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玉牌记恩

    强猛火劲直透五内,齐大公子只道大势已去,只得闭目待死,可是不一会儿,他却有了一种奇怪之极的感觉。

  火劲虽然进入体内,但是却未对自己的腑脏造成伤害,反而进入自己的经脉作起周天运行,一元复始,循环流动,全身上下感到舒坦无比,连原本快要走岔反噬的己身功力,也在这股强沛的内力引导之下回到正轨,做起大周天循环。

  随着这股火劲带动,自己的功力每运转一个周天,功力便奇迹般的增强了一分,无止无尽,竟然越来越强,直至运行到第第七十二个大周天,体内暴增的功力已是盆满将溢,充盈欲破了。

  上官无极猛的收回火丝,将齐大公子远远的甩了出去,此时他暴增的功力已然是不吐不快,猛的大喝一声,狂轰一拳,无匹拳劲轰的尘土飞扬,竟然打出了一个直径数尺的土坑。

  齐大公子站定,双目神光暴闪,全身青光盘绕,体内充沛的内力如水银般流转全身,感到无法形容的舒泰,心中又惊又喜,疑惑万分的看着上官无极,既然伤了自己的兄弟,却又为何助自己提升功力,就刚才那一下,就已然使自己暴增了三到五年的功力修为,名副其实的是功力大进。

  就在他疑惑不定的时候,双臂猛的一紧,登时看到自己的两个兄弟关怀万分的看着自己,而且他们那原本因为内伤而暗淡的脸色也重现红润,竟然显得神采奕奕。

  “你们………没事了?”齐大公子不能置信的看着自己这两个好象已经内伤尽去的兄弟,颤声问道。

  “是啊,大哥。”齐二公子奇道:“中了那一掌,非但不觉得难受,刚才郁结的经脉反而被震开了,淤血尽去,好象那一掌不是要伤我,却是在给我治伤。”而齐三公子同时也是连连点头,看来他的感觉也是一样。

  “哼。”一声重喝将三兄弟从梦中惊醒,只听见上官无极道:“两个小小子不知好歹,身负内伤不立刻疗伤还妄动内力,差点就要留下无法治愈的后遗症;那个大小子更是胡闹,乱催功力,几乎走火入魔,如果不是看在我和你们的父亲还有点交情,而你们三个小子的心地也还不错,我才懒得给你们疗伤增功呢,真是自找麻烦。”

  听到这句话,齐家三兄弟立刻知道眼前此人必是隐世高人,而且看来和自己的家族还颇有渊源,刚才所为更是一番善意,当下不敢怠慢,连忙跪下道:“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蒙前辈不计,出手相救,晚辈感激不尽,还请前辈多多恕罪。”

  上官无极抬了抬手,笑道:“好了,起来吧,我要是怪你们还会帮你们吗,都起来。”

  齐家三兄弟依言站起,正想开口询问,忽然听见上官无极道:“萧天意,你准备到哪去啊?”

  场中诸人这才发现,那个萧天意已经转身了,正准备悄悄离去,此时听到上官无极的话,他猛的全身一震,呆了一下。

  吴猛如何会让这个卑鄙小人离去,大吼一声,拔身而起,飞快的挡住了萧天意的去路,冷哼道:“姓萧的,你想走?除非留下你的人头!”

  这个刚才还得意非凡的家伙此时已经是吓的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下哀道:“吴镖头,饶命啊,小的我也是一时糊涂,你就看在咱们十几年的交情份上,就饶了我一条狗命吧!我求求你了!”看着吴猛眼中逐渐有些软化的眼神,这个萧天意磕头如捣葱,咚咚做响,登时血流满面,看着可怜之极。

  上官无极看着吴猛眼中原本愤慨的神色越来越软,看来随时答应他的哀求,便冷笑着对萧天意道:“你别那么急吗,我叫住你又没说不让你走,只是怕你掉了东西。”

  此时场中就是上官无极最强,生杀大权全掌握在他一人之手,那个见风使舵的小人当然清楚这点,立刻转头对着上官无极叩拜起来,口中赌神发咒,还真是满好听的。

  树上的赵飞云听的竟来了兴趣,这个萧天意看来文采不错,连发毒誓都发的满有水平,个个都是新意十足。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也不理这个可怜巴巴的萧天意,对着齐大公子道:“大世侄,你是不是答应他要给他什么呀?”

  齐大公子赶忙答道:“回前辈的话,我曾答应事成之后给他五万两黄金。”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道:“那你要他办的事他办了没有?”

  齐大公子看了萧天意一眼,回道:“他办了。”

  “好。”上官无极回道:“既然他办了,你也不能失信,把银票给他吧。”

  咦!萧天意吃了一惊,还有这种好事,不杀我,还给我钱,我不是听错了吧。

  齐大公子和所有人都是同样吃惊,但是上官无极发话,他又不敢不从,而且确实是该给他的,惟有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了萧天意。

  但是齐大公子实在是从心底里讨厌萧天意,这个天门镖局的老镖头不但答应了自己出卖他的镖局,竟然还提议以剧毒毒死所有压镖的镖师,绝除后患,如此无情无义,实在狠毒卑鄙到了极点,所幸自己兄弟宅心仁厚,不欲杀人,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否则只怕现在所有的镖师都已经成了地府亡魂了。

  萧天意颤抖的接过银票,抬眼偷偷的看了看上官无极,只见上官无极笑道:“怎么样,数目对吗?”

