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我回来了

    春去春来,又是一个年头过去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工作的好日子,勤劳的努力基本上都是由此开始的。

  当然,这种勤劳之中有好的,同样也有坏的。

  昆仑山脉之中,有一处地势险峻的峡谷,是连通山脉东西的重要通道,以前几乎每天都会有过往的商旅和行人经过这里,来来往往,忙忙碌碌。

  只可惜在三年前一伙强盗盘踞了这里以后,往日的繁忙景象就不复存在了,因为他们都被那一桩桩惨无人道的屠杀震惊了,吓怕了。

  要货也要命,女留男不留!在这里的全都是一群杀人如麻的冷血禽兽,烧杀奸掠他们无恶不做,处在这三不管的真空地带,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无法无天。

  只可惜这条峡谷的地理位置实在太过重要,是以有一些人虽然明知危险,可是为了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却也只能挺而走险。

  毕竟,这两边过百里的山路不是任何人都绕得起的。

  所以在此黄昏之时,正有着一队大约百人的队伍进入了这峡谷,人多势众看来是有备而来,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个个都是鸦雀无声,他们刀剑在握,不住的四下观望,神色紧张之极。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到底是无畏还是无知,恐怕就得看看他们面对老虎时的反应了。

  当他们行至那峡谷中部之时,只听得一声巨响,两边的山坡之上突然有无数的滚木和岩石倾泻而下,直向底下行走的众人砸去。

  底下众人虽早有防备,但是一时也被这惊人的巨变搞得手忙脚乱,每个人都拼命的挥动起手中得兵器拨挡落下得滚木碎石,挡不下一些人便立刻被砸成了肉泥,惨不忍睹。

  随着一声惊天呼啸,数百名穷凶极恶的匪徒自山坡之上俯冲而下,如狼似虎般的向这群已经死伤惨重的商旅扑杀了过去,瞬间便缠斗在了一起。

  山谷变成了战场,每个人都在此时变成了噬血的修罗,他们疯狂的砍杀对方的躯体,一刀接着一刀,直到对方被砍成了肉泥,又或是自己变成了肉泥的时候他们才会停止动作,被切割下来的断肢碎肉不住的四处飞扬,绝望无助的凄厉惨叫声到处此起彼伏,这里真是比地狱还要恐怖。

  这里再没有了公理,也再没有了仁爱;这里唯一有的只是弱肉强食,你死我活。

  可以忍受这种地狱气氛的人绝对不会很多,不过看来此处却有着两个,此时他们就站在那高高的山坡之上,神情惬意的观看着底下的血腥屠杀。

  而这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正是盘踞这里的强盗之中的大小头目,而看他们此时的表情,与其说是在观战,还不如说是正在欣赏,似乎在他们而言,这种惨绝人寰的大撕杀根本就是一出十分精彩有趣的戏剧,还是非常的赏心悦目。

  那个矮一点的小头目叫做独目虎,人如其名,那面上的一个空空的血洞使他显得无比的丑陋狰狞,令人视之心寒,也许正是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他才没有用眼罩将它罩起来吧。

  而此时这个丑到了极点的家伙正用着他那唯一的一只好眼盯上了底下的一个年轻女子,这个女子二十来岁,模样生的十分的俊俏,此时看她挥舞双刀奋力拼杀的狠样,更为其娟秀的外表之上平添了一股飒爽英姿,直看得这个贪花好色的二当家心痒难耐,跃跃欲试。

  色胆包天,独目虎已经是不愿再忍,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便冲了下去,直向那个年轻女子扑了过去。

  而那个魁梧的大当家对这个独目虎的行为完全不予理睬,熟知此人本性的他早已对这种行为司空见惯了。

  那个年轻女子正好刚刚砍倒了一个强盗,突然间就听到一股强烈的劲风呼啸而来,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面目丑陋的中年男子飞身扑来,那恶心猥琐的面容几乎使得她当场吐了出来。更为气人的是,此人一出手,那双安禄之爪就那么向着自己高耸的胸部直抓过来,真是有够下贱的。

  此女又羞又气,双刀盘旋挥舞,直欲一下就将这****的双手给砍下来。

  这个独目虎既然可以成为这群穷凶极恶的强盗首领,自然有着其过人的本领,只见他微一转身,避过了双刀斩击,身形闪电般的绕到此女的身后,一掌便对着她后颈打了下来,直欲将其击昏了以后再为所欲为。

