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皇者宿命

    “这里是什么地方!”

  赵飞云从昏迷中醒来,在恍惚中,他似乎闯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这里空旷,死寂,一片黑暗,赵飞云感到说不出的恐惧和慌张,此时,他好希望可以再次握着母亲的手,那温软的手不知在多少次给过他勇敢的胆气,可是,现在他什么也握不住了,唯一包围着他的,也只有无尽的黑暗,快要把他逼疯了的黑暗。

  正在这是,一点光亮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点光,在这黑暗的空间里,仿佛为赵飞云点燃了希望的明灯,使他兴奋不已的想将这一点光亮抓在手里。

  可是这点光亮似乎非常顽皮,上下跳动就是不让他抓住,可是这样反而激发了赵飞云的牛劲,就非要抓住它不可。

  这点亮光跳动了一会儿,突然飞离开去,赵飞云大惊,他实在不想他的希望就此飞走,忙起身直追,心中誓要将这点光亮抓住。

  不知道过了多就,赵飞云追着追着就再也看不见那点光亮了,失望之极的他只有坐下来休息,心中却突然感到很奇怪,自己的先天体质别说是跑,就是多走几步路也是受不了,可为什么现在跑了那么久,却一点疲劳的感觉也没有,真是奇怪之极。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一点光亮又在他的前方亮起,一闪一闪灵透无比,在这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显得那么有诱惑力。

  赵飞云当即顾不上再想那么多,起身就要冲上前去抓住那点亮光。

  “不要去!”正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赵飞云身后响起,喝止了赵飞云的行动。

  赵飞云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去,在玲珑瑰丽的紫光之下,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张熟悉之极的面容,高喝之人正是他的父亲----赵伯谦。

  赵飞云激动的情难自己,猛的扑到他父亲的怀里,失声痛哭,他毕竟还小,还需要关怀和爱护。

  赵伯谦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轻轻的拭去了他眼中的泪水,慈祥的道:“孩子啊,你不能过去啊,如果你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你看。”

  赵伯谦手一扬,一道绚丽的紫光离手飞出,逐渐放出越来越强的耀目光芒,四周的景物在紫光的照射下,逐渐显现出它们本来的面目。

  赵飞云惊讶的发现,他正身处一座大桥之上,桥上阴风阵阵,桥下血浪翻腾,整个充斥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气。

  赵飞云哪里见过如此恐怖的景象,一看之下几乎吓晕了过去,在神志恍惚之中耳边再次传来了他父亲的叮咛:“云儿,这里就是奈何桥,过了桥就永远滞留在地府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吧,记着,要好好的活下去。”

  赵飞云恍惚的看着父亲,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可是紊乱的心情使他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他只能以眼睛看着父亲,眼神中充满了焦急和迫切。

  正在此时,一轮红日从天而降,落于着两父子的面前,烈阳普照,神光耀目,温暖的阳光将四周的阴邪之气一扫而空,在这阴森恐怖的鬼蜮之中,显得格外神圣庄严。

  赵伯谦看见红日面露喜色,毫不犹豫的将赵飞云推入红日之中,赵飞云登时感到精神大振,一股无法言语的温暖感包围了自己,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赵飞云大喜,连忙招呼父亲也上来,可是赵伯谦含笑拒绝:“云儿,这里才是为父待的地方,可是你不同,你还不属于这里,快回去吧,回去完成你还没有完成的事,走吧。”

  红日徐徐升起,要将他带离此地,带离他父亲的身边,他不愿,真的好不愿,可是他身不由己,只能无能的看着自己离父亲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终于消失不见。

  “爹!”伴随着一声惨呼,赵飞云终于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正身处一个华丽的房间里,躺在一张精致的床上,想起刚才的梦境,仍然心惊肉跳:“原来只是个梦。”

  身上又重新浮现起那熟悉的酸麻和乏力感,全家惨死的情景登时浮现于眼前,无法抑制的悲痛刹那间从心底爆发,赵飞云不由的抱头痛哭。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天生的警觉性使赵飞云立即停止了哭泣,转头看向来人。

  上官无极无语的走到赵飞云的床前,摸上了他的脉门探脉,一会儿又探探他的额头,始终不做一言。

  倒是赵飞云先开口了:“前辈,请问这是那里?”

