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九阳斗大易

    “轰!”的一声巨响,双掌猛的对撞在了一起,只激的烈焰四射,热浪翻腾,赵飞云只看到来人猛的被震退三步,正在高兴之间他猛然发现,连上官无极竟也被震退了一步。

  上官无极笑道:“好啊,两年不见,你这老鬼的功力渐长啊,竟然可以将我逼退一步,真是让我吃惊.”

  “嘿嘿。”看来像似万生谷主的老者笑道:“让你吃惊的还在后面呢,看招吧。”说着便提掌出击。

  万生谷主身形急转,环绕着上官无极盘旋疾走,似乎是在寻找时机。

  上官无极也不理他,轻松的道:“转那么多圈又有什么用,最后攻敌的还不是一招。真是无聊。”

  万生谷主身形越转越快,赵飞云离开他甚远也觉得头昏眼花,急忙闭目不敢再看,可就在他闭目的那一瞬间,却听见了“嘭”的一声闷响,好奇的他急忙睁开双目。

  只见上官无极又使出了烈焰火盾,正好挡住了身形已然定住的万生谷主的雷霆一掌,丝毫不差,守的固若金汤。

  上官无极满不在乎的道:“有什么可吃惊的,不过都只是些小把戏罢了。”

  火盾猛然吐劲震开了谷主,上官无极故技重施,火盾猛然转化为火丝,千万火丝如灵蛇般急追而上,要将这个谷主如同齐大公子般的捆成肉棕。

  可是这个万生谷主明显比齐大公子强的太多了,周身真气环绕,身形不断变化出奇异怪趣的古怪身法,仿佛正在嬉戏玩乐,惹人发笑,但是身形变幻间,千万火丝尽被冲击的无从下手,全无所用,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万生谷主身形灵变,口中高笑道:“怎么样啊,上官老鬼,我这个‘五禽身法’不是小把戏了吧,若是你已经惊讶了,那下面就会让你更加惊讶的。”

  说话间,万生谷主身形急转,无边热浪转化为一个高热龙卷,气劲由内至外,激起飞沙走石,遮云闭日,千万火丝猛的被吹散弹开,完全被破。

  看到如此骇人威势,赵飞云直吓的魂不附体,只觉得自己将要被着强绝的龙卷给吹走,眼看热浪如海潮般夹杂着沙石席卷而来,却是避无可避。

  危机时刻,上官无极袍袖一挥,一堵无形气墙猛然间在赵飞云身周竖立,尽挡热浪飞沙,全无所伤。

  上官无极微笑的看着这呼啸而来高热龙卷,惬意的道:“说句良心话,你这招不怎么样,真的不怎么样。”

  上官无极双掌一分,掌势立变,平地之上猛然升起了一个强猛无伦的火焰龙卷,赤红雄烈,威势惊天,比之万生谷主的高热龙卷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电石火光之间,两个巨型龙卷正面对撞,以旋对旋,相互挤压吞噬,掀起无数火焰热浪四下飞射,无边无际,两个人的身形瞬间就被这龙卷相撞时所产生的巨大风暴所淹没,空气中不断的传来二人对掌交拼时所产生的隆隆巨响,震耳欲聋;巨大的炽热风暴吞没全场,摧枯拉朽,焦土焚石,仿佛欲将这天地万物一齐摧毁。

  全场之中,惟有有气墙保护的赵飞云未受波及,他看着这惊世骇俗的强猛比试,对场中二人的武功已经佩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但同时心中也不禁在为上官无极暗暗担心。

  不过看来这担心实在多余,在交拼过百击之后,巨型风暴猛然消散,一条人影被震飞了出来,赵飞云定睛一看,这个人正是万生谷主。

  只看他此时的形象可大不如刚才,面色略显苍白,喘息微觉沉重,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身上衣服各处也有被火灼的痕迹,看起来实在有点狼狈不堪。

  可是他的脸上神色却还是高昂非常,笑道:“怎么样,足足对了一百七十二掌也没能伤了我,现在该对我另眼相看了吧。”

  上官无极神采如昔,全身丝毫无损,脸上微微露出赞许的神色,可嘴上却道:“你能接下我下这一掌我就真服了你。”

