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意外的重逢(下)

    

  赵飞云想起了这些陈年往事,不禁觉得心里好笑,问道:“原来华前辈是去求玉前辈了,但怎么会去了一年还没回来啊?”

  华吟雪笑道:“去年是我外公的七十大寿,爹认为娘在那天一定会很高兴,就想带着我一起前往华山,可是此时爹仿造炼制的‘天阳金丹’已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阶段,是以不得不让我留下来照看,而他则自己一个人前往华山了,临走的时候他还说过此次他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娘求回来,所以事先就估计过要花的时间会比较多。”

  “原来如此。”赵飞云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华吟雪一眼,突然将脸凑近了华吟雪的脸颊,用力的嗅了嗅。

  “啊。”赵飞云突然作出这种无礼的举动,毫无心理准备的华吟雪本能的避让了一下,同时口中娇嗔道:“云哥哥,你在干什么呀。”

  赵飞云收回脸来,很随意的笑着摸了摸鼻子,华吟雪的身上幽香四溢,透人心扉,却并非任何一种脂粉香气,而纯粹是一种自她身体里散发出的一种天然体香;赵飞云相信,世上绝没有任何香料能和眼前玉人的女儿香相提并论。

  不过赵飞云此举也并无非礼她的意思,其实从刚才起赵飞云就一直很奇怪今日的华吟雪为何竟会拥有超过四十年的深厚功力,以她向来练功不勤的习惯赵飞云实在很难想象她会有此成就,而刚才华吟雪提到了的‘天阳金丹’倒是实实在在的提醒了他,所以赵飞云凑近她的脸颊嗅了一下她的体香,完全是想要找到心中疑惑的答案。

  而现在赵飞云就知道自己果然是猜对了,华吟雪那诱人的体香之中的确暗藏着一丝‘天阳金丹’的药香,那她如今的这一身超级修为也就可以得到解释了。

  赵飞云微微一笑道:“吟雪,原来你已经服用过‘天阳金丹’了,怪不得你如今的功力会这么深厚呢。”

  啊,华吟雪此时明白了赵飞云刚才那种举动的真正意思了,不过那种暧mei的举动依然让她羞的面红耳赤,低低的回应道:“自从爹用了‘万转圣天丹’换来了两颗‘天阳金丹’以后就非常努力的研究它的炼制方法,足足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研究成功,然后便开始了自己炼制,一年前爹动身的时候,因为担心去的时间过长而我一人呆在谷中有事情无法应付,所以在出谷前一定要我服下半颗‘天阳金丹’,使我增长了近三十年的功力,一下子突破到了‘大易阳春诀’的第十一篇的境界。”

  难怪,赵飞云心中暗度,‘大易阳春诀’第十一篇足以媲美‘九阳神功’第七层的功力,绝对可以算的上是厉害无比的境界了。

  想到这里,赵飞云饶有兴趣的问道:“对了,吟雪,那当年我师父教你的那一套‘斗转星移’心法,你今日有没有练成啊?”

  华吟雪点了点头,笑道:“不止是‘斗转星移’,爹在走的时候还硬逼着我学会了那套‘天火神掌’,又交给我十几件可以防身的宝物,这样他才放心的离去。”

  好啊,赵飞云这下子服了。身怀超级修为,兼修了至少两套的旷世绝技,更加身藏十几件厉害无比的防身利器,还拥有深不可测的使毒本领,相信就是面对着绝顶高手也足以从容应付,毫发无伤了。

  赵飞云不得不佩服华清风的细心,他真是把华吟雪武装到了牙齿才放心离开的。

  华吟雪并不明白赵飞云此时心中所想,接着道:“结果在爹前往了华山两个月后,便飞鸽传书来信道说他已经成功的劝回娘亲了,当时我真的是很高兴,谁知等了一个多月以后也未见他们回来,只是又接到了一封飞鸽传书。”

  “呕?”赵飞云来了兴趣,笑着问道:“这信里面又讲了些什么呀?”

