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一阳初现

    狂风,暴雨,人群,刀手,囚徒。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可怕。

  当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扔下了手中的令箭,刀手也全都扬起了手中的大刀,一挥而下。

  无数个人头落地,血流成河;无数人欢呼雀跃,鼓掌叫好;而那个面目狰狞的人却在冷笑不止,阴森的笑脸比那万年的冰山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当一个个的人头停止了滚动,他们的面目也就清晰可辨,正是自己最亲爱的父母,家人!

  “不要!”当痛苦超越了极限,赵飞云猛然从回忆的梦境中转醒,浑身上下冷汗淋漓。

  惊魂未定之间四下看去,还好,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没有*,没有刀手人群,也没有那个丑恶的贱人和自己最亲爱的家人。

  这里只有清新典雅的竹器,明媚多彩的阳光,以及此时爬在自己床边的那个尚在沉睡之中的女孩。

  刚才的那一切都是梦境,早已成为了过去。

  当冷静下来,赵飞云突然惊讶的感到,那如同噩梦般缠绕了自己十年的酸麻和乏力感已经消失了,此时此刻,他浑身上下只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有力。

  静静的感受着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昏迷前的一切刹那间浮现在眼前,赵飞云突然醒悟了。

  “我没死,我还没死!这里也还是万生谷的竹舍,不是阴曹地府!那就是说,那就是说…………”

  赵飞云此时心里的激动和惊惶已经是无以复加,梦寐以求的事情此刻已然变成了现实,赵飞云猛然间只感到难以置信。

  双拳紧紧握起,赵飞云只感到它们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坚实,他好高兴,可同时也好怕,好怕现在的这些也是梦境,是一个随时都会破灭的梦境。

  要辨别真假只有一个办法,赵飞云猛的挥动右拳砸向了竹床,强猛的拳力直轰而下,竟把坚韧的竹子砸出了一个大洞。

  真的!是真的!当青竹断口锐利的毛刺划过拳头的时候,赵飞云清楚的感觉到了一股真实无比的痛感,这股痛感正在清清楚楚的告诉赵飞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绝无虚假。

  而在此时,沉睡中华吟雪也被这强猛的震力惊醒,稳定了一下心神,吃惊不已的看着浑身正在不住颤抖的赵飞云。

  华吟雪突然欢呼了一声,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赵飞云,脸上又哭又笑,兴奋不已的欢叫:“你醒了,云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赵飞云勉强从纷乱的情绪中冷静了下来,稍稍的将华吟雪移开,看着她激动不已的眼睛轻轻的道:“吟雪,我、我到底是怎么样了?”

  华吟雪眼含热泪,低泣道:“云哥哥,你好了,你好了,已经没事了!”

  尘埃落定,赵飞云此时再无怀疑,激动万分的将华吟雪紧紧的搂在怀里,喜极而泣。

  过了良久,当他们都冷静了下来,并排坐在了床沿上,赵飞云就开始向华吟雪询问起事情的经过。

  赵飞云道:“吟雪,在我昏迷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华吟雪双眼微红,低声诉道:“三天前,也就是在我给了你那个竹蟋蟀后,我就到了房间向佛祖祈祷,大约是半个时辰以后,就看见了爹和上官伯伯带着已经昏迷的你回来了。爹对我说,你的顽症断口已经被打通,但是因为五脏因此受到了太大的震荡所以昏迷不醒,不过爹说因为‘万转圣天丹’有易筋洗髓的奇效,可以保护和修复你的五脏,所以只要你能在五日之内醒过来,不但可以尽除去先天顽症,更加可以脱胎换骨;但是如若你五日之内醒不过来,那就是说明你的心脉已然完全朽坏了,只怕从此就只能如同活死人一般永远沉睡不醒了。”

