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决不放过你!

    朱元璋呆呆的坐在龙椅之上,漠然的神情隐透出无尽的悲伤和愤慨,眼睛死死的盯着摆在其龙台之下的一副担架,不过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担架上的人。

  太子朱标此时就躺在这个担架之上,面无人色,奄奄待毙,身上的伤势之重已经是无以复加,离死不远了。

  当两个时辰之前,朱元璋得到了这个让他震惊不已的消息,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实在不肯相信,世上会有人如此大胆,敢伤害他朱元璋的儿子。

  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太子半死不活的惨样时,他相信了,只是这种决不愿意的相信,使得他怒火万丈。

  他想杀人,想杀死千千万万的人来宣泄他的怒火。

  可是这只是一个想法,现在他需要的不是杀人,而是听一听一个跪在太子担架旁边的臣子的奏报。

  太医院首席太医---国手贾远匍匐在地,惶恐不安的奏道:“微臣该死,微臣无用。”

  不过此时朱元璋想听的决不是这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喝道:“够了,废话少说吧,太子究竟伤的怎么样。”

  贾远不敢抬头,颤声奏道:“启禀皇上,太子伤势不但极重,而且极怪,全身经脉将断未断,五脏六腑欲碎未碎,使得微臣难以下手。”

  朱元璋森然道:“你的‘天医密’神功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的疗伤圣气吗?为什么会无法下手?”朱元璋心中的怒火已经积压到了极限,贾远只要回答的稍有不慎只怕就要立刻引火烧身,而且绝对是烧的尸骨无存。

  贾远心知此理,但又无能为力,只得硬着头皮奏道:“回皇上,微臣也试过以‘天医密’为太子疗伤,但是却发现太子体内潜藏着一股强大的抗力,微臣的真气根本进入不了太子的经脉就被弹了出来,完全无用武之地。”

  “啪!”朱元璋怒火难以宣泄,龙椅的一个把手竟然生生的给他掰了下来,而且转瞬间化为飞灰。

  朱元璋虽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是他还能做到不失方寸,心知贾远确已竭尽全力了,也不加怪罪,挥手让他退下了。

  贾远千恩万谢的退下了,朱元璋又遣退了身边所有的人,当他的身边再无他人时,他狠狠的道:“上官无极,朕和你势不两立。”

  那个鬼魅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回应着朱元璋的狠话:“皇上,现在说这些无谓的狠话也是无济于事,还是请皇上示下该怎么做吧。”

  此时挖苦朱元璋,真是天王老子也不买帐,朱元璋狂吼道:“天诛盟主,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哎。”天诛盟主对朱元璋的震怒毫不畏惧,还似乎很委屈的道:“我也没想到上官无极会出这手,原以为他只应该一心要把赵飞云带走,是以本座一直都在他可能的逃走路线上作出安排,实在没想到,他竟会主动出击,作出此惊人之举,看来是本座太小看他了。”

  听到他还敢作出辩驳,朱元璋的心中怒火已是盆满将溢,冷酷的道:“朕不管你错在哪里,朕只知道你确实错了,你自己说吧,你该当何罪。”

  可惜天诛盟主对朱元璋的冷酷完全不屑一顾,拥有无比实力的他才不怕朱元璋的威胁呢,冷笑道:“是吗?那皇上准备为本座安个什么罪名呢?本座倒很有兴趣知道。”

  在同样强硬的对抗下,朱元璋退却了,这个武功决不在自己之下的绝世强者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当然,凭着朱元璋的武功智慧和实力,要铲除他并非不行,但是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是用什么方法,这都需要付出太大太大的代价,而朱元璋就是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去费力除掉这个利用价值仍然极大的家伙;尤其是在此时此刻,这个代价更是万万付不起的。

  恼怒,虽然令朱元璋十分难受,但决不会令他失控,这个城府深到无法想象的他就决不会因恼怒做出有失方寸,得不偿失的事。

  朱元璋叹了口气,强行将快要爆发的怒火压了回去,缓缓道:“算了,现在不是商量责任的时候,你说说看现在该怎么办吧。”

