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无言的祭拜

    次日清晨,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清风阵阵,使人感到十分的凉爽舒适,遥远的天际之上,白云苍狗变幻无间,绚丽的阳光直洒而下,透过层层叠叠的茂林枝叶,一闪一闪的灵透无比,仿佛顽皮的精灵正在嬉戏打闹,令人赏心悦目;身处这密林之内,一股大自然独有的草木清新之气透人心扉,使人的精神为之一振;满耳的鸟语啼鸣,清脆玲珑,洗涤人心;神奇伟大的自然之景,不禁使人心情宁静,忘却尘俗,全身心的投入这深深的陶醉之中。

  自古皇帝就喜欢自比为各种玄奇宏伟的事物,比如说什么天子啦,真龙啦,又或是什么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这类自以为是的神鬼话;都是一个道理。

  其实他们哪里有这么伟大,其极限他们也就是比一般人多一些头脑和能力罢了,说到底不也就还是个普通人。

  搞出这么一套君权神授的鬼把戏,说穿了不过是迷惑人心的伎俩罢了。

  就好象这个自负非常的朱元璋,虽然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个了不起的皇帝,但是就算是他不在了,这个世间也还是一样的平静,丝毫也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产生任何的混乱。

  风依然在轻轻的吹,云依然在缓缓的飘,花草树木也依然在茂盛的生长,就连太阳也还是每天准时的升起。

  实际上自朱元璋死了以后,应天已经持续了多日的阴雨天气反倒立时好转了起来,一连多日都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这似乎还真是有点讽刺的意味啊。

  赵飞云微微的苦笑一下,报不了仇的自己此时竟然产生了这种纯粹自我安慰的狗屁思想,想来也真是感到好笑,但是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长叹了一口气,突然狠狠的甩了甩头将这些无聊的想法驱逐出了脑外,赵飞云就继续开始自己的登山之旅。

  当年自己全家是因为谋反的罪名而被斩首,按照大明的法律规定,谋反之人是不允许建坟下葬的,他们的尸骨应该是被扔进乱葬岗内,永远死无葬身之地,以体现其之罪大恶极。

  而当年的燕王朱棣却使用了他身为王爷的权力,将自己全家的尸骨火化安葬,也算是避免了他们暴尸荒野的悲惨下场。

  但是为了掩人耳目,朱棣就将他们安葬在了应天城外的紫金山之上;而尤其巧合的是,他们的坟墓竟然就和朱元璋的明孝陵处在同一个山头之上,赵飞云只觉得心里忍不住一阵好笑,真不知道当这对数十年的老君臣在九幽之下的幽冥鬼府相见之时,将会以什么方法来解决他们之间的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

  好笑过后,赵飞云不禁觉得心里发苦,“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自己的父亲一生鞠躬尽瘁,征战沙场,毕生的宏愿就是要驱逐鞑虏,建立一个富强统一的大汉民族,令天下百姓富足安康。

  他算是个忠臣,也算是个好人吧。

  可他的下场又是什么呢?还不是和这句诗所形容的千古忠臣一样,落下了个不得善终的悲惨结局。

  想到了自己全家那临终时的一刻,赵飞云的心又开始流血了。

  难道这就是因果循环?这就是好人有好报?

  今生修来世。这大概也仅仅是佛教的一种安慰人心的说法吧,因为来世之后还有来世,来世修来世,岂不是和明日复明日一个道理,永无止尽修来世,那人岂不是永远没有善报。

  所以赵飞云学聪明了,他决不修来世,要修就要好好的把握今世,如果说好人都是要惨淡收场,那他就做坏人,只要是可以得到好报,他不惜做最坏的人。

  这就是赵飞云在心底深处发下的誓言,很久很久了。

  久得赵飞云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是何时发下的了。

  唉。赵飞云再度狠狠的甩了甩头,将一切令他难受的想法逐出了脑外,努力的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毕竟他的头脑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勉强的冷静下来以后,赵飞云就开始细心的观察起四周的景物起来,超感灵识向四下传播开去,无远弗近,大到每棵树木的形态种类,小到每片树叶的脉络长短,以至于每一寸土地,每一根青草,千丈之内事无巨细,尽在赵飞云的观察之下而无所遁形。

  完全没有任何发现,这也是难怪,自己的全家的安葬之地处在一个极为偏僻的位置,如果有人来往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此时再确定一下,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赵飞云漫步而行,形态悠闲之中暗藏戒备之意,若是在过去了十年的光景以后这里依然还存在着缉拿自己的密探,赵飞云就誓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信步之间万林过,当行至山腰之地,赵飞云也终于抵达了自己的目的之地。

  只见丛林环绕之间,两座向阳的荒坟悄然而立,赵飞云刹那间只感到一股强烈而复杂的情绪从心底升起,只在瞬间便充斥了他的全身,刺激得他全身颤抖。

  在无尽痛苦的作用之下,两行悲苦的清泪不自觉的流淌而下。

  完全无法平复那激荡的心情,赵飞云缓缓的走上前去,盯着那没有刻上只字片言的残破墓碑,久久未有移开双眼。

  生前的风光无限又如何,死了以后连墓碑之上也不能刻字留名,就算是这样,还要被人毁碑泄愤,这可真是世事无常啊。

  赵飞云转身走到了一旁,找了一块还比较干净的青石,轻轻的拭去了上面的尘土,缓缓的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这两座早已经被挖掘毁坏了的荒坟。

