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有趣的鸳盟

    时光飞逝,春去夏来,此时的太阳已然彻底改变了它原本温柔的态度而变的狂暴不已,无时无刻的发出阵阵热浪袭人,使得整个大地酷热难当,除了知了仍然有劲力欢叫之外,万物都是一片委顿。

  正午时分,在此时的万生谷中,那个依然清凉如初的水池就成了避暑的好去处,各种灵禽竞相在潭中游泳降温,欢快之极。

  虽然处于盛夏,那山壁上的泉眼却丝毫未有枯竭的现象,是以此时华吟雪就站在靠近泉眼的潭边,就着泉眼接下最干净,最清凉的泉水。

  骄阳似火,虽然华吟雪身怀不低的内功修为,但仍是觉得非常炎热,是以要不时的擦去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那微微泛红的脸颊仿佛在她那美玉般的肌肤上淡淡的涂了一层胭脂,更显娇媚动人。

  接好了泉水,华吟雪提着水桶回到了竹楼,虽然这满满一桶水少说也有十几斤重,可是看她的样子却是相当轻快,毫不费力。

  刚回到竹楼,华吟雪就欢快的道:“云哥哥,我闻到香味了,真是不错,现在可以过水了吧?”

  话音刚落,赵飞云的声音就从竹舍的一个单间里传了出来:“不行,刚刚调好了配料,那面还没煮好,不过你先把泉水拿来吧。”

  华吟雪笑盈盈的提着水桶进入了竹舍的厨房之中,看着赵飞云站在一个热气直冒的大锅之前,满头都是大汗。

  华吟雪看的心疼不已,放下了水桶,掏出手绢为他擦去了满头的大汗,同时口中埋怨道:“我都说了我来煮面了,你却非要逞强,看看,热成这个样子。”

  赵飞云满不在乎,满头的大汗反倒使得他精神奕奕,浑身舒坦的笑道:“我的体质只会怕冷不怕热,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当然知道这是虚阳之症的特征,无奈的撅了撅嘴,不说话了。

  赵飞云笑了笑,反身拿起了放在桌台之上的一碗香气四溢的酱汁,端到了华吟雪的面前,微笑道:“怎么样,这是我自己调好的,很不错吧。”

  华吟雪看了看这淡红色的酱汁,自豪的道:“这还不是我教的好,不过看来你也不错,可以出师了,啊!对了,面条应该好了吧。”

  赵飞云一惊,急忙挑起了一根面条尝了尝,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过了不一会儿,两碗清爽的凉拌面就摆在了桌台之上,两个孩子细心的品尝着自己的杰作,赞不绝口。

  自从那首次的对话,赵飞云和华吟雪就结为了好友,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好,而赵飞云为了想要分担一下家务,就向华吟雪提出了想学习作菜。

  华吟雪当然不会拒绝,当即就将作菜的方法教给了赵飞云,而赵飞云天资聪慧,学的很快,没过十几天就学会了作菜的基本法门。

  吃完了午饭,华吟雪收拾好了碗筷就照例的为赵飞云把脉,以观察他每日的身体状况。

  把了会儿脉,华吟雪笑道:“云哥哥,看来果然是越热对你的身体越好,你的气脉真的比昨日更加顺畅了。”

  赵飞云微微苦笑了一下,道:“吟雪,现在离大伏日还有多久啊?”

  华吟雪微微一楞,道:“大概还有两天吧,怎么啦?”

  赵飞云闭上的眼睛,叹道:“那两天后,就可能是我的死期了。”

  “啊?”华吟雪吃了一惊,急道:“云哥哥你怎么这么说呀,两天后怎么了?”

  赵飞云漠然的道:“据你爹说,将在两日后的大伏日动手医治我的病,可是因为方法却过于凶险,所以我很有可能就此一命呜呼。”

  华吟雪听的心惊胆战,伸手握住了赵飞云的双手,忧心重重的道:“如果真是这么危险,那你就不要做了,好吗?”

  赵飞云睁开双目,低头看了看满是担忧之色的华吟雪,微微一笑道:“吟雪,你知道吗?我真是不想死。更准确的说,我很怕死,因为我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有太多的心愿没有达成,我现在决不能死。但是,我更怕就这样无能的度过余生,如果说今天放弃了,那我失去的不仅仅是可能将会拥有的健康体魄,更加会失去那曾经拥有过的信念,身体是有可能康复的,但是如果没有了这些信念,从此我就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退一万步讲,就算日后上天真的恩赐给我像上官前辈那样的盖世武功,我也不可能报得了仇,因为在我放弃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成为强者的资格。”

  “所以我决不能放弃,死也不能,就算最后的结果会是失败,至少我也努力过,争取过,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是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没有放弃,这样我就已经对得起所有的人,今生今世,我也问心无愧。”

  华吟雪不再言语了,对着如此坚决的赵飞云,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无法改变他的决心。现在她能做的,只有默默的给予他关心和支持,衷心的祝愿他一定成功。

  感受到华吟雪的一片至诚,赵飞云心中感动不已,他为世上又多了个真正关心他的人而欣喜万分,他心中暗暗发誓,为了这些关心他的人,他一定要活下去!