  “对,对。”萧天意连连点头。

  “既然对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上官无极奇怪的道。

  “奥,对,对,在下这就告辞了,多谢各位的不杀之恩,在下没齿难忘,定然痛改前非。”说罢,这个萧天意站起来转身就走。

  谁知就他转身的一刹那,身后突然传来了上官无极森然的声音:“奇怪,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杀你了?”

  就在萧天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锐利的劲风登时从后传喉而过,萧天意的喉管登时被洞穿,鲜血如泉喷涌。

  萧天意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转过身来不能置信的看着上官无极,神色间尽是恐惧和不解。

  上官无极冷笑道:“你不明白,好吧,我就明白的告诉你,给你银票而又杀你其一就是要我的大侄子兑现对你的诺言,我总不能让他对一个将死的人失信;其二则是要你也尝尝被别人骗和出卖的感觉,像你这种无耻小人相信一生也不知道出卖过多少人了,在你死前让你也好好尝尝这种滋味,死后到了阴曹地府也好反省反省,下辈子就别再那么无耻了,好了,你也可以走去地府了。”

  萧天意喉管已断,发不出声,只能“咯咯”作响,猛的轰然倒了下来,下辈子他会不会痛改前非谁也不知道,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这辈子是铁定没这个机会了。

  上官无极看了一眼露出恻然之意的吴猛,冷然道:“吴猛,你身为天门镖局的第一镖头,将来又是要主持大局的人,怎么连********这麽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这种无耻小人,也是可以放过的吗?你放过了一个对不起自己的人,可知道将会对不起多少对得起你的人啊!”

  吴猛惭愧的道:“谢前辈指点,晚辈受教了。”

  教训完吴猛,上官无极转头看向忐忑不安齐家兄弟,斥道:“好了,现在轮到你们呢。说吧,为什么作出这种有辱家门的事!”

  齐家兄弟吓的一下子全跪了下来,齐大公子不敢隐瞒,悲痛的把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

  原来是因为齐家的四弟在一次于他人交手之中被人暗算中了江湖邪派---青竹门的‘碧磷神掌’,伤重无比,危在旦夕,而江湖中除了青竹门人外,传说就只有幻云轩的玲珑丹可以医治‘碧磷神掌’的阴邪掌力,所以齐家三兄弟便一齐找到了幻云轩的轩主---诸葛万福,以求取灵丹。

  谁知这个吝啬的轩主却说他的灵丹千金不换,如果一定想要,除非是用他已经收集了其三而只差一个的东汉时期的羊脂白玉四象神兽---‘玉麒麟’来换,虽然这明显是狮子大开口,但是四弟伤重,而这个诸葛万福也是武功高绝,齐家兄弟奈何不了他,也惟有无奈答应了。

  经过暗中打探,终于打探到‘玉麒麟’已经由天门镖局压运前往京城送于蓝玉大将军贺寿,虽然严谨的家风不允许他们作出这盗匪行为,但是兄弟情深,实在也无法看着自己的兄弟就此死去,最终把心一横,挺而走险了。

  上官无极冷漠的听完了齐大公子的陈述,不置可否,此时吴猛走上前来,为他们三兄弟求情,说到他们虽然意图夺镖,但是却不狠毒,下手极有余地,不但未杀一人,就是对自己也是多番留手,实在是情势所逼,还求上官无极宽恕一二。

  上官无极沉默良久,终于重重的叹了口气,抬手示意齐家兄弟起身,随即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银光闪闪的丹药递给了齐大公子。

  齐大公子接过了这颗银丹,登时闻到了一种浓郁的异香,不禁觉得心旷神怡,心知这必定是旷世灵药,不禁又惊又喜。

  上官无极道:“那个诸葛小子你们也别去找他了,这颗‘玄阳银丹’足以治愈那个什么狗屁神掌,我再传你们一套内功心法带回去,给你的四弟配合银丹修炼,一个月后他不但可以痊愈,功力还会大进,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齐家兄弟喜极而泣,跪下后重重的叩首,道:“多谢前辈相救之恩,晚辈没齿难忘,请前辈留下姓名,晚辈誓不忘大恩。”

  上官无极淡淡的道:“算了,我也只是和你们的父亲有点交情,不忍看见你们兄弟误入歧途,如今你们的父亲已经过世,而你们也知错了,我的名字你们也就不必知道了。”

  此时吴猛也跪了下来,道:“前辈相救之恩,在下不可不报,还请前辈务必留下姓名,否则在下就长跪不起。”

  上官无极凝视了这跪了一地的人好一会儿,开口说道:“我的名字你们就不必知道了,但是如果你们想报今日之恩,我倒是有个办法。”

  上官无极说着从身上套出一个雕功精美的玉牌,伸到了他们面前,道:“如果你们真的记我的恩,就记住这块玉牌吧,有朝一日如若有人拿着这块玉牌来找你们,你们就把欠我的情还给他就行了,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齐家兄弟和吴猛闻言都细细看着玉牌,玉牌十分好记,那大大的繁体‘阳’字极为少见,四人都牢牢的把它记在心里了。

  记住了之后,他们依言站起,而上官无极便示意齐大公子跟自己到一边,将一套上乘的内功心法传授给了他,齐大公子认真聆听,一字不漏。

  记完心法后,齐家兄弟和吴猛再三告谢上官无极,起身离开了。

第二十二章 玉牌记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