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树林之中

    赵飞云笑道:“好啊,前辈,我也正想见识一下什么叫江湖生涯呢。”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当下抱起了赵飞云,展开轻功,飞驰而去。仅仅几个起落,赵飞云便隐约听见了金铁交鸣和人声呼喝的声音,不过具他估计,那些声音的发生地距离自己刚才的所在之地至少也有上百丈的距离,上官无极竟然可以发觉,真是匪夷所思。

  赵飞云暗暗的羡慕,自己何时也能有这个本事呢?

  接近了目的地,上官无极猛的跃身而起,无声无息的落于一个枝头, 以手指示意赵飞云看。

  其实不用示意赵飞云也看的见,在树下前方的一个大空地上,共有五个人,其中两人正在那空地的中心你来我往,殊死拼杀,强烈气劲远及数丈,而另有三人分布于空地的三方,如同铁三角般包围着场中交手的两人,个个默然不语。

  赵飞云细细的观察,场中交拼之人身形移动太快,别说是什么样子,就连他们用的是什么兵器也看不清,但是从个头来看,两个应该都是男人。

  而三周站着的三人赵飞云的很清楚,二人是青年男子,一人是中年男子,而因为赵飞云所处角度恰倒好处,三个人的面目全部一目了然,他只觉得三人中的那两个青衫的青年人生的很好看,他们一人持刀,一人赤手,虽然面目不是很英俊,但是眉宇之中透出的一股侠气让赵飞云觉得非常舒服,尤其是那二人脸上淡淡浮现出的愧疚和担忧更让他觉得二人心术纯正,看这这两人的面貌有七八分的相似,肯定是兄弟无疑。

  而另一个白衫人赵飞云就看的极不舒服,他手中拿着一把制工精美的判官笔,上面雕龙刻凤,十分好看,若是论长相那更是相貌堂堂,那成熟稳重的脸上还透射着中年男人的独特魅力,可是那双眯起的眼睛里时有时无透出的狡诈眼神却破坏了他整体的形象,使得赵飞云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心术不正。

  场中交拼终于到了白热化,一声巨响,两人猛的分开,二人一人青衫使刀,一人红衫使枪,看上去都是负伤不轻。

  那两个青衫人强步上前,扶住了那个使刀青衫人,看来他们也是兄弟,只是这个比较年轻,他苦笑着道:“大哥,二哥,我也输了。”神情间尽是无奈。

  那个被称为大哥的青衫人叹了口气,示意他的二弟将这个三弟扶开,转身抱拳道:“天罗神枪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佩服。”

  那个取胜的红衫青年人看来也好不到哪儿去,身上伤痕处处,也是拄着长枪才能勉力站起,口中不断喘着粗气,根本不理那个青衫人的话。

  那个青衫人又道:“可是吴镖头受创后又连败我二弟三弟,如今看来也是强弩之末了,势必无法再能和在下交手,难道到了现在,吴镖头还要坚持吗?”

  那个吴镖头此时抬起了头,坚定的道:“镖在人在,镖失必先人亡!”

  那个白衫人冷笑了一声,道:“我说吴猛,你现在还装什么狗屁英雄啊,难道现在你还有回天之力吗?还是交出‘玉麒麟’,说不定齐大公子会给你条生路的。”

  那个吴猛听到白衫人的话,登时怒不可遏,破口骂道:“萧天意你这个混蛋,天门镖局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吃里爬外,泄露运镖路线,勾结外人谋害自家兄弟,你******还有没有良心!”这一动怒,立刻引发了他的内伤,口中鲜血登时狂吐不止。

  可那个萧天意却满不在乎,笑道:“吴猛啊,你也实在太食古不化了,人都是自私的,那姓张的老不死已经病入膏肓,等他一登腿,这总镖头的位置非你莫属,那时,我萧天意又能得到什么?还是个镖头,还是要过这种刀里剑里,朝不保夕的日子,其实象我这么优秀的人才,总镖头就该由我来当,可是那个老不死的只相信你,镖局里的人也只服你,全不把我当会事,嘿嘿,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吴猛勉强止住了吐血,恨然道:“你这个混蛋,张总镖头对我们恩重如山,还救过你这个龟儿子的命,你现在竟然恩将仇报,要让我门天门镖局满门遭殃,真是禽兽不如!咳咳………”

  “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老家伙救我还不是要利用我为他卖命,再说齐大公子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帮他拿到‘玉麒麟’,就给我黄金五万两,足够我逍遥下半辈子了,你说说看,我该选什么啊?”

