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刹羽而归

    上官无极看着朱棣惊惶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敢问王爷,是否太子大驾光临了?”

  朱棣不能置信的看着上官无极,道:“正是,先生是如何得知。”

  上官无极道:“我不但知道是太子来了,还知道他带来了大约千余名御林军已经将王府围住了,是吧?”

  看着上官无极悠闲自得得神情,朱棣那原本惊慌得心于刹那间冷静了下来,对于这种真正可以干大事的人,他的心越是触惊,就越是不变。

  朱棣站起身来,拱手笑道:“先生真是洞察秋毫,不过现在还请先生带着赵世侄先躲一躲,太子此次来势汹汹,看来势难善罢甘休。”

  上官无极抿嘴微笑,九阳神功所赋予的无上灵觉使他可是轻易的对身周的事物了如指掌,刚才王府管家匆匆前来,上官无极已知事情有变,随即运起了超感灵觉,刹那间方圆千丈的所有事物,尽如一张纸一样展现眼前,太子此次前来带来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高手上官无极立刻心知肚明,也立刻知道,自己根本无所畏惧。

  上官无极微笑道:“王爷准备如何应对太子呢?”

  朱棣脸色木然,沉声道:“随机应变,见步行步。”

  上官无极轻松的道:“难道王爷就没有更好一点的方法?”

  朱棣闻言心中疑惑,但是脸上却半点不露,恭声道:“原听先生指教。”

  上官无极道:“其实也很简单,王爷只要出去,不让太子搜查就行了。”

  朱棣一惊,道:“太子奉父皇圣旨搜查,如何可以不让他搜。”

  上官无极道:“我没说不让朱元璋搜啊,我只是说不让太子搜。”

  “可是,恩?”听出了上官无极话中有话,朱棣渐渐有点明白了过来:“先生,这话怎么说?”

  上官无极笑道:“王爷,我敢打赌,此次太子前来,是绝对没有朱元璋的圣旨的。”

  朱棣疑惑的道:“可是如若没有圣旨,太子如何可以带领御林军前来。”

  上官无极道:“太子位高权重,不经朱元璋的允许带出千八百个御林军决不是什么难事,而我可以肯定他没有得到朱元璋的允许的原因,就在于我刚才所说的虎毒不食子。”

  “侯爷谋反被斩,已经是天下皆知,如若此时让别人知道王爷你私自收留侯爷的独子,那就是是私自收藏谋反要犯的大罪,揭露出来定然引起轩然大波。那时国法无情,太子再纠结党羽兴风作浪,王爷只怕立时就要背上一个串谋谋反的罪名,那时,恐怕就是朱元璋也难以为王爷脱罪。”

  “可这决不是朱元璋愿意看见的,他明白侯爷决不是谋反而是被太子陷害,更清楚的知道王爷和侯爷的朋友关系;他就算再狠毒,舍得冤死侯爷,也绝对不会舍得因为这事而冤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不但还没那么狠,更没有那个需要。”

  看着朱棣逐渐露出的恍然之色,上官无极接着道:“所以朱元璋是决不会同意太子查王爷的,不但不会允许,更加会阻止,他绝对不会给太子这个一箭双雕----铲除侯爷之外再铲除王爷的机会,他只希望此事能到此为止,至于云儿,他就是要杀,也要等到云儿离开王府,当此事和王爷毫无关系的时候再杀。他是决不会让王爷牵扯在这件谋反案中的。”

  朱棣茅塞顿开,笑道:“先生的话,真犹如拨云见日,看来是我自己庸人自扰了,先生请稍坐片刻,我去打发了这个讨厌的人。”

  朱棣刚想离去,却好象又想起了什么,担心的问道:“可是,如果太子执意硬闯呢,可怎么办是好。”

  上官无极道:“王爷不必担心,捉贼拿赃,捉奸拿双,王爷也是朱元璋的儿子,绝非可任他鱼肉之辈,太子决不能用对付侯爷的方法来对付王爷,除非真的可以在王爷的府中拿到我们,不过想拿住我们,就凭他带的那点虾兵蟹将,我还不放在眼里,到最后如果太子硬来,他除了可以看见一个杀伤了他无数走狗后消失无踪的神秘人外将一无所获,没有确实的证据,他自己倒要担上一个私闯王府,引发争斗而死伤无数的罪名,到时王爷到朱元璋面前叫起屈来将事情闹大,足够他吃不了兜着走。”

