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游戏开始(上)

    

  朱允炆惊讶的回过头去,凝望着发声之人,只见黄子澄满头大汗,跌跌冲冲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啊!”

  朱允炆被搞糊涂了,什么人都有可能为朱棣求情,但就是眼前这个黄子澄是绝无此可能的,多年以来,一直都是他的撤藩立场最为坚决,为何今日却会出此奇怪之语。

  朱允炆皱眉道:“黄卿,你在干什么!燕王朱棣意图不轨,竟然想要行刺朕,实在是罪该万死,为何朕杀他不得!”

  黄子澄跑到了朱允炆的跟前,小心的低声奏道:“皇上,此处不是谈话之地,请速速回宫,从长计议。”

  “什么从长计议!”朱允炆怒道:“朱棣弑君谋反,证据确凿,还要计议什么!”

  “皇上!”黄子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声奏道:“微臣服侍皇上多年,对皇上忠心耿耿,绝不会作出损害皇上的事情,就请皇上相信我这一次,回宫吧!”

  朱允炆默然凝视了黄子澄良久,又再度看了看昏死的朱棣,最终狠了狠心说道:“朕相信你,回宫!”说着,朱允炆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黄子澄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了地,欣喜之余更加感到无比的感动,朱允炆在此时的这一句‘相信你’,里面包含了多少信任和宠爱,这种无上的荣耀险些使得这个饱经风雨的臣子当场流下眼泪来了。

  不过此地决不是他表现感动的地方,迅速收拾起了自己心情的黄子澄很快的站了起来,追随着朱允炆扬长而去了。

  当这两人都走了以后,王府诸将才勉强的回过神来,而在他们之中,姚广孝更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疯了似的放声狂吼道:“快!快去看看王爷怎么样啦!”

  一个时辰之后,在燕王府的厢房之内,几乎已经浑无生气的朱棣瘫坐在床上,赵飞云坐在其身后,双掌紧紧的印在朱棣的背门之上,浑厚无匹的九阳真气透体而入,通经活穴,驱阻化淤,为朱棣疗伤保命。

  在他们二人的面前,姚广孝和冷彪卓然而立,站在床前护法,他们神情忧虑的看着朱棣那苍白的脸色,心中真是又惊又怕。

  良久,赵飞云猛的一下催劲,朱棣浑身一颤,张口吐出了一口淤血,淤血成紫黑之色,可见沉积之深,而当朱棣吐出了这口淤血之后,原本煞白的脸色也再现红晕,渐渐的转醒了过来。

  姚广孝和冷彪看到朱棣转醒,都不由得欣喜万分,正待冲上来探问,但是赵飞云扬手一拦,慢慢的扶着朱棣躺下,沉声问道:“王爷,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朱棣长叹了一声,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多亏了贤侄的‘九阳神功’为我疗伤,我现在真是感觉好多了。”

  听到朱棣还感谢赵飞云,冷彪可憋不住了,悲愤的吼道:“王爷你不用谢他,要不是他出的这个鬼主意叫王爷去袭击朱允炆,王爷根本就不会受伤的!”

  赵飞云根本不理激动的冷彪,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银丹,沉声对朱棣说道:“王爷,我已经用内力将你体内的皇极功劲稳固住了,现在你服下这颗‘玄阳银丹’,我要用金针刺穴之法为你进一步的活穴化淤,你要准备好啊。”

  “恩。”朱棣张口服下银丹,笑着点头道:“有劳贤侄了。”

  赵飞云解开朱棣的上衣,露出了朱棣已经被打的惨不忍睹的胸口,而众多的淤痕之中,又以两个深深的拳印最为惊心动魄,赵飞云一边缓缓的拿出随身的金针插在朱棣的身上,一边叹息着笑道:“所幸王爷数十年的功力修为的确是深厚无比,朱允炆的这一拳虽然将王爷重创,却没有将心脉完全损毁,王爷性命无忧,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姚广孝看着朱棣那满身的伤痕,忧心的问道:“那王爷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呢?”