  吴猛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对这种厚颜无耻的小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那个齐大公子狠狠的瞪了萧天意一眼,登时吓的他不敢再作言语,而后长叹了一口气,道:“吴镖头忠肝义胆,在下也佩服不已,如若今日不是别无选择,在下实在愿意和吴兄结为生死之交,奈何情势所逼,只要吴兄愿意行个方便,在下保证决不伤害吴兄分毫,而因此给贵镖局造成的一切损失,我河南齐家也愿意全部承担。”

  吴猛也叹了口气,道:“齐家四虎侠骨仁心,义薄云天,在下也早有所闻,也绝对相信齐大公子定是有非常的为难之处才会出此下策,但是镖局有镖局的规矩,人不离镖,镖不离人,在下如若将‘玉麒麟’交给公子,那我天门镖局八十年的声誉就将毁于一旦,这是多少钱也弥补不了的,所以齐大公子的请求恕在下决不能从命。”

  齐大公子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几乎已经站不稳的吴猛,无奈的道:“吴兄见谅,在下实在非要得到‘玉麒麟’不可,惟有先请吴兄休息一会儿了,得罪。”说着,齐大公子双掌平平伸出,青气透现,看来就要动手了。

  吴猛虽然伤痛交加,却仍然坚定无比,坚强的站直身体,双手紧握长枪,双眼中流露出决不认输的慑人神采,拼死之心暴露无疑。

  无比坚强的意志拼尽了所剩无几的功力,吴猛周身烈劲四射,二人之间登时产生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旋涡,相持不下,可惜此时就连赵飞云这个不懂武功的门外汉都能看的出来,吴猛实在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赵飞云担心的看着吴猛,回头看了看上官无极,因担心引起下面这些人的警觉,惟有以眼神求助示意。

  谁知上官无极满不在乎,说道:“云儿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无须顾及。”

  赵飞云吃了一惊,道:“前辈,您说话声音这么大,不怕他们听到吗?”

  上官无极笑了笑,道:“放心吧,就算你大喊大叫,他们也听不见的。”他早就知道全无武功的赵飞云势必瞒不过底下的人,是以上官无极早已用内力在自己二人身周布下了一个护罩,隔内不隔外,外面的声音传的进来,而内里的声音却出不去。

  赵飞云虽然不明白,但是因为相信上官无极,所以勉强放心的道:“前辈,那个吴猛和齐大公子看来都不是坏人,可是却不知为什么原因而要拼命,真是让人很惋惜。”

  上官无极笑道:“那你看那个萧天意是个怎么样的人?”

  赵飞云不屑的道:“背信弃义,标准的小人一个,该死的家伙。”

  上官无极笑道:“说的对,云儿,他是小人,他是该死。但是云儿,你要知道,他不过是个不高明的小人,其充量也就是第九流的,对你来说最多只能算一个低级标本,将来你所要面对的小人,将会比他卑鄙可怕千万倍,你可一定记住啊。”

  “恩。”赵飞云点了点头,又道:“前辈,那两个好汉就要对决好可惜呀,您看他们谁会赢?”

  “他们啊。”上官无极沉吟道:“那个吴猛和齐大公子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本来是难分上下,不过此时吴猛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接不了齐大公子三招。”

  “啊!”赵飞云惊道:“那齐大公子会杀他吗?”

