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九年以后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平凡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只在一晃眼的工夫,九年的时间过去了。

  今天看来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虽然有点炎热,但是走在这两边都是茂密树林的官道之上却会感觉好上很多,尤其当你在这片官道的岔口之处还能看见一个小小的茶摊,那真是什么暑意都没有了。

  不过如果你走到这个茶摊之上去喝茶,看到这个茶摊的老板娘竟会是一个容貌出众,风韵尤存的********的话,恐怕你马上就又要热起来了,不过这种热却是任谁都会喜欢的,因为那是你的心在热。

  如此的一个偏僻的地方竟有如此美貌的老板娘,这里的生意当然是出奇的好,一张凉棚的底下,不过才两张桌子,此时就已经坐满了七个人,他们看来都是些来往的贩夫走卒,有点在此喝茶,有点也顺便吃些饭菜,不过他们的眼睛都不时的在往那个老板娘身上飘,看来都是有些心痒难耐的样子。

  看到自己的生意这么红火,而自己也依然那么受欢迎,美貌的老板娘得意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鬓角,可是她的那双手却展现出了和她的脸完全不同的粗黄;哎,任你是何等的天生丽质,在多年辛苦之下也总有些变化的。

  不过看来这个老板娘早已经习惯自己的粗手了,毫不在意的将它伸了出来,去招揽一位看来有可能会成为自己这里的第八位客人。

  这是一个看来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不过这个老板娘却招呼的他特别勤快,不过看来这也是应该的。

  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最多不过二十来岁,不过他那高大的身材和那俊朗的相貌却是十分出众,尤其若再配上一对明亮如星月的眼睛,以及那常挂嘴角的一丝好象已然看透世情的微笑更是为他平添了无穷的魅力,真是个十分少见的美男子。

  赵飞云走了这几天也确实有些累了,虽说有着深厚的功力,但是老是这么在太阳底下走着日子也实在不太好过,此时看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里面还有个那么热情美貌的老板娘,倒也不愿拂了佳人美意,当即走入了这个简陋的凉亭。

  老板娘热情之极,连旁边的那个伙计也没叫,就那么亲自上来招呼赵飞云,那股热心劲,弄得在场所有的人都向赵飞云投来了羡慕和妒忌的目光。

  赵飞云根本不理这些无聊得目光,微微一笑道:“这位好姐姐,请给我来一壶茶,再顺便来几个拿手小菜好吗?”

  一句话说得老板娘心花怒放,已然人过中年的妇人竟被一个如此英俊的弱冠少年称为姐姐,真是比拣了个元宝还开心,当下笑得合不拢嘴,娇道:“哎呦,瞧你说的,好弟弟,姐姐立刻就给你上啊!”说着立刻转过头去大叫道:“孩子他爹,还不快起来,再做两盘菜来。”

  一个正坐在地上睡觉的粗壮男人缓缓睁开了眼,赵飞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只见他全身上下都是油烟的痕迹,一双粗手更是黑不溜秋,看来还是满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老板娘一下子冲了上去狂吼道:“叫你招呼客人你就去睡觉,现在的客人又来了,你还不快点干活去。”

  这个老板看来也被骂惯了,一句话也不回,颠跋颠跋就走到灶炉面前炒动了起来,不一会就传出了饭菜的香味。

  此时老板娘又满含笑脸的走上前来,娇笑道:“好弟弟,马上就好,不要急啊。”

  赵飞云点了点头,心中暗笑,这对老板夫妇,看来除了那双手比较相配外,其余真是有天壤之别。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抬头再一看,立刻就感到十六道足以杀人的目光激射而来,看来包括那个伙计在内都在嫉妒自己,赵飞云真是感到非常荣幸。

  饭菜端上来了,老板娘亲自招呼,真是羡煞旁人,没办法,谁叫赵飞云长得帅呢。

  老板娘娇笑道:“好弟弟,来,这就是本店得拿手小菜,尝尝吧。”

  赵飞云闻了一下,笑道:“好香啊,老板的手艺真好,干了很久了吧。”

  “十几年了。”那个看来心情不爽的老板没好气的抢答道,看来他也因为自己老婆那过度的热情而对赵飞云心有反感了。

  赵飞云啧啧称奇:“这饭菜如此之香,看来老板的手艺不像是个开路边店的呀。”

