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惊人诱惑(上)

    

  一夜过来,赵飞云十年来破天荒的睡了一个大觉,那种舒爽惬意的感觉真是美死了。

  推开了房门,赵飞云伸伸的呼吸了一口清晨那香甜的空气,立刻就感到了神清气爽之极,这院子里一方小小的天地此时在赵飞云的眼里竟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美丽。

  其实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连院子里的那两棵松树也还是那两棵松树。

  究竟哪里变得更美丽了,赵飞云也说不上来,反正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这就叫人逢喜事精神爽吗!哈哈!

  赵飞云侧耳一听,高全盛的房间里面已经是人声全无,赵飞云不禁觉得好笑,知道这个要赌不要命的家伙又去奋力鏖战了。

  懒得管他喽,赵飞云仔细的梳理一下便走出了德悦客栈,径直向贾远的太医府邸出发了。

  来到贾远府邸之后,赵飞云叩开了那两扇厚重的大门,从门里面伸出来一个人头,就那么定定的看了赵飞云两眼,立刻吓得喊着向里面跑去了,连门也顾不上关了,看来昨日赵飞云在这里的‘壮举’此时已经是满府皆知了。

  赵飞云摇头笑了笑,伸手一推大门,就这么堂而煌之的走进了这座朝廷命官的府第,竟似完全没有把那太医院首席的地位放在眼里。

  赵飞云昨天来过贾府,此刻当然是轻车熟路,七转八拐很快便来到了客厅广场之上,远远的就看见贾远衣衫不整的快步而来。

  赵飞云漠漠的看着贾远那微觉狼狈的模样,心中竟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怜悯和感慨,毕竟,他也是救过自己多次的人,他的本性其实也并不坏,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也许他也是没办法才会作出那种不光彩的事情,而且毕竟还没有人受到伤害,一切都还是保持着原状,自己也就别那么苛刻,原谅这个无可奈何的可怜人吧。

  想到这里,赵飞云上前了一步,对着快步而来的贾远深深的作了一揖,口中诚恳的说道:“晚辈方云拜见贾太医。”

  贾远刚才听到了赵飞云前来的消息真的是大吃一惊,昨晚真是求神拜佛的保佑才把华吟雪又给盼了回来,谁知第二天一早就有煞星上门,想到昨日赵飞云那种凶狠的举动,近日来已经是饱受惊吓的贾远真是有点惊恐万分了。

  谁知这一见之下,赵飞云竟然会变得彬彬有礼之极,这可真是大出贾远得意外,面对赵飞云的请安,贾远一时间有点无法适应的回道:“啊,呕,贤侄不必多礼,你有什么事吗?”

  赵飞云微微一笑道:“我是来找吟雪出去游玩的,麻烦贾太医指引一下路好吗?”

  天哪,此时贾远最怕的就是赵飞云和华吟雪见面,多年的首席太医地位,已经因为半年无法治愈朱元璋的耻辱而变得摇摇欲坠了,就在贾远穷途末路的时候,那位位高权重的吴公子却告之了贾远自己看上他的师侄女华吟雪,要贾远他提供引见和帮助,虽然贾远他知道这样做是出卖自己师侄女的可耻行为,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禄地位,贾远他也惟有昧着良心答应了。

  原本一切都应该是很顺利的,可是赵飞云的突然出现却为这件事情引起了巨大的变化,此时自己失势在即,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万万不能再失去了。

  想到这里,贾远他露出了一个非常虚假的笑脸道:“方贤侄,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这位师侄女昨夜睡得很晚,此时尚未转醒,我等实在不便打扰。”

  赵飞云是何等的眼力,只是一看贾远那游离的眼神就知道他是在借口推搪,赵飞云心中一阵沮丧,心知自己和这个官场中人是要彻彻底底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赵飞云冷冷的一笑,哼道:“既然这样,我就去把她叫醒吧,请带路。”说罢,赵飞云也容不得贾远反对,右手一把抓住了贾远身旁的贾府管家,盯着他的双眼厉声问道:“华小姐的房间在那里!”

  这个管家原本不想说出来的,奈何赵飞云功运双目之下凌厉的眼光如有实质一般直透入他的腑脏,只吓得他全身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说道:“左……左手边第七间客房。”

  “谢谢。”赵飞云右手一松,那个管家当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赵飞云理也不理站在一旁已经是呆如木鸡的贾远,径直向着那左手间第七间客房走去了。

  贾远被赵飞云那惊人的举动吓得目瞪口呆,武功低微得他自知无力阻止赵飞云干出任何事,惟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赵飞云就在着他的面前为所欲为后扬长而去了。

  赵飞云信步来到华吟雪的房门外,门内那轻细绵长的呼吸之声使赵飞云确定自己并未找错,为了不会打扰佳人清梦,赵飞云收敛住自身的气息,无声无息间推门而入,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华吟雪的床前。