  朱棣心中心中释然,想到当日九阳奇景之时上官无极所展现出的那种惊天动地的鬼神之力,彻底的放下心来,笑道:“谢先生指点,现在我立刻去打发了他,希望他不要昏了头蛮干,我还想再和先生把茶畅谈呢。”

  朱棣和上官无极相视一笑,就带领着管家充满自信的前往前庭了,他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现在该怕的反而应该是太子。

  太子的确是有点怕,监斩赵伯谦的时候埋伏下的重兵完全没有一点作用,这几天着自己的亲信全城的搜索也没有任何成效,上官无极和赵飞云仿佛突然从空气中消失了一样,这对于向来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太子可真是极大的侮辱。

  在前两日,他突然得到密报,燕王的府第近来突然购进了大量的珍奇药材,情况甚是怪异。太子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他马上想到了赵飞云的那人所共知的病情,再加上朱棣和赵伯谦的关系,立刻推断出赵飞云和上官无极应该躲在燕王府内,当即认为此次将会是一个将燕王铲除的天赐良机,遂立刻进宫相面见朱元璋想要请其出兵,可是朱元璋却以休息为由拒不接见太子,太子虽然无奈,但是因为除去燕王之心太胜,实在也不想错过这次好机会,就私做主张,以太子令符调动了一千五百名御林军包围了燕王府,又尽起府中高手,希望可以先斩后奏,一举成功。

  谁知到了王府,燕王府中的侍卫却以王府重地,没有皇上旨意一概不得搜查为由拼死相抗,说什么也不让太子搜府,燕王领兵多年,府中一样是藏龙卧虎,太子不敢大意,只得静等燕王前来。

  在焦急的等待的时候,太子心中陆续闪过了一些刚才冲动时所忽略的事情:当日那惊天动地的九阳奇景;传说中上官无极的无敌武功;燕王府中那些精兵强将;因自己一时冲动而私调御林军,无皇上圣旨私闯王府到最后却一无所获的可怕后果,真是越想越惊,越想越怕。

  担心,害怕充斥着他的心灵,为了掩饰这一切,他只能装作悠闲的喝茶,他决不能在此时扰乱己方的士气,同样也不能助长燕王府的人的士气。

  可惜假的就是假的,当他再一次假装毫不在意的拿起茶杯准备再悠闲抿一口茶时,突然手抖了一下,撒出了一些茶水。

  因为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

  这个人的脚步明快而沉稳,谁都听的出来这个人的心情一定非常好。

  就算听不到也可以看到了,因为此时朱棣已经带着管家大步前来了,看着朱棣脸上露出的那绝对真实的轻松微笑,任谁也不会觉得他是装的,这也让太子那颗原来就有些害怕的心更加害怕了,好讨厌的感觉。

  可是奇怪的是,明明是朱棣和管家一起前来,可是太子刚才却只听见朱棣一个人的脚步,而此时也是一样,朱棣和管家一起走了过来,可是太子却只看到了朱棣。

  朱棣天生就有一种脱颖而出,掩盖他人的独特魅力,连太子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连他也不具备的。

  所以他恨,因为妒忌,因为害怕,他恨的几乎要发狂。

  不过此时可不是他展现他恨的时候,此时的他必须忍耐,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发狂的资本。

  朱棣翻身拜倒,先把该尽的礼仪给尽了,太子也要做做场面,先将燕王扶起,再叽里呱啦的说一通诸如身体安康啊之类的废话,随即进入了正题。

  朱棣笑道:“太子皇兄,不知此次前来,为何带来这么多兵马。”

  太子心中一阵不舒服,他原来是想假借朱元璋的口谕,强令搜查王府,但是刚才被王府侍卫冲掉了那股锐气,加上刚才左思右想的顾虑重重,实在没那个胆子了,不禁软了口:“哈,因为本太子接到线报,说被通缉的赵氏犯人可能藏身于四弟的王府之内,为了四弟的安全,所以带着人马前来,一来保护四弟,二来缉拿人犯。”

  朱棣道:“太子真是爱说笑,我堂堂的燕王府,如何会有通缉要犯,再说我征战多年,倒也有些自保之道,就不用太子皇兄费心了。”想来软的,门都没有。

  太子吃了一个大软钉,心中的火气给激上来了,狠狠的道:“缉拿要犯,为父皇分忧,是本太子的职责,而那赵飞云,更是谋反要犯赵伯谦之子,事关重大,希望四弟不要阻拦。”