  那个老板娘狠狠的瞪了那个老板一眼,再度娇笑道:“好弟弟你可真有眼光,我这个男人曾经在城里的大酒楼里当过几年学徒的,可惜没能在那里留下来。好了,好弟弟,别管他了,快尝尝,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赵飞云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敢吃,吃了要没命的。”说着,眼睛牢牢的盯着那个面目有些僵硬的老板娘,一动不动。

  老板娘楞了好一会儿,突然又笑道:“好弟弟,你在说什………”

  说到“什”这个字,这个刚才还像只小猫一样的老板娘突然变成了母老虎,一把掀翻了桌台,借着混乱身形猛向后飘去,看来身手还不错。

  而那个伙计和老板也登时露出凶像,各自抽出一刀一剑,身形飘动间包围了赵飞云,看来他们都是一伙的。

  而那些‘食客’却不然,此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魂飞魄散,哭爹叫娘的飞跑了开去,看来和这三个人不是一伙的。

  赵飞云从刚才起就一直端坐着未动,完全不理身后的二人,只是对着那个‘老板娘’笑道:“我的‘好姐姐’,你的招呼也太不周到了。看看,把人都吓跑了。”

  “哼。”那个‘老板娘’冷哼了一声,道:“赵飞云,废话少说,你是怎么看破的!”

  赵飞云摇了摇头,叹道:“‘好姐姐’,你也太不懂得照顾我这个小‘弟弟’了,不如你先把你的身份和这出戏介绍一下,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好吗?”

  “废话!”‘老板娘’娇喝了一声,扬手打出了一蓬飞针直射赵飞云面部,几乎在与此同时,赵飞云背后的‘伙计’和‘老板’立刻出击,一左一右,一刀一剑上下盘旋,激射重重气浪,黑白二气先一步封锁了赵飞云的行动,然后各向赵飞云的后颈和后腰疾攻而去。

  三面收敌,赵飞云却似不慌不忙,直等到三处攻击都已到近前,终于行动了起来。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赵飞云双掌猛的透出熊熊火焰,左掌将疾射而至的飞针轻松挡下,右掌则一分为二,几乎在同时向身后二人打去,速度之快,几乎让人错觉赵飞云长着第三只手。

  ‘天火神掌’威力无匹,身后的两人顿感炽热火焰扑面而来,转瞬间便将自己的攻势完全瓦解,大惊之下只能拼命相挡,可惜只是螳臂当车。

  一撞之下,刀剑几乎同时被毁,火掌长驱直入,直捣二人心胸,登时将这二人打的口吐鲜血,向后飞了出去。

  赵飞云一跃而起,身形疾追直上,毫不留情的连轰十掌,他们每人各中五掌,强猛火劲灼肤碎骨,破穴毁脉,二人刹那间五脏具碎,无可避免的魂归西天了。

  赵飞云杀了二人之后,立即飞身返回,身形迅捷轻盈,竟似完全不用换气。看来今时今日的赵飞云,武功之强,下手之狠,真是可怕之极。

  ‘老板娘’不能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只感到手足冰凉,自己请来的这两人都是江湖上少有的顶尖高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一下子就破体惨死;看来今日自己也是命运堪舆。

  赵飞云微笑的看着‘老板娘’,惬意举起手里的几根银针道:“‘化血神针’,原来是唐门的唐三娘。哎,真是可惜,听闻唐三娘虽已年过四十而又狠毒无比,却也是爱美到了极点,据说身上的衣服从来不穿第二遍的,谁知今日不但请来了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淫贼‘黑白双煞’相助,还舍得将自己的小手弄得那么难看,也真是够委屈的。”

  唐三娘跺了跺脚,伸手撕下了自己手上所戴的人皮手具,登时露出了一双雪白粉嫩,柔若无骨的春葱玉手,跟刚才的那一双真是有天壤之别。

  唐三娘双手一翻,掏出了一把银色的短刀,刀刃蓝光闪闪,锐利无比,一看就知道是味了剧毒,只见她恨恨的道:“赵飞云,我自问刚才的表演绝对是滴水不漏,你是到底怎么看破的!”