  “不会!”上官无极凝视着场中将要交战的两人,沉声道:“我看他们虽然战意十足,但彼此都没什么杀意,反倒有种英雄相惜的感觉,齐大公子是不会下杀手。”

  赵飞云低头道:“可是像吴猛这样的人,如果失了镖,只怕会比死还难受。”

  “说的对。”上官无极笑道:“那云儿想我阻止他们吗?”

  “呀?”赵飞云高兴的道:“前辈真的愿意吗?”

  上官无极看着赵飞云开心的神情,脸上露出了一丝有所得的微笑,道:“好好待在这儿,我下去解决这场比试。”说着,在毫无预兆之间飞身而下。

  而此时场中二人皆已经运功完毕,功运全身已是不吐不快,当下两人都是大喝一声,一出手已是全力交拼,石破天惊。

  就在枪掌快要相交之际,上官无极突然闪电般的闯入二人交拼的核心,右掌轻松的一挥,那二人登时都感到自己的全力一击在瞬间消于无形,更有一股沛不能挡的强猛劲力狂涌而来,冲击的他们不得不向后飞退。

  齐大公子只觉得自己像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完全无法在这股巨力中定身,齐二公子和齐三公子见势不妙,赶忙上去提掌接住大哥,谁知这冲击力实在大的无法想象,合三人之力竟也被推后了好几尺后才勉强稳定了下来,齐大公子只觉得气血翻腾,浑身难受之极,一时之间竟无法提气运劲,所幸并未受伤,但是心中的惊惶已是无以复加。

  而那个吴猛却不然,那股巨力并未有将他如何逼退,反而进入了他的奇经八脉,一下子将他好几处淤塞的经脉冲开,内伤立时半愈,浑身上下感到说不出舒坦,心中又惊又喜。

  吴猛感激万分的看着上官无极,抱拳谢道:“多谢阁下相救之恩,未知恩公高姓大名?”

  上官无极并未搭理吴猛,而是转头看向齐家三兄弟,笑道:“久闻河南齐家兄弟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怎么今日一见,竟然成了强盗了。”

  语气甚是嘲讽,齐二公子和齐三公子都羞愧的低下了头,而齐大公子虽然也有愧意,却还是抬头苦笑道:“无可奈何,无话可说。”

  上官无极凝视了齐大公子好一会儿,笑道:“齐家兄弟确是正人君子,不知各位心中有何为难之事,我也许可以帮帮你们。”

  “不用了。”齐大公子目光一变,坚定的道:“势在必行,‘玉麒麟’我们一定要得到,既然阁下要横插一杠,那我们兄弟只能得罪了。”说罢一使眼色,他的两个兄弟立刻散开,以三角之势包围了上官无极。

  齐家兄弟受了刚才一击,知道上官无极的武功委实深不可测,是以一上来就是他三兄弟齐上,夹攻对付上官无极。

  上官无极微笑的看着这三兄弟,还真的很有兴趣想看看他们有多大本事。

  齐大公子高喝一声:“阁下小心了!”说着双掌缓缓推动,激起青气如波涛汹涌,封锁了上官无极身周范围,限制其行动。

  于此同时,齐家二弟同时跃身而起,双刀盘旋飞舞,直取上官无极周身要害。

  上官无极挺立不动,好象无法抽身般束手待毙,齐家二弟见此情况也不忍取其性命,双刀同时一变,尽向其双臂砍去,只求让其无法再度插手。

  吴猛看的心急如焚,但是想去帮忙也已是来不及了,只得高声呼喝:“恩公小心。”

  喊也无用,齐家二兄弟得双刀此时已然砍中了上官无极得双臂,不但吴猛心焦,连树上得赵飞云都看呆了。

  谁知此时齐家二兄弟脸色突然变的难看之极,上官无极身上中刀之处突然涌出轻柔的金光气劲,他们二人只感到自己的刀劲猛的一卸如注,转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上官无极笑道:“刀劲并不强烈,看来你们只是想伤我皮肉,并无意损我筋骨,侠骨仁心,果然名不虚传。”

