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智者三步曲

    “没错。”上官无极笑道:“正是云儿你的本家-----赵高。”

  “呸!”赵飞云不屑的道:“我才没有这种混蛋本家呢!啊!师父,难道刚才那块太极图腾就是历史上的那块刻着‘始皇死而地分’的天外飞陨吗?”

  “没错。”上官无极叹了口气,沉声道:“当年赵高先一步发现了这块飞陨的神奇之处,想居为己有,但是这块陨石从天而将已经造成了太大的影响,势必无法瞒过秦始皇,是以赵高就想到了这条毒计,在陨石之上刻下了‘始皇死而地分’六个字,成功的令秦始皇认为此乃不详之物而弃之,虽然最后赵高的确是如愿已偿了,但是数万名燕国囚徒也因此而送了命。”

  赵飞云悲愤的道:“如此草菅人命,赵高真是个该千刀万剐的卑鄙小人!”

  “你错了,云儿。”上官无极微微一笑道:“赵高他可不是小人,他是枭雄,是一个有智谋、有远见、更有着无穷野心的盖世枭雄。”

  “枭雄?”赵飞云默默的在心中咀嚼这充满血腥和霸气的名词。

  上官无极沉声道:“既然是枭雄,那必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心胸和气魄,什么人命对他而言根本是一文不值,只有无穷的利益才可以打动他那犹如魔鬼般无比冷酷的心,除此之外别无所有,不过也只有以此才可以完美的彰显他们那高人一等的另类智慧。”

  “是吗?”赵飞云疑惑的道:“为什么坏人总是有那么高的智慧?”

  上官无极叹息着摇了摇头,笑道:“没办法啊,云儿,现实就是那么残酷,像枭雄这种成功的坏人不但有智慧,更加是无与伦比的盖世智慧,同时也是邪恶之极的智慧。赵高是这样,秦始皇是这样,而那朱元璋就更是这样,他们都是个真正的聪明人,否则他们又如何能在这弱肉强食的残酷世间成为万万人之上的统治者。”

  “所以云儿,就算你决定要做好人,也一定要做一个有智慧的好人,要能够用你那正义的智慧去抗衡、甚至是压倒那些邪恶的智慧,否则你就根本没有出山去报仇的必要,干脆在此终老一生算了。”

  赵飞云露出了一丝了悟的微笑,岔开了这个话题,再度问道:“师父,那赵高为何要建造这地下宫殿,这里对于他这样一个权倾天下的宠臣有什么用处啊?”

  上官无极沉声道:“云儿,所谓伴君如伴虎啊!今日的得宠,又岂能知道明日会怎样。皇帝本来就是一种喜怒无常的生物,而秦始皇更是残忍暴戾之极,如若不先为自己找好退路,万一将来获罪,那可真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这个聪明的赵高便利用他身为‘阿房宫’总督建之职的便利,密令其中一些能工巧匠寻觅福地,为自己兴建了一座十分隐秘的地下宫殿,既便于日后能防住那个万一,也为了能保藏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看着上官无极一阵沉默,赵飞云再问道:“那么那些建造此处的工匠应该已经被灭口了吧。”

  上官无极一笑道:“那是当然,建造这么隐秘的地方,岂能让那么多人知道。”

  “哼。”赵飞云冷笑了一声,哼道:“可惜任他机关算尽,最后还是死无葬身之地。”

  “没错。”上官无极笑道:“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直到秦始皇死去,赵高也未失宠,更在此后一跃成为了秦国的太上皇,自然也就用不上这个秘密洞府了,等到他需要用到这里的时候,他却也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过云儿,我只是想要你学习他赵高的优点。想他一个宦官,能够在一个绝代暴君的身边屹立多年尚且不倒,更加成为了后来皇帝的太上皇,这个赵高就绝对是个了不起的非凡之人。”

  看着赵飞云露出了沉思的表情,上官无极笑道:“好了云儿,你现在就别想了这些了,不如我们马上去看看最后一个大门里面是什么好吗?”

  赵飞云抬起了头,不解的询问道:“师父,赵高的这些隐秘您是怎么知道的?”

