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热吻定情(下)

    

  “好!”赵飞云重重的答应了一声,突然一把把华吟雪的娇躯横抱了起来,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华吟雪茫然的不知何故,只见到赵飞云一直把她自己抱到了一条小河的边上才停了下来,小河涓涓的流淌,四周鸟语花香,赵飞云站直了身体,再度盯了盯华吟雪,又看了看清澈的小河,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邪邪的奸笑,看得华吟雪的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发毛。

  只见那赵飞云突然平伸出双臂,好似要将那华吟雪抛入河中,同时口中嬉笑着说道:“现在嫁不嫁,不嫁我可就要把你扔进河里去喽。”

  “啊!”华吟雪突遭变故,吓得双臂紧紧得搂住了赵飞云的颈项,但是虽然她很是害怕,嘴里却依然不服输的说道:“不嫁!”

  “好!”赵飞云再度连续几次重复着双臂伸出和收回的动作,吓得华吟雪芳心大乱,耳边只听到赵飞云那还满有威吓力的‘恐吓’:“嫁不嫁!嫁不嫁………”

  经过了几次的循环,华吟雪终于服软了,全身紧紧的蜷缩在了赵飞云的怀抱之中,紧闭着双目不停的哀求道:“我嫁了,我嫁了………”

  赵飞云大获全胜,停止了挥动自己的双臂,低下了头盯着躺在自己的臂膀里气鼓鼓的华吟雪,得意的笑道:“怎么样啊,我说了吟雪你要嫁给我的吗,其实我又哪里舍得把你扔进河里,不过才吓了一吓你就认输了。”

  “你坏死了!”华吟雪被欺负的极不服气,猛的挥舞起了一双粉拳做势欲打赵飞云。

  只可惜华吟雪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就在她的粉拳还没有打在赵飞云身上的时候,赵飞云低下的头已经抢先一步再度吻住了华吟雪的香唇,那种激情强烈的冲击感一下子又把华吟雪的芳心冲上了云霄,那双原本要打人的玉手也随着它们主人的沉沦而变得软弱酸麻,无力的搭在了赵飞云的肩头之上,再也拿不下来了。

  当赵飞云移开了自己嘴唇的时候,华吟雪已经被这种美妙的感觉刺激得满面春潮了,赵飞云轻轻得将她放下了之后,她的娇躯又再度无力的靠在了赵飞云的身上,一直过了好久才可以勉强的自己站立。

  赵飞云左手抱住了华吟雪的香肩,右手轻轻的托起了她那精巧的下巴,凝视着她的双眼认真的道:“吟雪,你嫁给我吧。”

  “恩。”华吟雪娇羞无限,满面绯红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赵飞云兴奋不已,紧紧的将华吟雪搂入了怀中开心的道:“吟雪,那我们立刻出城去找你爹娘吧。”

  “这个………”华吟雪的语气微现犹豫,抬起头对着赵飞云道:“云哥哥,其实我此次来到京城随身带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现在就存放在贾师叔的府第里面;还有,在这两个月里我都是在贾师叔的府第里面闭门研究医术,也没有好好的到处去逛逛,我是第一次来到京城,真的很想领略一下天子居住的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云哥哥你看………”

  看着华吟雪那期盼的眼神,赵飞云突然间很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但是实在又很担心她继续留在此处的安全,不放心的说道:“可是那个吴尚………”

  看见赵飞云仍有忧虑,华吟雪安慰着道:“放心吧,云哥哥,那位吴尚公子只是帮过我一次,我对他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今生今世,我华吟雪就只会喜欢云哥哥你一个人,绝无二心。”

  赵飞云听得心中十分的感动,微笑着道:“吟雪你误会了,你的操守我绝对相信,我担心的只是那个吴尚公子和你的那个贾师叔,那位吴尚公子一看就知道不会是个善男信女,而且肯定是极有权势的人,而你那位贾远师叔为了巴结他也很有可能会将你出卖,所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是怕他们来个暗箭伤人啊,吟雪,我是绝对不愿意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华吟雪微微一笑,双臂搂住了赵飞云的颈项,柔声说道:“云哥哥你不用这么敏感吗。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我爹娘都教给过我很多东西,相信足可以自保,再说如果那个吴公子看来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好吗,答应我吧,云哥哥,就十天的时间,好不好啊。”

  “唉。”赵飞云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此时他和华吟雪的脸庞相距极近,华吟雪吐气如兰之下赵飞云不禁觉得幽香满鼻,心中没由来的泛起了一阵似水柔情,加之此时自己的心里也有了一定的计较和想法,惟有无奈的点头答应了。