  赵飞云一双贼眼盯着唐三娘的小手不放,笑道:“‘好姐姐’的脑子真是不好使,如此健忘,不过外表可就顺眼多了。”

  唐三娘心知如若自己不讲出原委赵飞云也必然不肯露出底牌,想到自己还有最后王牌在手,当下又娇笑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为了能骗倒你,我特地请来了七个老伶,每位都至少有超过二十年的戏龄,演技绝对是入木三分,刚才的那出戏我至少已经排练了一个月,自认应该是天衣无缝,真是不明白‘好弟弟’你怎么会知道有假的。”

  “难怪难怪。”赵飞云拍手笑道:“难怪刚才那些食客一个个表情十足,全然不似作伪,而‘好姐姐’你和黑白双煞也是下足了资本,不但学习乡下农村的粗语,更将自己的手伪装得粗陋不堪,堪称工夫下足了。”

  “可惜你们的问题还是出在手上,当我看见那个装成老板的白煞上菜时我就已然起疑,因为他做得菜实在太好,太快了。这种程度决不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小店的厨子能做得来的。”

  “所以我随口问了一句有关他的手艺,你就对我说他曾经在大酒楼当过学徒,本来也是合情合理,那些大酒楼的学徒若是成绩不好的确是会回乡开馆。红火的生意,漂亮的老婆这些原本都不应该是一个在路边开小摊的粗鄙农夫所能拥有的,但是如果他能有着出众的手艺,这就都说的过去了。”

  “只可惜他的手出卖了他,他的手虽然粗躁,却全无伤痕,而拒我所知,只要是在大酒楼里当学徒当了超过一年的,手上都定然会有被沸油烫伤过的新伤旧痕,而在他的手上却什么都没有,这样还不让我起疑吗?”

  唐三娘冷笑了一声,哼道:“原来如此,看来我真是百密一疏。”

  “是啊。”赵飞云笑道:“那些戏子只懂演戏,这些各种行业的常识他们哪里懂,而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名门之人就更不会懂了。”

  说着,赵飞云猛然出手,先发制人,熊熊火焰快如闪电,直向唐三娘轰去。

  正盘算着该如何偷袭的唐三娘万没料到一直看来悠然自得的赵飞云竟会抢先动手,当下慌了手脚,只能拼命提刀硬挡。

  “轰”的一声巨响,唐三娘猛被震飞,只感五内一阵翻腾,但是所幸并未受伤,唐家威名远波,家传内功毕竟非同凡响。

  赵飞云运起九阳金身护体,刀刃无法伤他,但银刀受他一击竟未被毁,心知此必是宝刃无疑,当下手上不饶人,猛的化掌为拳,无匹拳劲似乎激起滚滚雷球,劈啪作响,直对着唐三娘的那张花容月貌狂轰而下,毫不怜香惜玉。

  唐三娘爱美,面部有危,惊的花容失色,看准雷拳来势,银刀上下翻飞,一下子劈出数十刀,刀刀都砍向了攻来的右臂,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保留。

  赵飞云虽有金身护体,但竟也感手臂隐隐作痛,心知不止是因为刀刃锋利,连带刀上的剧毒也是厉害无比,不想再做硬拼,猛然间招式招式一变,强猛雷拳化为轻柔的火丝,盘旋缠锁。

  其实唐三娘光是消减雷拳已是后力不济,强猛的反震更是已使她经脉受创,此时只感到右手一紧,竟已然被火丝缠住,拼命挣脱也是无济于事。

  赵飞云运劲一扯,将唐三娘抛到空中使她无从借力,左掌烈焰狂吐直向其胸腹打去。

  唐三娘右手被困,电石火光之间别无选择,抬起左手发出一蓬银针,奈何赵飞云火掌如盾,所有暗器皆如同飞蛾扑火,消失无踪。

  “轰”!生死关头,唐三娘拼命抬起左掌硬挡火掌,虽然被震得五内欲裂,但也成功得借着反震力挣脱了火丝向后飞退。

  唐三娘刚刚站稳,立时伸手入怀,看似欲取出什么东西,岂知一抬头面前已然失去了赵飞云得踪影,正在疑惑之间,一个令她毛骨悚然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好姐姐’,你安息吧。”

  后心之处猛然被一股强猛劲力破体而入,直透五内,已然是五痨七伤的唐三娘当即心脉断碎,回天乏术。

  最后关头,唐三娘用尽残存的一丝力气不甘心的回头,左手似乎拼命的想从怀里取出什么东西,可惜她已然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轰然倒地,这个曾经艳名远波的唐门女高手,终究还是死无葬身之地。

  赵飞云淡然的看了唐三娘的尸体一眼,叹道:“‘好姐姐’,我特地保留了你这张最喜爱的脸,也算是对得起你了,安心的去吧。”

  说完,赵飞云仰首闭目,纵声高笑道:“师父,我已经完成了!”

  

第三十八章 九年以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