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九阳金身 至尊皇拳

    太子府邸的中庭,有一座通体以精钢制成练功房,占地百丈,坚固无比,是太子练功、更是发泄的地方,为了将真实的自己保密,也为了自己的安全,是以围绕练功房周围二十丈内都是无人禁地,而二十丈之外,却有着无数太子府的精兵强将严密把守,确保太子练功时万无一失。

  自从先在燕王府中铩羽而归,而后又被朱元璋大加斥责,太子朱标的心情就极度差劲,连续几日都是喜怒无常。

  为了防止自己在盛怒下作出一些过激的举动,也为了避免在门人下人面前出丑,太子就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练功房内,将自己无穷的怒火宣泄在那些练功的靶子上。

  是以,这不大不小的百丈空间,就成了太子完全放纵自我的好去处了。

  “轰”一声巨响,又一个用于练功的铜鼎被太子打爆了,不过外面却是一无所闻,太子的练功房的钢壁厚逾三尺,隔音效果绝对一流,哪怕房里闹翻了天,外面也听不见。

  而此时的太子凝神聚气,浑身散发出深紫色气劲,盘旋环绕,威势非凡。

  皇极至尊功,相传为先秦时代、帝皇之祖---始皇帝赢政所创,当年始皇帝气吞六合,四海归一,皇极至尊功败尽天下,可谓霸气无双。

  所以,皇极至尊功无处不体现出皇者尊贵之气,虽说同样是紫色气劲,可至尊功的气劲就和紫霄玄功的气劲大不相同。

  紫霄玄功为道门一脉的点苍派镇派神功,气劲幻紫,宝光灵动,仿佛尽集天地灵气于一体,给人以超尘脱俗之感。

  而皇极至尊功则是深紫色气劲,浑厚凝重,霸气十足,给人以至尊至贵的感觉。

  而此时此刻,当朝太子朱标就正在用这号称天地间最尊贵的武功去劈铜碎铁,以期将积压在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

  只是看来效果并不显著,积压的怨气非但未被发泄出来,反而沉积的更深了。

  怨恨,暴怒,驱使着太子更疯狂的挥动双拳,要将面前的所有目标更粉,更碎。

  可突然间,太子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在他的背后发生了一件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一道滔天气势在身后升起,一股强猛到无法想象的无形重压猛然涌至,直压的太子立时便感到窒息,全身欲裂,不禁大惊,连忙狂催功力护住全身,立抗重压,可惜只是杯水车薪。

  正当太子快要支持不住之时,那股如山重压突然烟消云散,化于无形,太子顿感精神一振,长舒了一口气,急忙转身细看,凝神戒备。

  猛然回头,只见身后两丈之处,蓝衫飘动,一人卓然而立,正是上官无极。

  太子不认得上官无极,但心知来着不善,不禁又惊又疑,惟有扬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竟就老老实实的答道:“我叫上官无极,江湖上又称我为九阳神君;而我是趁看守不注意时偷溜进来的。”

  “什么!”太子真正的大惊失色,一股无边的恐惧感登时从心底升起,吓的太子的身体禁不住微微颤抖。

  “你……来干什么?”太子用了他这辈子也不会想到会用上的恐惧音调发出了这一问,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一问实在多余。

  果然,上官无极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笑道:“太子殿下,你不会告诉我你想不到吧。”看到太子那个熊样,上官无极语调甚是不屑,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太子恐惧到了极点,歇斯底里的狂吼:“你想杀我,可知这是灭九族的大罪!”

  上官无极满不在乎的回道:“对弱者来说当然是,但是这对强者来说----无罪。”

  物极必反,恐惧到了极点,太子反而冷静下来了,毕竟他还是当朝太子,毕竟他也是个非常之人。

  太子的脑中开始飞快的思索起现在的形势,来着不善,上官无极肯定绝无善意,而能够在自己的侍卫毫无所查的情况下闯到这里,这份武功就决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惟今之计,只有暗施偷袭,出其不意,希望能打开一个缺口,让自己可以跑到上官无极背后三十丈远的大门处,只要能出了大门,自己的手下极多,最不济也能拖住他一时半会,那自己就可称乱逃走了。

  拿定主意,太子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恭声道:“上官先生,其实这又是何必呢?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如若先生愿意跟随本太子,那本太子保证,先生定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呕?”上官无极微微一笑,答道:“听起来很动听,不过太子爷可以给我什么呢?”

