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九阳始祖--庆阳子

    

  上官无极笑着道:“云儿,请进吧。”说着便径直走进了通道。

  赵飞云呆了一会儿,急忙也赶步跟上,进入了通道。

  上官无极看到赵飞云也进入了,便伸手转动了一下通道旁一个突起的圆盘,那原本左右分开的石壁立刻再度合拢,严丝合缝,滴水不漏。

  赵飞云这才看清楚,这块在外面看起来与一般石壁无异的石墙内里竟然全是厚厚的钢板,而且这钢板似乎还有别于普通钢铁,不但微微的透出丝丝寒气,通体更隐约闪烁着青蓝色的光辉。

  上官无极看出了赵飞云的疑惑,微笑着解释道:“这个大门全都是由极北冰原上的‘万年玄冰铁’制成,其厚三尺,坚硬无伦。就是我这样的人,若无绝世的神兵利器在手,也是万万打不开它的。”

  “呕,呕。”赵飞云无意识的点头,伸出手来摸了一下那光滑如镜的钢面,登时感到一股寒气透掌而如,使得他全身猛的一个激灵。

  “好了,云儿。”上官无极拍了拍他,笑道:“别管这扇门了,我们也该走啦。”说着一把便拉起了赵飞云,向内里走去。

  赵飞云随着上官无极向通道内里走去,整个通道四面皆是由巨大的大理石所制成,光滑透亮,地上更铺设着鲜红的全毛地毯,柔软之极,一尘不染。

  而这一路上都更是明亮如昼,可是四周却又完全没有灯油的味道。赵飞云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发出这些亮光的全都是一颗颗如同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任何一颗皆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可如今却只能在此出用于照明,奢华至此,实在有暴殄天物之嫌。

  赵飞云实在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低声问道:“前辈,这个密洞是您创建的吗?”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赵飞云见状高兴的道:“那这里是谁创建了呀?”赵飞云是打心眼里不希望是上官无极创建此处的人。没错此处的确是奢华之极,不过却也是俗不可耐,由此可见创建此处的人绝对是个非常爱慕虚荣的家伙,肯定不会是个什么好东西。

  可是上官无极却道:“别问了,你以后会知道的。”

  上官无极不说,赵飞云也就不好多问,只能径直的跟着他向前走去。

  又走了没一会儿,赵飞云猛的觉得视野开阔了起来,原来他已然走完了通道,来到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大厅之内。

  这大厅之中陈设简单之极,除了正中的一个石桌和四个石凳之外一无所有,四面当然也是毫无例外的安设着无数的夜明珠,使得这里光亮如旧;而这大厅的四周,却平均排列着八扇铁门,如果再加上自己刚刚走过的一个,那这个大厅之内,就总共有着九个铁门。

  赵飞云细细一看,只见每个大门同样都是以‘万年玄冰铁’制成,且排列极有规律,似乎是按照九宫顺序来编排的,看来创建此处的原主还是挺有才学的。

  而让赵飞云不解的就是,每个大门上都刻着一个大大的像字符一样的东西,不过形状却是奇奇怪怪,赵飞云完全认不出来是什么字。

  上官无极并未停留,直接带着赵飞云来到了其中一扇大门之前,轻轻转动了一下门上那如同入口处一样突起的圆盘,那坚固的大门也就迅速如同入口处一样左右分开了。

  走进了大门,果然内里是和刚才完全一样的通道,只是看来短了很多,走不了多时,便又看见了两个同样的大门分别矗立在通道左右,上官无极打开了左边的铁门,内里却是个房间,上官无极便毫不犹豫的带着赵飞云走了进去。

  一进入这房间里,一股庄严肃穆的感觉登时扑面而来,赵飞云惊讶的发现,这宽大的房间里竟然会是一个祠堂,内里香烟弥漫,四周金灯长明,却完全没有了外面的那种奢华无聊的气息。

  赵飞云举目四望,除了前方的那巨大神台和上面挂着的那一副奇怪的丹青以及几个灵位外,便是四面墙壁之上那一个个的小小孔洞最吸引他了,从孔洞大小来看,应该是原本安装夜明珠的地方,不过看来已经被不喜欢在此庄严之处存在奢华俗气之物的人以重手法给硬抠了下来。

  上官无极一到了这里,神情立刻变得无比得严肃,放开了赵飞云,缓步走上前去,拿起了神台之上放着的高香,就着金灯烛火点燃,高高举过了头顶,将其插在了神台正处的香炉之上,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举止恭敬之极,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风趣之相。

