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大伏日的审判

    转眼间两天已过,此时的太阳似乎已经将它那无以伦比的威能发挥到了极点,熊熊热浪仿佛欲烤焦大地,就连一向最顽皮的知了此时都已经失去的它们原先的活力。

  赵飞云静静的坐在竹舍之内,一言不发,耐心的等待半个时辰之后的正午时刻,也就是上天对他的生死审判。

  虽然他的身体没有动静,但是此时的他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不但充满了激动和兴奋,更充斥着担心和恐惧。

  毕竟,没有人是不怕死的。

  当赌上了生命,而结果未知,只要是个人都会觉得害怕和无助。

  赵飞云也是个人,还是个只有十岁的人。更是个背负着无数责任和使命的人。

  虽说过去的十年里自己曾经无数次的濒临死亡,可是那时自己都是已然失去了知觉;也只有如今自己清醒的时候面对死亡,才能真正体会到死亡是多么的可怕。

  尤其,是在此充满着希望的时刻。

  是以此时的他,内心的恐惧实在要比兴奋多的多。

  华吟雪缓缓向他走了过来,那清秀的丽容略显苍白,眼角犹带泪痕,似乎曾经大哭过一场,赵飞云看的心酸不已,想向她笑上一笑,稍减她的愁苦,可是浑身那前所未有过的无力感却使他连笑都笑不出来。

  倒是华吟雪先笑了出来,不过那明显僵硬的笑容实在是不太好看。

  只见她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是一个用竹子制成的蟋蟀,将它放到了赵飞云的手里,低声的道:“这个东西是我昨天做好的,是我娘教我做的,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不过因为制作的过程太复杂,所以我从来没有做好过,这是第一个,送给你,希望可以给你带来幸运。”说到此,华吟雪几乎已经泣不成声,猛的转身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出来。

  赵飞云看着这个手工粗糙的蟋蟀,心中一片温暖,充满了对这个善良女孩的感激之情。

  他再一次深深的感觉到,活着真是好啊!

  可是,自己还会有活下去的机会吗?不知道…………

  正在此时,上官无极缓缓的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对赵飞云道:“云儿,时间到了。”

  赵飞云听的呆了呆,慢慢的将这个蟋蟀放进了怀里,神情漠然的站了起来,跟着上官无极走出了竹楼。

  外面的无比高热和竹楼之中简直有天壤之别,强烈的阳光晒得人连汗也出不出来,赵飞云猛的只感到一阵眩晕,险些跌倒,上官无极一把拽住了他,投出了关怀的一眼,赵飞云微笑着摇了摇头,放开了上官无极的帮助,坚强的一个人前进。

  他一生都在靠着别人的扶持活着,已经太久了,如今已经到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只依靠他自己活上一次。

  上官无极带着赵飞云直来到谷中的一块空地,这里全无遮挡,阳光直直暴晒,只是看上一眼,赵飞云也觉得渴的要命,而此时华清风就立于此地中心,竟完全无惧这足以杀人的烈阳。

  像他这种功力深厚的绝顶高手早就练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了,这似火的烈阳对他来说完全算不得什么,是以他毫不在意。

  上官无极带着赵飞云来到了空地的中心,示意他坐下,赵飞云依言而坐,谁知刚一坐下,赵飞云就感到自己犹如坐在了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之上,剧烈的灼痛险些使他高叫出来。

  上官无极和华清风也分别坐在了赵飞云的身前身后,他们就毫无反应,上官无极凝视着赵飞云严肃的道:“云儿,你已经准备好了吧。”

  看着赵飞云坚定依然的点了点头,上官无极道:“云儿,你的‘断阳绝脉’是先天顽症,断口处于‘神道’、‘身柱’这两处穴道,经过我和华神医的研究,要打通这先天断裂,就要有几个步骤。”

  “其一,你要在离正午时分尚有一刻的时候服下‘万转圣天丹’,一来可以通经活脉,二来也可以助你强化腑脏,而具我们的估计,此颗灵丹的神效更将会在入体一刻后发挥至极点。

  其二,当灵丹的神效发挥至极点,也就是正午时分太阳光照最强的一刻,天阳之气将会直接从你的诸般大穴传入,直达五内,那时你的身体将会尽集天地之灵气,你会有极大的痛苦,所以一定要忍耐住。

  而且就在此时,我将会以‘九阳神功’顶峰功力自你的‘龈交’穴起透入,逆向直达‘身柱’穴;而华神医则将会以‘大易阳春诀’配合‘天医密’自你的‘长强’穴透入,顺向直达你的‘神道’穴,我二人上下夹攻,集天时、地利、人和三力,一举打通这断裂的经脉,此时你的痛苦将会是无法想象,为了防止你剧痛之下忍耐不住,是以要先封住你的行动,以保证到时不会出错!”说着便飞快的点了赵飞云几处穴道,登时令他无法动弹。

  严肃的话说到这里,上官无极突然话锋一转,笑道:“可惜这个华老鬼太懒,选择了顺向运行的简单通道,而把逆向的困难通道推给我,真是毫无高人风度,丢人。”

  华清风气的哇哇大叫:“上官老鬼,你也不拍拍胸口用良心想想,当初是谁自告奋勇的选择这条逆行脉络的,你还好意思说我,真是岂有此理。臭小子,你可千万别信他!”

