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命运豪赌(上)

    

  朦朦胧胧的恍惚之间,赵飞云全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见到这位吴尚公子就会这么讨厌他,为什么明明是从未见过的人为何自己竟然会那么的憎恨他,此刻自己终于明白了,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因为他就是朱允炆,他就是朱元璋的孙子,朱标的儿子,一个身上同时流着自己最痛恨的两个人鲜血的人,一个完全继承了他们的意志和地位的人,这样的人,自己不痛恨他才怪呢。

  吴尚!吴尚!哼,朱允炆!你是想说自己是至高无上的意思是吧!

  此时此刻,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那股憎恨再度狂涌了出来,在新仇旧恨的作用之下,赵飞云恨恨的想道:“朱允炆那朱允炆,你的爷爷和老子已经夺走了我的家人,此时的你又想要来夺走我的爱人!我赵飞云若是不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真是枉为人了。”

  赵飞云思绪停当之后,再度潜心向庭内聆听了过去,只听见内里朱棣接着奏道:“谢皇上夸奖,微臣每日都命人细心的打扫过这里,以准备随时的恭候圣驾。”

  “恩。”朱允炆点头笑道:“四皇叔真是有心啊。啊,对了,四皇叔,朕上次来发现皇叔的气色不是很好,是以今日特别带来了宫中珍藏的‘雪花顺气丸’,望皇叔保重身体啊。”

  扑通一声,该是朱棣翻身拜倒,高声呼喝道:“谢皇上隆恩。”

  “好好,四皇叔请起。”朱允炆笑道:“朕两次前来,都没有能够好好的参观一下四皇叔的府第,今日朕心情大佳,就四处走走,参观一下吧。”

  朱棣奏道:“微臣陪伴皇上。”

  “哈哈,不必了。”朱允炆轻笑道:“四皇叔身体有恙,就不必陪朕了,朕自己会参观的,四皇叔你还是休息去吧。”

  本来是很普通一句话,但是在此时此人的口中说出意义可是大不一样,身在别人的府第里随意参观却不要主人陪同,就算是这是皇上的所为也同样是一件失礼的行为,朱允炆如此举动,明显是未把朱棣再当成此地的主人了。

  尤其还叫朱棣去‘休息’,这轻蔑的意味实在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朱棣当然也能听得出朱允炆话中得深意,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奏道:“微臣尊旨!”

  “恩。”朱允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黄卿,陪朕四处转转吧。”

  “微臣尊旨。”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赵飞云的耳边响起,记忆力极佳的赵飞云瞬间便想起了在十年前赵府练功场上见过的那个人,当年太子朱标的谋士---黄子澄。

  赵飞云的心里再度燃起了仇恨的火焰,因为他早已从自己师父那里得知,当年谋害自己得父亲这个黄子澄也是有份的。

  确定了朱允炆和黄子澄全都离去了以后,赵飞云就缓缓的从大厅的后门走入了大厅,举目一看,只见到大厅之内除了朱棣和姚广孝之外,尚站立着三个青衣华服的中年男子,他们一见到陌生的赵飞云走了进来,立刻变得神情严肃,如临大敌,身形飘动之间牢牢的将朱棣保护了起来,看来都是朱棣手下的亲信卫士,而且武功都也不弱啊。

  朱棣看着赵飞云无奈的笑了笑,转头对着这三个保护他的人道:“不必紧张,这位是我的赵贤侄,他是没有恶意的。”

  说着,朱棣就轻轻的推开了保护他的三人,走到了赵飞云的身前为赵飞云介绍道:“贤侄,这三位都是我的亲信卫士,他们曾经都是江湖中人,人称冷血三煞,分别是大哥冷彪,二弟冷青,三弟冷然,都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他们也是一起追随我到了应天,也就一起被软禁于此。”

  赵飞云微微点头向这冷血三煞点头致意,然后也不理这三人眼中仍然含藏着的不信任的目光,转头对朱棣说道:“王爷,究竟你这次进京,带来多少侍卫啊?”