  华吟雪神情之间微现无奈,苦笑了一下道:“我爹来信说,在他和娘亲回来的途中,偶遇上了近年来名声鹊起的另一位医道高手---药圣,在他们讨论医理的时候因为意见不和而比试了一场医毒之术,谁知道我爹倾尽了全力却依然只能和这个药圣打成平手,当下他们两个人都很不服气,约好了择日再斗,我爹为了赢过药圣,决定先不返回万生谷,执意直接前往极北冰原再去寻找一片‘万年血参皇’重新炼制一颗‘万转圣天丹’来打败药圣,娘亲又拗不过他,结果他们就这样前往极北了。”

  是这样啊。赵飞云明白了,华清风心高气傲,不愿意用师父研制的‘天阳金丹’来打败对手,执意要用自己研制的‘万转圣天丹’,结果还不是自讨苦吃,不过硬气可嘉啊。

  “那后来贾远又是怎么来的呀?”赵飞云问道。

  华吟雪微笑了一下,回道:“大概又过了半年之后,贾师叔突然亲自登门造访,要求见我爹,我当时真的是非常奇怪,我早就听爹说过他和贾师叔之间的恩怨,爹更是严令过我不准贾师叔踏入谷中一步,而贾师叔也多年未曾回来了,今日又为何会突然到访呢?结果当我将拒绝他进谷中的话说出来以后,贾师叔他竟然一下子跪在了我的面前痛哭哀求了起来,直把我吓了一跳,在好不容易劝说着他安静下来以后他才将来意说了出来,原来是因为当今皇上病重,而贾师叔却已无回天之力,只得来求我爹出山助他一臂之力………”

  “行了。”赵飞云抬手打断了华吟雪接下来想说的话,续道:“结果你告诉他你爹不在谷中,但是贾远却又发现你的医术也是同样非同小可,便转过来求你出山救治皇帝,虽然你门里有不得为官的门规,但是生性耳根软的你最终架不住贾远的苦苦哀求,就跟着他来到京城这里了,对不对啊。”

  “没错。”华吟雪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道:“事情就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啦。赵飞云这下全明白了,难怪贾远敢冒着被华清风大卸八块的危险来到万生谷,原来是因为他无力救治朱元璋,身为太医首席却无法医治当今皇上,赵飞云完全可以想象那贾远在朱元璋这六个月的患病期间顶受了多少威胁和压力,那种境况真的是可以用人间悲剧来形容了。

  以朱元璋残暴惜命的性格,只要是他稍微心情不爽,这个无能为力的贾远轻则是罢官丢命,重则搞不好就要株连九族;就算不用获罪,贾远多年来身为太医院的首席太医,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眼红他的这个位子,今次天下名医齐聚京城,万一哪个家伙歪打正着的医好了朱元璋,那他不立时就要取代贾远的地位,贾远从那么高的位置一下子摔下来,只怕今后的日子就要生不如死了,所以恐怕也只有是处在在这种穷途末路的境地之时,贾远他才会厚着脸皮,甚至于拼着老命也要来求得华清风的出山,因为至少他知道若是华清风医治好了朱元璋是绝对不会接受太医这个官位的。

  这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那么,吟雪。”赵飞云笑着问道:“你来到京城之后医治到了皇帝了吗?”

  华吟雪摇了摇头,道:“没有,当我抵达了京城的时候才知道来到了这里的大夫已经是不计其数了,而那些官府更是要先查明身份,还要一个个的排号才能去给皇帝治病,等排到我的时候都已经是两个多月以后了,我在贾师叔的带领之下前往皇宫,就在我还在偏房等候召见的时候就听见了皇帝已经死去的消息,所以后来治病一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原来是这样。赵飞云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背对着华吟雪心中暗暗的叹息道:朱元璋啊朱元璋,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还是不幸,以吟雪的医术的确大有可能医好你,但是我却依然会亲手杀掉你,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毫无意义了,你失去了痊愈的机会,我也失去了杀你的机会,一切都已注定,成为过去了。

  华吟雪看着赵飞云起身站定,亦站起身来走到赵飞云的面前,惊讶的发现赵飞云此时的脸色竟是无比的凝重,眉宇之间更隐隐透出了一丝凄凉的味道,看得她不由的一阵心酸。

  为了缓和气氛,华吟雪轻松的笑道:“那云哥哥,你来到京城又是干什么的呢?”

  赵飞云缓缓的看了华吟雪一眼,漠然的说道:“报仇!”

  “啊!”华吟雪轻呼了一声,小心的问道:“那仇报了吗?”