  不过此时赵飞云最想知道的,却不是此处为何处,倒是那些香炉金灯之内究竟燃烧的是什么,为何能在上官无极离开了这里至少几个月的时间里还是不会熄灭。

  不过看来此时上官无极也不会解释,只见他神情严肃的一指神台前的蒲团道:“云儿,跪下。”

  充满了威严的语调使得赵飞云不得不依从,立即跪在了蒲团之上,更按照了上官无极的指示对神台和上官无极都进行了三拜九叩。

  上官无极凝望着赵飞云,沉声道:“云儿,经过了刚才的拜师之礼,你就算正式的拜入我的门下,成为我的唯一一个弟子了。”

  赵飞云点了点头,再度向上官无极叩首道:“是,师父。”

  上官无极扶起了赵飞云,指着那挂在神台正中的一副丹青绘画,说道:“而画中的这位,就是我们的祖师爷,也就是创出‘九阳神功’的前辈--庆阳真人。”

  赵飞云凝神一看,只见那副丹青之中,一人卓然而立,一身青蓝道袍,背负长剑,仙风道骨,栩栩如生,可见作画之人笔法精湛之极,奈何却只是个背影,完全看不到人物的面容。

  赵飞云看了看下款也没有提名,奇怪的问道:“前……啊不,师父,为什么这副丹青只有背影,没有正面呢,是谁画的呀。”

  上官无极一指神台上的一个灵位道:“是我的太师父--李贵乾所画的,至于为何只有背影,那是因为从未有人见过祖师爷的真容。”

  “啊?”赵飞云更加奇怪的道:“原来是太师公画的,那为什么他没有见过祖师爷,难道祖师爷不是他的师父吗?”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道:“云儿,你既已入了我派,我也不怕将我派的由来告诉你了,其实我们的祖师爷是初唐时期的人,他更没有收过徒弟。”

  “当年大唐盛世,唐太宗李世民派出玄奘大师从天竺取来了三藏佛经,使得佛教空前昌盛;而以其相对的,中华传统的道教却是在不断的衰落,其中虽然有着当权者大力扶持佛教的缘故,但是道教自身那流传了千百年的陈规陋习,却也同样使得道教固步自封,逐渐衰落。

  其实还早在唐高祖建国的时候,道门就已然出现了一位旷世奇才--庆阳子,此人文武双全,智比天高。三岁入了道教,七岁开始习武,十岁就已经对事物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当到了十八岁,其无论是武功文采都已然是青出于蓝,冠绝全教。

  只可惜树大招风,因为他实在是太过聪明,自然也招来了无数的嫉恨,加上他自己也是性格豪爽,不拘小结,经常做出一些有违教规之事,终于在其二十六岁那年,因为小人的进搀而被逐出了道门。”

  听到此,赵飞云不禁想起了自己那因为小人陷害而被处斩的全家,心中一阵悲愤。

  上官无极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谁知自他被逐出师门之后,反而倒是海阔天空,任其遨游,在其后三十年的光阴里,他便步天下,习百家之所长,学尽天下武功,更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经其再度苦悟了三十年,终于以道门奇书‘易经’为纲,将天下武学融会贯通,创出了这套震古烁今的旷世绝学--九阳神功。”

  “九阳功成惊天地,庆阳真人一出关,便立即向当时佛教之中最负盛名三大神僧下了站书,约其于道教圣地--峨眉金顶之上一决雌雄,以定道佛谁高谁低,而当时三大神僧每一位都至少身负了七十年以上的功力修为,任何人都认为初出茅庐的庆阳真人绝对是必败无疑。谁知最后金顶一战,任凭三大神僧联手出击,竟也最终败在了‘九阳神功’那举世无双的惊天神威之下,天下震惊!”

  “此战之后,‘九阳神功’一跃成为了天下第一神功,无数人慕名前来拜师学艺,道教一时昌盛无双,远远反压佛教。可是就在此万众瞩目之时,已然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庆阳真人竟然神秘失踪,不知去向。而道教的昌盛也就随着庆阳真人的失踪,犹如昙花一现般的消失了。”

  赵飞云听到这里,奇怪的道:“那祖师爷去哪了呢?不会是被人暗算了吧?”

  “傻孩子。”上官无极笑道:“想那祖师爷神功盖世,谁能暗算的了他,他之所以失踪,其实是再度闭关,以求使得‘九阳神功’更加完美。”

  “咦?”赵飞云不解的道:“难道原来的‘九阳神功’不完美吗?”