  上官无极道:“这个赵高,将他一生的这些‘得意之作’全部记录在册保存在这里,我想大概这是他想保留这些能让他觉得‘骄傲’的事迹作为他以后自我的炫耀的资本吧。”

  “呸。”赵飞云唾了一口,再问道:“师父,既然他建立了如此隐秘的地方,为何还要留下地图,还会碾转流落到师祖的手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上官无极优雅的一笑,答道:“这些问题,只怕也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回到了大厅,上官无极打开了最后一个大门,赵飞云甫一进入就立刻感到了一种有别于外的干燥感,仔细一看,这里原来是一个巨大的书库。

  赵飞云举目四下看去,兴奋的全身颤抖,原来这里竟收藏了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它们其中有以竹简记载的,形状陈旧,看来是先秦时代所有;有些却是用书册记载的,样貌甚新,看来都是近年才收集上来的,粗粗的估计数量至少有上万之多。

  上官无极笑着介绍了起来:“这里就是这地下宫殿的书库了,赵高以一种宫廷秘传的书籍保存法在此收藏了很多先秦时代的奇功,那些以竹简记载的几乎都是;而那些用书册记载的,几乎都是我和我的师父师公在这几十年间收集而来的,若论种类之多,数量之巨,只怕就是少林的藏经阁也是有所不及的。”

  “是啊。”赵飞云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浩瀚的书海喃喃的道:“恐怕就是看个一年半载也看不完啊。”

  上官无极看着赵飞云微微一笑,信步走到了一个书架之前,随手抽出了一本书册递给了赵飞云。

  赵飞云接过一看,惊讶的几乎要跳起来,只见那书册之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五个楷体大字-----皇极至尊功!

  赵飞云惊喜的不能自己,呆呆的看着上官无极,只见他微笑道:“云儿,赵高曾经权倾秦国,秦国的一切他当然可以予取予夺,这部由秦始皇创出的绝世武功,自然也是贪心赵高十分垂涎的目标啦。”

  “至于这书册,是由我的太师父解译了先秦的竹简所得,我那太师父虽然武功不是很高,但是一身古文的造诣却是独步天下,他辛苦了五年,已然将这里所以的上古奇功全部解译,记录成书册了。”

  赵飞云不解的道:“师父,既然您手里有如此神功,为何不练呢?放过如此神功未免太可惜了吧。”

  上官无极神情微显无奈,淡然道:“云儿,你自己翻开此书第一页看看吧。”

  赵飞云依言翻开了第一页,只见那上面清楚的写着一句话-----“欲修炼此功者,必先自废去以往所修全部功力,否则走火入魔,万劫难逃,切记,切记!”

  赵飞云惊奇的问道:“为什么此功会有这么奇怪的禁制。”

  上官无极叹了口气,道:“云儿,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皇帝的榻前岂容他人酣睡,‘皇极至尊功’完美的体现了皇权的至高无上,寓意天下惟我独尊的意思,这样狂傲霸气的武功如何能跟别的武功并存,那岂不就像是在说有人可以和皇帝并立,秦始皇又如何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是以我又怎么可能废掉一身的‘九阳神功’去修炼这‘皇极至尊功’呢。”

  赵飞云有些明白的点了点头,又不解的问道:“那这‘皇极至尊功’到底是正派,还是邪派啊?”

  “傻孩子。”上官无极笑道:“既然是皇帝,那就既不属于正派,也不属于邪派;他位于正邪之间,又处于正邪之外,算是皇派吧。”

  “是以这套‘皇极至尊功’也是一种正邪并存的武功:它里面有扎根基的法门,同样也有激进之道;虽任何人都能练,但却也有着怪异的限制;尤其特别的是,这套神功重命不重质,资质好不好不重要,只要命格越尊贵,练得也就越快,若修炼者是九五帝皇之命,就算资质再差,只要有恒心而又肯下苦功,那多则二十,少则十年,此功必然大成。”

  “而若是修炼者并非真龙天子的命格,那任凭他天资再高,用功再勤也至多能练到第八重为止境,再想更进一步就永无可能了。”

  “难怪。”赵飞云恍然大悟:“怪不得朱元璋十几年就练成了这套神功,我爹还曾经奇怪过他为何资质会那么高,原来是这个原因。”

  “当然了。”上官无极笑道:“他朱元璋的资质还未必比我高,若是让他来修炼‘九阳神功’只怕一百年也练不成顶峰,若不是凭着先天尊贵的帝皇命格而又练对了相应的武功,恐怕他这一生也休想进窥到这绝世高手的无上境界,这也算是天意吧。”

  “不过这‘皇极至尊功’也并不见得有多优秀,因为是届于正邪之间,所以此功虽是威力无穷,但是也没有多少养生之用,如若练得过于急躁,甚至会有伤及五脏的可能,随时都会搞出些得不偿失的结果。”

  “奥。”赵飞云了悟的点了点头,问道:“那师父,我现在可以看看这本书吗?”