  有台阶可下,天诛盟主当然也不愿和朱元璋翻脸,他同样也知道,无论是如何和朱元璋翻脸,最后死的都一定是他,当下顺坡下驴,淡淡的道:“要怎么做,关键还是看皇上怎么选择。”

  “呕?”朱元璋闭目仰坐,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神,同时也要天诛盟主为自己的话做出解释。

  天诛盟主接着道:“其实皇上的选择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上官无极的这一手实在高明之极,他将太子重创而不杀,就是要让皇上和本座忙于医治太子而无暇去对付他,他明白,皇上是无论如何不会不管自己的儿子的。”

  “而且依本座看,太子的伤势虽重,却非无法可治,只要皇上和本座齐心协力,太子就有九成以上的希望起死回生。不过,就是最好的估计,这至少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这极耗元气,当太子痊愈后,至少还需要三个月的时间皇上和本座才能恢复元气,也就是说,上官无极这一手,最少也能拖住我们半年的时间无法抽身,真是厉害之极,本座都不得不佩服他。”

  “厉害个屁!”朱元璋猛的睁开眼睛,狠狠的道:“拖住朕和你就有用了吗?朕要你立刻下令,出动天诛杀手,全力追杀上官无极。”

  “皇上三思!”天诛盟主回应道:“上官无极的武功委实太厉害了,以太子的伤势来看,这上官无极的功力只怕犹在我二人之上,要想铲除他,恐怕惟有皇上和本座联手才有这个可能。”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除非皇上愿意看着太子死去,否则皇上和本座全都无法出手,而除了我二人外,天诛盟中只怕再无人能在他上官无极手下全身而退,就算现在把整个天诛盟派光了,只怕也只是飞蛾扑火,于事无补。”

  “可是皇上,天诛盟可是皇上辛苦了十几年的成果啊!盟内哪一位高手,不是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招揽来的?皇上认为值得为了一时的愤慨,让这十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吗?皇上,这盘棋我们已经败了,再作死缠烂打只会败的更惨,失去的更多,还请皇上明鉴。”

  朱元璋默然不语,缓缓起身,径直走到了大殿门口, 仰首上望,注视着无尽苍穹.

  此时的朱元璋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重新得回英明和睿智的他不但已经明白了该如何做,也同时了解了此次失败的原因。

  自己实在太骄傲,太自负了,多年的皇帝生涯早已使他失去了当年创业之时的谨慎小心,使他白白的将大好时机溜走。

  早在他决定铲除赵伯谦的时候,就应该先一步全力对付上官无极,绝除后患。

  可惜自己放过了这个机会,当惯了猎人的他总是以为天地万物都如同那棋盘上的棋子,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自己从未想到世上还会有自己无法掌握的东西。

  此时再想对付他,却已经无能为力了,而如果说以后这个武功智慧都如此深不可测的绝世强者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这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正如那旁观者清的天诛盟主所讲,自己是输了,彻底输了。

  朱元璋大喝一声,双目紫芒暴射,全身激射出一股强大无伦的怪异气旋,似曾相识,正是当日太子施展过的----‘权倾天下’。

  怪异气旋席卷全殿,空间高达百丈以上的殿内所有未被固定的东西全部席卷而起,盘旋环绕,景象壮观之极。

  气旋虽强,但当到达太子近前便消于无形,太子毫发无伤,可见朱元璋拿捏力道之精准。

  转瞬间蓄劲已足,朱元璋猛的将催谷至顶点的拳劲极限爆发,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冲天飞去,耀目紫芒撕裂长空,激起惊天巨响,十里可闻。

  而那些刚才被席卷的而起的香炉铜鼎等种种事物,皆奇迹般的返回原地,纹丝未动,竟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一样。

  一阵清风吹过,那些已经回归原地的事物竟全部在那一瞬间化为飞灰,消散不见,原来早在它们被席卷而起的时候,它们就已经被朱元璋的内力给震碎了。

  一拳之威竟是如此可畏可怖,同一招式,在朱元璋使出竟比太子使出强了十倍也不止,尽显此旷世绝学的精髓威能。

  “不要在让我再抓到机会!”当借着此拳稍微舒缓了心中恨意后,朱元璋狠狠的在心中起誓:“千万不要让我再抓到机会,否则我朱元璋定要将你上官无极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否则我朱元璋誓不为人!”