  “急不得!”赵飞云道:“王爷受创极重,本来一两个月也难以痊愈,此时就算有我的调理也至少要七天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若是急噪冒进,王爷很可能会留下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甚至还有废功的危险。”

  冷彪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姓赵的,你这个王八蛋出的什么鬼主意,竟然叫王爷去弑君,你是不是想害死王爷啊,狗娘养的!”

  “啪啪”两声,冷彪的话音刚落,赵飞云便闪电般的回手扇了冷彪两个耳光,强猛的劲道扇得冷彪连退数步,一下子瘫倒在了椅子上;这两个耳光事前毫无预兆,在场诸人也不乏高手,但是竟无一人看得清楚赵飞云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而转头再一看,只见赵飞云依然在给朱棣施针刺穴,竟像根本没有移动过一样,两边面颊被抽得高高肿起的冷彪猛然间听见了赵飞云森然的说道:“我警告你,你的嘴臭我可以原谅,但是如果你再敢辱及我的家人,我立刻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赵飞云看似悠闲的替朱棣扎针,但是他那言语间弥漫的杀气却让人不寒而栗,冷彪原本也是冷血凶悍的江湖大盗,但是被赵飞云这么一吓,竟真的不敢再口吐脏话了。

  但是心中有不服,冷彪还是硬着脖子嚷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的主意不是想要害死王爷?”

  “王爷死了吗?”赵飞云头也不回,冷冷的说道。

  “那个………”冷彪刚想反驳,突然觉得这的确是非常奇怪,反问道:“哎,对呀,那个黄子澄为何要替王爷求情啊,他不是最想王爷死的吗?”

  赵飞云懒得理他,根本不答话。

  姚广孝知道厉害,先深深的打了一揖,恭声问道:“敢问赵兄弟,那个黄子澄为何要为王爷求情,难道赵兄弟早就知道了?”

  赵飞云转头一看,只见朱棣也露出了询问的神色,惟有摇头叹道:“朱允炆之所以抓到了王爷而不杀他,就是因为刚刚登基朝局不稳,而王爷又是德高望重,若是现在没有真凭实据就随意的杀了王爷,那朱允炆随时都可能得不偿失,所以黄子澄才要替王爷求情。”

  “啊?”姚广孝奇道:“但是此时王爷已经做出了弑君谋反的举动,如何算没有真凭实据呢?”

  “什么真凭实据?谁知道啊?”赵飞云没好气的反问道。

  “啊?”姚广孝被赵飞云反过来这一问,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而冷彪却不解的道:“谁说没有知道,朱允炆和黄子澄不知道吗?我们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吗?什么叫没人知道啊?”

  “哎,不是什么人说的话都可以作为证据的。”赵飞云长叹了一声道:“朱允炆虽然是皇帝,但是他的话也不过就是一面之词,根本不能作为证据,而那个黄子澄和皇帝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他一力主张撤藩,仇视天下藩王此事天下尽知,他的话和皇帝的话一样无法作为证据;而至于我们,难道我们还会指证王爷弑君吗?”

  “对啊!我明白了!”姚广孝突然兴奋的大叫,把冷彪给吓了一跳,只见他再度深深的对着赵飞云做了一揖,恭声说道:“赵兄弟真是神机妙算,在下佩服佩服!”

  冷彪莫名其妙,问道:“姚先生你佩服什么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姚广孝微微一笑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冷兄弟,如果有人告诉你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你信不信。”

  “神经病!”冷彪道:“我见鬼了才信。”

  “没错。”姚广孝兴奋的道:“那如果有人对你说他看见一只兔子追着一只老虎满山跑你又信不信。”

  “姚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呀?”冷彪不耐烦的道:“这些荒谬之极的东西谁会信啊!”

  “这就对了!”姚广孝笑道:“既然当事人的话都不能做为证据,那就只有看谁的话更让人相信了,如果你要对人说,一向都是英明睿智的燕王会蠢到自寻死路的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环境里做出弑君的举动,你说谁会相信!”

  

第十九章 游戏开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