  这一定是先太子朱标的‘杰作’,这种龌龊的事情,也只有他这样下流的伪君子才会做的出来,像朱元璋这种真正干大事的枭雄是根本不屑为之的。

  不过这也本是意料之中的事,当年的太子朱标恨自己的父亲入骨,加上后来在先师上官无极的手下吃了大亏,无处泄愤的他也只能把火发在自己的那些无法还手的家人身上,毁坟开棺,似乎是想仿效一下当年伍子胥开棺戮尸的‘壮举’。

  看着那两个深约五尺的大土坑,以及遍地凌乱的断木残材,赵飞云现在就可以想象得到当年太子的举动是何等的疯狂,何等的残暴。

  只可惜他还是不够聪明,至少他没有当年的燕王朱棣聪明。

  当年燕王朱棣为了顾全朋友之义,安排收殓了自己全家的尸骨将其葬于紫金山上,而为了防止太子的这种疯狗举动,朱棣就安排了两手准备。

  其一,将自己全家的尸骨火化,这样即可以免去他们身首异处的惨状,又可以更加方便的将其安葬;而为了日后方便自己辨认,朱棣就将自己父母的骨灰合起存放了一坛,而自己的家人骨灰则合起存放入了另一坛内,做上了记号,分开二坟安葬,就算是日后被太子找到,也要他无尸可戮。

  其二,燕王朱棣就以双层坟的方式安葬了自己的家人。一般坟墓,墓坑下挖也就是三四尺,最多亦不会超过五六尺的深度,而朱棣却将自己家人的墓坑挖出了十二尺的深度,深处掩埋,棺木之上再堆七尺厚土,厚土之上再放一空棺,以正常的深度掩埋建坟,他希望日后当疯狂的太子要毁坟戮尸之时,按照正常的挖掘深度挖到空棺,就以为这里只是燕王故作烟雾设立的一个假坟而放弃挖掘,再寻别处,从而可以保全那空棺七尺之下的自己家人真正棺木免受骚扰;而现在看来当年的太子也的确是中计了。

  赵飞云默默的看着自己家人的坟墓,心中突然感动万分,想起了当年燕王朱棣为了自己家人所作的一切,真可谓是深恩厚谊了。

  缓缓起身,赵飞云走近了这两座坟坑,慢慢的弯下腰去,清理起坟坑周围的杂草,一根接着一根,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却是十分的耐心和仔细。

  毕竟,此时的赵飞云也只能为他的家人做到这些了。

  虽说朱元璋和朱标已死,但是自己钦犯的身份却依然没有改变,仍然必须隐姓埋名的赵飞云就无法为自己的家人洗刷冤屈,风光大葬,此时甚至连为家人迁移墓地的想法也无法实践。

  既然他无法为自己的父母家人正名,也就无谓去打扰他们难得的安宁了。

  当所有的杂草都尽被清除了以后,赵飞云就再度坐了下来,此时此刻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了。

  赵飞云突然觉得自己非常的可笑,在过去的十年里,自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幻想过拜祭父母时的情景,曾经以自己的生命发下的誓言,是一定要手提着两颗滴血的人头,将它们放在这残破的墓碑之前当成祭品,那人头之上滴下的鲜血,将会一滴一滴的渗进埋葬自己父母的泥土,流进盛放着自己父母骨灰的棺木,好让自己的父母在九泉之下也能够亲口喝到杀害他们的仇人的鲜血,痛痛快快一报这灭门之仇。

  可是现在呢,现在自己的手上又有些什么。满手的泥污罢了。

  赵飞云心情一阵烦躁,功运双手猛的一搓,双掌之上炽热的真气‘呲呲’作响,满手的泥污在瞬间被灼烧成飞灰,立时消散不见了。

  就这么再度静坐了良久,赵飞云决定离开了,继续呆在此处也已经是毫无意义,自己也该是时候离开这里,去作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了。

  毕竟,今日的赵飞云虽然已经失去了很多的东西,但是他得到的也决不比他失去的少,现在他就要好好运用在这十年里他辛苦努力得到的东西,去创造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赵飞云静静的站在两座坟坑之前,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在心中默默的祝福道:“爹,娘,大家,愿你们早登极乐,赵飞云走了。”

  经过了心灵的道别之后,赵飞云就准备转身离开了,可是就在他转身欲行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寻常的警兆在他的心中升起。

  八十丈外,缓步而来,步履轻盈,呼吸沉稳,内力深厚------超级高手!

  触景生情的感慨降低了赵飞云的警觉性,来人竟然可以一直来到他的百丈之内才能被感应到,自己真是有够大意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赵飞云心念如电,一闪之间身形已然飞跃而起,悄然无声的落在了一颗树梢之上,默运神功之间收敛住了全身气息外泄,整个人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如同进入了假死之境,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生命气息。

  准备停当,赵飞云功运双目,牢牢的盯住那茂密树林的深处,静候这位不寻常的来人驾到。

  

第七章 无言的祭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