  华吟雪见到赵飞云答应了,不禁开心得拍手欢呼,赵飞云微笑的看着兴奋不已的华吟雪,心中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激动之情,此时赵飞云深深的明白到,只要华吟雪她可以得到快乐,自己真是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的。

  无论是些什么。

  见到华吟雪她跳够了,赵飞云轻轻的拉起了她的小手缓缓的道:“吟雪,现在天色已晚,你既然想要在应天城里逛一逛,不如我现在带你去逛逛应天城里夫子庙的夜市吧。”

  “真的。”华吟雪盯着赵飞云的眼睛,开心的问道:“云哥哥,那个夫子庙的夜市好不好玩啊。”

  听到华吟雪的提问,赵飞云的脸色突然没由来的暗淡了下来,沉沉的道:“我也不是很记得,只记得小时侯我娘亲曾经抱着我逛过夫子庙的夜市,也就是那么一次,后来便再也没有了。”

  赵飞云感怀了一下过去的往事,低下头来正好看见了华吟雪露出了愧疚的神色,赵飞云登时脸色一变,微笑着道:“算了,吟雪,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还是走吧。”

  年轻的人性情就是活泼,华吟雪看到赵飞云露出了笑脸,自己那愧疚的心情也是一扫而空,当即开心的答应道:“好啊,云哥哥,我们走吧。”说完就跟赵飞云手拉着手提步而去了。

  夫子庙,历史悠久,意义非凡,传说是为了纪念儒家的创始人---孔老夫子而建设的,因为儒家的学说重视忠君的思想,所以自汉朝开始,儒教学说就成为了历代君王统治国家的不二之法,而孔老夫子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最大的圣人,是以这应天城中的夫子庙自建立以来就是车水马龙,人头耸动的地方,而一旦到了晚上,这里更是会成为商贩林立,人山人海的圣灵之地,虽然如今乃是国丧时期,但是这夫子庙乃是圣人之所,自有它那超然的特权,是以虽然此时已经是人流大减,却仍然还是热闹非凡。

  赵飞云和华吟雪来到了夫子庙中,满目新奇的玩意都让华吟雪这个长年居于深谷的小姑娘惊叹不已,什么东西都要看一看,玩一玩,赵飞云紧跟其后,虽然此处人多如海,但是赵飞云却丝毫不担心会失去华吟雪的踪影,华吟雪如此天仙般的玉人身处在这平凡的人群之中就如同在那幽暗的黑夜里放入了一颗闪亮的夜明珠,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要引起四周的一番惊叹和轰动,所有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对这位超尘脱俗的如仙美女谦退礼让,恐会造成亵du之罪,赵飞云在她的身后这么一路走来,心中不禁暗度道:今后再让她出来逛街的话是否应该用面纱遮住她的脸,不然的话即让行人占足了便宜,又会让他自己吃够了酸醋。

  华吟雪人生地不熟,走着走着人烟就越来越稀少,最后终于走到了彻底迷路,而当她回身请教赵飞云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更为糟糕的问题,那就是竟连赵飞云也迷路了。

  须知赵飞云虽然是生长于应天,但是他最后一次逛街的经历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此时年深日久,他哪里还会记得那么清楚。

  这下子这两个路盲可就抓瞎了,除了大眼瞪小眼外二人都是无计可施,而此处已经是远离夫子庙,临近深夜街道之上已经是一个人也没有了,二人就这么左看右看怎么也搞不清楚该怎么走回去,惟有无可奈何的瞎转起来了。

  漫无目的的东转西转,两个人也不知道究竟是转到了哪里,当他们转到了看见了人影的时候,赵飞云就发现他们已经身处在了一栋大宅子的面前。

  那唯一还站立在大街上的几个人竟然是一队金甲武士,当赵飞云二人靠近他们的时候那些金甲武士立刻厉声作出喝止,看那架势他们更有立刻刀兵出鞘的可能性,如此情形看来他们都是守卫这个宅院的。

  赵飞云二人被武士喝止,对望了一眼就待转身离去,可是在突然之间,赵飞云的心中响起了一个强烈的警兆,几股极为强烈的气息登时被赵飞云的超感灵觉给逮了个正着。

  赵飞云心念一转之间,功聚双目抬头望去,只见那高阔大门的门楣之上,一个巨大的牌匾高挂于其中,那牌匾之上篆刻着三个威武非常的大字---燕王府!

  

第十二章 热吻定情(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