  只可惜此女既然能坚持到现在就也不会是弱者,只见她头也不回,右手长刀猛的一个回旋,竟险些砍到独目虎的手,独目虎无奈撤手,此女猛然转身,左手长刀毫不犹豫的当头疾劈,就像是要一下子将这个下贱的男人劈成两半。

  险些老猫烧须,这个独目虎当即受起了轻视之心,双拳全力迎击,招招凶猛,声声如雷,很快便压得此女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此时山坡上的大当家---刀疤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现在的战况,进来的那一百多人此时几乎已经被人数多上四五倍的己方杀得全军覆没了,除了那些个已经被制住的妇女,就只余下几名武功颇高强手仍在奋力抵抗,不过看那阵势也已是强弩之末,阴沉的笑了一下,大喝一声,猛的拔出腰间大刀飞身扑下。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刀疤虎劲灌长刀飞身而下,那锐利的刀身竟然拖出了半尺长的幽灰刀芒,气势惊人,正在奋力拼杀的一个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长刀拦腰斩过,当真是一刀两断。

  余下的几人搏杀至此,都已是身心疲惫,此时不但被三百多人包围,更有如此高手突临,一个个都是心胆俱寒,自觉末日将至。

  刀疤虎杀性高涨,一发不可收拾,长刀去势强劲,一下子又和余下的几个人缠斗在了一起。

  这几人其实也并非庸手,多人联手倒也有一拼之力,奈何久战之下早已气力不济,再加上为这个狂人的杀意所震慑,败得更快。

  不过十几招后,刀疤虎一个大旋刀,猛的将其中数人的头颅劈成了两半,花白的脑浆喷得他一脸都是,却见他毫不为怵,反而伸出舌头舔了舔这尤自温热的脑浆,看那满意神情竟似还觉得其甚是美味。

  最后剩下的一人看到如此的恶魔行径,意志彻底崩溃,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来,拼命的磕起头来,不断的哀声求饶。

  刀疤虎面露不屑的走上前来,唾了一口道:“******,一个没种的胆小鬼!”

  手起刀落,一下子就将此人的头砍了,嘴里还狠狠的道:“孬种下地狱去吧!”

  “哥哥!”那个正和独目虎缠斗的女子见此情景哀叫了一声,刀势大乱,独目虎见机不可失,双拳全力催压,猛的震飞了女子的双刀,右手食指连点了女子几处要穴,登时使那个女子动弹不得了。

  大功告成,独目虎竟就在这众目睽睽的地方旁若无人的发泄起他的****来,双手如飞般将那个年轻女子的衣裙撕尽,紧紧地压上那女子一丝不挂的娇滑玉体之上乱啃乱亲,双手更不住的在她那****的身躯上下游动,形态丑恶之极。

  那女子要穴被点,全身酸软无力,只能一动不动的任他为所欲为,此时她心里羞愤欲绝,两行悲苦的清泪突破了紧闭的双目顺着那优美的脸颊缓缓的滑落了下来。

  而此时那个大当家和围观的匪盗都在笑嘻嘻的观看这罪恶的一幕,其中更有些人已经开始有样学样,猛的按倒了那些被俘虏的女子,就这么幕天席地的施起了强暴。

  那个独目虎是个标准的急色鬼,不到片刻就不满意自己那初步的兽行了,猛的分开了那女子修长的玉腿,起身急急的脱下自己的长裤就要真刀真枪的过关斩将。

  可惜似乎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当他准备再度扑上来的时候,一道尖锐之极的裂空之声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超乎想象的刺耳之声划破长空,夹带着一颗小小的石子飞射而来,猛的砸在了这个独目虎的太阳穴之上,只在瞬间便透脑而入,将其制于死地。

  众皆哗然,刀疤虎更是大吃一惊,抢步上前一把拽起了独目虎的尸体,只见他额角太阳穴处现出了一个十分细小的血洞,可见那块射死他的石头决不会是很大,但是刚才听那石子裂空之声竟似是在百丈之外传来。如此轻小的石子经过了那么长距离还可以一下射穿人体最坚硬的头骨,可见发射这颗石子的人功力已然强到了何等无法想象的地步。

  无比的震惊驱使着他抬头望去,而所有人也都随着这刀疤虎的视线转过头去,希望能够一睹这奇事的真相。

  只见狭长的谷道之上,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形渐渐显现,夕阳的余辉温柔的洒落在他的身上,竟似给他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此时在这充满了血腥和尸骨的峡谷之中,那个绚丽的光辉显得是那么的庄严和神圣。

  刀疤虎看着这缓步而来的男子,心里突然泛起了一股无法言语的恐惧感,这股恐惧的感觉令他感到心神非常的不安,当下狠狠的发出了命令。

  “给我把这个臭小子碎尸万段!”