  咦?听到上官无极的口气松动,太子竟然真的以为可以招揽他了,赶忙道:“当然决不会亏待先生了,只要是本太子有的,先生都可以予取予求。”

  “哼哼。”上官无极笑道:“好吧,我可以考虑考虑,不过我要的酬劳,只怕太子爷给不起。”

  “不会的!”太子竟真的激动的道:“只要先生答应,本太子一定给的起,先生究竟要什么?”

  “我要的就是………”上官无极坏坏的笑道:“太子爷的命。”

  ******,原来是在耍我!太子这时才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刚才那无聊的举动,真是******够天真。

  太子心里气极,脸上却丝毫不露,轻松的笑道:“先生真是爱开玩笑,本太………”

  在说到“太”这个字,太子猛然发难,身形一晃之间,两丈距离转瞬已过,蓄势已久的一击狠狠轰出,右拳夹风雷之威狠击向上官无极的胸口。

  刚才太子一直功运全身,是以此击已是全力以赴,太子不期望这一击可以将上官无极击倒击伤,只希望上官无极能在未做防备之下避让一下,以给自己逃跑的机会。

  只可惜太子还是想的太天真了,一生经历千锤百炼的上官无极如何会被这种老掉牙的偷袭所骗,而凭这太子这一拳的威力,更没有要他闪避的需要,当下不避不挡,以胸口硬接此拳。

  “铛!”太子一拳轰中上官无极胸口,竟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上官无极身上中拳之处透出金光气劲,太子只觉得一拳好象轰在了钢板之上,强大的反震之力令他右臂剧痛欲折,大惊失色,急忙后翻飞退。

  太子连退三丈,看上官无极无意追击,急忙运功平息右臂,同时不可思议的道:“你怎么会少林的‘金刚不坏体神功’?”

  上官无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根本懒得答话。

  太子见上官无极不理自己,心中怒意更胜,更加心知,今日只有豁尽全力方有活命的可能,当下再无保留,全力催谷,施展出皇极至尊功中的必杀绝技---至尊皇拳!

  至尊皇拳,威力强横绝伦,只见太子双拳之上顿起炽烈紫芒,甫一发劲,紫芒顿时形成一股怪异气旋,十丈之内散落的碎片全体席卷而起,盘旋于双拳之上,威势惊天。

  功力催谷至极限,太子充盈的劲力已是不吐不快,猛的大喝一声,挥拳出击,而盘旋于双拳之上的碎片如同飞蝗箭雨,直向上官无极全身罩去,主力拳劲紧随其后,一招两式,夹带强猛紫芒,意在必杀。

  太子也算是杰出的人才,十数年的苦练,皇极至尊功已然练到了第七重,真是相当的不错,这第七重的修为,已经足以令太子登上当世超级高手的地位,就是放眼于天下,能有这种修为的,也决不会超过百人。

  只可惜,他现在找错了对手。

  只可惜,他此时面对的,却是上天下地,独一无二的绝世高手---上官无极。

  这种在太子看来,也许是完美无缺的必杀绝招,但在上官无极看来,却至少有六处破绽,而任他只攻一处,太子也是必死无疑。

  但也许是为了多看看这惊世绝学,以便于以此推测朱元璋的实力,上官无极就不愿这么快就下杀手,当下仍然是运起金芒气劲,更透体一尺,尽挡飞蝗碎片。

  太子看准时机,在他认为是上官无极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全力轰向他的胸口同一地方,誓要有所收获。

  果然,看来太子估计的未错,此时的全力一击,竟真的轰破了上官无极的护体金芒,进入了他身周的一尺之内。

  正当太子欣喜若狂之际,异状陡生,太子只觉得自己全力一拳的劲力却突然如同泥牛入海,一泻如注,转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乐极生悲,太子惊恐万分,此时耳边却传来了上官无极的话语:“太子,礼尚往来,你给了我两份大礼,怎么我也要有一份回礼啊,接着吧。”说完,呼的一声,一拳便打了过来,势道既快且猛。

  太子来不及细想,拼命挥拳相挡,砰的一声,被震出了老远,还未站稳,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不过在此时,太子心灵上的震惊实在远远超过了肉体,因为刚才上官无极轰向他的那一拳中所蕴涵的劲力他实在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刚才他自己所运的至尊功劲。

  太子颤声道:“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怎么你也会用皇极至尊功?”

