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九阳神珠

    赵飞云激动不已,冲上去吼道:"不会的,师父您不会死的!"

  "傻孩子。"上官无极笑道:"我又不是神仙,为什么不会死呢?"

  "可是,可是。"赵飞云心绪大乱,口不择言的道:"可是师父您武功那么高,怎么可能死呢?"

  上官无极轻轻的拍了拍赵飞云的肩头,等到他稍微冷静下来了,笑道:"云儿,神龟虽寿,尤有尽时;师父今日早已是年过百岁的老人了,也是该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赵飞云泪流满面,近乎哭着道:"可是师父您的身体一向很好啊,怎么会就这么突然去世呢?"

  上官无极笑道:"云儿,你也知道‘九阳神功‘的养生之能确实可以使人返老还童,但是世上绝无任何一种武功可以使人长生不死;生老病死是天道,无人可以抵抗;而像我这样的拥有终极超识的强者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死期,这大概就是上天的召唤吧。"

  赵飞云无力的跪了下来,紧紧的抱着上官无极的双腿,轻轻的低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上官无极轻轻的捂摸赵飞云的头发,心里也深受感动,弯腰将赵飞云扶了起来,安慰道:"好了云儿,别这样,生死只不过是个轮回的游戏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云儿你只要记住,在我死了以后,不要将我安葬,只要将我的尸体装在墓室的那个翡翠棺材之中,沉入寒冰潭底就行了,记住了吗?"

  赵飞云泣不成声,一句话也不答。

  上官无极猛的摇晃起赵飞云来,同时口中狠狠的道:"够了吧,你这小子还有完没完,一点小事哭得像个大姑娘一样,真是没出息!你这种熊样还怎么去找朱元璋!怎么报仇!还不如在这里哭死算了!"

  一提到朱元璋,赵飞云猛的一个激灵,无比的仇恨冲淡了无尽的悲伤,令他稍微的冷静了下来,终于停止了哭泣。

  "哎。"上官无极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苦笑道:"云儿不要忘记我刚才的嘱托,这是我最后的一个心愿。"

  "是的,师父。"赵飞云神情悲痛,无力的答道:"我一定照办。"

  "好。"上官无极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云儿,坚强一点,现在我就将我们九阳一门最大的秘密传给你,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恩?"赵飞云心中一棱,不解的看着上官无极,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缓缓的闭上了双目,运功全身,双手不住的盘旋挥动,最后交叠于心口,掌上隐见真气流转。赵飞云只见上官无极的面色凝重非常,额角更丝丝的冒出冷汗,看来非常的辛苦。

  过了不一会儿,奇异的怪事发生了,上官无极的心口在掌间真气的引动之下竟然透出了一丝奇特灵幻的光彩,这璀璨的光彩在其双掌变化间不断的扩大,很快便吞没了上官无极的身体,直至绽满了整间祠堂。

  赵飞云不知发生了何故,强烈的光辉令他不能视物,心中惊疑不定,但只觉得其光彩正而不邪,绚丽无伦之间更使自己感到无比的舒坦。

  赵飞云当即默运起九阳心法将这奇特的光能吸入体内,只在立时便感到这股光能顺利的融入了自身真气,不但全无排斥更加大有裨益,那水*融的快感就像彼此同属一源。

  奇光绽放了良久终于渐渐散去,当上官无极的身形再度显现的时候,赵飞云不禁大吃一惊,上官无极此时的模样已经和刚才大不一样,他那原本红润光彩的脸上此时不但突然变得苍白之极更现出了条条皱纹,那原先一头乌亮的青丝此时也已是皓白如雪,那粗重的喘息仿佛使他整个人在突然之间衰老了三十岁,无论是神采还是风度都已经大为衰减。

  赵飞云又惊又痛,急急上前扶住了上官无极,但是对这匪夷所思的变化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上官无极笑着推开了赵飞云,盘膝坐下运起九阳心法;浑厚无匹真气环绕之下,上官无极的脸色渐渐重现红润,那一条条难看的皱纹也慢慢的消失,整个人都重现出了那原本非凡的神采;看到上官无极逐渐复原,赵飞云的心中这下才稍感安定。

  良久,上官无极行功已毕,猛然间双目圆睁,整个人又显得龙精虎猛,再度回复到了那二十多岁的青春,除了那一头皓白的长发无法复原外,一切已似和刚才全无变化。

  上官无极默默的看着自己那已然如雪一般的白发,神情间的无奈之色一闪而逝,微笑着对着赵飞云平平摊开紧握的右拳,尽现内里乾坤。

  赵飞云定睛一看,只见上官无极右掌之上平托着一颗灵光流动的宝珠,璀璨的光华变幻之间只觉得其中似乎蕴涵了无穷无尽的奇特能量,当下又惊又奇,不解的看向上官无极。

  上官无极微微一笑,解释道:"云儿,这颗宝珠就是我们九阳一门最大的秘密,也正是九阳神功的源头-----九阳神珠!"