  好险啊!赵飞云心中暗度,如果不是那个可怕的噩梦,自己实在有可能就此沉睡下去了,永远不醒了。看来,又是爹娘在冥冥之中保佑着自己。

  谢谢你们,爹、娘。

  赵飞云温柔的看着华吟雪,微笑道:“这么说来,这三天你就一直在照顾着我啦。”

  华吟雪点了点头,害羞的道:“我希望你能好过来。”

  “谢谢你,吟雪。”赵飞云由衷的感谢,冷不丁的伸过头去,在华吟雪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下。

  “啊!”华吟雪如遭雷击,刹那间满脸通红,捂着被亲的脸颊定定的看着赵飞云,结结巴巴的道:“你……你……”

  不到十岁的孩子,虽然还没有什么男女之防的观念,但是羞涩是本能的天性,突然来了怎么一下,华吟雪登时不知所措了。

  定定的看着赵飞云良久,华吟雪猛的娇嗔道:“你坏死了!”说完,跳下了竹床,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赵飞云静静的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因为顽症尽去之下心情大好,是以那已然藏在心底的童心不自觉的又涌现了出来,突然亲了华吟雪这么一下,纯粹是觉得感激和好玩。

  不过这感觉真是不错,华吟雪的肌肤滑若凝脂,身上更透着一股如兰似馨的香气,亲她真是舒服之极,赵飞云不禁想要再多亲几次。

  不过这种无聊的想法只就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赵飞云的心中又重新回想到了刚才的那个可怕的梦,想到了自己全家的血仇,也想到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赵飞云突然盘膝而坐,心念俱灭,抱元守一,运起了上官无极传授给他的神功心法。

  此时此刻再度修炼,感觉已然和以前大不相同。运功不过一会儿,赵飞云就感到自己的腹中似乎有一团火苗渐渐升起,随着自己的心念不断壮大,很快就开始在自己的经脉之中运行起来。

  赵飞云登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坦,这种感觉和以前任何一种快感都有所差别,热气流转全身,循环递增,生生不息,似乎这股真气每运转一周,便更加强大一分,当它运转了三十六个周天之后,赵飞云登时感到自己的全身突然充满了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不禁舒服的高喝了一声,猛然睁目。

  赵飞云猛的睁开双目,目中犹如电光闪烁,炯炯有神,心中欣喜不已,因为他终于如愿以偿,成功的练出了初步的内家真气。

  可是当赵飞云定睛一看,只见上官无极正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的盯着他看,而华吟雪也俏立在他的身旁,脸上潮红未退,眼中关切的神情一闪而逝,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赵飞云看着上官无极开心不已,兴奋之极的道:“前辈,你来了!”

  上官无极微笑着上前,抓起了赵飞云的手腕探脉道:“恩,好,云儿你不但已经痊愈了,更加因此脱胎换骨,刚才不过短短的半刻就已经成功的练成了九阳神功的入门心法,真是成绩骄人啊。”

  上官无极的赞叹也是有理由的,这套入门心法虽然简单,却是九阳神功扎下根基的关键所在,体内真气从无到有,犹如那万丈高楼平地而起的地基;普通人至少要一个月才能练出的气感,赵飞云竟可一蹴而就,除了本身的天资优厚之外,‘万转圣天丹’那脱胎换骨的神奇功效也是功不可没。

  上官无极接着道:“云儿能够有此成就,除了我和华神医的努力外,也多亏了雪儿这几日来衣不解带的照顾,你可要好好感谢她呀。”

  “恩。”赵飞云看了华吟雪一眼,深深的点头道:“我一定会的。”

  “一定?”上官无极坏坏的笑了起来,道:“那你刚才怎么还欺负她,搞得她满脸通红,你做了什么?”

