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生离

    赵伯谦单坐在天牢的监狱里,看着这阴森潮湿的牢房,漠然的神情透露出无穷无尽的悲哀。也许,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在获胜的奏折发出去多日也没有回应后,赵伯谦就知道要出事了,身在官场多年的他当然知道刻意压扣奏折的人是谁,当然也猜的到他想干什么,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猛。

  自己打赢了仗,得到的却是全家下狱,就算这是太子的阴谋,但是也未必太有效了吧,皇上应该不可能这么容易上当啊,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

  这阴森的天牢,也不知道曾经关过多少功臣名将,终于,现在是轮到自己了。也许,已经是迟了。

  可是自己一生忠心耿耿,到头来却连自己的至亲都保不住,真是不明白自己半生所做所为究竟对还是不对。

  自己的家属亲人就关在对面的牢房里,自己看的见他们,可是却再也无力去保护他们了,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他才十岁啊,从小就重病缠身,想不到到头来却要为自己陪葬,自己真是好恨,好恨,自己又算什么父亲。

  可是儿子看上去却一点也不惊慌,静静的躺在他母亲的怀里,面色十分安详,也许在他这个从小多灾多难的生命里,早一点终结或晚一点终结并无什么分别吧。

  哎,算了,即来之,则安之。已成定局的事,听天由命好了。

  “父皇,儿臣愿意以身家性命作保,赵伯谦决不会背叛大明的,请父皇明鉴!”养心殿内,贾王朱贾子神情激动,慷慨陈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朱元璋神情漠然,沉默不语。

  在他下旨捉拿赵伯谦全家之后,就陆陆续续的有朝中大臣或王亲贵族为他求情,朱元璋知道赵伯谦为官一向人缘极佳,从不结仇,和他交好的大臣还真是不少。

  朱元璋为了避免麻烦,下旨不见任何求情的人,让那些求情的人有话无处说。

  可是当他在将赵伯谦押解回京后下旨要将他问斩后,终于有两个人憋不住了硬要见朱元璋为赵伯谦求情,这个两个人就是朱贾子和朱棣。

  朱贾子苦苦哀求朱元璋网开一面,最低限度也请朱元璋准许他将这件事查一查,言辞悲切,意态坚决,真是胆子包天。而朱棣的言辞虽然没有朱贾子坚决,但是同样是恳求朱元璋可以法外开恩。

  可是朱元璋就是始终不表态,一声不吭的坐着,在漠然的听完朱贾子和朱棣的那一遍又一遍的说辞,终于开始发话了:“赵伯谦的事,朕已经查清楚了,根本没什么可怀疑的,他是罪有应得。”

  可是朱贾子决不是这么认为,急道:“可是,父皇…………。”

  话未说完,已被朱元璋抬手制止,朱元璋不悦的道:“贾儿对此事仍有疑虑,是在怀疑朕做的不对吗?”

  朱贾子抬起头来就欲开口,一旁的朱棣一惊,深知朱贾子是个直肠子,当真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怕他真就要说出些惹怒天颜的话语,不但保不了赵伯谦,只怕连他们自己也搭上去,急忙抢过话头,喊道:“父皇明鉴,贾王兄绝无此意,父皇英明,决不会错的。”

  看着朱元璋脸色稍缓,朱棣接着道:“不过此事也太过突然,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加之赵伯谦素来忠心耿耿,儿臣猜想其中可能另有隐情,还请父皇三思。”朱棣一口气说完,心想用些委婉的语气劝奏,想来朱元璋不会责怪。

  可是他就偏偏猜错了,朱元璋听完朱棣的话竟然勃然大怒,吼道:“忠心个屁,赵伯谦这个家伙身受皇恩,不思回报,反而勾结蒙古蛮夷,罪该万死,棣儿你竟然还为他求情,真是够糊涂的。”

  朱棣一下子就被朱元璋的震怒吓住了,可是朱贾子却还有话说,哭道:“父皇明鉴,伯谦他的确是被冤枉的呀。”

  “够了!”朱元璋似乎很不耐烦了,猛的大喝一声,犹如旱地惊雷,连朱贾子那般深厚的功力,竟也被震的双耳发鸣,险些不能自己,朦胧中只听到朱元璋道:“贾王朱贾子听旨!”

  朱贾子头脑一阵发昏,听到此话条件反射的道:“儿臣接旨。”

  朱元璋喝道:“朕命贾王朱贾子代理征北元帅一职,即刻前往漠北,接管漠北军务。”

  什么!此时朱贾子已经清醒了过来,急忙想反驳圣旨,可是旁边的朱棣先一步看出了他的意图,拼命的扯动朱贾子的衣角,制止他的说话。朱贾子看了看朱棣,只见朱棣微微摇头,不禁低头细细思索,也明白此时已是木已成舟,终于无奈的放弃了。

  朱贾子放弃了,朱元璋却接着道:“燕王朱棣是非不分,糊涂劝奏,朕命你闭门思过,好好回府反省去吧。”

  君命大如天,朱棣和朱贾子不得不从,他们也明白到了此事已然再无回转余地,惟有痛苦的接受现实了。

  天牢之中,赵伯谦的希望已经断绝,背对着牢门,闭目静静的坐在牢里。

  “侯爷!”突然一声呼唤,犹如天籁之音从身后传来,赵伯谦听得精神一振,心中大喜,因为他已经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他重新有了希望。