  上官无极笑道:“一个房间。”

  继承自父亲的敏锐观察力立刻使赵飞云明白上官无极他不想告诉自己这是哪里。不过赵飞云相信他,也明白他不想说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也就不问下去了。

  但是有个问题,赵飞云却是非问不可,强忍住心中的悲痛,道:“我的……爹娘他们……怎么样了。”

  上官无极深深的看了赵飞云一眼,道:“你放心吧,已经有人将他们安葬了,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为好,不要多问问题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赵飞云急忙叫住上官无极,道:“前辈,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行不行,我已经昏迷几天了。”

  上官无极转身看了赵飞云好一会儿,答道:“两天了。”

  赵飞云道:“谢谢。”随即就又躺下了,上官无极看了看赵飞云,叹了口气,就转身出去了。

  躺在床上的赵飞云心潮起伏,想起父母的血仇自然是不共戴天,但是更多的则是在推测如今身处的地方。

  赵飞云心道:爹娘是朱元璋下令处死的,而太子又这么恨爹,有胆量两天的时间就给爹娘处理好身后事、还收留自己这个通缉要犯的人,和我爹的交情当然要好,但是更重要的是权势要大,甚至敢于得罪太子,绝对是胆大包天,爹虽然交友广阔,但是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数来数去也只有两个。到底是谁呢?

  赵飞云年纪虽小,却是心细如尘,推测起来竟是有理有据,头头是道。

  上官无极退出赵飞云的房间,随即径直来到了一个花团锦簇的花园里,初春季节,百花争艳,万紫千红之中,一个凉亭矗然而立,而凉亭之内已经有一个人等候在此了。

  此人端坐于凉亭石桌之旁,背对着上官无极,正在悠闲的品苠,听到了上官无极的脚步声,笑道:“如何,世侄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吧。”

  上官无极也微笑道:“承蒙王爷的关照,云儿的身体已经好多了。”

  那人听到这个消息似乎非常开心,道:“那就好,那就好,本王总算为伯谦保住了他的儿子。”说着站了起来,缓缓转身,原来此人竟是燕王朱棣。

  当日赵飞云病重垂危,上官无极别无他法,只能就地觅处为其调养,万般无奈中,上官无极想到了当日所见和赵伯谦交情深厚的燕王和贾王,但那时贾王已然前往漠北,思绪再三,惟有前往燕王府。

  以上官无极的武功,要进入王府当然是易如反掌,而燕王朱棣,在上官无极半逼半劝的攻势下,也只得收留下赵飞云。

  燕王收留赵飞云虽非完全自愿,但是已成事实之后,他对赵飞云的照顾却也是全心全意,不但拿出了大量的珍奇药材为赵飞云滋补,更不惜消耗真元助上官无极救治其病,赵飞云濒死之际,终在两大高手的合力救治之下起死回生。

  朱棣笑道:“先生请坐。”说着手指了一下他对面的位子。

  上官无极依言坐下,道:“此次多亏王爷借出地方能够让云儿静养,又拿出那么多珍贵的草药为他滋补,不然此次云儿实在是凶多吉少。”言语间甚是无奈。

  朱棣也面露黯然之色,坐下道:“此次父皇降罪伯谦,我却无能相救,实在有愧于心,若是再连他唯一的骨肉也置之不理,那我也枉和伯谦朋友一场了。”

  上官无极道:“此次侯爷获罪,朱元璋下的手也是够狠的。”

  当面对朱棣直呼朱元璋其名,其实对朱棣极不礼貌,但是朱棣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心知为了赵伯谦之事,上官无极必定对朱元璋全无好感,惟有装作听不见。

  朱棣苦笑道:“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虽说伯谦武功高,军功大,向来为父皇猜忌,但是这次不但连查都不查就定了罪,连众大臣的求情也是置若罔闻;连贾王兄,为了堵他的嘴,也强令他去接管伯谦的北方军务而将他调离了京城,真不明白为什么父皇杀伯谦的心这么坚决。”

  上官无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并未言语。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上官无极打破僵局道:“王爷,如今局势已经非常明显,太子势力如日中天,京城之中你实在难有作为,你准备怎么办呢?”