  看着赵飞云疑惑的面容,上官无极笑道:"云儿,根据那本心法中的记载,当年庆阳真人游历天下,虽学尽百家所长,奈何总是无法将其融会贯通;终于有一天,在他游历天下名山---武夷山之时,于一个山洞之中发现了这颗‘九阳神珠’。"

  "而根据那个山洞之中的文字记载,这颗‘九阳神珠‘更是大有来头的上古神物;它的起源甚至牵扯到一个远古时期的传说。"

  "传说在远古之时,天上共有着十个太阳,那无法想象的强猛阳光直照得江河干涸,寸草不生;就在世人快要灭绝的时候,当时人间的强者---后羿,凭着他的绝世箭术一下子射下了九个太阳,拯救了万民于水火。"

  "这个我知道。"赵飞云点头道:“这个就是‘后羿射日‘的典故。”

  “没错。”上官无极点了点头道:“可是传说却并没有叙述后来的事情。那被后羿射下的九个太阳其实并未死去,曾经贵为九天大神的他们都凭着自己的一身神力保住了性命,但是神躯已毁,本命神能也因此而大减,永远的失去了重回九霄的资格。”

  “是以落地的九阳带着对后羿的无穷仇恨对他发起了疯狂的攻击,誓要置后羿于死地;而此时的后羿因为尽射九阳也早已是强弩之末,就此和九阳缠斗了一天一夜,连最后一只神箭也发了出去也始终不敌,就在此万分危难之时,神中之神、苍生之母的女娲娘娘终于被这场人神大战惊动,自九重天外及时赶来,以其至高无上的神能收服了九阳,并将他们带回天庭,欲以自己那无比的德行点化九阳,起初九阳执迷不悟,拒不认错;但是经过了女娲娘娘千日千夜的不懈努力,九阳终于感悟前非,伏首认错;而女娲心知九阳已悟,便再取五彩晶石,运用一己之无上神力炼制了七七四十九日,终以五彩晶石为体,将九阳炼成一颗蕴藏无穷神能的九阳神珠!”

  赵飞云听得心中好笑,惬意的道:“这么说如今师父手上的这颗就是当年女娲娘娘炼制的九阳神珠了。那可真不知道我们的祖师爷是用了什么方法跑到了九重天之上问女娲娘娘借来的,难不成他还长了翅膀?哈哈。”赵飞云从未见过庆阳真人,对他的敬意不深,再加上根本不相信这种荒诞无稽的鬼话,是以完全不屑一顾。

  上官无极闻言也是一笑,微微的摇了摇头,看来他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也是不太相信,不过身为师尊的他还是要对言辞有些不敬的赵飞云作出训示,当下重重的哼了一下,斥道:“云儿不可放肆,这些典故都是我们的祖师爷所传下来的,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能不敬,更不可以开祖师爷的玩笑,明白了吗!”

  “呕。”赵飞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皮,勉强的道:“云儿知错了。”

  “诶。”上官无极长叹了一声,接着道:“而传说因为当时正值天地初分之时,九幽之下尚未建成地府,使得九幽阴气因全无制衡而极不稳定,随时都有冲上人间灭绝人世的危险,是以女娲娘娘为了禁制阴气逆冲,就以九阳神珠堵住了即将爆发阴气泉口,成功的以其纯阳至刚的神力制衡地底的纯阴邪气,就这样一堵就是千万年。”

  “结果就这么一直到了大唐时期,我们的祖师爷终于在无意之间发现了这颗九阳神珠,更有感于其中蕴涵了无穷神力,便以此苦悟了三十年,终于以神珠神力为根基,以易经之理为枝叶,成功的融合毕生所学创出了‘九阳神功’,流传至今。”

  上官无极深深的凝视着赵飞云,沉声道:“这便是‘九阳神功’的真正由来,也是我们这一门最大的隐秘,你好好记住了。”

  “是,师父。”赵飞云点了点头,问道:“师父,那这颗九阳神珠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啊?,您刚才又是这么将他拿出来的啊?”

