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热吻定情(上)

    

  就在这位吴尚公子的身影从贾府众人的眼睛里消失的那一刻,惊慌失措的贾远就围着赵飞云数落了起来,所说的无非都是些不该得罪那位吴尚公子之类的废话。

  赵飞云冷冷的看着正在喋喋不休的贾远,突然间觉得这张自己曾经认为是圣神的脸庞此时竟然会变得如此的丑陋;贾远他决不是个笨蛋,而那个吴尚公子对华吟雪有企图却绝对是连傻瓜也看得出来的事情,刚才贾远那么热心的为吴尚引见华吟雪,简直就是一种拉皮条的可耻行为。

  也许这是因为这位吴尚公子很有权势,也许这也是贾远在此时失势的情况下挽救自己地位的无奈举动,但是他竟然敢以无辜的华吟雪作为交换的筹码,这是赵飞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此时看着他那不断在自己眼前张合开闭的大嘴,赵飞云不由得双拳紧握,突然之间他真的很想要飞起一拳,狠狠的将这些已经剩下不多的残存牙齿一股脑袋的打进他贾远的肚子里,好好的让他尝一尝什么叫打落门牙和血吞的滋味。

  只可惜这也只是个想法罢了,赵飞云却不能真的动手,毕竟眼前之人曾经多次救过他,毕竟他这可能也是他不得已的无奈之举。

  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因为毕竟现在华吟雪并没有受到伤害,否则无论他是什么人,无论他是为了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赵飞云都誓要将他碎尸万段。

  想到这里,赵飞云只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笑着说道:“既然贾太医如此反感我,那我也就不再打扰了,这下就告辞,吟雪,我们走!”

  “啊!”华吟雪和贾远同时意外的惊呼了一声,而他们的惊讶则都是惊奇于赵飞云要带走华吟雪的惊人之举。

  但是华吟雪奇怪的只是其中的原因,而贾远则是惊奇于赵飞云的口气。

  毕竟,他哪里能相信华吟雪会不要自己这个师叔而跟着赵飞云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走。

  不过赵飞云可不想解释什么原因,看着华吟雪露出了一丝迷茫的神色,赵飞云一把拉起了她的玉手,不由分说的抬腿就走。

  华吟雪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在她的心目之中赵飞云的地位终究比贾远高得太多了,加之在她得心里从小就对赵飞云有着一分莫名的信任感,所以也未做反抗,就这么跟着他走了,而最多的也就是回头打了一声招呼道:“贾师叔,我去去就回来啊。”

  华吟雪竟然真的要走,这下可把贾远给急坏了,急忙冲上来想要做出挽留,但是赵飞云可懒得和他再做纠缠,突然间功聚双目,回头冷冷的瞪了贾远一眼。

  森冷的眼神锐利如剑,带动着无匹杀气狠狠的印射在了贾远的双目之上,贾远接受到了如此冰冷凶恶的目光,心脉脏腑竟没由来的一阵剧痛,头脑里就在这突然之间形成了一个强烈警告:再敢前进一步,必死无疑!

  贾远被震慑了,他害怕了,虽然他的心里面知道应该去追回华吟雪,但是他的脚却连一步也迈不出来了。

  赵飞云拉着华吟雪一直走出了贾府,东拐西拐走了半天一句话也不说,终于,当走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外之时,赵飞云终于放开了华吟雪的玉手,停下了脚步。

  赵飞云转身看着华吟雪,沉默良久,终于开口问道:“吟雪,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吴尚公子的。”

  华吟雪似乎有些委屈的看了赵飞云一眼,缓缓的说道:“那天,就是我在皇宫等候医治皇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皇上驾崩的消息,外面立刻乱成了一团,我等了许久也未等到贾师叔他来接我,后来我觉得有点紧张,就自己出去找寻贾师叔了,谁知道因为那个地方实在太大,我转了几个圈后就迷了路,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幸好遇上了那位吴公子,是他命人将我送回了贾府,我就是这么认识他的。”

  吴尚竟可以自由的深入皇宫!赵飞云知道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吴尚绝对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赵飞云沉吟了一会儿,凝视着华吟雪说道:“吟雪,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见这位吴公子了。”

  “啊。”华吟雪微感惊讶,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赵飞云低头想了想,抬起头说道:“因为这个吴尚对你有些企图。”

  华吟雪闻言微微一笑,冰雪聪明的她其实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涉世不深的她就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好,只见她微笑着对赵飞云说道:“就算他想和我做朋友也没什么不好的呀。”

  “可是………”赵飞云突然激动的说道:“可是我不愿意啊,我就是无法忍受别人对你有企图!”