  赵飞云心知这是两位前辈因为担心自己过于紧张而正在缓和这凝固的气氛,被封住穴道的他仅能感激的笑笑,重新露出了无畏的神情。

  刚才的担心和恐惧在此刻消失了,赵飞云重新得回了无惧一切得勇气。

  既然已无可避免,那就坦然面对吧。

  上官无极满意得看着赵飞云的转变,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华清风说道:“快到一刻了,把灵丹拿出来吧。”

  华清风撇了撇嘴,伸手入怀,取出了一个精美的锦盒,递给了上官无极。

  上官无极看着赵飞云长叹了一声,终于打开了盒盖。

  赵飞云凝神一看,盒中安放了一颗香气浓郁的墨绿色的丹药,通体隐透着条条血痕,新奇之极;更特别的是, 在整颗丹药之上竟都似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灵光,仿佛正在显示它的不同凡响;此时,竟似有一股奇特的能量自灵丹之上传出,直透入赵飞云的体内,刺激的他浑身舒坦无比。

  光是放在近前已是如此神奇,如若吃下去那神效又会是何等的难以想象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了,上官无极拿起了灵丹,示意赵飞云服下。

  赵飞云心情激动凝视了它好一会儿,便张开了还未受禁制的嘴一口气吞了下去。

  灵丹入口既化,直入肚腹,赵飞云立刻便感到了一股奇特的能量在自己的肚中诞生,更以几何级的速度在不断的壮大。

  不一会儿,这股能量已经变的浩瀚无边,难以想象的巨大能量以肚腹为中心,直向自己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奔腾而去,赵飞云登时感到自己仿佛身处于无尽的汪洋大海之上,随着波浪翻腾,完全无法把持住自己。

  肚腹中的能量越来越强,赵飞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快感,终于,当这股快感已经完全充斥全身的时候,强大的能量登时钻入了赵飞云的经脉之中,做起了大周天循环。

  奇妙的能量通经过穴,赵飞云的快感也随着这股能量通过经穴的数目而不断加强,真是妙不可言。

  强大的能量流转全身,可是被上官无极封住的那几处穴道却依然牢不可破,使得无穷能量只能绕道而行,由此可见九阳神功的威力是何等的非同凡响。

  当这股能量抵达督脉的神道穴时,那先天断裂的脉络立刻阻挡住了能量的通行,猛的将其弹回,使其完全无法通过。

  可是在此时肚腹中的能量之源非但没有丝毫衰减的迹象,反倒越来越强,一波又一波的能量直达督脉,可每次都被弹回,而弹回的能量又结合了下一波的能量做起了更强的冲击,如此循环不止,无穷无尽。

  此时的赵飞云已然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快感,那如同大海波涛般浩瀚无涯的能量仿佛猛的被一堵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阻挡住而难以宣泄,那过剩郁结的能量充斥着自己的背门欲爆,一种无法想象的撕裂痛楚此时深深的传便了他的每一个细胞,令他痛不欲生。

  上官无极仔细的观察赵飞云体内的变化,也明白他此时忍受着的巨大痛苦,但是因为时间未到,也只能默默忍耐。

  在焦急的等待中,这一刻的时间仿佛变的无比漫长,当一直注意天时的华清风终于高喊出了时间已到的讯息,上官无极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

  蓄势已久的‘九阳神功’顶峰功力如同火山爆发,分布于全身的九阳真气透体而出,凝聚成九轮炽烈红日在上官无极的身周盘旋环绕,气态非凡,宝相庄严,夺尽天地之造化。

  上官无极竖起中指,顶峰功力凝聚其中,猛的点上了赵飞云面上的龈交穴,无匹指劲透体而入,直达身柱穴。

  与此同时,华清风同样平伸右掌,透现红绿二气,飘灵忽动,洋溢着无限生机,缓缓的按住了赵飞云背门的长强穴,两股内劲直透体内,结合灵丹能量抵达了神道穴。

  正午时刻终于到来,包含了一年之中最强的天阳之光从天而将,直照在全无遮掩的赵飞云那全身毛孔都已然极限开放的身上,瞬间自各大穴透入了他全身经脉。

  赵飞云此时已经痛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无比的痛楚虽然已使得他趋于昏迷,但是自己的每根神经却都还是高度的灵敏,他清楚的感觉到,除了刚才那仍然在不断增强的能量之外,又有了两股更强的真气进入体内,交融互通;可这还不算,不过一会儿,又是一股和以上三股迥然而异的奇特热能再度透体而入,此时他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然成为了一个过度膨胀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开去,将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正午已至,天时、地利、人和三位齐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上官无极和华清风已然别无选择,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同时催动起最强的功力,上下夹攻,猛的向那断裂之处催压过去,不成功便成仁。

  超越极限的撕裂痛感登时充斥着赵飞云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自己的整个身体在这一刻猛的爆炸成了碎片,无边的疼痛过后,赵飞云只感到眼前一片黑暗,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十章 大伏日的审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