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绝世奇人(新)

    赵伯谦快步来到前庭,只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的蓝衫人昂然背对着自己,随身并没有任何医箱医具,也许是多年征战所培养出的本能,看见一个陌生人在他面前,他的心刹那间冷静了下来,细细的打量来人,紧随其后的管家道:“老爷,这就是那位先生。”

  那人闻杨平之言却丝毫不为之所动,赵伯谦深深的看了他几眼,转头道:“杨总管,你先下去吧。”

  杨平一惊,道:“老爷,这。。。。。”,没容他说完,赵伯谦已抬手阻止了他想说的话,杨平心中一楞,看了看赵伯谦,又看了看来客,最后终于无奈的转身离开了前庭。

  赵伯谦心里明白,杨平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位高权重,多年来想刺杀自己的人也不知凡几,而眼前此人来路不明,若是想乘机行刺的杀手后果便不堪设想。

  但是赵伯谦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虽然还看不透面前之人,但此人明知自己已经到来却也不行礼参见,依然背对自己,可见此人乃是高傲之人,丝毫未把自己这个定远侯的身份放在眼里,支开管家,其一正是先要示之以诚,虽然有些冒险,但是此人可能是自己儿子唯一的希望,赵伯谦认为绝对值得;其二赵伯谦对自己的武功也是有绝对信心的。

  赵伯谦上前一步,走到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临界距离,在这个距离之下,赵伯谦自信绝对可以应付任何一种突发的状况。

  赵伯谦微微一笑,拱手道:“本侯赵伯谦,未知先生高姓大名?”赵伯谦虽是朝廷命官,但是出身江湖,加上有求于人,是以先以江湖礼数作足,如若此人还是不加理睬,那么就可见此人不是高傲,而是存心来找茬的了。

  此人缓缓转过身来,赵伯谦一看之下不禁为之心折,只见此人三十来岁,气宇喧昂,神采非凡,赵伯谦虽阅人无数,也极少见到如此出色的人中龙凤。

  此人淡然一笑,扬手作揖道:“素闻侯爷待人宽容谦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对刚才我的无礼行为,望侯爷多多海涵。”

  赵伯谦笑道:“先生既然自称能治小儿之病,必是非凡之士,对非凡之士,本侯一向很客气的。”

  “呕!”来人似乎有点意外,笑道:“若不是非凡之士,侯爷就不客气了?”

  “如若先生不是能人,在此时却对本侯面前做出刚才的举动,本侯的确会对先生非常不客气。”赵伯谦深深的看着来人的眼睛,平静的道:“未知先生高姓大名,何方人士?”赵伯谦纵然脾气再好,毕竟也是习惯了高高在上之人,此时又是心急如焚,来人却又对他的问题答非所问,是以有心要杀杀他的威风。

  来人显然明白了赵伯谦的意思,但是依然不急不燥,笑道:“我的姓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而且确有医治令郎的本事和心。”

  赵伯谦苦笑道:“非是本侯不相信先生,小儿病情极重,连宫中御医也束手无策,而先生却连姓名也不肯透露,本侯实在无法信赖先生。”

  来人微微一笑,开始缓缓走近赵伯谦,赵伯谦不禁提高警觉,暗自运功护身,只要来人稍有露出敌意,就立刻出手。

  来人不多不少,恰恰走到赵伯谦即将出手攻击的临界距离就停了下来,神情严肃的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令郎已经病入膏肓,早一刻得到救治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侯爷是愿意赌一赌自己的运气,还是愿意等查清了我的祖宗八代以后再让我医治令郎?”

  赵伯谦暗暗心惊,此人竟然一下就刺中的他的死穴,而且语气强硬之极,竟丝毫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儿子已经命不久已,确实已经没有再坏的可能了,自己此时也愿意死马当活马医,但是如果来人有其他意图,却又不能不防,不过正如来人所说,等他完全确定来人的身份没有可疑,儿子早就一命呜呼了,这本是两难之事,他明白无论怎么选择都是无法尽善尽美的,真的是要再赌一赌了。

  赵伯谦心里非常矛盾,以前行军布阵,征战沙场,所行之法自然也是风险十足,可是自问绝没有如今这么难以抉择。

  沉默良久,赵伯谦猛然抬头,心中已有抉择,道:“先生请随我来。”随即在前引路向后堂走去。

  来人淡淡一笑,随后跟去。

  穿过*花园,赵伯谦将来人引到了儿子的房间里,只见儿子面如紫金,浑无生气的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凄惨的形状,赵伯谦又不禁悲从中来,但是当着外人的面,赵伯谦又不得不强忍悲痛,转头对来人道:“先生,这就是小儿。”