  “我,我……”赵飞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同时又看见了华吟雪投来得焦急眼神,始终未做一言。

  上官无极心领神会,看了看赵飞云,又转头看了看华吟雪,嘴角浮现出了一丝了悟得微笑,不在意的道:“好了,不好意思也就算了,你们小孩子的事我也懒得管,你们好自为知吧。行了,云儿,既然你的入门心法已经练成,那我现在就把第一层的九阳心法传授给你,你好好记住啊。”

  赵飞云登时来了兴趣,正待细听,突然又听见上官无极道:“雪儿你也不必走,听一听也无妨。”原来华吟雪听到上官无极要传心法,正准备退出房门。

  华吟雪听到了上官无极的挽留,微露出为难之色,她虽然年幼,可是不得窥探别派武诀心法的江湖规矩还是知道的,不过赵飞云可不管这些,跳下床去就将她拉了回来,强行让她和自己并排坐在床上。

  自从脱胎换骨之后,赵飞云那原本虚弱的体格变得力大无穷,华吟雪拗不过他,只得坐了下来。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便开始认真的传授心法,沉吟道:“天地万物,一为始,九为极,循环不止,生生不息………阳为天,九阳神功穷尽九天之秘;阳道,即为天道,神道………”

  第一层口诀字数并不很多,不过数百字左右,不过每一句却都似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玄奇奥妙,艰深难明,初次接触到这至高无上的绝世心法口诀,两个小家伙都不禁听得心荡神驰,不能自己。

  赵飞云记忆力奇高,一遍便已然牢记心中;而华吟雪稍差一点,上官无极连颂两便才勉强记住,暗暗于心中默念。

  传授完了心法,上官无极看着两个小孩子各自露出的沉思表情,微微一笑便退了出去,当赵飞云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官无极已经出去多时了。

  赵飞云笑着对华吟雪道:“前辈真是来去无踪,还没发现呢就出去了。”

  “哼。”华吟雪小嘴一撇,转过头去根本不理他。

  赵飞云心知华吟雪是真的生气了,急忙赔罪道:“好妹妹,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哥哥给你赔罪,对不起啦。”

  华吟雪转过头来,脸上依然是气鼓鼓的道:“谁叫你欺负我,我才不原谅你呢!哼!”小嘴翘得比天还高,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

  赵飞云抓着她的小手不住的摇晃,口中可怜兮兮的道:“好妹妹,是哥哥不对,哥哥不该没得到你的允许就亲你,这样吧,以后我要亲你,一定先让你同意,好吗?”

  “这还差不………”华吟雪刚想开口,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道:“不行,不行,以后不要啦,一次也不要,一次也不行!”

  “好,我知道啦!”赵飞云笑嘻嘻的道:“原来吟雪以后不要我在亲你的时候通知你,还是一次也不要,好妹妹,你的心意我全明白啦。”

  “你、你……”听着赵飞云强词夺理,华吟雪气得挥舞起粉拳直向他打去,一边打一边道:“你还欺负我,还欺负我………”

  赵飞云任她打了一会儿,捉住了她的双拳,笑道:“好了,吟雪,打也打过了,气也该消了吧,就原谅哥哥我一次吧。”

  “哼。”华吟雪再次一撇嘴,但是态度已经明显比刚才和顺多了。

  有突破,赵飞云心知现在就要岔开话题,笑道:“吟雪,刚才只有前辈在外面吗?你爹去哪儿啦?”赵飞云的心里的确奇怪,按照刚才的情况,最先进入这个房间的应该不是上官无极,而应该是一个杀气腾腾的华清风才对。

  华吟雪白了赵飞云一眼,没好气的道:“听上官伯伯说,在他将‘天火神掌教’给了爹,爹就没日没夜的练了起来,几乎连吃饭也顾不上了,现在我爹应该又在修炼掌法了。”

  “这样啊。”赵飞云若有所悟,又问道:“吟雪,你练的那个‘大易阳春诀’也和‘九阳神功’一样是练阳气的吗?”

  看着华吟雪点了点头,赵飞云奇道:“吟雪,你是女儿身,为什么可以练阳气,不是只有男人才可以练阳气的吗?”