  “问的好。”上官无极笑道:“九阳神珠拥有无穷的奥妙,不过其功用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它可以被修炼者收藏于体内,即有保护身体、强化五内的神效,亦十分隐蔽不易被他人发现。不过由于这颗神珠的神能过于强大,如若己身没有‘九阳神功’第七层的功力修为而强行吸纳的话,其结果只会是神力反噬,爆体而亡。

  第二:它可以成为练功的一大助力,因为彼此同出一源,是以九阳神珠的神力可以毫不排斥的融入‘九阳神功’,助其通经过脉,冲破玄关。再加上这神珠可以自行采吸天地灵气补充神力,所以完全不必担心神力会耗尽,只可惜我用的实在太早了,早在我只练上‘九阳神功’第二层功力之时我师父就将这神珠传给了我,至此朝夕相伴,是以因为使用的时间太长以至当我修炼第九层功力之时此物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结果我只好以这神珠的神力发出真火炼制了‘天阳金丹’,这才助我顺利的突破到顶峰的境界。

  第三:至于在临阵对敌之时这颗神珠就更加妙用无穷了,它既可以不断的补充己身损耗的功力,使得真气得持久性大为增强;又可以将其神力融合自己的功力一次性爆发,在一定的时间内会有功力倍增的奇效,而且散功后也全然没有后患。当年我就因为这样才能和张三丰对峙了一天一夜,不过由于这对敌的两种功法损耗都太大,神珠很可能会因为入不抵出而出现神力不济的现象,所以使用时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上官无极平托着这颗九阳神珠,无比认真的道:“所以现在云儿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在这世上能和‘九阳神功’分庭抗礼的绝世武功虽是屈指可数,但也非绝无仅有,这颗神珠可以使你在面对同级的高手之时更占优势。是以这九阳神珠就是我们九阳一门最大的秘密,也是我们最后的一张王牌,你一定要将好好的将它隐秘收藏,不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千万不要使用它的力量,不然若真的到了那万一之时也许它就救不了你的命了。”

  “是,师父。”赵飞云当然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坚定的道:“徒儿在此发誓,如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我决不使用这九阳神珠的神力,师父放心吧。”

  上官无极欣慰的点了点头,便将吸纳这神珠的法门传授给了赵飞云,赵飞云仔细聆听,牢牢的将这心法记在了心里,一字不漏。

  传完了心法,上官无极平伸右臂,催动起九阳神功。

  九阳神珠饱吸九阳神功的真气,陡然变得光芒万丈,更逐渐的化整为零,幻化为了九轮炽烈红日盘旋于上官无极的右掌之上,显得无比的庄严神圣。

  上官无极右掌猛的一挥,九轮红日登时如同离弦利箭般射向赵飞云,一下子就钻入赵飞云的各大经脉,赵飞云只感到九股强猛的真气透体而入,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在体内狂野的奔腾了起来。

  赵飞云不敢怠慢,当下抱元守一,心念具灭,全力运起了九阳神功第八层功力,以刚才所学的归纳之法努力疏导起这股无穷的神力。

  这套归纳之法确实神奇,运功少时,体内的真气便逐渐的控制住了那四处乱闯的九股神力,更慢慢的将其拉回正轨循环运转了起来,赵飞云此时感到自身的功力已然和这九股神力气机相连,更不断的交流互通,互补不足,自己的功力不停的浑厚壮大,直至无穷无尽。

  九股神力运转势道终于由盛转衰,更在赵飞云强横的功力引导之下化零为整,最终再度聚合成九阳神珠贮存于‘心坎穴’之内,血脉相连,浑为一体,赵飞云只感到自己的心脏立刻以前所未有的强劲势头跳动了起来,刺激自身加速血液循环、新陈代谢,直感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舒坦感觉。

  大功告成,赵飞云长啸一声,飞跃而起,全身宝光流转,神采非凡。赵飞云运起内视之法,心知经过刚才的那一段行功,自己已然又平添了五、六年的功力修为,真是飞来横福。

  赵飞云兴高采烈,急忙转身想要向上官无极道谢,可是当他看到上官无极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那一刻呆住了。

  上官无极闭目盘坐,无比安详的面容低垂,已然气息全无,但他那嘴角之上却依然还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

  刚才的兴奋感在刹那间消失无踪,如今的赵飞云只感到头脑之中一片空白。

  缓步走上前去,赵飞云突感腿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上官无极的面前,慢慢的伸出了颤抖的右手探了探恩师的鼻息,就在这一刹那,赵飞云彻底的崩溃了。

  上官无极死了,这位强绝天下的绝世强者归天了,这个赵飞云最尊敬爱戴的师父永远的离开了,赵飞云此时又再次感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悲痛感充斥着他的每根神经,一如当年的那暴雨刑场。

  “师父!”赵飞云猛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呼喝,扑到上官无极的身上无法抑制的痛哭了起来,为了这位一直默默关心爱护他的恩师,流下了他一生最悲恸的热泪。

  

第四十章 九阳神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