  猛的震开二人,上官无极一指向齐三公子点去,那绕体的青气竟然全无所用,齐三公子大惊失色,拼命运刀相抵。

  “铛”的一声指刀相撞,长刀被震的粉碎,齐三公子猛被震飞,只觉得一股强猛之极的内力狂涌如自己的体内,无可抵挡,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齐二公子看到兄弟受创,悲痛莫名,不要命的挥刀攻向上官无极,刹那间刀影翻飞,刀声凄厉,迅猛无伦的罩向上官无极的全身。

  可惜这种在他齐二公子看来快极的刀法,在上官无极眼里却慢的像蜗牛爬,随意的一挥左手,隐藏于层层刀影之中的长刀真身登时被擒获,齐二公子顿时感到自己的长刀如同铁铸了一般纹丝不动,不禁大惊失色。

  可吃惊的还在后面呢,电石火光之间,上官无极猛一使劲,长刀顿化飞灰,几乎在此同时,上官无极右掌直捣,狠狠的打中了齐二公子的胸口,齐二公子登时被打的向后飞去,口中鲜血狂吐,生死不明。

  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等齐大公子反应过来,他的两个兄弟已然被打的吐血飞退了,登时气的怒发冲冠,也不理自己和上官无极那显而易见的功力差距,拼命狂催功力,悲吼一声扑了上来,拼死强攻。

  河南齐家威名远播,家传武功实在非同小可,此时一经齐大公子施展出来,果然是威势惊人,漫天青光之中,无数掌影铺天盖地、遮云闭日,疯狂的向上官无极压去,誓要将他粉身碎骨。

  上官无极看到如此高明的掌法,脸上首次有了些许认真的神色,左掌微微抬起,烈焰火劲猛然涌现,左掌盘旋环绕,运劲成盾,千掌万击,尽被其火盾熔化,无一幸免。

  齐大公子的疯狂一击,如同飞蛾扑火般被强破,只震的他气血翻腾,那热浪席卷的火盾好象要将他烤熟,但是丧弟之恨已然令他失去理智,使得他不顾一切的再次催谷内力,双掌合一,再向火盾击去。

  上官无极叹了口气,猛的撤劲变招,坚实的火盾突然解体,齐大公子只觉得这一掌如同击在空处,浑身空荡荡的难受之极,只感到自己过度催谷的功力好象在这一刻走入了岔道,正将要猛然反噬。

  上官无极变招奇速,左掌翻腾之间转瞬间坚实的火盾转化为轻柔的火丝,无数火丝上下翻飞,如灵蛇乱舞,柔韧非常,瞬间缠绕住了齐大公子全身,任凭他如何挣扎也牢不可断,很快就使得他无法动弹。

  左掌一拉,无数火丝猛的回收,将肉棕一样的齐大公子扯到了上官无极的近前,上官无极抬起右掌,烈焰狂吐,即将狂猛轰下。

  从刚才起吴猛就呆如木鸡,上官无极所施展出的那精妙绝伦的旷世掌法令他目瞪口呆,当此时看到齐大公子危在旦夕,这才如梦初醒,急急叫道:“恩公,手下留情啊!”

  齐大公子虽然欲夺他的镖,但行事手段却毫不恶毒,且下手极轻,未杀他镖局一人,光明磊落使得吴猛心折不已,此时看到他死到临头,心中实在大为不愿。

  而此时大为不愿的还有一直同样呆如木鸡的萧天意,上官无极的盖世武功使得他又惊又妒,但是此时他却只感到恐惧,齐大公子一死,不但自己的五万两黄金泡汤,吴猛铁定也不会放过他,看来自己现在除了逃跑之外,是别无选择了。

  就在这个小人想要逃跑的时候,上官无极的一掌已经猛然轰下,齐大公子避无可避,只得轰然中掌,强猛掌劲直透五内,沛不能挡。

  

第二十一章 树林之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