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命运豪赌(下)

    

  燕王府的花园之内,朱允炆和黄子澄就在此处随意的漫步,竟似完全没有因身在燕王的府第之内而产生丝毫的顾忌,也许在朱允炆的心目之中,这天下任何一样东西根本就都是属于他的。

  这个燕王府当然也不例外。

  悠然自得之间,朱允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满园的花香,笑着对黄子澄道:“这里的环境真是不错,朕的这个四皇叔也真是懂得享受,只是个临时住所竟然也会布置得这么好,真是够有心的啊。”

  走在一旁的黄子澄微笑着点头,恭声奏道:“其实皇上实在不应该孤身前来,若然燕王把心一横想要胁持皇上,那微臣实在担心这样会对皇上的龙体造成危害。”

  朱允炆微笑着看了黄子澄一眼,随意的道:“哈哈,不必担心了黄卿,朕的高手人马将这里围得像铁桶一样,他哪里敢妄动。再说了,就算他真的发了疯,哼,就凭他和他那点可怜的手下,能够伤得了朕吗?”

  “可是。”黄子澄仍然忧虑的道:“皇上始终还是应该以龙体为重啊!”

  “行了,黄卿。”朱允炆不在乎的笑道:“燕王是个聪明人,他应该明白,在这兵将如林,高手如云的应天城中,就算是他胁持了朕也休想可以逃得出去,而且他若是这样做,朕反而立刻就可以给他戴上谋反的帽子,那时朕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诛杀他的全族,如此得不偿失的事情,他才不会笨的去做呢。”

  看到黄子澄似乎还有话说,朱允炆抢着打断道:“行了黄卿,这件事情朕自有分寸,啊对了黄卿,你看着燕王府的景致如何,等朕处置了燕王之后,就将这这个宅子赏赐于你如何呀。”

  明白了朱允炆已经拿定了主意,黄子澄也就不好再违逆圣意,而此时除了口口感谢天恩,他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自从太子朱标为上官无极重创之后,气虚体弱的他就任命了黄子澄为自己的儿子朱允炆的侍读,而当朱允炆当上了皇帝之后,立刻就宣旨任命黄子澄为太常侍卿,三领国事。就这样,一个即无资历,又无功劳,品貌亦不出众的侍读,就因为走对了皇太孙的路线而一步登天,位极人臣了。

  而因为黄子澄多年来担当朱允炆的侍读,朝夕相伴之下朱允炆就对黄子澄产生了一种亦师亦友的特殊情感,是以黄子澄不但特别的受到朱允炆的宠信,更是拥有了一些一般臣子都无法拥有的特权,可谓是地位超然,仅仅是一人之下了。

  所以此时黄子澄就敢于在朱允炆的面前说出一些反对的意见,但是毕竟再怎么受到宠幸也依然还是个臣子,这火候分寸可是丝毫也马虎不得的。

  黄子澄谢过朱允炆的恩赐,随即开口奏道:“皇上,如今这燕王朱棣既然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那我们也应该开始着手处理一下其他藩王的势力了。”

  朱允炆面色趋于沉重,缓缓的沉吟道:“诸王之中,就以燕王朱棣的势力最为强大,本应为朕的心腹之患,所幸皇爷爷巧施妙法,已将朱棣拘禁,只要立刻将他铲除了,那别的诸王又能成什么气候。”

  黄子澄恭声奏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如今皇上初登大宝,人心未定,若是贸然的弑杀亲叔,只怕会使得众人不服,使皇上蒙受上暴君之名,那时恐难以收拾啊。”

  历代帝王哪个不看重自己的名声,尤其是秉承了太子伪善性格的朱允炆,而在他登位之后所颁布的一系列仁政也就是想要博得个圣君明主的美名,此时看着朱允炆露出了凝重之色,明白他心意的黄子澄继续奏道:“而且虽然燕王已经被擒,但是他那多年苦心经营的强大势力仍然还在,军中的声望也还在,这股实力实在是不容小窥,若是此时毫无真凭实据的将燕王铲除,北平定然会立刻谋反,虽然这些逆贼最后必定是难挡我****大军,但是在皇上登位之初就引发了内战,难免会造成民心倒向,更有甚者,还会被其余诸王所乘啊。”

  朱允炆看了黄子澄一眼,沉声问道:“那依黄卿所见呢?”