  好啊,软的不成就想来硬的,怕你才见鬼,朱棣笑道:“王兄说的也对,不过搜查人犯搜到了我这个堂堂的王府,请皇兄恕我无礼,您还没那个资格。”

  朱棣这句话几乎等同于扇了太子一个大耳光,太子的脸登时变色,他的手下也是一阵群情骚动,有些按奈不住。

  太子到底是太子,抬手制止了门人的骚动,勉强将已经阴的难看的脸色放缓,沉沉的道:“四弟执意不让我搜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这要是让父皇知道,四弟你可是不好交代啊。”既然软硬不吃,就来试试威逼利诱吧。

  这一套哪能唬的住朱棣,满不在乎的道:“皇兄私调御林军,又私闯我王府来耀武扬威,如让父皇知道了,不知是谁不好交代啊。”反正早就撕破脸了,再加上自己的后台够硬,你太子无论采取什么方法也没用,不行就是不行。

  太子震惊非常,想不到朱棣怎么今天态度这么强硬,不但不肯退让,言语中更是火yao味十足,不过自己也的确是理亏,私调御林军还好说,以自己太子身份调动少量的军队应急是绝无问题的,但是私闯王府就决不是可以乱来的了,这件事闹不好,朱棣在朱元璋面前告一状,说是自己要杀他,那罪过可就大了。

  太子这时才明白过来,如今他这步棋走的有多险,多臭。他真是后悔走了这步棋。

  可是事以至此,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可以在此处拿住上官无极或赵飞云任何一人,那还算是师出有名,不但无罪,更可以整死朱棣,如果此次失败,那自己恐怕就要不得翻身了。

  骑虎难下,太子终于下定了决心,道:“四弟,公事为重,缉拿要犯为重,即使有所得罪也只得见谅了。”说着一挥手,喝道:“来人,给我搜!”

  “慢着!”随着一声暴喝,朱棣狠狠的道:“王兄别弄错了,这里是燕王府,可不是你太子府,由不得你胡来,来人!”一声令下,王府侍卫个个刀枪在握,如临大敌。

  形势已经是危机万分,随时一触即发,眼看一场血战再所难免,朱棣的心中却是偷偷暗笑,他明白,只要战事一起,太子就栽定了,上官无极的绝世神功决不是太子可以对付的,等太子闹个死伤惨重后自己再一状告到父皇面前,以如此严重的罪行绝对够太子受的了。

  而太子则再次被震撼了,刚刚提起的那点决心刹那间又烟消云散,如果打,兵凶战危,如若朱棣在此处死于非命,那哪怕就是自己抓到一百个赵飞云和上官无极也是于事无补,朱棣再怎么说也是皇族正统血脉,哪怕他犯下天大的罪也得由皇上才能制裁他,自己无论有什么理由杀了他也是罪责难逃,最轻的处罚恐怕也将要废去太子之位,永远圈禁,这样自己怎么受的了,他是绝对不想和朱棣闹个同归于尽的。

  可是如果不打,那就好象自己被朱棣给吓怕了一样,从此威信全失,再难驾御手下,就连那些原本亲善自己的大臣恐怕也要倒戈相向,改投朱棣阵营。

  正当太子进退两难之即,突然有一人高声呼喝:“圣旨到!”

  随着这声呼喝,一人传过御林军的人墙,快步跑了进来,朱棣和太子一看,正是大太监总管李公公。

  李公公快步上前,高声宣喝:“奉皇上口谕,太子朱标立即退兵,随李公公进宫见驾!”

  太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看必败的棋局竟然峰回路转,有了父皇这句话,自己也算是退的名正言顺了,虽然有些狼狈,但是总是不算威风扫地,未算输个精光.

  不过转念又一想,不禁又有些慌张,父皇在这种情况下宣招自己,是否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得意图,又或有别的原因.

  朱棣则是满不在乎,太子未及发难,自己未抓住太子得小辫子固然可惜,可是这也可以证实上官无极的观察力有多么敏锐,自己日后若有这等高人相助,又何惧太子,想到这里,朱棣倒认为自己是得大于失。

  当下再度恭敬得恭送太子,也不理太子射来得怨毒目光,目送太子懊恼万分得离去,心里明白,父皇的那一关有的太子受的了。

  

第十六章 刹羽而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