  回头一看,上官无极从容得站在牢房门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前辈?”赵伯谦苦笑一下,道:“敢问前辈是如何进来的。”的确天牢守卫森严,可称滴水不漏,实在难以相信有人可以潜入。

  “很意外吗?”上官无极淡淡的笑了一下,道:“我要去的地方,是没有什么可以挡住的。”

  是啊。赵伯谦心中暗暗的想:自己作不到的事未必别人作不到,也许自己只是一个井底之蛙呢。

  赵伯谦笑道:“不知前辈此时前来,有何事啊。”

  上官无极黯然的看着赵伯谦,心中默默叹息,在这种时候还笑的出来,真不知道这算不算大将之风。

  早在京中流言四散的时候,上官无极就明白事有变化,同时也料想到了接下来的发展,为了保存实力,是以先一步离开赵府,以求再做计较。

  可是此时已是覆水难收,一切以成定局,连他都不知道还能帮助赵伯谦什么了,也许还有一件事,是他赵伯谦心中放不下的,也许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帮他做的,而自己正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上官无极淡然的道:“皇上已经下旨,你因为谋反之罪,要满门抄斩。”

  赵伯谦听完了上官无极的话,同时也看到了自己亲眷的那绝望的表情,惨然道:“前辈您会这么说,我也早就预料到了,其实此次入狱,并非是因为太子的阴谋,而是皇上要我死。”

  上官无极默然不语,看来他也有此想法,赵伯谦继续道:“皇上天纵英明,就算太子陷害进搀,也不至于连查都不查就将我全家锁拿,这些日子我也明白了,根本是皇上想至我于死地,太子不过是点燃了这个导火索。”

  “皇上生性多疑,忌我军功武功已经很久了,如今有了借口机会,是决不会防过我的,更不会放过我的家人,他如何肯留下后患,再说了,就算皇上肯,太子也是一定要斩草除根的。”

  上官无极默默的听完了赵伯谦的话,一阵心酸,他明白赵伯谦的意思,但是此时此刻,他又能说什么呢,黯然道:“可是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也是一定要报的,若是你还有什么愿望,我能作到的一定帮你达成。”

  赵伯谦露出感激的神色,道:“如果前辈还记得我的恩,就救救我的儿子吧,他还小,不应受到牵连,请前辈救救他,也好为我赵家留下一条根。”

  上官无极复杂的看着赵伯谦,答道:“好,我答应你。”说罢,转身一掌,也不知用了什么功法,关押赵氏家眷牢房的精铁栅栏竟瞬间化为飞灰,难逃毁烂的命运。

  上官无极,抢步进入牢房,对着赵夫人道:“赵夫人,把孩子给我。”

  赵夫人感激万分,道:“谢谢上官前辈的大恩,云儿,快跟上官前辈走。”说着,就要将赵飞云交给上官无极。

  谁知道赵飞云死死的抓住母亲的衣服,说什么也不放开,哭着道:“不,我不走,就是死我也要和爹娘死在一起。”言辞切切,感人肺腑,赵府众人无不悲从心来,泣不成声,而赵飞云母子早已经抱在一起哭成泪人了。

  这个情景确实很感人,但是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对,上官无极深深的知道,此地凶险之极,多待一会就多一分危险,当下强忍心中那悲痛的感情,一把将赵飞云拽住,赵飞云猛的没反应过来,而上官无极的拉力又大,一下子就被他提在手里。

  ‘啪啪’两声,上官无极狠狠的掴了赵飞云两个耳光,这个从小就没有被任何人打过的小子登时给打懵了,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小子,你给我听着!”上官无极狠狠的道:“你父母是死定了,因为是皇帝要他们死,你就算抱着他们哭死也是于是无补,如果你真的想为你的父母做些什么的话,就一定要保住性命,今后能为他们报仇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明白吗!臭小子!”上官无极性格刚强决断,行事决不拖泥带水,要做什么事都一定会选择最直接的方法。

  赵飞云被两个耳光给打懵了,半天没缓过劲来,上官无极的话基本上没听清楚,除了两个字:报仇!

  对,报仇,我要报仇!在那一刹那间,从赵飞云的心底涌出了无数千言万语,到最后都归结为这充满残酷和血腥的两个字。

  赵飞云长大了,他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当仇恨从他心底涌出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和这个复杂纷乱的世界融合了。

  一切天真和幼稚的情感在这一刻将远离他而去,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成熟,也许真是要付出太大的代价的。

  上官无极并不知道此刻这小子的心中所想,他只知道要尽快离开,当下抱起赵飞云,转头对赵伯谦道:“侯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保住令郎,一定。”

  赵伯谦深深的看着上官无极,眼中满是感激之色,他明白,上官无极既然接受了这个条件,就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住自己的儿子,以他的盖世武功,就算是千军万马也绝对难损其分毫,儿子交给他,自己也就放心了。

  “谢谢”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是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人,这两个字已经是他唯一可以作到的了。

  上官无极并未回话,只是转过身去,缓缓挥手,便抱着赵飞云头也不回的走了。

  “儿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赵夫人昏死了过去,她再也承受不住那生离带来的刻骨悲痛了。

  赵伯谦看着上官无极那消失的背影,欣慰的笑了,他知道,他已经留下了他赵家的香火,等于保住了他那最后的希望。

  “儿啊,保重!”

  

第十三章 生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