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对牛弹琴

    赵飞云似懂非懂,茫然的点了点头,道:“前辈,您重创了朱标,他还有救吗?”

  上官无极笑道:“你是怕我下手太重,那个家伙一命呜呼?”

  赵飞云点头道:“我要亲手杀了他!”

  上官无极道:“你放心吧,朱元璋不会不理自己儿子的,他定会全力救自己的儿子,更何况又有个和他同级的天诛盟主,朱标死不了。”

  赵飞云不放心的道:“那他要多久才能好呢?”

  上官无极道:“大概四五个月吧。”

  “那么久!”赵飞云吃惊的道。

  上官无极笑道:“其实如果他们两个可以齐心协力的话两三个月就可以治好朱标,可惜他们绝对做不到。”看着赵飞云不解的神情,上官无极接着道:“因为他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要不断的防着对方,如何可以同心同德,二人一体。”

  “不明白。”赵飞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他可搞不清楚这么复杂的人心。

  “哎。”上官无极把赵飞云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耐心的道:“真正的绝世强者是决不会屈服于任何人之下的,这些拥有近乎神一般实力的人都有着与天比高的无比傲气,那个什么天诛盟主如果真的是一位绝世强者的话,那他愿意成为朱元璋手下的唯一原因就是朱元璋对他而言有着利用价值,很高的价值。”

  赵飞云吃惊的道:“朱元璋也会让别人利用他?”

  “不可思议吧。”上官无极笑道:“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天诛盟主对朱元璋而言同样有着很高的利用价值,这就叫互相利用了。”

  “奥。”赵飞云有点明白了,忧虑的道:“既然他们是两个人两条心,那万一救不活朱标怎么办?”

  “傻孩子。”上官无极轻轻的戳了戳赵飞云的脑门,笑道:“这个天诛盟主就算是要留力,也决不至于会留到害死朱标的地步,毕竟他再怎么强,也不会强到能对付朱元璋这个一国之君,如果他因留力而害死了朱元璋最宝贝的儿子,那朱元璋随时会将丧子之痛发泄在他的身上,不顾一切的和他翻脸,那时他可就必死无疑了。”

  赵飞云的心里升起了一阵暖流,并不是因为朱标无忧,而是因为此时上官无极对他的亲密话语和动作。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父母外,从来没有人将他抱在怀里过。而眼前的这个救过自己多次的人,赵飞云躺在在他的的怀里竟感觉到了和在父母怀里同样的平静和安全感,他好象就是自己的另一个父亲那样的在关心和疼爱自己。

  赵飞云紧紧的偎依着上官无极,低低的道:“前辈,您这么了解他们,是因为您和他们同是一类的强者吗?”

  上官无极轻轻抚mo着赵飞云的头,道:“你说的对啊,正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所以我就了解他们。”

  赵飞云不依的道:“我不要,我不要前辈和那些坏人一样,前辈是好人。”

  上官无极无奈的笑道:“云儿啊,你说的不对,他们决不是什么坏人,他们都是强者,都是些武功盖世,智慧超凡的绝世强者;他们所做的也不是什么坏事,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他们只是在行使了他们强者的权力;如果你有朝一日还想要报仇的话,你不但不能排斥他们,还要学习他们,学习他们身上所有的优点,了解他们的弱点,然后才能超越他们,最终可以打败他们。”

  赵飞云可不同意,道:“不,他们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如果我学他们,用他们的方法去对付他们,我不就和他们一样卑鄙了?我一定要做正人君子,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对付他们,打败他们,邪不胜正。”

  “邪不胜正?”上官无极笑了笑道:“云儿,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这个世界就从来没有什么邪不胜正,有的只是弱不胜强罢了。”看着赵飞云仍然坚定的眼神,心知是因为这小子从小经诗子集,什么之乎者也读的太多了,加上年轻阅历浅,根深蒂固的儒家观念一时改不过来,可是上官无极却必须要让他改过来,如若不然,当他日后找朱元璋寻仇之时还抱着如此完美化的想法,他必定是死无全尸,朱元璋可不会给他改变观念的机会。

  上官无极想了想,道:“那,云儿,我们就先不谈这些了,我们来聊一聊典故,比如说有个成语叫做---对牛弹琴。”

  赵飞云从小饱读诗书,对这些成语典故都是滚瓜烂熟,当下兴奋的道:“这个我知道,这个典故是说曾经有一个琴师,他所奏的琴声美妙非常,任何人听了都有绕梁三日的感觉,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既然自己的琴声足以令万人陶醉,那就算是给动物听,定然也能令它们陶醉,所以他就去给一头牛弹起琴来了。哈哈,哈哈…………”

  “接下来呢?”上官无极微笑着问:“那头牛陶醉了吗?”

