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奇怪的缘分(上)

    

  世事无常,千奇百怪,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两个以前从不认识的陌生人,第一次相见,内心深处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共鸣,就好象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有人说这就叫缘分,是前世修来,今生命里注定的。

  如果这种缘分是喜缘的话,那么相见的二人就会产生强烈的吸引感,若相见者为同性,那他们从此就有可能会成为朋友、挚友,甚至是患难与共的生死之交;而若然相见者为异性,那他们就大有可能成为情人,爱人,甚至是至死不渝恩爱夫妻。

  古人就把这种现象称之为‘一见如故’和‘一见钟情’。

  只可惜世上的事情都是分正反两面的,既然有喜缘,自然就会有孽缘,甚至于会是可怕之极的仇缘。

  若当这种缘分是孽缘的话,那相见的二人轻则是永不交往,重则是反目成仇,更有甚者只在这一见之下便会成为了恨之入骨,不死不休的终生大敌。

  那是一种憎恨,一种是在灵魂的最深处潜藏着的憎恨,仿佛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埋下,命里注定要在今生,今时,甚至今刻脱枷而出,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有人就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爱,是不需要理由的;既然如此,那么与之相对的就是---恨,有时候也同样不需要理由的。

  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命里注定的赵飞云并不清楚,但是他如今却可以很确定的明白一点,那就是他恨死!恨死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

  无法抑制的憎恨感脱缰而出,如同奔腾的野马一样在他的躯体里纵横,冲击的他全身欲裂,若非赵飞云身怀盖世修为,拼命的守住了心田之上的最后一点清明未有熄灭,那庞大的杀气早已经透体而出,淹没一切了。

  恍惚之间,赵飞云似乎听到了一个如同魑魅般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而它此时正在用它那充满诱惑的语调在对赵飞云说道:“杀!杀!杀了眼前的这个人!今日你不杀他,来日你就可能会死在他的手上!快杀了他呀!”

  莫名其妙的就杀人,赵飞云不愿意干出这种疯子般的行为,就算是日后他们真的会成为敌人,那终究还是明日的事情。

  赵飞云潜运神功,默运起‘天道明’心法平复心情,强大的精神力催动下,那股莫名的恨意被渐渐的压下,也许是不甘心再度沉睡的垂死挣扎,那奇怪的声音便又在此刻响起:“你现在不杀他会后悔的!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也许将来会吧,但是赵飞云却知道,若是此时杀了他,只怕自己立时就要后悔。

  在华吟雪的面前,在多次救过自己的恩人贾远的府第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杀人!赵飞云实在无法估计这将会造成多坏的后果,所以他决不能动手。

  赵飞云再度深深的看了这个年轻公子一眼,只见他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再度轻松的和华吟雪调侃起来了,竟似完全没有自己的那种犹如惊涛骇浪般的心理斗争,看来在他的内心里,并没有涌出那莫名的恨意,这么看来,自己方才那种近似预言般的奇怪感觉,也只有用终极的‘八识’超感才可以解释了。

  不过那种预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飞云也不愿意深究了,因为就在此时又有一股另类的恨意从他的心田之内升起,不过和刚才那莫名其妙的恨意不同,这次的恨意绝对是有根有据,有理有凭。

  赵飞云大步走上前去,正好挡在了华吟雪的身前,完全阻隔住了这位吴公子射向华吟雪的那火热的目光,同一时间双目一扬,反报的给他射回了一个冰冷刺骨的森寒目光。

  在场的诸人都被赵飞云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两个穿着一蓝一红的看似这位吴公子保镖的人物迅速靠近了过来,赵飞云只是横扫了他们一眼便已经感到微微的头疼了起来。

  ******,这两个竟然都是超级高手!

  综观天下恐怕总共也就不过数十位的超级高手,此时在这个大厅之内竟然就有三个,其中两个竟然肯屈尊成为保镖,看来眼前的这位年轻公子身份绝对是大有来头。

  再看看他此时面对自己的突然举动也毫无任何惊慌的表现,更加笑面不改的微抬右手挥退了这两个恐怕已经可以算是最顶级的保镖,如此处惊不乱可见其涵养功夫绝对一流;赵飞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竟然也感到难以看透其武功修为上的深浅,而此刻大厅之内又是高手林立,赵飞云不敢随便的运用超识窥探以防暴露实力,是以他就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位公子绝对拥有着深不可测的可怕实力。

  赵飞云此时心中不禁暗度了起来:难道他将来真的会是自己的劲敌。

  这位吴公子轻摇折扇,上下打量了赵飞云好一会儿,终于抱拳笑道:“在下吴尚,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这句话不但说的是彬彬有礼,更加难得的是无论在声音,语调,高低,还是停顿上都和现在的气氛配合的天衣无缝,连赵飞云竟也找不出丝毫的不谐和的感觉,对他的忌讳和佩服之情不禁又长了几分。

  可惜赵飞云却懒得学他这么做作,冷哼道:“方云。”

  语调极不客气,但是看来这位吴尚却完全未把赵飞云的无礼放在心上,只见他低头思虑了一会后再度抬头笑道:“原来是方兄,阁下是华姑娘的朋友吗。”

  “当然。”赵飞云微微一笑,反手拉起了华吟雪的玉手,近乎示威的哼道:“我和吟雪是很好的朋友。”

  看着这近似挑衅的举动,吴尚公子脸上的不悦之色一闪而逝,不过这细微之极的举动已经逃不过赵飞云的双眼,赵飞云不禁在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终于知道了眼前的这个人毕竟还不是金刚不坏之身,他到底还是有破绽的。

  吴尚公子收拢折扇,轻轻敲打了两下,笑容满面的道:“这就好了,华姑娘的朋友就是在下的朋友,方兄,你说对吗?”

  “哼。”赵飞云冷笑着道:“我和吟雪当然是朋友,但是我和阁下却绝对不会成为朋友!”

  赵飞云言语之间冷硬之极,连吴尚公子的脸色也渐渐暗淡了下来,满屋的人通通脸色大变,就连华吟雪也不解的看着赵飞云,她实在不明白一向说话很有分寸的赵飞云为何此时会变得如此的不近人情。

  其实别说是华吟雪她不明白,就连赵飞云他自己也都搞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身处危地的他明明知道此时应该尽量保持低调行事,他更清楚眼前的这个吴尚公子肯定也是一位不应该得罪的大人物,但是刚才那莫名的恨意加上此时那种有名的恨意就完全使他失去了控制,令他毫不退让的正面阻击了这个吴尚公子的一切场面话。

  吴尚公子的面色微沉,右手紧握的折扇不断的轻敲他左手的手心,牢牢的盯着赵飞云整个人默然不语,看来此时似乎正是考验他涵养的重大时刻。

  这位吴尚公子的涵养究竟有多好暂时还不知道,但是他保镖的涵养此时看来就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只见那个穿着蓝色衣衫的保镖终于按奈不住,抢步大踏而出,直奔赵飞云而来,同时口中还骂骂咧咧的喊道:“******臭小子,给脸不要脸,老子今日就要你敬酒不喝喝罚酒!”

  

第九章 奇怪的缘分(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