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恨与情的平衡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万物苏醒,阳光普照,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欣欣向荣。

  赵飞云此时就坐在一个树荫,盘膝而坐,调气凝神,已然进入了物我两忘的超然境界。

  而现在他所练的,正是上官无极在闭关之前因为担心他寂寞烦闷,而教给他用以打发时间的九阳神功第一层入门心法。

  虽然赵飞云无法以次练气,但是这心法之中所载的各种安神宁心的法门却使得赵飞云得益非浅,在没有上官无极在身边的几天里,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用以在这个树荫下练习心法而度过的。

  他不想将自己可能仅剩的宝贵时光浪费在一个竹屋之内,他希望能在那屈指可数时光里尽量多感受一下这个以前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自然,他绝对不想浪费这可能是他今生的最后一个机会。

  而在此时,一个娇小的人影提着个竹篮缓缓的向他走近,那一身翠绿色的衫子在这绿意昂然的山水之间更加显得秀丽动人,不过正在入定的赵飞云并未有看见她,其实就算是看见了,赵飞云也不会搭理她。

  这倒不是因为他很厌恶华吟雪,只是他从小养成的孤僻性格本能的在使他排斥陌生的人,任何一个陌生的人。是以在和她相处的这几天里,赵飞云就根本未和她说过一句话。

  在此时此刻,除了那多次拯救过他的上官无极,他绝对不想和任何人交往;而除了上官无极,他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感情。

  华吟雪轻轻的走到了赵飞云的近前,未发出半点声音,仿佛是担心惊扰了他,她也就那么静静的在赵飞云的面前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注视着他。

  在和他相处的这几天,她真是越来越觉得这个男孩子与众不同,在她以前所见的人当中,真的是绝无仅有。

  自她五岁的时候,就在她父亲的指导下接触了那些上门前来求医的病人,也就在那时,她开始了解到了人性的复杂。

  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必定都是些病入膏肓、伤重垂危的重症者,当他们处在那濒临死亡的时刻,一切的顾忌都将消失无踪,他们就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将这一生中最迫切、最隐秘的yu望几乎全都表达了出来。

  这些yu望是那么的复杂繁琐,五花八门,这一切都使得年幼的华吟雪吃惊不已,她无法想象一个人心中竟然会有那么多想要得到的,想要拥有的。

  而华清风却告诉她,这就是人的本性:贪婪和永不满足。这些都使得这些人显得是那么的复杂和污浊,是以这些人都使得这个纯洁的女孩感到了不满和厌恶。

  直到赵飞云的出现,才使得华吟雪再一次的感到了新奇和惊讶,这个孤僻的男孩竟然会有那么与众不同纯净的思想。

  虽然他眼中流露出的感情是那么复杂,但是却丝毫没有混乱,反而却是十分的一致,那所有的感情都只呈现出一种颜色。

  黑色,一种悲哀的深黑色。

  黑色的愤怒、黑色的悲伤、黑色的仇恨、黑色的希望、黑色的信心,一切的一切,都是完完全全的深黑色。

  他所有的情感,所有的yu望,都是因为了一件事而产生的;他所有的抗争,所有的奋斗也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努力的,除此以外,别无所有。

  好可怕的执着,好孤独的灵魂。

  华吟雪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男孩内心之中如此悲哀,如此黑暗。

  于是她也就这么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

  足足过了两个多时辰,赵飞云终于从入定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重新回归现实。

  这篇心法确实非同凡响,几日来的每次练习后,都会让自己感到心情宁静,杂念全无,全身上下神轻气爽之极。

  谁知正在不断回味这奇妙感觉的赵飞云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张秀丽无伦的俏脸笑盈盈的盯着他看,不禁感到一楞。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来了多久了?赵飞云很想问她,但是又不太愿意开口。

  谁知华吟雪竟似看出了赵飞云心中的疑问,笑道:“你早啊,我已经来了两个多时辰了,看你那么用心,就没有打搅你。”

  看着赵飞云并没有多余的反应,华吟雪接着道:“其实我是叫你来吃早饭的,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里,那我就干脆把早饭拿过来了。”说着,就将那个竹篮拿了过来,笑道:“昨天我看你烙饼没吃多少,所以今天我做了香糕,你一定喜欢吃,来。”

  掀开了竹篮上面的盖布,里面安放着七种颜色的糕点,小巧玲珑,可爱之极。

  华吟雪拿起了一个金色的糕点,笑道:“这种糕是用谷口的奇花‘金仙子’制成的,这‘金仙子’原本是有毒的,不过只要用这谷中的泉水泡过之后就能祛除毒性,而且还有滋养安神的功效呢,来,张嘴,啊………”看她的样子,竟似要喂赵飞云一样。

  赵飞云又怎么好意思,脸色微红,伸手接过了糕点,吃了一口,果然是感到十分的香甜可口。

  看着赵飞云那满意的表情,华吟雪笑道:“怎么样,很好吃吧,这七种糕点都是用不同的药材作成的,我娘以前就经常做给爹吃,爹也是赞不绝口呢,所以我就和我娘学来了。”

  赵飞云依然不语,可是华吟雪看来今日却是不肯罢休,接着道:“其实我娘还会做好多好吃的,我也基本上都学会了,只差最好的几样没有学到,因为我娘因为生爹的气,跑回娘家去了,到今天也没回来,我真是好想她啊。”

  说到这里,华吟雪惊讶的发现,赵飞云不但停住了嘴,眼中更荧荧透出泪光,透出了无尽的悲伤和思念,是以好奇的问道:“你也在想你的娘吗?她在哪里啊?”

