充满了君临天下的皇者霸气。

  >朱棣闻听此言,脑中刹那间:”嗡”.的一声,浑身热血沸腾,仿佛要将整个身体炸裂开来,朱元璋所讲正是朱棣心中所渴望的,看着朱元璋那如天神下凡的威势,朱棣只感觉的自己正在征战沙场,于千军万马之中驰骋搏杀,要去建立那空前绝后的帝王霸业。

  >可正在此时,朱元璋的神色却慢慢暗淡了下来:“可惜,朕老了,纵有此心也无此力了,而朕的诸皇子中,只有你最有拼搏进取之心,所以朕一直希望你可以帮朕完成这个心愿,能让朕在归天之前再无遗憾.”

  > 说到此,朱元璋突然回头,凝视这朱棣,严肃的道:“可是朕又担忧你不甘心屈居人下,而想要力争上位,结果只会祸起萧墙,做出兄弟相残的惨剧。”说到此处,朱元璋的眼中竟然透出了一股杀气。

  > 朱棣几乎要吓疯了,想到朱元璋对待那些曾经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功臣的残忍手段,他心里明白,以他的父皇那心狠手辣,为了保住权利可以不择手段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为了江山稳定而置自己于死地,直把他吓了个面无人色,再次翻身拜倒,不断的磕头哀求:“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 朱元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朕也知道,太子的文治武功都不及你,让他继承皇位是委屈你了,可是朕便观史书,发现历朝历代,如若废长立幼,大都会酿成惨剧,为了江山的稳固,为了你们兄弟的团结,所以朕制定了这个以长幼定尊卑的传承之法,实在也是出于爱护你们兄弟之心。”

  > 朱棣磕头如捣葱,道:“父皇用心良苦,儿臣惭愧万分,愿当此立誓,日后定当尽心尽力辅佐皇兄坐稳天下,如若有半点不臣之心,甘愿五雷轰顶,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 看到朱棣发了个如此重的毒誓,朱元璋面色趋缓,弯腰扶起朱棣,凝视其双目,道:“希望你牢记今日的誓言,不要做背信弃义之人啊。”

  > 朱棣浑身颤抖,只知道重复着道:“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 一旁的李公公看到此景,心中不禁暗道:如此看来皇上是铁了心要让太子即位了,以前群臣还都在猜疑不定,现在皇上的心意已经是一目了然,我以后也要多多巴结太子,方为上策啊。

  >

  

第三章 皇权妙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