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传功 双主(上)

    

  冷彪听完了赵飞云的一番言论,虽然心中已经服气,但是嘴上仍然不饶人,硬着脖子嚷道:“你说的倒是非常动听,但是如果方才那个黄子澄也没有想到那些顾虑,或者他未能劝得住朱允炆,王爷不还是死了,那如今你的这些个妙计还不是一团废物。”

  赵飞云施针完毕,收回金针之后回头冷冷的看了冷彪一眼,便走到了书案之旁奋笔疾书了起来,一边写一边说道:“冷彪,你这次倒是说对了,对于黄子澄可不可以想得的到,能不能劝得住朱允炆,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什么!”冷彪惊出一身冷汗,吓道:“那万一劝不住呢?”

  “所以我早就说过这是个赌博吗。”赵飞云头也不回的道:“既然是赌博,当然就会有输的可能,我对黄子澄和朱允炆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了我师父和一些人的描述上,其实我对他们并不是很了解,而此次赌的就是黄子澄的远见和他在朱允炆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因为他的远见不足或是地位还不够重要而劝不住朱允炆的话,那王爷也就只能怪自己的运气不好了。”其实赵飞云不太了解的仅仅是黄子澄罢了,但是为了省去一些解释的麻烦,赵飞云就把朱允炆也算在里面了。

  “你这不是拿王爷的命当儿戏吗!”冷彪愤愤不平道。

  “非常时期用非常之法。”赵飞云冷冷的答道:“这个方法虽险,毕竟还有一半的成功可能;但是如果不用,那就连一半的活命机会也没有;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奋起一博,就算是输了,至少我们也尽过力了,而王爷正是明白这点,才会采用我的办法。”

  “可是………”冷彪还想再说,却被姚广孝挡了下来,不准他再做言语。

  赵飞云书写停当,放下了笔拿起纸转身道:“这上面是王爷需要的药材,姚先生你去把它抄写一份交给看守,但是原件一定要立刻烧毁,不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是,好的。”姚广孝接过了赵飞云递过来的药方,粗通医理的他一看便知这的确是极为罕见的千金之方。

  赵飞云看着立于床前的二人接着道:“姚先生,冷兄,你们先出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单独和王爷说。”

  “啊,”姚广孝转头看了看微微点头的朱棣,答应道:“好的,在下就不打扰王爷休息了。”说完后姚广孝转身就走,同时也把还不太情愿的冷彪也给拉了出去。

  二人出去后,赵飞云便又开始了提笔疾书,一句话也没和朱棣说,朱棣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却也毫不着急,耐心的等着。

  作为一个好的领导者,其实并不需要多么全面的才能,只要可以真正的做到---‘知人善用’这四个字,就已经可以终生受用不尽了。

  而朱棣正是深通此四字的领导者中的佼佼者,经过了多年出神入化的运用,今时今日在他的手下已经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了;而今日遇上了像赵飞云如此百年不遇的旷世奇材,朱棣更是深深的知道,要想让他这样高傲的人完全的为自己所用,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给予他绝对的信任和无条件的支持,让他产生一种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也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够得到他真心真意的全力支持。

  所以现在朱棣就毫不在意的耐心等待赵飞云的发话,因为他知道,像赵飞云这样的人是决不会做出无聊的举动的。

  良久,赵飞云终于缓缓的开口道:“王爷,今日来看,你的‘皇极至尊功’中的内家心法只是练到了第七重,那么此功所配的外功招式你又学到了几种呢?”

  朱棣淡淡的笑道:“这‘皇极至尊功’的外功共分为‘四大绝技’和‘五大奇功’,父皇除了将次一等的‘五大奇功’完全传授给了我以外,于‘四大绝技’之中只是传授给了我一套‘至尊皇拳’,其余都是一概未传。”

  “是吗。”赵飞云摇头笑道:“原来王爷只会‘四大绝技’之中威力最弱的‘至尊皇拳’,这朱元璋也真是够偏心的。”

  朱棣闻言也是摇头苦笑,默然不语。

  又过了一会儿,赵飞云书写完毕,拿起卷纸来到朱棣的面前,将其扶起之后把卷纸放到了他的面前,笑道:“王爷,这上面记载的就是‘皇极至尊功’第八、九重境界的心法以及王爷你还未学的那三大绝技的口诀,你快将它熟背下来吧。”

  “什么!”一向稳重的朱棣也被赵飞云的话惊讶得不能自己,一下子接过赵飞云手里的卷纸,细细的阅读了起来。

  随着朱棣阅读的深进,强烈的兴奋欣喜之情无法抑制的溢于颜表,梦想成真的巨大喜悦刺激得他全身微微颤抖,难以置信的道:“真的!这是真的!心法口诀和我以前所学的一脉相承,完全没有任何冲突,这的确是千真万确的皇极功心法呀!我得到了!我终于得到它了!”

  接着,朱棣猛的抬起头来看着赵飞云,颤声道:“贤侄是如何得到这皇极功的心法的呀?”

  “用了和朱元璋一样的法子。”赵飞云笑道:“当年刘邦率先进入咸阳城,瞒着项羽暗地里抄录下了这‘皇极至尊功’的心法,后来更成为了大汉朝的镇国神功,我师父花费了五年的时间,连进了好几个汉朝皇帝的陵墓,终于在他们其中的一个墓中找到了这篇心法,解译了上面的文字之后就交给了我熟读,以求日后当我找到朱元璋报仇的时候可以占些便宜,谁知道现在倒起了这个作用。”

  “原来如此。”朱棣恍然大悟的点头感慨道:“令师真是用心良苦啊!”

  当年朱元璋正是在一个汉朝皇帝的古墓之中发现了这篇神功心法,今日赵飞云来个依样画葫芦,倒也是合情合理,让朱棣深信不疑。

  赵飞云微微一笑之间心中也是唏嘘不已,自己刚才说的当然都是谎话,但是这也是无奈之举,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无极仙府是自己最后的一条退路,是万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朱棣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神功心法,连忙细细的将其阅读,而朱棣的记性也的确是极好,熟读了几便之后便已经将心法牢记在心了,当确定了自己已经滚瓜烂熟了以后,朱棣就将心法又转交给赵飞云,赵飞云接过之后轻轻一挥,手中的卷纸当即便化为飞灰,消散不见了。

  得悉了心法,赵飞云就叫朱棣依照心法运气疗伤,而朱棣早就有此念头,当然也是急不可待的跃跃欲试了。

  朱棣盘膝而坐,抱元守一,开始依照起‘皇极至尊功’第八重心法之上记载的疗伤之法运气调息,只待一拄香的时间过后,朱棣只感到自身已经散乱的真气又可以渐渐的凝聚流转了,而且随着修炼的逐渐推进,那些原本潜藏在自己的体内摧残五脏的皇极功第八重内力的性质竟也被彻底改变,非但再没有了害处,更加缓缓的和自身真气溶为了一体,开始保护和修复起自己受创的经脉脏腑,对自身的修炼反倒是大有裨益了。

  随着内伤的逐渐减轻,朱棣完全沉醉在了这美妙无伦的快感之中,整个人彻底进入了物我两忘的超凡境界,心田之中一片空明。

  赵飞云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朱棣练功运气,看见他那舒畅的神色,心里明白朱棣进展顺利,赵飞云心中不由的一笑,暗暗猜度道:朱棣的天资奇高,但是不知命格如何,究竟他最终能不能练成这‘皇极至尊功’的第九重的功力,达到他的父亲---朱元璋的那种绝世之境呢?

  

第二十章 传功 双主(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