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游戏开始(中)

    

  “对啊,根本没人信的!”冷彪恍然大悟的道:“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是啊!求生才是为人的本能,求死本就是大违人性的举动,尤其是聪明人就更不会这样做;赵兄弟这一招反其道而行,攻击人性的弱点,以达到死中求活的目的,让朱允炆和黄子澄无可奈何的吃了一个闷亏。”姚广孝叹息的道:“可是这种方法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若是没有超人的胆识和见识,是没有人敢用这种计策的,因为在兵法上,这种计策就叫做………”

  “置之死地而后生!”平躺在床上的朱棣也微微的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微笑着道。

  “以方才的情形而论,除非是一些天下闻名的刚正人物,还必须是在立场上亲近王爷的人物亲眼目睹到刚才的场面,否则任凭朱允炆怎么说也是没人信他的,所以他就不能杀王爷,因为如果可以用莫须有的罪名杀掉王爷的话,他早就已经动手了,而我正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敢兵行险招,赌上了这一把。”赵飞云连施两针,头也不回的淡淡的道。

  姚广孝疑惑的道:“但是赵兄弟为何要王爷去袭击朱允炆呢?激怒他对我们可并无好处啊。万一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而不顾一切了,那王爷岂不是在自掘坟墓?”

  “年轻气盛的朱允炆可能会因为一时冲动而想不到,但是老奸巨滑的黄子澄却应该不会想不到其中的利害。”赵飞云淡淡的道:“再说我的真实目的也不是想要激怒他,而其实是要误导他。”

  “历史上,有很多以弱胜强的战例,而基本上他们取胜的秘诀都是---遇强则屈,骄敌之心。令敌人骄傲轻敌,在寻觅他们的破绽加以击破。”

  “王爷此时身在敌人的地盘里,可谓弱势之极,完全没有任何对抗敌人的资本,而我们的敌人也实在太过强大,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完全没有任何破绽可供我们利用,如果硬拼的话只会是死路一条,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给他制造出一个破绽来供我们利用。”

  “而要制造出破绽,就先必须让他轻敌才行,我要王爷去袭击朱允炆,正是要让他亲身感受一下王爷和他的巨大差距,让他看不起王爷,认为他自己什么都比王爷强,从而产生轻敌之心,这就是骄敌的第一步了。”

  “难道这样朱允炆就会放了王爷?”姚广孝疑惑的道。

  “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赵飞云道:“朱允炆和一班力主削藩的臣子铲除王爷的心情实在是太坚决了,光是让朱允炆认为自己更强是没有用的,除非能让他认为王爷对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威胁的时候,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彻底的失去威胁?”姚广孝摇头叹道:“除非是王爷死了。”

  “不。”赵飞云同样也摇头道:“除了死,还有一种办法也可以让人完全的失去戒备之心,而在古时候就有人曾经以这个方法而成功的逃离了险境。”

  “这个古人是谁?”姚广孝和冷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问道。

  看到连朱棣也露出了期盼之色,赵飞云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孙膑。”

  “什么!”姚广孝惊道:“赵兄弟的意思是要王爷-----装疯!”

  “没错。”赵飞云点了点头道:“这才是我真正的意思。”

  “万万不行!”冷彪虽然胸中的墨水不多,不知孙膑为何人,但是装疯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只见他放声狂吼道:“王爷是万金之躯,怎么可以做出这种有损颜面的事情,这日后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王爷从此以后又要如何见人呢!”

  “大丈夫能屈能伸!”看着朱棣也露出了为难之色,赵飞云叹道:“从古至今,哪位成大事的英雄豪杰没有承受过非人的屈辱:秦始皇赢政曾经沦为过赵国的人质;汉高祖刘邦曾有鸿门屈从项羽之举;唐太宗李世民有白马之盟的乞和大辱;关云长曾经身在曹营心在汉;而那韩信更甚至连胯下之辱都能够忍受;这些英雄人物都是这么坎坷屈辱的走向成功的,可是后人嘲笑他们了吗?看不起他们了吗?没有!因为他们都是成功者,只要你最后可以得到成功,那无论你在成功的道路上做出了什么都不会被人笑话的,自古成败论英雄,成功者做的事情就是真理,绝对的真理!”

  “所以王爷你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再战天下,就一定要学习这些成功人士,不但要能敢别人所不敢,更要能忍别人所不能忍,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都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的保护住自己的有用之身,也只有这样,王爷才能算是一个非凡之人,才有可能最后的得到成功,若非如此,王爷不如就在此拿把剑抹了脖子算了!”

  朱棣默默的听完赵飞云的话,转头看向了立于一旁的姚广孝,询问的道:“姚先生,你认为如何?”

  姚广孝听到了朱棣的询问,默然的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跪倒在地,沉重的说道:“王爷,赵兄弟此言,实在是金玉良言,字字珠玑,望王爷采纳!”

  看到姚广孝做出此惊人之举,冷彪站在一旁着急的叫起来了:“姚先生,怎么连你也跟着一起疯,我们王爷怎么可以………”

  “好了,咳咳……”朱棣呵斥的声音过大,牵动了内伤不由得一阵咳嗽,当冷彪闭上嘴后,朱棣便转过头来看着赵飞云道:“贤侄,你说说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赵飞云一边施针,一边笑道:“装疯骄敌,此事其实是知易行难,王爷的这个疯一定要是发得合情合理,这戏一定要演得滴水不漏,这样才更有可能令人相信;我让王爷去袭击朱允炆,除了骄敌外,还可以为王爷的发疯起到一个铺垫的作用。”

  “王爷的武功远不如朱允炆,单打独斗必然为其所伤,这样的话,王爷因为身被囚禁之下思绪产生迷乱,再后身被重创,因伤及心脉之下而疯癫的说法,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第十九章 游戏开始(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