  轻轻的拂开了床前的纱帐,一幅海棠春睡的动人画面当即展现在了赵飞云的面前,华吟雪平平的躺在暖床之上,双手交叠放于胸前,秀美无伦的脸庞之上双目紧闭,那丰润优美的双唇之上微微的洋溢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看来好梦正寐,赵飞云可不想吵醒这个睡意正浓的睡美人,惟有轻轻的坐在了她的床头,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美的不可方物的无双丽人,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良久,赵飞云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这如同梦幻般美景的诱惑,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轻轻的抚mo起华吟雪的俏脸,右手一触之下,赵飞云便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滑如凝脂的感觉。

  当赵飞云的手指碰触到华吟雪的脸颊的那一瞬间,同样拥有高手修为的华吟雪立刻被惊醒,当她睁开那如星月般的双眸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时候,华吟雪当即伸出了双臂热情的勾住了赵飞云的颈项。

  赵飞云同样紧紧的拥抱住了华吟雪,不甘寂寞的嘴唇一下子又印在了玉人的香唇之上,四唇相接,二人再次深深的沉浸在了这激情的快感之中。

  良久,赵飞云移开了自己的嘴唇,深深的凝视着此时近在咫尺的玉容,满足的叹息了一声道:“吟雪,睡的好吗?”

  “恩。”华吟雪点了点头,温柔的笑道:“睡得好极了,云哥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坐在一只小船之上,航行在清澈见底的小河之上随波摇荡,四周的风景秀丽迷人,真是好美的一个梦啊。”

  赵飞云轻轻的在华吟雪那晶莹胜玉的额头之上亲了一下,笑道:“吟雪既然想要游船,那我今天就带你去坐船游荡一下应天城中秦淮河吧,那里的风景秀美,河水清澈,绝对不会比吟雪你梦中的情景差。”

  “真的。”华吟雪惊喜的笑道:“那我们立刻就去吧。”

  “不行。”赵飞云轻笑着道:“吟雪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才会带你去。”

  “什么事啊?”华吟雪不解的问道。

  赵飞云道:“吟雪你要用一块纱巾将自己的脸遮起来,我可不想再让那么多人大饱眼福了。”

  “嘻。”华吟雪俏皮的一笑道:“好吧,云哥哥,我什么都依你的。”

  “好啊。”赵飞云开心的道:“那吟雪你快梳妆一下吧,我立刻带你出去。”

  “恩。”华吟雪答应了一声,就待起身打扮,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讨厌之极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这对热恋中的情侣那如胶似漆的动人举动。

  门外之人高声呼喝道:“有客人求见方公子!”

  如此不合时宜的声音,赵飞云简直要被气炸了,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最近老是有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打搅自己,真是要把自己给气疯了,但是当着华吟雪的面他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加之同样好奇来人是谁,是以只有低头安慰了华吟雪一下,推开房门走出去了。

  走出了房门,立刻看到了一个贾府的家丁立于门外,他一看见赵飞云出来,就立刻引领着他来到了贾府的客厅之内。

  来到了客厅,赵飞云一眼就看到了昨日败于自己手上的蓝衫客伫立于厅中,当他看见赵飞云前来的时候立刻躬身递出了一张请贴,交到了赵飞云的手里。

  贾远其实也站在大厅之中,但是赵飞云没想过要理他,轻轻的打开了请贴,原来是吴尚公子邀请自己前往赴宴的,而且上面特别注明,只是邀请他赵飞云一人,并不包括华吟雪在内。

  赵飞云看完了请贴,沉吟了良久,突然微笑,开口对着蓝衫客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准备一下立刻就去。”

  “是。”蓝衫客的举止恭敬之极,但是他那双眼之中暗藏的一丝仇恨和妒忌的神色却没能逃过赵飞云的法眼,赵飞云心中冷冷一笑,转身返回了华吟雪的客房安慰了她一下,便跟着蓝衫客出去了。

  出了门就看见了一辆非常豪华的大车已经停在了门口,赵飞云毫不在意的坐了上去,静静的闭目养神了起来。

  蓝衫客坐到了驾驶的位置赶起车来,独自坐在车厢之内的赵飞云看似意态悠闲,其实在探察了此车并无危险之后,赵飞云的内心之中已经是运转如电,暗自寻思起来了:这个吴尚公子竟然知道自己身在贾府之中,想必是有人通风报信,但是以自己的灵识境界,天底下绝无任何一人可以跟踪自己而不被察觉,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贾府之中暗藏吴尚公子的眼线,自己的到访贾府是由他们通知吴尚的。

  而这吴尚公子单单只约自己,想必他不是想收买自己就是想对付自己,但是后面一种的可能性不大,而前面一种的可能性却是非常之高,这种喜欢自以为是的权力人看到什么好的东西都是想要占为己有的。

  再说了,就算是吴尚想要对付自己,以他对自己的所知绝对是要自讨苦吃,如果他真的感乱来的话,那自己就顺便将他给干掉,也就免除后患了。

  

第十四章 惊人诱惑(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