  来人微微点头,走上前仔细看了看病人的脸色,随即坐下为他把脉,随后又翻开其眼皮仔细观察了他的眼色。来人在忙上忙下,赵伯谦立在一旁的心情却极是复杂,一方面,他怀疑来人的用意和真正意图,因为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在此时会有人找上门来医病;而另一方面,他又非常的希望来人真的是儿子的救星,因为他好怕,好怕来人在给他希望后又说出和以前的大夫同样的话,他实在已经无法再承受了,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他实在无法保证自己不会把眼前这个口气十足,而本事全无的骗子碎尸万段。

  过了好一会儿,来人缓缓站直,脸上露出释然的神情,似乎已经有了结论,赵伯谦此时实在无法忍住了,万分紧张的问:“怎么样,小儿还有救吗?”

  来人默默的看着赵伯谦,只见他双拳紧握,雄躯微微颤抖,可见他此时的心里是紧张到了了什么程度。不过来人的回答似乎要让他失望。

  “我无法治好令郎的病。”来人缓缓的道,看着赵伯谦仿佛刹那间崩溃的神情而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让他活下去。”

  赵伯谦不能置信的看着来人,突然抓着来人的双肩,激动的吼道:“真的,你真的能就我儿子的命。”

  来人眉头微皱,似乎是因为肩头被捏疼的缘故,苦笑道:“如果侯爷把我的肩捏碎了,我就无法保证了。”

  赵伯谦意思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放开来人的肩头,拱手赔礼道:“对不起,本侯一时失态,望先生不要见怪。”

  来人微笑道:“侯爷爱子情切,何怪之有。”

  赵伯谦不太放心,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真的能救小儿性命,本侯感激不尽,未知先生需要什么器具,何时开始救治小儿?”

  来人凝望赵伯谦,缓缓的道:“我不需要什么器具,而且现在就可以开始,不过我有个条件。”

  赵伯谦忙道:“先生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

  来人严肃的道:“,在我医治令郎期间,无论此处发生了什么事也好,任何人也不得进入这个房间,包括侯爷你。”

  赵伯谦舒了一口气,答道:“这个易办,完全可以。”

  来人双眉深锁,神情凝重,道:“侯爷可要切记此点,如果有人违反,一切后果,我不负责。”

  赵伯谦亦坚定的道:“先生尽管放心,本侯就是拼了性命,也会保全先生医病期间的安静。”随即转身,竟真的离开了儿子的房间,反手关上房门,行事决不拖泥带水。

  赵伯谦走到院落里,凝视着儿子的房门,将自己儿子的性命完全交给一个陌生人自己也不放心,但是一来儿子已是必死之人,实在没什么能再坏下去了;二来赵伯谦打心里对这个陌生人有好感,而且在自己欢喜忘形抓住其肩头时,自己已经全然没有防备了,如果他心怀不轨,自己已是万无幸理,也是基于这两个原因,他才可以对这个陌生人这么放心。

  正在赵伯谦思索之时,地面突然发生了震动,从儿子的房间里隐隐透出一团赤红光芒,正而不邪,醇和而不刺目,洋溢着无限生机,赤光所到之处,冰雪尽融,温暖如春,赵伯谦自己也是绝顶高手,当然明白这种光芒是一种超级神功发功时的现象。

  沐浴在这红光之中,自己非但丝毫不觉得难受,更加觉得很舒服,而随着光芒的逐渐加强,震级也逐渐加大,甚至影响了整个候爵府也没有丝毫减弱的预兆,赵伯谦不禁大为惊讶,心中暗道:什么神功竟有如此威力,看来此人的武功实在远在我之上,如果他要害我,我根本无力抵挡。

  震级仍在持续,候爵府的人个个惊慌失措,仿佛末日来临,赵伯谦自己也是紧张万分,但是爱子心切,实在无法抽身离去,只得原地等待,决不敢离去。

  当震动达到顶峰之时,赵伯谦突然似有感应,仰首望天,不由的惊呆了,只见赤云翻腾,狂风大作,在红光弥漫的天空中,赫然出现了九轮红日,九日当空,如同神迹,百里可见,四方百姓见此情景,皆以为是神灵降世,尽皆焚香叩首,迎接神灵,赵伯谦虽不至如此,但也是惊诧莫明。

  赵伯谦惊疑的想道:“此神功竟有这般惊天动地的威力,到底是什么盖世武功,而那个人到底又是何方神圣?”

  

第二章 绝世奇人(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