  华吟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傻哥哥,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无论男女,谁的体内没有阴阳之气,五行属性。而任何一种正派武功,无论它是属于何种属性,其修炼的根本都在于阴阳齐修,五行调和,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分的禁制。而你说的这种情况只在邪门武功中存在,因为邪门武功过于激进,讲究成效,而如若阴阳五行并重的话在扎根基的这个阶段上成效太慢,所以他们就放弃根基,只从五行之中挑选一种属性专门强攻,全然不管五行调和之道,而这种武功就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奇怪限制。

  而且邪门武功刚开始修炼的成效是很快,其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过正派武功,但是越到后来就越难进步,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走火入魔,所以自古至今,邪派之中能够登上绝顶高手殿堂的人都如同凤毛麟角,而且因为体内五行失调,他们都会在心理或是生理上出现种种特异的变化,变成不可理喻的大魔头。

  而无论是‘九阳神功’还是‘大易阳春诀’都是最绝顶的正派武功,循天地自然之道修身练气,当然是没有什么男女之分的禁忌啦。”

  赵飞云静静的看着华吟雪讲完,心知此时她的气已经全消了,笑道:“难道这些正派武功就一点禁忌都没有?”

  华吟雪低头想了一会儿,抬头道:“那也不是,如若两种武功的属性太过对立,而威力又旗鼓相当的时候,就算是正派武功并修也是十分危险的。就如同关外的天山派有一种叫做‘冰心诀’的绝顶正派武功,但如果把它和‘大易阳春诀’并修的话就很有可能因为两者的属性过于冲突而走火入魔的。”

  “原来如此。”赵飞云若有所悟,笑道:“吟雪真是见多识广,什么都知道。”

  华吟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轻道:“其实也没什么,爹和娘都是见多识光的人,是他们告诉我的。”

  “呕。”赵飞云眉毛一挑,问道:“吟雪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你知不知道有没有一种和‘九阳神功’属性相对而又威力相当的武功吗?”

  华吟雪吃了一惊,摇头道:“从未听说过有这种武功。”

  赵飞云微微一笑:“天地万物,都是阴阳相生又相克,既有‘九阳神功’,难道会没有‘九阴神功’吗?”

  华吟雪听明白了赵飞云的意思,也微笑道:“也许有吧,但是我可不知道,不过现在云哥哥你就别想什么虚无缥缈的‘九阴神功’啦,上官伯伯刚传给你的‘九阳神功’你还是先练练它吧。”

  赵飞云深深的凝视着华吟雪的眼睛,认真的道:“吟雪,不生我的气啦。”

  华吟雪轻哼了一下,嘟囔着道:“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你再这么欺负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赵飞云连连点头道:“好,好,只要吟雪你不在生气,什么都好。”

  确定了已经讨好成功,赵飞云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的试练这举世无双的绝世心法了。

  再度盘膝而坐,运功调息,按照心法的记载默运起神功。

  赵飞运依照心法试练神功,不过一会儿就感到腹中的那股真气如同得到了催发剂一样迅速浑厚壮大,更加以数倍于刚才速度在自己的全身运转,登时只感到暖洋洋的舒服之极。

  华吟雪在旁边看着赵飞云练功,只见他面上隐透红霞,头上不断的渗出细密的汗珠,脸色却显得十分的舒畅满足,心知他运功必定是十分的顺利。

  不过赵飞云运功的顺利绝对出乎华吟雪的意料之外,不过才半个时辰,赵飞云就已然到达了最后的关口,更一举将其突破,在这一瞬间,赵飞运就感到了已然分布于全身的纯阳真气猛然数以倍计的不断增强,更迅速回流,最终汇聚于丹田之处聚合成了一个如同太阳般的罡气气团。

  一阳初现,如同混沌初开,天地初分。赵飞云只感到浑身上下一股不断膨胀的真气充盈欲破,不吐不快。

  赵飞云心中欣喜万分,因为他知道,就在刚才的半个时辰里,他就已经将名震天下的九阳神功第一层心法完全练成了。

  

第三十一章 一阳初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