  赵飞云闭起双目,痛苦的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皇帝已经死了,太子也死了,仇人都死光了,仇没法报了。”

  呼,华吟雪暗出了一口气,再度小心的问道:“那云哥哥,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啊?还要去杀人吗。”

  “不。”赵飞云睁开双目,无奈的道:“仇人已经死了,我不想再杀无辜,但是接下来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太好了!”华吟雪如释重负,开心的直拍手,笑道:“太好了,云哥哥你终于不再想去杀人报仇了。”

  赵飞云看着此时这个又笑又跳的华吟雪,柔美之中又添加了一股活泼的动力,连带着他的心也热起来了,微笑着道:“我不去报仇了,又能去干什么呢?”

  “很多啊。”华吟雪抓着赵飞云的双手,开心的道:“我早就听爹提起过江湖生活的多姿多彩,这样吧云哥哥,我们不如结伴去闯荡江湖吧。”

  闯荡江湖吗?赵飞云微微一笑,看来这也是自己如今唯一的选择了。赵飞云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吧,吟雪,不过如今天已经不早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对了,吟雪如今你住哪儿啊。”

  华吟雪抬头看了看天色,果然已经接近正午了,当即笑道:“想不到时间竟会过得这么快,云哥哥,我就住在贾师叔的府邸里,山下还有接我的马车,云哥哥你也一起来吧。”

  “住在贾远的府第里………”赵飞云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开口道:“吟雪,你要记住,我如今依然还是朝廷钦犯,现在我用的名字叫做‘方云’,你要切记不可将我的任何事情和真实姓名对任何人提及,包括贾远,否则我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恩。”华吟雪肯定的点了点头,认真的道:“云哥哥你放心吧,这点轻重关系我还是知道的。”

  赵飞云微微一笑,转身又向自己家人的坟墓鞠了三躬,便带着华吟雪走下了紫金山,走下山去,果然看到了一辆马车等候在此,华吟雪和马车夫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带着赵飞云一起上了马车,返回城内了。

  马车进了京城之后穿户过巷,很快便来到了贾府的大门之前,赵飞云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高大门庭,心里不由的一阵感叹。

  马夫上前叩开了大门,内里的家丁一看见华吟雪登时满面笑容,当然还是在华吟雪的引见之下,赵飞云也进入了贾府之内。

  走过了一大片的亭台楼阁,赵飞云远远的就看见贾远漫步迎来,十年的光阴令他苍老了很多,不过面对着这个救过自己多次的大恩人,赵飞云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激动的。

  可惜,他却无法表现出来。

  贾远漫步迎来,远远的高笑道:“雪侄女,你回来啦!”

  走到了近前,华吟雪微笑着恭身施礼,贾远笑呵呵的将她扶了起来,转头看向赵飞云道:“这位是………”

  “奥。”华吟雪抢着答道:“这位是我以前的朋友,名叫方云,是我在扫墓是碰上的。”

  赵飞云抱拳施礼道:“方云见过贾太医。”

  “好,好。”贾远笑得合不笼嘴,看来他已经完全认不出赵飞云了,笑道:“好一个年轻才俊啊,对了,雪侄女,那位吴公子前来找你,已经在客厅等了半个多时辰了。”

  “啊,是吗?”华吟雪似乎微感意外,淡淡的应道。

  吴公子?是什么人?赵飞云和华吟雪由着贾远带领走向客厅,一路上他都想要询问华吟雪,但是因为贾远在侧,一直无法开口。

  径直走向了客厅,看着它那宽广的大门的时候,突然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厌恶感在赵飞云的心中暴然升起,而且更有着不断的扩大的趋势。

  赵飞云奇怪之极,虽然他的确感到了前方的客厅之中存在着几股非常强烈的气息,但是其中并无丝毫的敌意杀气,他很不明白为什么此时自己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随着客厅的逐渐接近,赵飞云那心中的厌恶感也在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增加,仿佛那里面就有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赵飞云可以肯定以前他从来也没有过如此奇怪的感觉。

  贾远迈步走进了客厅,朗声高呼道:“吴公子,我的雪侄女已经回来了。”

  赵飞云和跟在华吟雪的后面走进了客厅,正好看见了一个白衣素服,相貌俊朗的年轻公子向着华吟雪迎了上来,当他看到赵飞云的时候似乎微感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的目光正好和赵飞云打量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目光相对,赵飞云的脑子里突然‘嗡’了一声,一股无法抑制的强猛敌意竟似从他的灵魂深处狂涌了出来,面对着这个绝对是初次相见的年轻公子,强烈的敌意瞬间充斥了他的全身,最后在赵飞云的头脑之中形成了一个奇怪却又坚定无比的声音。

  “这个人,将会是你今生最可怕的敌人!”

  

第八章 意外的重逢(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