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最高危机(新)

    正在这时,朱元璋似有感应,神情微露诧异,转身出了养心阁,朱棣和李公公不知原因,但是也随后紧跟了上去,当他们步出养心阁时,只见到朱元璋伫立于养心阁门前,默然仰首望天,不知在看什么,出于好奇,他们也抬头望去,登时惊讶的发现,本应是灰暗的天空竟然隐透红霞,显得娇艳绝伦,但也是怪异绝伦。

  朱元璋一言不发,飞身上了养心阁顶,动作轻盈灵巧,事先竟完全没有半分预兆,尽显高手风范,看来这个草莽出身的皇帝自己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朱棣和李公公身手较慢,紧随其后,也一起飞身上到了殿顶,朱棣看着朱元璋严肃的表情,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向着朱元璋所看的地方看去。而李公公仍是低拉个头,就象他的头永远也抬不起来一样。

  一看之下,朱棣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城西远郊方位为中心,红霞漫天,几乎覆盖了半个京城,在红光最强烈的地方赫然出现九轮红日,此情此景,实在匪夷所思。

  天现九日,难道这是天变的预兆?

  朱元璋凝视远方,沉默良久,突然笑了起来,朱棣不明所以之时,也不敢发问,而朱元璋却头也不回,沉声发问:“皇儿,你看的出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朱棣此时心情已定,小心翼翼的答到:“这个应该是一位绝世高手在运使一种绝世神功。”

  朱元璋面露微笑:“好眼力,那皇儿看的出这是什么神功吗?”

  朱棣又望了那不断翻腾的九日一眼,沉声答道:“如果儿臣所料不差,这应该是九阳神功,不过又不太可能。”

  “呕”朱元璋笑道:“为什么。”

  “九阳神功早在大约40年前就已经绝迹江湖,相传它的最后一位传人在泰山之战败于张三丰后与便霹雳堂堂主同归于尽了,所以儿臣说不可能。”

  朱元璋看了看朱棣,微微一笑,道:“江湖传言,岂能尽信,当年谁也没见到那位传人的尸体,他大有可能还在人间,而且看此威势,他的九阳神功应该已经大功告成了。”其实这个道理精明的朱棣岂能不知,但是侍君之道,怎么也要给皇帝发挥其英明的机会,尤其在这个对自己危险的时刻。

  朱棣接着的道:“果真如此,那他为何会在京城出现,还尽展九阳神功,难道还有什么绝世高手也在城中,他正和其交战.”

  “皇儿,你观察的还不仔细啊。”朱元璋微微摇首道:“这九阳真气虽然强烈,但却无半点杀气,反而洋溢着无限生机,应该是在用于给人疗伤治病,却非临阵对敌。”

  朱棣向西方又望了两眼,道:“要运用九阳最高功力疗伤,不知什么人伤的如此厉害。”

  朱元璋并未答话,倒向李公公发问:“李公公,那边九阳之下是谁的府第?”

  李公公从刚才就一直未开口,深明尊卑之道的他知道在皇上和皇子谈话是绝没有自己插话的余地,是以直到皇上发问,才拖出他那半阴半阳的怪调答道:“回禀皇上,那里是定远侯赵伯谦的官邸。”

  朱元璋神色登时凝重了起来,生性多疑的他正是因为怕诸位功臣老将权力过大而威胁到自己的皇位而大开杀戒,尤其是一些军功大而武功又高的老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元璋才会忍痛除掉了和自己交情最好的徐达.而赵伯谦同样也是开国功臣,更身负道家绝顶神功----紫霄玄功,朱元璋忌他久已,之所以到如今也未有铲除他,一方面是因为赵伯谦素来行事低调,不争权,不夺利,不结党,不营私,更自愿尽解兵权只在京城中养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紫霄玄功虽然厉害,但是还威胁不了朱元璋,而且边境一直战乱不断,朱元璋也还需要武将为其卖命,所以才一直没有动赵伯谦.

  但是如今朱元璋担心了,看到赵伯谦府上竟然藏有如此高手,不禁要对其的忠诚度重新度量了,此时此刻,朱元璋的脑中更不期然的想起多年前的那一件恐怖绝伦的回忆,这件事情竟然会让朱元璋感觉到有的不寒而栗。

  朱元璋深锁眉头,良久,突然笑了起来,道:“原来如此,朕明白了,早闻赵伯谦的独子自小身患重病,无药可医,此人定是在以九阳神功给赵伯谦的儿子医治,所以此九阳真气才会充满生机而全无杀气,能将杀人的武功练到完全没有杀气境界,好厉害,好厉害。”朱元璋天纵英明,智比天高,竟然一猜就中。

  朱棣察言观色,看出朱元璋虽有笑脸,却全无笑意,双眼更隐含杀意,心知父亲又起疾贤妒能之心了,和赵伯谦一向交情不错的他立刻赔笑道:“父皇才是神功盖世,小小的九阳神功在父皇的‘皇极至尊功’面前,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李公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溜须拍马的机会,当及随声复合道:“不错,皇上才是天下无敌,古往今来的第一高手。”随即跪倒在地高喊道:“皇上武功盖世,冠古绝今,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公公这么一跪,朱棣自然也得翻身跪倒,高声山呼万岁,而心里却在为赵伯谦暗暗担心。

  朱元璋虽然英明,但是喜欢被人吹捧是人之天性,当下也是心里一阵舒服,杀意稍减,不过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更露出凝重之色,看着朱棣道:“皇儿不可如此说,当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朱棣再磕一头,恭敬的道:“对儿臣来说当然如此,不过对父皇来说却不然,因为父皇就是天上天,人上人,登峰造极,旷古绝今。”

  朱元璋听了这么多奉承之言,终于真正露出笑意,赐朱棣和李公公平身,又拍了拍朱棣的肩膀,道:“皇儿说的好,当记要奋发图强,以便日后好好辅佐朕和太子啊。”

  “是,父皇”听到此处,朱棣只觉得心里发苦,黯然神伤,他知道,父皇是绝不会传位于他了,也许自己也只能抱着一腔理想而终生郁郁寡欢了。

  朱元璋远远了凝视仍然在不断翻腾的九阳,心中仍然十分担忧,真正英明的皇帝最多也只是喜欢听奉承之言,但绝不会真的被奉承之言迷惑,而朱元璋正是如此,此时他心中暗道:‘九阳神功真是威力非凡,如果真的和朕拼上,朕有几分胜算呢?’

  糟糕了,朱元璋起了猜忌之心了,一个心狠手辣,凶残暴戾的皇帝起了猜忌之心,这绝对是赵伯谦的重大危机。

  但危机又岂止一个。

  应天城中第二尊贵的府第---太子府之中,也同样孕育的另一个危机。在华丽壮观的太子府后堂内,也有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九阳当空,而这一个人,正是大明朝第二权利的代表人物---太子朱标。

  看着天际九阳,太子他那本来慈祥的面目上竟然升起了不该有的狰狞之色,冷冷的笑道:“赵伯谦啊赵伯谦,想不到你府中竟有如此能人,可是可惜呀,所谓树大招风,更何况是在我父皇这个猜疑心如此中的人面前招摇,你已经是大祸临头了,可惜你不识抬举,竟然拒绝本太子的招揽,反而和朱棣这个家伙打的火热,哼,这次看你怎么死。”

  

第四章 最高危机(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