  朱棣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道:“除了贤侄你眼前看到的,我还带来了我北平王府之中的七位一等侍卫,连我总共十二人,一起被软禁在此。”

  赵飞云心中一阵唏嘘,朱棣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只带了这么少的人就敢来到京城,这和关羽的那种单刀赴会又有何区别。

  不过赵飞云转念又一想,朱棣做的也不算错,只要是进入的京城,那就无疑是进入了龙潭虎穴,任你带了多少人马也是无济于事,难道朱棣王府的高手还能比得过天诛杀手?朱棣手下的亲兵卫士还能扛得过京城禁军?这根本就是一个赌博!赌赢了,就是朱棣单身直入也是没有危险的;如果是赌输了,哪怕朱棣带来的是千军万马,也不过是来多少死多少罢了。

  赵飞云心中无奈的一笑,又听见朱棣问道:“刚才的一幕贤侄都看见了吧,对我这位大侄子有何看法啊?”

  赵飞云很自然的答道:“真是让我意想不到啊。”

  赵飞云的意思是想不到他的身份,可是朱棣却听成了赵飞云想不到他的手段,点头感慨的道:“没错啊,我这位大侄子的确是了不起的一个人,在我父皇的精心调教之下,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学富五车了,不但在文的方面是满腹经纶,就连那‘皇极至尊功’也已经练到了第八重的境界了,确实是个不世奇材啊。”

  说着,朱棣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药瓶,苦笑道:“就像是这瓶药,他又哪里是关心我的身体,根本就是怕我无缘无故的死掉使他的声名受损,而要我慢慢的受着煎熬,他的聪明之甚,出手之狠,的确是有我父皇的风范啊。”

  赵飞云微微转头瞄了一眼因朱棣的这番话而面露沮丧的王府众人,突然对朱棣说道:“王爷,如果让你选择立刻死去或是继续受着煎熬,你会怎么选。”

  “啊?”朱棣吃了一惊,抬头问道:“贤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赵飞云看了一眼同样面露讶色的诸人,说道:“王爷现在别问这是什么意思,先回答我的问题。”

  听到赵飞云的无礼问题,冷血三煞中的老二冷青憋不住了,暴喝道:“姓赵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竟敢对王爷如此无礼!”他这么一喊,其余诸人也有点蠢蠢欲动的意思了。

  赵飞云懒得理他们,依然凝视着朱棣道:“怎么样,王爷有选择吗?”

  朱棣同样凝视着赵飞云,沉思良久之后坚定的说道:“虽然要本王立刻无声无息的死去实在是有些不甘心,但是比之慢慢的受着煎熬,本王还是愿意索性来个痛快!”

  “好!”赵飞云点头道:“如果王爷真的有此胆量,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啊!”王府诸人意外的惊呼了一声,姚广孝按奈不住了,走上前道:“赵兄弟,你真的有什么万全之策!请快快道来!”

  “哈哈。”赵飞云笑了一声道:“姚先生真是高估我了,万全之策我是没有,赌一赌的办法倒是有一个。”

  姚广孝急急的问道:“请赵兄弟说清楚些,怎么个赌法?赌赢了如何?赌输了又怎样?”

  赵飞云转头看了一眼姚广孝,微笑了一下道:“如果王爷的运气好赌赢了,王爷就可以安全的离开应天返回北平,从此海阔天空,王爷是划地分疆也好,是兴兵作乱也罢,悉听尊便。”

  “啊!”王府诸人兴奋的对望了一眼,朱棣沉声问道:“如果是赌输了呢?”

  赵飞云深深的凝视了朱棣一眼,同样沉声道:“如果王爷的运气不好赌输了,我也就可以恭喜王爷不必再忍受这牢狱一样的煎熬了,因为这王府上下所有人等都将会立刻被绑赴法场,开刀问斩,而王爷的一族也会从此灰飞湮灭,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什么!”王府诸人大惊失色,只听着赵飞云淡淡的问道:“怎么样啊王爷,赌还是不赌,请王爷一言而决!”

  朱棣沉默良久,终于抬起头沉声道:“赵贤侄,你就说说看该怎么赌吧!”

  

第十七章 命运豪赌(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