  说着,双掌开始回旋挥舞,激起熊熊烈焰冲天而起,逐渐凝聚成型,不断盘旋飞舞,威势非凡,仿佛一条上古火龙在此刻从洪荒时代苏醒,重新降临人间。

  万生谷主看到如此惊天强招,眼睛都看直了,只觉得这条火龙狰狞凶猛,浑身散发出的火焰热浪更胜自己数筹,冲击的自己的护身真气“呲呲”作响,一时只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目眩,连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银须银发也受热卷起,仿佛自己正处在洪炉炼狱之中。

  此招未发威力已是如此恐怖,如若正面击中,那又强到何等骇人听闻,当下把这个万生谷主吓的大叫:“停!停!不过是切磋一下,你怎么想要我老命啦,不打了不打了!”

  你说不打就不打了?听你才有鬼。上官无极蓄劲已足,浑身上下光华流动,透射出不可思议的非凡神采,长啸一声,轰然出掌,巨大的火龙夹九天神威狂猛扑下,直向那万生谷主吞噬而去,火掌尚未轰到,灼热的火劲已经将他的身周数尺完全封锁,势必要他避无可避!

  避不过,躲不了,万生谷主势成骑虎,已是别无选择,只能拼尽了全身功力聚于双掌,对着那呼啸而来的凶恶火龙,直直的迎了上去。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平地而起,响彻云霄,火焰热浪互冲对击,四散飞射,这方圆过百丈的巨大空地几乎在瞬间化为了一片火海,在这片火海的核心,巨大的火龙将上官无极和万生谷主完全包围,生死不明。

  无论多么厉害的招式终究都有尽时,当无尽的火焰渐渐消散开去,赵飞云看见内里的两人四掌相抵,双臂上都是真气流转,看来都到了内力比拼的地步。

  只见得上官无极神态悠然,轻松之极,毫不在意的催动功力,看来是占尽上风;而万生谷主则差多了,双眼翻白,神情痿顿不已,身体微微后倾,看来只是在勉力支撑而已。

  突然间,上官无极双掌之上升起了一股玄妙莫明的卸荡之劲,猛的将万生谷主的掌力消于无形,远远抛开,上官无极悠闲的看着站定后粗气直喘的万生谷主,嘴角优雅的挂着一丝笑意。

  万生谷主胸口不断的起伏,浑身上下被火劲灼烧的狼狈不堪,好不容易才能开口,而一开口就是破口大骂:“直他娘,说了不打不打,你这老鬼怎么还下那么重的手,差点就要把我烧成了焦碳,你******真不是个东西!”

  上官无极对这些辱骂毫不在意,轻松的道:“哼哼,既然是你决定了何时开始,那自然应该由我来决定何时结束。再说了,如果我当时收手,你又怎么知道你的功力极限能发挥到多大呢?对吧。”

  “嘿嘿。”听到这话,这个刚才还气鼓鼓的谷主竟然笑了出来,开心的道:“怎么样,我的这套‘大易阳春诀’的顶峰功力不同凡响吧,我看和你的‘九阳神功’也差不多了,对不对啊?”

  “你做梦去吧。”上官无极嗤之以鼻,嘲道:“我刚才只不过用上了‘九阳神功’第八层的功力而已,你就已经顶不住了,若是我用上的是顶峰第九层,哼哼,只怕你连三招也接不下就完蛋了,还想和我的神功相比,下辈子吧。”

  万生谷主气的直跳,刚刚才露出笑意的脸上又是气鼓鼓的了,嚷道:“你就不能委婉一点,满足一下我那一点点的虚荣心,你这样说实在太伤人了!”

  “哈哈,哈哈”上官无极高声长笑,走过去亲热的拍了拍谷主的肩膀,笑道:“好了,华老鬼,其实你的武功也不错了,已经到了绝顶高手的境界。而且你的看家本领也不是武功,那天下无双的医术才是你的强项吗,何必这么不开心呢。”

  乖乖,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谷主竟然像个大孩子一样,被上官无极这两句话又讲笑起来了,自夸道:“就是,就是,说到医术,谁能及的上我‘医仙’华清风,论武功我不如你,要是论医术你就不如我啦,咱们是各有千秋,难分上下,哈哈,哈哈………”真是王婆卖瓜,为老不尊。

  赵飞云看着这个万生谷主华清风,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非常熟悉的亲切感,看着他就想到了那个性格像足了他的贾王朱贾子,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朱瑞,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记得自己吗?