  朱棣双眼冒光,拱手道:“愿听先生指教。”

  上官无极道:“京城之中已经注定是太子的天下,大位看来也已是太子的囊中之物,王爷只有速速离开京城,返回自己的封地,广集钱粮兵马,结交江湖奇人异士,增强自己的实力,已防将来的不时之需。”

  朱棣面露难色,道:“不瞒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尽快离开京城回到北平的准备,但是先生教我广集钱粮兵马,这万一给太子抓住把柄,说我意图谋反,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上官无极笑道:“王爷身处北疆,有守土之责,需时常于北方蛮夷交战,多建兵马本就是合情合理,只要王爷可以拿捏的住分寸,再多打几场胜仗,朱元璋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毕竟王爷是朱元璋的亲生骨肉,所谓虎毒不食子,只要王爷不真的作出实质的谋反之事,朱元璋是不会对王爷狠下杀手的。”

  “至于太子,那王爷就更不用费心了,难道王爷认为只要自己安分守己,太子就会大发慈悲放过王爷吗?”

  朱棣摇了摇头,面上浮现出一种痛心的神情。

  上官无极接着道:“只要朱元璋活着一天,他都会尽量调节你们兄弟的关系而使你们不至于做出兄弟相残的惨剧,可是等他一死,太子即位,你们立刻就会陷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境地,那时就是强者生弱者死的局面了,其间再无任何圜转的余地了,只有王爷够强,才有可能取得胜利,不然,就算王爷不死,也要永远囚于黑牢,终生不见天日,而王爷的族人,家眷也会遭遇到像侯爷这样的下场,死无葬身之地。”

  朱棣摇了摇头,道:“我真是不明白,以父皇的睿智,不可能不知道太子的禀性,却为何仍然坚持要将他立为太子,难道他不怕我们兄弟相残吗?”

  上官无极道:“我看朱元璋正是因为害怕你们兄弟相残,所以才制定了这个以长幼定尊卑的继承之法,总的来说也确实是合情合理,而且为了防住太子,朱元璋就将你们所有的兄弟都异地封王,让你们远离京城,以求避开太子的迫害。”

  朱棣无奈的道:“这样就行了吗?如果太子执意要杀我,就是我远在天边他也不会放过我。”

  上官无极淡然道:“这就是朱元璋天真的地方了,不过这也是难怪,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父亲看自己的儿子当然不可能像看外人那么客观,难免会加入自己的主观情绪,就算是精明如朱元璋也难以避免,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以我来看,以太子在这件事上所表现出的狠劲,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王爷你的,所以王爷你也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关键时刻就要生死相拼了。”

  朱棣再次苦笑道:“这就是皇权的宿命吗?”

  上官无极笑道:“不错,这就是皇者的宿命,无能者就要被踩在脚下,有能者就要奋起抗争,到时就算你不想,时势,局势也会逼着你这么做,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朱棣语调透出一丝苍凉,无奈的道:“强者生,弱者死,皇权之争永远是那么残酷,当年就算贤如绝代明君李世民,也被逼的要弑兄杀弟,逼宫夺位。千古相易,人心不变,也许历史真的可能会重演。”

  上官无极道:“的确残酷,可是物有正反,凡事都分两面。身在帝王之家赋予了王爷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势财富,这是它的快乐;不过同时也会给王爷带来了无可估量的争斗和灾难,这就是它的悲哀了。既然王爷接受了这个快乐,就必然要承受这个悲哀,这本就是绝对公平的。”

  气氛在此刻凝结了起来,上官无极的话实在太真实,太尖锐了,深刻的展现出了事物的本质,朱棣虽然早明此理,但是真的到了要去面对它的时候,内心仍然难免出现复杂的矛盾之情,他需要时间,需要让他消化这些话的时间。

  朱棣终究是非常人,很快便有了决定,仰天大笑道:“是这样又如何呢,物物相易,凡事都会有个代价,人生本来就充满了无尽的争斗,我朱棣只会迎头而上,决不会逃走的。”言语间慷慨豪迈,神情激昂,充满了无惧一切的胆量和决心。

  上官无极微笑的看着朱棣,心中涌出一股敬佩之情,的确,拥有无比坚定的决心和信念的人,是绝对值得敬佩的。

  正在此时,王府的管家快步走了过来,俯身在朱棣耳边低语了几句,朱棣听着突然脸色大变,方寸顿失,脸上登时露出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恐惧。

  

第十五章 皇者宿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