  “当然可以。”上官无极笑道:“不但是这本书,连带这里的每一本书你都可以看,也都要看;不过云儿你现在要看的不应该是这些武功典籍,而是一些别的书。”

  “别的?”赵飞云疑惑不解之间,已然被上官无极带到了这武功书库内里的一个单间里,这里也同样堆满了各种书籍。

  赵飞云仔细一看,却发现这里连一本武功秘籍也没有,这里收藏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史书和兵法典籍。

  举目看去,《史记》、《资治通鉴》、《三国志》、《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等各类典籍琳琅满目,看来自三皇五帝起历朝历代的各类史书兵法全都在这里了,其中有些甚至是失传已久的孤本,十分的珍贵。

  赵飞云不解的问道:“师父,您带我来看这些书干吗?这些史书上的事我全部都知道啊?”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道:“云儿,我知道你是饱读史书,但是你要明白,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强者,首先就要成为一个智者;而要成为一个智者,你对这些史书就不能只是‘知道’,而应该是‘领悟’!”

  赵飞云心中一棱,恭声道:“愿听师父指教!”

  上官无极表情严肃的道:“相信云儿你也知道,大唐名君李世民曾经有一句名言-----‘以史为鉴,可知成败’流传千古。那他为何要说这句话呢?其实就是因为在过去之中,我们就可以找到现在和将来应该如何前进的方法。”

  “所谓‘千古相易,人心不变”,在这几千年里人们的本性从未改变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即使将来再过去千百年也不会有。所以现在所有的人心,都可以在历史之中找到;而现在会发生的事,也都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演,只要能深切的透视历史,就等于在这个人与人的世界里掌握了一切人心的奥秘,成为笑看风云、执掌乾坤的绝世智者!”

  赵飞云不解的道:“可是师父,所谓一种米养百样人,每个人的内心都应该是不一样的呀。”

  “只是形式和表现的方法不一样罢了。”上官无极笑道:“可是本质都是一样的,就如同‘贪心’二字,每个人对它就都有不同形式:有人贪财,有人贪权,有人贪利,也有人贪亲情、友情或是爱情。就是贪同样的东西,每个人的表现方法也是各不相同,但这些不同的贪心,都只是人们一种永不满足的本性在作祟罢了。”

  看着已然陷入沉思的赵飞云,上官无极笑道:“正如同我刚才对云儿你所讲的要不断进取,不也正是一种对武功境界永不满足的‘贪心’吗?”

  赵飞云露出了了悟的微笑,上官无极接着道:“所以,要能完全掌握这些简单之极而又复杂之极的人心,你就不能只是‘知道’历史,定然要将它彻底‘领悟’,仔细的参悟历史上的那些人物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刨开那些事物的表面现象,深切的抓住它们的本质,明白它们,了解它们。”

  “这样就能够成为智者了吗?”赵飞云带着无穷欣喜和紧张问道。

  “不行,还差那么一点。”上官无极摇头道。

  “差多少?”

  “差了十万八千里。”上官无极笑道:“‘了解’之道,只不过是成为智者第一步;而接下来的就是第二步就是---‘破解’之道。”

  “既然是智者,当然就不能光是知道别人怎么做,还要知道如何能将别人的做法‘破解’掉,是以云儿你在观看史书上的那些强者所为之时,就要一定要像身临其境的那样将那些强者当成是自己的敌人,将他们的计谋看成是用来对付自己的一样,努力的看透他们,破解他们,最终打败他们。至于‘破解’之道的方法,你既可以直接就在这些史书之中找到,也可以由这些兵书之中悟到。诸法无常,运用存乎一心。”

  “那接下来呢?”已然越来越成熟的赵飞云问道。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上官无极凝视着赵飞云深深的道:“第三步,也就是最后一步,正是‘运用’之道啊。”

  “无论你在这些史书之上‘了解’了多少,‘破解’了多少都只是纸上谈兵罢了,在现实之中可能会出现太多不可预料或是计划之外的变数,无论原本的计划有多么完美也是难以避免万一之时的,只有当你在任何情况之下都能够熟练的 ‘了解’和‘破解’,将这两道完美的融为一体而‘运用’自如的时候,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智者了。”

  “毕竟学而不思是为罔也,但是如若思而不能用可就是废也了!”

  “我该怎么做,师父。”已经完全明白了智者真义的赵飞云恭敬的问道。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一,何来二。云儿若是想最终成功,就先在这里迈出你的第一步吧。”

  “是师父。”赵飞云冷冷的看了看那堆积如山的典籍,无比坚定的道:“我定然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第三十七章 智者三步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