  “咳。”上官无极叹了口气,笑道:“云儿,天底下哪有完美的东西,就是现在的‘九阳神功’也绝对称不上是完美,更不要说当时更不完善的‘九阳神功’了。”

  “其实当日庆阳真人经过三十年的苦悟,只是创出了‘九阳神功’的内功心法,在经过了和三大神僧一战之后,也自感到了其中尚有许多的不足,尤其就是没有一套可以和这套内功心法完全配合的外功招式,大是缺陷;是以他再度闭关,将一生所学再度融合,誓要创出一套可以完美发挥‘九阳神功’无匹威力的绝世神招。”

  “有志者事竟成,经过了二十年的苦悟,庆阳真人终于再度作出了全面突破,共在‘心、体、技’上创出了合共十种威力绝伦的旷世绝招,绝对可以完美的发挥出‘九阳神功’的旷世神威,终极的‘九阳神功’终于在那时彻底诞生。”

  “只可惜功成之日,也就是他的大限之时,当时已然年过百岁的庆阳真人,早已没有了那当年争强斗胜的万丈雄心,是以也并未再出江湖一试他那新招神威,而传说他在功德圆满之后,就将‘九阳神功’全套心法和自己一生的事迹刻在了他闭关的洞穴里,而他自己就在一阳气极盛的日子里,飞升成仙了。”

  “啊!”赵飞云难以置信的道:“升仙了!不可能吧!”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上官无极笑道:“只是因为后来进入了这个洞穴的人并未发现庆阳真人的遗体,而根据他那些非凡事迹自己猜测的。不过具我来看,‘九阳神功’的确也是妙夺造化的天地奇功,不但威力旷世无伦,更是绝世的养生之法,如若练到深处,不但可以延缓衰老,就是永葆青春、返老还童这些神话一般的奇事也是可以达到的。”

  “师父您不就达到了吗?”看着上官无极微笑着点了点头,赵飞云再道:“那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上官无极答道:“直到庆阳真人归天多年后,终于有一位落难的将军无意间进入了这个洞穴,不但学到了这绝世神功,更将其撰写成册带出了洞穴。至此,沉寂了数十年的‘九阳神功’终于再度出世。”

  看着赵飞云好奇的神色,上官无极笑道:“而这位将军,就是后来平定安史之乱的大唐盖世名将--郭子仪。”

  “郭子仪习得了‘九阳神功’,一跃成为了绝世高手,更以此创下了无数的丰功伟业,而在他之后数百年间,‘九阳神功’流传过多人之手,他们中有的是绝世名侠,也有的是盖世魔头;‘九阳神功’既成为过名门世家的传家武学,也做过正邪教派的镇派神功,不但代代流传,更分出了很多的旁系,就这样一直到了前朝。”

  “大约在一百五十多年以前,我的太师公黄通在一个已经消亡的教派总坛废墟之中意外的得到了几件宝物,而其中就有这‘九阳神功’心法,他以此修炼,直至顶峰,一跃成为了当时的最强高手,只可惜在后来抗击蒙古人的战役中,还是死在了战场之上。”

  “而自我的太师公以后,我的太师父和师父因天资所限,都只能将这套神功练到第七层便无法再进,在往后的数十年里难有作为,使得‘九阳神功’的威名不断衰落,直当道门另一位盖世奇才--张三丰出世以后,曾经辉煌无限的‘九阳神功’终于彻底被世人遗忘了。”

  赵飞云看到上官无极讲到此时脸上出现了不忿之色,小心的问道:“师父,那张三丰的武功有多厉害啊?”

  上官无极沉声道:“张三丰天纵奇才,自上古异典‘洛书’之中悟出了一套旷世神功‘先天罡气诀”,能御五行精气,拥有生化万物万象的大能,如若将此功练到极处,其威力决不下于‘九阳神功’,我就曾经亲身体验过这可畏可怖的骇人神威。”

  赵飞云兴奋的道:“可是如今师父您也神功大成了,已然绝对可以和张三丰平分秋色了。”

  “所以呀。”上官无极笑道:“云儿你就要明白,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同样也没有永恒的东西。就算你今日天下无敌,也不能保证明日不会出现更强的人;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无论已经拥有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都必须还要继续自强不息、努力奋斗,以求达到更强、更完美的境界。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不断前进的时代所淘汰,所抛弃。”

  “就像当年已经成为天下无敌的庆阳祖师却仍然还要闭关参悟最终再作突破一样,任何东西都是在不断进步的。”

  “我知道了,师父!”赵飞云坚定的点了点头,无比肯定的道:“我定会用我的一生来记住这句话的!”

  

第三十五章 九阳始祖--庆阳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