  杀意未尽的匪徒一接到命令立刻如潮水般的涌上,如同一群饥饿的恶狼一样疯狂的冲向猎物。

  来人见此情景,嘴角缓缓扬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因为在他的眼中,此时冲上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恶狼,而只不过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想要冲向虎口的兔子罢了。

  没错,他们就是一群将要死掉的可怜兔子。

  来人右手一扬,一道威力无匹的赤芒掌劲强猛轰出,“轰”的一声巨响,打头的数十名强盗直接被击中,登时被这股无可抵挡的狂猛掌力轰得粉身碎骨;其后还有十几人也都被余劲击中,同样也是非死即伤。

  一招,只此一招就轰毙了数十名强盗,威力之强真是惊天动地。

  群盗震慑于来人的惊天功力,全都畏缩后退,不敢上前。

  刀疤虎又惧又怒,一下子劈死了几个后退的盗匪,挥刀疯狂的狂吼道:“上啊!上啊!他只有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快上把他砍成碎片!”

  无穷的血腥和杀意激起了这些匪徒骨子里的凶性,强行压下了他们心中的畏惧,再度拼命的冲了上来,威势之强比刚才更加猛烈。

  来人仰头高笑,猛然间飞身而起,一下子跃入了那群强盗的核心,落地之时顺道踩爆了两个强盗的脑袋,激起脑浆四射,紧接着聚运神功,周身登时升起了一股强猛的气流,直扯得身边的强盗立足难稳,一个个东歪西倒。

  拥有着一身高手修为的刀疤虎见此招光是前奏已然如此骇人,心知不妙,急忙高呼道:“弟兄们小心啊!”

  晚了!来人转瞬间行功已毕,身形如陀螺般急速转动,掀起重重气浪,双腿连环踢出,蕴涵着无穷爆炸性的腿劲闪电般的席卷全场,当者披靡,平地之上犹如突然间升起了一个飓风龙卷,遮天闭日,尽显鬼神之威。

  在这近乎天灾的神威之下,那群强盗的生命就如同蝼蚁般一文不值,一切做人的权力此时都已然失去,也许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着被消灭,被屠杀。

  当旋势最终停止,只见来人卓然凝立于半空之中,衣衫随风飘动如同仙圣下凡,在这漫天的腥风血雨之中真是显得无比凄美,但同样也是无比惨烈。

  当来人最终收势站立之时,身周数十丈内已然全无活口,遍地散落着被轰碎的残肢断体,峡谷的空中此时弥漫着一层浓浓的血雾,中人欲呕。

  来人身上劲气流转,滴血未沾,缓缓转目四望,只在数十丈之外稀松的倒着几十个惨兵败将,此时已经是吓得魂不附体,有些人甚至当场屎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四散逃逸去了。

  这些刚才还凶焰滔天的人;这些一直都认为老子恶绝天下的混蛋终于了解到了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眼前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魔,真正的凶人,自己和他比又算个屁呀!

  一招之间轰杀了近两百人,这真是人能做到的吗?

  刀疤虎不能置信的看着缓缓走近的来人,握刀的双手不住的微微颤抖,此时的他已经全无依靠了,剩下的几十个残兵已然全部落荒而逃,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了。

  曾经杀人如麻的他终于也尝到了死亡的恐惧,想起了那些被他所杀死的人临死时的惨样,深悉死亡痛苦的他禁不住吓得缓缓的后退了起来。

  当来人跟他相距不到两丈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容,那是一张不带有丝毫感情的面容,直刺向自己的那冰寒刺骨的凌厉目光似乎根本没把他当成活人来看待。

  恐惧到了极点,刀疤虎疯狂的劈出了一刀,对着来人当头砍了下去,他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压在这一刀上了,不成功便成仁!