  华吟雪被赵飞云激动的表情震惊了,聪明的她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内心深处没由来的涌出了一丝的期待和盼望,小心翼翼的说道:“为什么?”

  赵飞云默默的凝视了华吟雪良久,突然猛的将她搂到了怀里,闭着眼睛狂吼道:“因为我喜欢你!吟雪,我真的好喜欢你!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非常非常喜欢你了!”

  华吟雪一下子听到了赵飞云的表白,头脑之中突然间一阵空白,自幼就居于深谷,从来都是孤芳自赏的华雪吟一直以为只有无言的含蓄才是最动人美妙的东西;谁知今日听到了这种赤裸裸的表白,华吟雪才知道,这种激情的狂猛冲击竟然同样能够使人如此的心荡神驰,不能自己。

  华吟雪激动的娇躯微颤,两行欣喜的清泪夺眶而出,一时之间华吟雪只知道伏在了赵飞云的肩头之上,泣不成声。

  赵飞云一股脑袋的吼完,自己都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一下子将自己心中最迫切的渴望说了出来,赵飞云也感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勉强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赵飞云就缓缓的将伏在自己肩头的华吟雪扶起,漠漠的凝视向她那双如梦幻般的双眸,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去,深深的吻住了她那张吐气如兰的樱唇,狠狠的夺走了华吟雪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初吻。

  华吟雪突遭热吻,头脑之中“嗡”了一声升起了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强烈的眩晕之感几乎使她立足难稳,若不是赵飞云紧紧的抱住她那细不盈握的纤腰只怕她立时就要摔倒了下去,当这股眩晕之感稍稍退去,下一刻,一种强烈的幸福之感竟似从她灵魂的深处狂猛的涌现了出来,华吟雪不由自主的伸出双臂,紧紧的搂住了赵飞云颈项,彻底的沉迷在这幸福的快感之中了。

  良久,他们二人席地而坐,华吟雪就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偎依在赵飞云的身上,那种柔弱无力的样子好似她全身已经没有了骨头,注视着赵飞云的双目柔情似水,如此柔美绚旎的情景真是羡煞旁人。

  赵飞云同样深深的凝视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华吟雪,此时温香满怀的他心境显得无比的平和宁静,左手轻轻的梳理着华吟雪那如同锦缎一般顺滑的秀发,赵飞云的心里在这十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幸福。

  良久,赵飞云突然微微一笑,右手伸入怀中取出了一只细竹编成的蟋蟀,将它摆放在了华吟雪眼前轻轻的晃动了几下。

  华吟雪看到了这只竹制的蟋蟀,玉容之上突然显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伸手接过了这只竹蟋蟀,坐直了身体开心的说道:“云哥哥,原来你一直都把它带在身上啊。”

  赵飞云微笑的看着开心不已的华吟雪,伸过手来揽住了她的纤腰,口中说道:“当然了,这是你送给我的东西,我这一生都会把它带在身上的。”

  看着华吟雪那柔美的脸庞上泛起了羞涩的红晕,赵飞云一笑之间接着说道:“吟雪,我们也别再呆在这里了,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就前往极北冰原之上去找你的爹娘,求他们把你嫁给我好不好。”

  华吟雪满面绯红,不依的娇嗔道:“谁说我要嫁给你啦,不害臊。”

  看着华吟雪那娇羞无限的神情,赵飞云情不自禁的将她再度搂入了怀中,低头轻轻的在她那晶莹胜玉的丽容之上亲了一下,得意的笑道:“这可就由不得你啦,老实告诉你,早在十年前你老爹就已经把你给‘出卖’了,你其实早就是我赵家的人了。”

  华吟雪也已经听华清风说过了那个半开玩笑一般的鸳盟,但是面对赵飞云那得意洋洋神情,华吟雪小嘴一撇道:“那又怎么样,我爹全听我娘亲的,我的终身大事如果没有我娘亲的首肯是不会算数的。”

  赵飞云轻轻的用手指戳了戳华吟雪的额头,无所谓的笑道:“这也没关系啊,你是你娘亲的宝贝女儿,只要是你答应了,你娘亲想必也不会反对的。”

  “哼。”华吟雪轻哼了一声,道:“可是我也没有答应你啊。”

  “呕。”赵飞云剑眉一跳,凝视着华吟雪似笑非笑的道:“这么说吟雪你是不嫁了?”

  “嘻。”华吟雪小嘴再度一撇道:“不嫁!”

  

第十二章 热吻定情(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