  “怎么可能!”赵飞云越讲越神气:“任凭那个琴师弹遍了他所有最得意的曲调,那头牛也是浑不在意,只知道悠闲的吃草,理都不理那个琴师,最后那个琴师闹了个大笑话,无地自容。”

  上官无极露出一丝优雅的微笑,道:“那个琴师笨吗?”

  赵飞云道:“当然笨,不但笨,更是愚蠢。”

  “呕?”上官无极道:“他笨在哪里?”

  赵飞云道:“他笨在把牛当成了人,把给人听的东西去给牛听,牛当然听不懂,牛是禽兽,人和禽兽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云儿,你也认为人和禽兽不能相提并论,把对人的方法用在禽兽身上就是愚蠢?”看着赵飞云肯定的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语重心长的道:“那么,云儿你饱读诗书,应该也见过‘衣冠禽兽、猪狗不如’这两个词吧。云儿认为如果将这两个词的含义和这个‘对牛弹琴’联合起来,又能引申出什么道理呢?”

  赵飞云那兴奋的表情僵住了,聪明绝顶的他已经明白了上官无极的用意,在那一刹那间他想到了一些他以前从未想到的东西。

  “前辈的意思是说,其实人也是多种多样,有些人就是禽兽不如,如果用好人的方法去对待他们,那就会比那个愚蠢的琴师更加愚蠢。”

  上官无极欣慰的点了点头,道:“能够举一反三,云儿确实未让我失望。没错,所谓一种米养百样人,世上的人就是多种多样,而我们当中,就是存在着一些不是人的人。”看着赵飞云逐渐露出的沉思之色,接着道:“所以待人之法就要因人而异,对不同的人就要用上不同的方法。对君子,就要用君子之道以诚相待;而对那些卑鄙无耻,残忍恶毒的小人,你如若不能比他们更狠,更毒,更奸诈,又如何能赢的了他们?云儿,诸法无常,无论对人对事,都要学会因人制宜,因事制宜,才能获得最大的成果;反之,你将无法生存。”

  赵飞云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眼中充满了疑惑之意,他不明白,上官无极所讲的和他从小所学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这是因为他还不明白,道理和真理的不同。

  道理和真理虽然同样流传千古,但是两者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道理都是用笔墨写在书本之上的,是人性完美化的产物,总是人们用来自我安慰,寄托希望的所在。

  而真理却是以流不尽的鲜血写在无数的尸骨之上的,是人们生存之法,发展之道,也只有真正经历过风雨的人,才会明白两者的不同。

  赵飞云虽然年幼,但是他却经历过很多人一生也不会经历过的事情,加上他聪慧的天资和高人的点化,所以他就一定会明白。

  上官无极细细的观察着赵飞云的表情,发现他的疑惑之意渐去,了悟之意渐增,心中倍感欣慰,他明白,赵飞云终于将要彻底成熟了。

  但是在欣慰中,他又感到了一丝心酸,他虽然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理,可是这些却都不应该对一个十岁的孩子表达出来,他还那么小,他实在不应该有这些成熟的想法,他还应该是有梦、有幻想的年纪,可是命运弄人,却偏偏要把他逼向了这条非常之路。

  他别无选择,只能走下去。

  上官无极复杂的看着赵飞云那仍然稚嫩的脸上疑惑之意尽去,那重新恢复光彩的双目中竟然透出了一丝智慧和老练的神采,心中真是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赵飞云笑道:“谢谢前辈的指点,我已经明白了,我也知道以后该怎样去做了。”

  上官无极长叹了一口气,道:“好了,云儿,这些道理就到此为止吧,以后你会全然明白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将你的病治好,毕竟,没有健康的体魄,是什么也谈不了的。”

  赵飞云露出了惊喜之色,颤声道:“真的吗?前辈真的有办法治好我。”赵飞云虽然早已经对自己的病情失望,但是多日来的相处,他已经对上官无极产生的一种无法动摇的信任感,这句话若是在别人嘴里说出来赵飞云根本不屑一顾,但是在上官无极说出来,却又大不一样了。

  上官无极微笑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治好你,不过这需要我一个朋友的帮助。”

  赵飞云激动的几乎情难自己,如若是刚才,他可能就要喜极而泣,但是如今已经成熟的他已然懂得了如何克制自己了,所以现在除了激动的神情外,他并没有多余的表现。

  “您那位帮手在那儿啊,前辈?”赵飞云既好奇又激动的问。

  “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上官无极将赵飞云放下,站起身来,拉起赵飞云正准备抬步,忽然低头对赵飞云笑道:“云儿,在去见我那位朋友之前,你愿不愿意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生涯是怎么样的呀。”

  说着,上官无极双眼凝望着树林的深处,仿佛已然将它看穿,赵飞云看着上官无极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登时明白那茂密的树林中,必定有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

第二十章 对牛弹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