  “釜底抽薪!”黄子澄奏道:“皇上拥有百万大军,实力原本就远胜于诸王,只要皇上能够先稳固住朝局,那时皇上再杀燕王,彻底的了结后患,再以莫须有的罪名铲除掉几个弱小的藩王,无论杀与不杀,其余藩王都会心惊胆战,明白了大势已去,那时皇上就可以以一道圣旨尽撤剩下的藩王,到了大局已定的时候,就算是燕王的部署想要垂死挣扎,也只能是孤掌难鸣,飞蛾扑火罢了。”

  朱允炆听得点了点头,问道:“那依黄卿所见,这整个过程需要多久啊?”

  “大概一年左右,皇上!”黄子澄恭声回道。

  “一年吗………”朱允炆喃喃得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黄卿,你知道吗,如果有的选择,朕也不太愿意诛杀燕王朱棣和这些藩王,毕竟,他们都是朕的亲叔叔啊。”

  听到朱允炆似乎有心软的迹象,黄子澄大惊奏道:“皇上,藩王不除,天下难安,皇上切不可心慈手软啦!”

  朱允炆点了点头笑道:“黄卿你放心吧,朕只不过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罢了,朕心里知道该怎么做。”

  黄子澄欣慰得笑道:“皇上不会忘记先太子和先皇的嘱托就好了。”

  “朕怎么会忘呢?”朱允炆苦笑道:“正是因为爹的关系,朕才会那么的憎恨燕王,而皇爷爷的妙计,又给了朕一个绝好的羞辱他的机会,但是直到朕真正决定要彻底铲除他的时候朕才突然想到,朕其实和他并没有真正的仇恨,有的只是血脉相连的亲缘啊!”

  “可是为了朕的江山,朕却不得不杀他,虽然本是同根生,只可惜相煎必太急啊!”

  轮不到自己插话,黄子澄就选择默然不语,朱允炆摇了摇头,黯然的看着这花枝招展的景象,忽见一对漂亮的彩蝶飘然而来,彩蝶上下飞舞,斗闹嬉戏,使人一见之间不由得心情舒畅。

  只可惜现在朱允炆的心情实在不好,只见他突然平伸右掌,掌心衍生出一股轻柔之极的气劲,翩翩起舞的双蝶皆被这股柔韧非常的气劲包围困监,左突右突就是怎么也飞不出去。

  朱允炆凝视着掌中的双蝶,漠然的道:“四皇叔啊,朕虽然不太想杀你,但是以你我所处的地位,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你我选择。身在这帝王之家,是你我的幸,也是你我的不幸,若然真是到了那一天,皇叔你就不要怪侄子我心狠手辣了。”

  朱允炆话音刚落,手心掌劲便立起变化,至柔的气劲立时变化为至刚,两只倒霉的彩蝶只在那一瞬间就被朱允炆那威力无匹的掌心真力给震至粉碎了。

  黄子澄默默的凝视着朱允炆借着毁掉了双蝶而稍稍的抒发出了心中的苦闷之情后,刚想上前来安慰两句,岂知耳边却在那一瞬间响起了一个雷霆爆喝:“朱允炆!你纳命来!”

  足够吓死人的一句话,听得朱允炆喝黄子澄都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去,他们倒想看看清楚,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于直接呼喊当今皇上的名讳。

  二人转头一看,只见燕王朱棣正伫立于数丈之外,披头散发,双目赤红,额上青筋暴露,恶狠狠的喊道:“朱允炆,你去死吧!”

  话音刚落,燕王朱棣便立刻凝神聚气,全身烈劲四射,只是一出手便施展出了皇极至尊功中的必杀绝技---至尊皇拳,看来决心拼命!

  这可真是荒天下之大缪了,朱允炆正愁没借口杀了朱棣呢,这朱棣就正好自己送上门来了,此时他对着皇上挥拳的举动,岂不是正好坐实了谋反的罪名,这下子无论成功与否,燕王朱棣恐怕都要身首异处,满门俱灭喽。

  这种愚蠢之极的举动,难道就是赵飞云所谓的豪赌之法,可这又是什么狗屁的妙招,竟然会去叫燕王朱棣来-----弑君?

  

第十七章 命运豪赌(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