  “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小两口了。”正在此时,上官无极的声音从门口响起,令内里的两人陡的一楞,而华吟雪更是急忙放开了赵飞云的手。

  而赵飞云却是猛的欢呼一声,跳了起来,扑到了上官无极的怀里,也只有在他的身边,赵飞云才能有真正的安全感。

  华吟雪看到赵飞云见到上官无极竟会表现的如此高兴和快乐,心里微微的有股酸意,因为在他和自己相处的这段时间里,赵飞云就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表现的如此快乐过。

  赵飞云正在开心之时,突然耳朵一疼,竟被人给揪住了,转头一看,只见华清风恶狠狠的瞪着他道:“臭小子,你刚才在干些什么?老实交代,这几天你有没有欺负我女儿,有没有占她的便宜,不说的话小心我毒翻你!”

  “啪。”上官无极一下打开了华清风的手,不屑的说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云儿这种身体,能欺负你女儿吗?就是欺负,那也是你女儿欺负他才对。”

  华清风气的一跺脚,吼道:“还想狡赖,我刚才明明看见这小子抓着我女儿的手不放,还一脸的色样,根本就是在非礼她,真是气死我啦!”

  “哼。”上官无极满不在乎的哼道:“你搞清楚,刚才明明是你女儿抓着云儿的手不放,怎么可以反过来说,就是要说非礼也应该是你女儿非礼云儿才对啊。”

  “啊,啊。”华清风气的七窍生烟,但是事实具在,又无法反驳,只能吹胡子干瞪眼。

  华吟雪施施然走了过来,微微的躬身向上官无极行礼,举止还是那么的大方得体。

  华清风一把抱住了华吟雪,急道:“宝贝女儿,老实告诉爹,这个臭小子有没有对你使坏啊,有的话不用怕,告诉爹,爹一定替你好好教训他。”

  华清风口无遮拦,说的华吟雪满脸绯红,嗔道:“爹,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云哥哥怎么会对我使坏呢。”

  “哎呀,哎呀”华清风抱头哀叫:“都叫的这么亲热了,完了完了,我女儿一定什么都给骗去了,彻底完了。”

  “爹!”华吟雪气的又羞又怒,跺脚道:“你再这么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说着再也不理在场之人,一溜烟的跑进房里去了。

  上官无极看着越说越不正经的华清风,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头栗,没好气的道:“够了吧,你这老不死的家伙还有完没完,这么小的孩子,能有什么越轨的行为。你再这么胡闹的话我就把你的嘴给封起来,信不信啊!”

  华清风被打的一阵疼痛,但是也心知自己理亏,被上官无极这一吓,倒真的不嚷也不叫了。

  上官无极拍了拍懊恼的华清风,微笑着道:“喂,华老鬼,你大可不必这么难过吗,我看雪儿也的确是个好孩子,他们两个的年纪也相仿,不如这样吧,我就来作个主,将来你就把雪儿嫁给云儿,不就什么都结了吗?”

  这回轮到他赵飞云不好意思了,他哪里想到过这些,急急的道:“可是,可是………”

  “闭嘴!”上官无极猛的一瞪眼,吓的他不敢再言语了。

  “这样啊。”华清风不住的托腮寻思,上下打量着赵飞云那俊秀的面容,点头道:“倒也不错,可是这小子今天不知明天事,谁知道他靠不靠的住啊?”

  “你不是马上就要医治他吗!”上官无极笑道:“所以你就要更加用心了,因为你马上要救的,可能会是你将来的女婿啊,你可千万不能失败啊。”

  华清风撇了撇嘴,应道:“一定,一定。”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地方。

  上官无极接着道:“而且,如果真的有此一日,我会用十套不下于‘天火神掌’的武功来作俜礼,决不会让你吃亏的,你该完全满意了吧。”

  这下华清风可乐开了花了,兴奋的搓手道:“好极好极,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先声明,我是绝对尊重我女儿的意思,如果日后她不愿意,那此事也就只能作罢。”

  “当然当然,云儿的身体还是未定之数,更何况他将来还有好多事要做,我们现在不过是先商讨一下,以后真正能怎样还是看他们自己嘛,我们是管不了的。”

  说着上官无极转头看向赵飞云,沉声道:“云儿,再过两天就是大伏日了,你准备好了吗?”

  赵飞云笑了笑,对刚才这两位老人家的一厢情愿根本是不屑一顾,他的年纪还那么小,哪里会想到这些无聊的事情,现在他的心里,只会去思索一件事情,除此别无所有。

  赵飞云微笑道:“前辈,这还用说吗?”言语之中,充满了无惧一切的强烈信心。

  上官无极点了点头,其实刚才在门外,他就已经听到了赵飞云的表态,心中甚感欣慰,此时满意的道:“云儿,经过这一个月的研究,我和华神医虽然已经有了治好你的把握,可是现在还是只有一半的成功希望,你可要作好心理准备啊。”

  赵飞云满不在乎的笑了:“前辈,我如今还有退路吗?别说是五成,就算如今只有一成机会,我也决不放弃,不成功,我宁愿死!”

  “好,好。”上官无极被深深的感动了,他强烈的感到,现在的赵飞云虽然还没有强者的力量,但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拥有的那无畏无惧、永不放弃的精神他已经完全具备了,此时的上官无极也同样开始坚信,赵飞云是一定可以通过这个难关。

  在一旁华清风此时也是暗暗佩服,心道:这小子有种,看来确实会是个人物,雪儿嫁给他也不算吃亏,好吧,我就加把劲,一定要把这小子给救回来。

  

第二十九章 有趣的鸳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