  赵飞云闻言一震,猛的回头瞪着华吟雪,泪光闪烁的眼中更透出了凶狠的目光,直把这个小姑娘吓的心惊胆战。

  可是不一会儿,赵飞云那眼中的凶光便消退了,转代而起的是一种悲伤、痛苦到了极点的神色,缓缓低下头去,浑身止不住微微颤抖,却死忍着不肯哭出声。

  华吟雪心知说错了话,慌里慌张不知如何办才好,心中惶恐之极。

  过了良久,赵飞云稍稍了将心中的悲痛压下,也没看华吟雪一眼,狠狠的道:“他们都死了!”

  “啊!”华吟雪惊呼一声,连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虽然不住的道歉,但是此时心中除了内疚之外却还暗藏着一丝欣喜,因为这是赵飞云第一次和她说话。

  华吟雪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请问他们是如何过世的呢?”

  也许是因为心中的悲伤积压的太深了,所以现在赵飞云就非常需要倾诉,是以并未回避,而是对着华吟雪恨道:“他们都是被皇帝砍下了人头!”

  华吟雪惊骇于赵飞云说出这句话时的脸色,竟会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凶狠,她此时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赵飞云那心中如同大海一般宽广的仇恨和愤怒,这些都让她这个九岁的孩子又惊又怕。

  她不自觉的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握住了赵飞云那几乎握出了鲜血的拳头,希望能够尽到自己的所有能力来帮助他。

  赵飞云被握住了双手,心中的仇恨竟也在一点点的软化,这温软的小手竟会给他如同母亲一般的感觉,是那么的亲切和温暖,直透心扉。

  没有人愿意活在黑暗之中,无论是谁都是向往着光明。

  赵飞云也不例外,虽然他注定是个黑暗之人。

  华吟雪同情的问道:“那你恨那个皇帝吗?”

  “恨,非常恨!”赵飞云愤怒的吼道:“我曾经发誓,一定要亲手将他和他的儿子脑袋给拧下来!”

  华吟雪无奈的道:“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杀了皇帝他们也活不过来,我想如果你的父母泉下有知,也不愿意你在仇恨中生活,你为何不放开一点,宽恕一点呢,这样也许你会快乐一点的?”

  “放开?宽恕?”赵飞云猛的甩开了华吟雪的手,冷冷的说道:“在我亲眼目睹了我的全家被斩首的那一刻起,这一生我要走的路就已经注定了!快乐和我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我家人所流的血都已经进入了我的体内,这一生我都要为他们而活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那个皇帝也还有一口气,我和他就注定势不两立,就算是我不去找他,他也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华吟雪颤抖的看着这个全身充满了杀意的赵飞云,叹道:“我娘曾经对我说过,人世间还是有爱和感情的,做人还是应该多一些包容和宽恕,所以………”

  可惜赵飞云没让她说完,经历过了无数的风雨,如今已经完全成熟的他对这种幼稚的理想不屑一顾,惨然笑道:“我娘也曾经这样对我说过,我也曾经相信过,但是当我娘被刽子手的屠刀砍下首级的时候,‘包容’和‘宽恕’却没能救的了她,直到后来才我明白,这个世上可以相信的,只有‘实力’,除了‘实力’以外,根本没什么能救自己!只有在‘实力’的基础之上,一切才可以有所保证,所以我现在只相信‘实力’,最强的‘实力’!”

  华吟雪虽然聪明,但是毕竟没有赵飞云那么惨痛的经历,所以她就无法明白这种残酷的现实,但是她却又不想去反驳他,是以她再次伸手握住了赵飞云的双手,望着他的眼睛温柔的道:“我知道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情,没办法去了解你的感受,但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可以得到快乐,是真的。”

  赵飞云心里一阵感动,一种温暖的感觉此时从心底升起,深深看着这个姑娘忧伤却又温柔的眼神,同样反过来紧紧握住了她的双手,双目中流出了感激的泪水。

  两个孩子就这么紧握双手,久久对视,一种纯洁的友情于此时在他们之间诞生,逐渐深埋入他们的心底里。

  而就在此时,距离他们数十丈之外,上官无极正在微笑的看着他们,始终对赵飞云放心不下的他几日来经常暗中前来看护,不过此时看到这种情景,他知道实在是自己多虑了。

  这个聪明绝顶的女孩子,不但可以照顾好赵飞云的身体,还能够关怀温暖他的心灵,这世上还会有什么能比她更好呢?

  一生坎坷的赵飞云能够得到这善良的关怀,对他的内心实在是一种很好安慰,但同时也是一种必须的平衡,也只有这样,赵飞云才不会对世间的真、善、美失去信心,而他日后才不会因为过分的偏激而作出太过极端的暴行。

  看来自己是可以放心了,不是吗?

  

第二十八章 恨与情的平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