  “铛”!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在山谷之中响起,刀疤虎这疯狂的一刀竟硬生生的被来人身上泛起的金光气劲给弹开了去,强猛的反震直使得刀疤虎得虎口爆裂,手中长刀更一下子被震飞,离手的长刀就如同那离线的风筝高高的飞起了二十多丈,直飞到山坡之后看不见了。

  这一震,不但震飞了这个凶人的长刀,连带他所有的胆气和凶性也给震飞了,当这个一生都在牢牢的奉行着弱肉强食为自己人生准则的衣冠禽兽一下子遇上了一个比他强大的多的凶人,他的本能选择了畏缩和低头。

  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玩命的磕起了响头,咚咚有声,很快便磕得血流满面,配合上他那可怜兮兮的告饶之语,看起来还真是挺可怜的。

  来人看着这个毫无骨气的混蛋,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森然的道:“孬种!下地狱去吧!”

  好熟悉的语调,好熟悉的词语,似乎不久之前正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的,刀疤虎万念俱灰之间头脑中突然蹦出了两个他以前从不相信的字-----报应!

  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地狱之手猛的抓住了他的顶门,无匹火劲灌脑而入,很快便燃烧到了他的全身,直将他彻底烧成了灰烬。

  死的一无所有,真是******有够彻底!

  可怜的刀疤虎从头至尾却都只能默默的忍受着烈火焚身的痛楚,因为早在第一缕火劲灌入时,他全身的要穴就已经被禁制住了。

  有身不能动,有口不能喊!无法想象的痛楚完全得不到发泄,刀疤虎真是死得有够‘伟大’!

  大局已定,此时这里除了到处的残肢断体之外,就只剩下满地被制住的女子还活着了。

  来人缓缓背过身去,随意的回手一挥,那些倒地的女子登时感到了自身被点的穴道立时被解开了,四肢在这一刻重新恢复的行动的能力。

  众女连忙起身站起,各自急不可待的整理凌乱的衣衫,除了那个被独目虎轻薄的年轻女子实在已经无衣遮体外,其余各女都幸得来人的及时赶到而吃亏不多。

  那年轻女子全身一丝不挂,此时又无法找到一套可以遮体的衣物,杵在那个年轻男子的背后显得极其手足无措,一双手也不知道遮盖住哪儿是好。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时,一件宽大的斗篷送到了她的面前,女子定睛一看,正是那年轻男子取下了自己的斗篷反手递过来的。

  从头至尾,此人也未回头看上一眼,年轻女子伸手接过斗篷,心中又是害羞又是感激,但更多的却是对这个真君子的深深佩服和好奇。

  穿好了斗篷,年轻女子招呼众女子上前,自己以江湖礼数拱手道:“多谢尊驾出手相救,小女子等感激不尽,敢问恩公尊姓大名,来日粉身碎骨也定当相报恩公的大恩大德。”说完猛的跪下叩头,连带众女一起下跪道谢。

  来人却头也未回,甚至未出一声,毫无预兆间飞身而起,几个起落间已然消失在了那高跷的山谷之后。

  “啊!”众女尖叫一声迷茫不已,来人样貌也未被她们看清便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为虽然怪异,但同时也让诸女心折不已,那近乎陶醉的感觉几乎已经令她们忘记了自己仍然处在一个尸骨遍地的人间地狱之中。

  来人展开轻功风驰电掣,身形潇洒如九天飞仙,瞬息间数里已过,一直上到这处山坡的最高处才又定了下来。

  来人默默的看着远处那最后的一丝夕阳,孤立良久,缓缓的低吟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料想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十年啦!十年啦!”来人低低的吟完诗句,突然高声喝道:“师父,徒儿今日终于完成自己的誓言啦!”

  说着,来人伸出右手,狠狠的指向那遥远的天际,陡然放声狂吼道:“朱元璋!朱标!你们等着!我赵飞云---回来啦!”

  《誓毁天地》第一篇 完!

  下篇预告:

  江湖风波多彩多姿,好坏都是相伴相生,当初入江湖的赵飞云交到了新的朋友之时,他也同样会结下新的仇敌。

  神功大成,拥有了一身超凡入圣的绝世修为,赵飞云自信已是无往不利,可是当他抵达目的地时却惊讶的发现一切都已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命运之轮总是在不停的转动,每个人一生要走的路也许早已注定。当最终失去了一切,赵飞云终于带着无穷的悲愤对着浩瀚的苍穹怒喊出:他要-----誓毁天地!

  

第四十一章 我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