  除了这种亲切的感觉外,赵飞云还感到非常的意外,在谷外听到上官无极对他所为的描述,赵飞云原本认定了万生谷主是一个自私,贪婪,吝啬,整天没笑脸,脸色臭的好象全世界都欠他银子似的老古董。谁知一见之下大是不然,这个谷主竟然会是个如此有趣的老顽童。

  华清风笑着反手拍了拍上官无极的肩膀,道:“好了,说吧,你今天到这里来干什么,看你红光满面,功力十足,应该没什么要麻烦我的呀。”

  上官无极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明知故问。”说着一招手道:“云儿,你过来。”

  在那一挥手间,赵飞云就感到包围自己的气墙消散了,当下依言走了过去。

  上官无极将赵飞云拉到华清风的面前,哼道:“你不会告诉我你刚才没看见他吧,我是带他来找你的。”

  华清风低头凝视赵飞云,突然像发现了一个珍奇异宝似的面色大变,对着赵飞云左看右看,上下端详,久久不能移开眼睛,直看的赵飞云浑身不自在。

  “喂!”上官无极一声喝将华清风从沉醉中喝醒了,不耐烦的道:“你有完没完,人家孩子都被你瞧的不好意思了,看出来没有。”

  华清风不可思议的道:“奇,奇,这个孩子面色青中微紫,呼吸既轻且浮,听心跳更是软弱无力,此乃大虚之相,但是我看他既未受伤,也未中毒,按理说,如果是有病也不该虚成这样还能不死啊,奇怪,让我来把把脉。”说着就伸出手来。

  “啪。”上官无极狠狠的打了华清风的手一下,把他打缩了回去,看着他不解的神情,笑道:“把脉探病算什么本事,就是我也能探的出来,你刚才不是说自己的医术天下无双吗,有本事就看出来。”

  华清风气的一跳,怒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看出来就看出来。”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赵飞云,眼神比刚才更狠更毒,简直就像要看到他身体里面去一样。

  过了良久,这个华神医突然拍手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个小子竟然患了旷世奇症—断阳绝脉,真是有够倒霉的,哈哈,怎么样啊,哈哈。”

  赵飞云听的心惊不已,当年太医之首贾神医足足为他把了半个时辰的脉才探明自己所患何症,而这个华清风不过看了他一刻钟就看出来了,可见他的医术要比贾远高的多了。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是啊,所以我才要找到你这个‘医仙’来治这奇症,相信你会有办法吧。”

  华清风眼神直往上官无极身上飘,小心的道:“上官老鬼,你到底打什么主意,明白的说出来吧。”

  “好!”上官无极一笑,道:“开门见山,我希望你能拿出你的‘万转圣天丹’来医治这孩子。”

  “什么!!!”华清风大吃一惊,嚷道:“你是否疯了!那‘万转圣天丹’可是我一生的心血结晶,是以‘万年血参皇’为主料,融合了上千种的珍奇药材,花费了我十年的光阴才炼制成功的,普通人就是闻一闻也能驱病强身。要是吃下去,我都不知道神效会有多大,我和这小子非亲非故,干吗要把我的命根子给他!决不可能!”

  说着,华清风抬眼看了看上官无极,邪邪的笑道:“还有你,你不是说过,你的‘天阳金丹’神效非凡,不输于我的‘万转圣天丹’吗?你拿这个去救他不就行了。”

  “唉。”上官无极长叹了一声,道:“‘天阳金丹’药性有些霸道,用于练气增功的确是神效非凡;但若是用于固本培元,疗伤治病,却不如你的‘万转圣天丹’那么温良平和,疗效如神。”

  看着华清风那得意的神情,上官无极道:“这样吧,我也知道无条件要你拿出‘万转圣天丹’是不太可能,我就拿一颗‘天阳金丹’来换吧。”

  华清风把头直摇,道:“不行,你自己都说你的‘天阳金丹’比不上我的‘万转圣天丹’,那一颗怎么够,如果你一定要换,除非是拿两颗来才行。”