  一位当世的绝世强者以心中的无穷怒火和恨意发出了他这一生最恶毒的誓言,他是一定要作到。

  至于他是否真的会作到现在不得而知,不过几乎在他发此毒誓的同时,在距离他百里之外,一位未来的绝世强者同样也在心中默默的起誓。

  “爹、娘,孩儿对天起誓,在孩儿有生之年,必定竭尽所能,手刃朱元璋和朱标,为你们和赵府全府报仇!”

  上官无极重创太子之后,在估计好了太子被发现的时间后,就带着赵飞云毫不停留了出了城,一路上果然如其所料,再无他人跟踪截杀,所以很快便离开了京城几十里外。

  烈阳高照,赵飞云身体不行,一下子走了那么久很快就走不动了,上官无极心知已然没有危险,也就陪着他坐到了一个树荫之下休息。

  上官无极将水袋递给了赵飞云,赵飞云谢过便抱着喝了一口,苍白的脸上重现红润。

  赵飞云转头回望,似乎依稀还可看见应天那巍峨的城墙,暗暗起誓,誓杀二贼。

  上官无极听到了他的誓言,笑道:“云儿似乎只是想找朱元璋和朱标报仇,但是朱元璋是杀了你的全家,难道你就不想尽诛朱氏一门吗?”

  赵飞云摇了摇头:“怨有头,债有主,作孽的就是朱元璋和朱标,于旁人无关,我要报仇就只会找他们两个,不会牵扯旁人。”

  “何况他朱元璋子孙无数,我就是想杀也杀不过来,而且天下间只要是姓朱的恐怕都会和朱元璋或多或少的有点关系,难道我要把他们杀光吗?”

  “更何况,燕王朱棣更曾经在我危难时救过我,对他,我还要报恩,怎能报仇。”

  上官无极满意的点点头,心中甚是欣慰,还好,赵飞云虽然仇恨,却没有疯狂,他的心中仍是恩怨分明,并未被仇恨蒙蔽住,自己是决不愿意赵飞云将来成为为仇恨所迷的杀人狂魔的,看来自己是可以宽心了。

  但是上官无极仍要试他一试,笑道:“你刚才说要向朱棣报恩,你又知不知道他救你也非完全自愿的,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在我的强逼下屈服的。”

  赵飞云露出吃惊的表情,道:“难道他不是真心救治我。”

  上官无极道:“真心当然有,但是并不完全,他和你父亲的交情虽不是假的,但是他终究是个政治家,在那种情况下收留你随时引火烧身,他还不会伟大到愿意牺牲他自己来救你的程度。”

  赵飞云紧紧闭上双目,好一会儿才睁开,平静的道:“就算如此他也没做错,人都是自私的,何况他毕竟还是救了我,无论他的真心有几分,他毕竟是做了,只要他做了,我就一定要报答他。”

  上官无极彻底放下心来,拍掌笑道:“好啊,云儿,恩怨分明,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大丈夫本色也。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你今日说的话,以后切记不要违反今日之言啊。”

  赵飞云肯定的点点头,随即发问道:“前辈,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很想问你,我爹娘为什么会死?”

  上官无极一楞,低头看了看赵飞云那迫切的眼神,叹道:“你已经知道了是太子陷害你爹的,对吗?”

  赵飞云点点头道:“是的。”

  上官无极接着道:“而且太子还把这个消息弄的满城风雨,你说朱元璋要不要处理?”

  赵飞云道:“事情搞的那么大,他当然要处理。”

  “好。”上官无极接道:“那你说朱元璋是该处理自己的亲生儿子,让他名誉扫地呢?还是处理你爹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将军,让他承担罪名呢?”

  赵飞云气愤的全身发抖,吼道:“原来是这样,他是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名声,虽然明知我爹是冤枉的,仍然把我全家处死当替罪羔羊!”

  看着上官无极点了点头,赵飞云痛苦的道:“这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我决不会放过他们!”

  “哎。”上官无极长叹了一声,道:“这世上又哪来什么公平呢?云儿,你要记住,世上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公平,如果你真的希望得到公平,就一定要用自己的实力去创造;公平,决不是靠别人给的,明白了吗?”

  

第十九章 决不放过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