  而此时上官无极竟似未听见太子的话,竟在那喃喃自语:“原来这就是‘它’练成后的威力,看来朱元璋应该能作的更好。”

  自语完了,上官无极对着太子笑道:“太子,你刚才用的那一招,是至尊皇拳中的---‘权倾天下’吧。”当下不理太子那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怪异表情,笑道:“看来你的心中疑惑不小,也罢,看在你死到临头的份上,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所用的,也不是什么‘金刚不坏体’,而是我九阳神功中的---‘九阳金身’。”

  上官无极道:“我的‘九阳金身’,是以九阳神功的内力驱动,和少林的‘金刚不坏体’确有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的就是‘九阳金身’并无罩门,而且它的威力也是以我本身的九阳神功修为深浅决定的。”

  “‘九阳金身’又分阴阳两极,‘阳极金身’坚如铁石,无强不挡,对手攻击力越强,反震力也就越大;而‘阴极金身’则不然,‘阴极金身’柔韧非常,擅长移花接木,能将对手的击力吸收引为己用,即可将对手击力反施彼身,亦可将其击力融合己身功力联合出击,敌越强我越强。”

  “怎么样,现在明白了吧。”上官无极看着太子,微笑着道:“刚才吸取你拳劲的就是‘阴极金身’,不过你还是该感谢我,只是将你给我的送还给了你,未有另加,否则你此时就起不来了,怎么样,还来吗?”

  太子听完,既惊又羡,心知以自己的修为,是万万破不了他上官无极的护体金身,不禁焦急万分,但不敢轻进。

  上官无极看太子没有反应,笑道:“既然太子不肯出手,那就让我来吧。”

  上官无极缓缓伸出右手,紧握成拳,千条柔丝般的劲气从右臂升起,渐渐聚拢形成了一个包围右拳的赤色光球。

  光球并不耀眼,但是却显得无比坚实浑厚,随着右拳的挥动,全然不激起半点风声,可所过之处,竟连空间也发生了扭曲的现象。

  太子见此情景,心知此拳威力深藏内敛,拳力已高度凝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心中暗度,此拳之威,只怕就是自己父皇也未必能完全接的下来。

  太子不敢硬接,想要起身闪避,但是一股超强重压此时猛然而至,一如刚才般压的他无法动弹。

  上官无极跃身而起,右拳电石火光般向太子轰去,太子并未感到劲风扑面,但却感到了一股比劲风恐怖千万倍的杀气席卷而来,这股杀气直透五内,几令他五脏欲裂。

  生死关头,太子在恍惚之中耳边竟回响起了赵伯谦临刑前对他说的话。

  “我儿子会为我讨回公道的。”

  !!!此时此刻,这句话竟是变的如此真实,如此清晰,太子万万没想到,这句话的应验会这么快,这么猛。

  虽然,眼前的并非他的儿子。

  但是,这毕竟是个公道。难道,这就是报应?

  不!我是太子,我是将来的皇帝,我就是天地万物,管他什么报应,管他什么公道,死的人决不可以是我!

  蝼蚁尚且偷生,堂堂太子如何会甘心束手待毙,无论如何,就算是困兽之斗,好歹他也要拼上一拼。

  意志产生奇迹,在上官无极的强大气压之下,太子竟然将功力催谷至超越极限,在一瞬间恢复的自由,双拳循环盘绕,一元复始,无穷无尽,炽烈紫芒层层叠加,施展出至尊皇拳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式,硬挡来拳。

  至尊皇拳共有九式,前八式皆是以攻为主,攻中有守的必杀技,其意为开疆阔土,征战天下;而最后一式,却是以守为主,守中有攻的防守技,其意为四海归一,天下太平,而愿江山永固,而赢政则更希望自己的江山万世流传,是以这最后一式就名为---‘江山万世’!

  ‘江山万世’,驱动层层紫芒,严密叠加,仿佛无穷无尽,无边无涯。当年的赢政创出此招,自信任何强招,只要闯入这无边气浪,定然都是百川归海,消于无形。

  当年的赢政也许确有这个本事,可惜今日的太子朱标却万万不行,这个他超越极限发出的一拳,遇上上官无极的拳劲就如同冰雪遇火般不堪一击,紫芒层层破裂,赤色光球势如破竹,转瞬间便捣上了太子的心口。

  刹那间,太子朱标只感到一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的痛感从心口传出,瞬间便传遍了自己全身,这种无边的痛楚,焚烧着他的肉体,吞噬着他的心灵,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恍惚间,他好象听见上官无极森然的说道:“朱标啊,你害死了我的恩人,真是让我十分的难过,此时我也让你好好感受一下,这种难过是何等的‘心伤’、‘心痛’。”

  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第十八章 九阳金身 至尊皇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