  “成交!”上官无极猛的高喝一声,把赵飞云和华清风吓了一跳:“两颗‘天阳金丹’换你的‘万转圣天丹’,你可不能反悔啊。”

  “怎么可能,我‘医仙’何时反悔过。”华清风虽然有些意外,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万转圣天丹’虽然贵重,但是自己多年来借助这颗神丹的灵气练功,它对自己的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了,但是要说到一口吃了它,仅此一粒自己也实在是舍不得,此时用它换来两颗天下增功圣品‘天阳金丹’,怎么样都是自己占便宜,当下也是急急的道:“‘万转圣天丹’换两颗‘天阳金丹’,就这么说定了。”

  “好!”上官无极点了点头道:“但是就算有了神丹,也需要你的帮忙才能将神丹的功效发挥到极至,所以,还是要请你出手才行。”

  “当然了,只有我才最清楚这神丹的功效嘛。”华清风得意洋洋的道:“不过咱们朋友归朋友,规矩不能破,你想要用什么来做医资呢?”

  ‘妈的,果然是个财迷。’赵飞云心中暗暗的道,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就烟消云散了,直骂这个老家伙不是个东西。

  可是上官无极却道:“当然了,规矩不能破,那你看我全身有什么能做医资的,拿去就好了。”

  “那我就要………”华清风坏坏的笑道:“你的九阳神功。”

  赵飞云气的要几乎要跳起来了,谁知上官无极一把按住了他,满不在乎的笑道:“也行啊,不过我可是个大嘴巴,等我出去之后恐怕会忍不住将你得到九阳神功的事情到处宣传,闹的人尽皆知也是可能的喔。”

  这回轮到他华清风急的要跳起来了,叫道:“你想害我啊,你这么做,只怕不出三天我这万生谷就要给人踏平了,我这下半辈子恐怕都要在别人的追杀下过日子了,你这招也太毒了。”

  赵飞云听的心里暗暗偷笑,只听见上官无极笑道:“怎么能怪我毒呢,要怪也只能怪你太贪心,竟想贪一些你不能贪的东西,我说老鬼,你要知道,太贪心的人都是没好下场的。”

  “唉。”华清风神情痿顿了下来,没好气的道:“算了算了,九阳神功我要不起,你把刚才用的那套掌法给我就行了,怎么样。”

  “你说的是我刚才用的‘天火神掌’。”看着华清风迫不及待的点着头,上官无极笑道:“你还真识货,好吧,就此成交,我就用‘天火神掌’十二式作为你的医资,满意了吧。”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华清风兴奋的鼓掌笑道:“喂,上官老鬼,你这么为这个小鬼,他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看着上官无极微微露出的不悦之色,他话锋一转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他可比你帅多了,哈哈哈哈………,怎么样,我可以替他把脉了吧。”

  上官无极对他这种为老不尊的家伙也是无可奈何,微微点了点头,就将赵飞云推给了他。

  华清风以拇指和食指搭上了赵飞云的脉络,在他的手指接触到皮肤的一刹那,他的整个人都都变了。

  那嬉皮笑脸的神情刹那间消失了,整张脸上都充满了认真、专注的神色,双眼之中闪烁着无可比拟的魅力神采,此时赵飞云突然觉得,刚才的那个为老不尊的老顽童不见了,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德高望重,神态威严的长者,让他不自觉的产生了敬畏之情。

  一股内力从手腕的脉络透入,很快传遍了全身,赵飞云只觉得惊讶不已,这倒并不是因为这股真气的作用有多么神奇,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熟悉这股真气了。十年来,他几乎每次都是因为这种真气而起死回生,延寿续命的。

  猛然间,华清风撤回了他的内劲,狠狠的瞪了赵飞云一眼,只把他吓了一跳,然后只见他又狠狠的瞪着上官无极,森然的道:“你骗的我好苦啊,难怪你不让我给他把脉了。哼!掌法我不要了,金丹我也不要了,你马上把这个孩子带走,我是决不可能医他的!”

  异状陡生,赵飞云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明明已经谈好了吗?为什么这个华清风突然又变卦了。

  

第二十五章 九阳斗大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