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邪阳 皇斩(上)

    

  “啊?”黄子澄意外的讶道:“皇上不可,万万不可啊!”

  “黄卿。”朱允炆微微皱眉道:“朕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但是你还是别说了。”

  “皇上。”黄子澄扑通一声跪下道:“皇上乃是万金之躯,那李德安不过是阉贼一个,哪里有资格和皇上交手,若是让这等小人误伤了龙体,那就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若是皇上想要欣赏武技,派其他高手出战即可啊。”

  “黄卿。”朱允炆对这位顽固的老忠臣也有些无可奈何,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道:“朕明白你是一片忠心,但是身为文人的你也无法明白一个武者的心情,朕自从神功有成以来,一直未曾真正的交战过,皇宫里的那些奴才见到朕都是缩手缩脚的在装模做样,而刚才的那一场比试虽然尽兴,但却也是半途而废,压抑在心中的战意朕正愁无处宣泄呢。”

  说着,朱允炆又看了李公公一眼,惬意的笑道:“更何况李公公也是世间罕见的高手,那一身‘邪阳神炁’据说还是源于‘九阳神功’,如此难得的比试,朕又岂能放过呢?”

  咳,朱允炆实在是太过年少气盛了;黄子澄心知自己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惟有使眼色给天诛二盟主,希望他们可以站出来劝驾,只可惜这二位盟主在这个时候都是选择了明哲保身,东看西看,一句话也不说。

  混蛋!连一向最是斯文有礼的黄子澄都不禁在心中暗骂了起来:食君之禄,现在需要你们的时候就像是两条死狗,两个家伙真是******不是个东西!

  朱允炆看了一眼因为憋气而脸色微红的黄子澄,摇头一笑之间道:“狱卒,打开李公公的镣铐,再取来十斤烧肉,三斤白酒,给他吃饱喝足了,带他到广场之上去。”

  “是。”天牢狱卒应道:“奴才尊旨!”

  半个时辰之后,朱允炆已经换上了一身劲装战衣,英姿飒爽的端坐于天牢广场之上闭目养神;在他的身后,黄子澄和天诛二盟主垂手而立,耐心的等待,一句话也不说。

  不一会儿,对面的厚重铁门缓缓打开,两名狱卒押解着李公公慢慢的走到了广场之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静心等待朱允炆的旨意,丝毫不敢怠慢。

  朱允炆缓缓抬眼看去,只见李公公此时已经换上了他以前穿戴的朝服,全身干干净净,再无一丝脏乱之感,吃饱喝足的他红光满面,整个人看起来是龙精虎猛,看来已经是回复到最好的状态了。

  朱允炆微微一笑,转头对身边的黄子澄使了个眼色,黄子澄无可奈何,只能立刻走上前去高声呼喝道:“皇上口谕,李德安接旨!”

  “奴才李德安接旨!”李公公三跪九叩,恭声应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李德安贪赃误国,罪大恶极,本当凌迟处死,但朕念其曾经护驾有功,特此恩准与李德安定下五招之约,若然可以接过,朕既往不咎;若然无法接下,凌迟处死,必不宽贷!钦此!”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公公和两个狱卒再次三跪九叩,领旨谢恩。

  黄子澄宣旨完毕,转身退了回来,而朱允炆则缓缓起身站立,慢慢的走了上来,凝视着李公公轻笑道:“李公公,这可是你最后的一个机会,千万要竭尽全力啊。”

  “谢皇上!”朱允炆当众宣旨,必定无法抵赖,明白到了这点,李公公谢恩之后猛的一跃而起,功运全身,烈劲透体,熊熊烈焰翻滚飞腾,四下飞散,跪于李公公身后的两个狱卒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烈焰缠身,疼得这两个武功低微的家伙只知道徒劳无功的哭爹喊娘,满地打滚,很快便被烧成焦碳了。

  见此骇人情景,朱允炆点头微笑,心中暗道:好功力,看来这个李公公的功力比之燕王朱棣至少高出了两筹以上,‘邪阳神炁’果然不同凡响。

  ‘邪阳神炁’创自唐朝中期,它的起源也的确就是‘九阳神功’;大唐中期,安史之乱平定以后,大将军郭子仪因平定战乱有功而被封为国公之尊,其绝世的武功以及盖世的军功都名扬天下,为世人所敬仰。而就在这个时候,郭子仪的手下有一位痴心武学的部将,一直都非常垂涎于郭子仪的‘九阳神功’,誓要一睹其真容,奈何郭子仪将神功心法深藏于府中,传内不传外,这位部将难以如愿,于是他卧薪尝胆,在经过了十数年的努力之后,终于成功的取得了郭子仪的信任,探得了郭子仪藏书之地,结果趁着一次郭子仪外出了机会,他偷入了藏书之地,成功的盗取了神功心法。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因为这位部将心知郭子仪不在,盗书之后便大胆的在藏书之地阅读起神功心法起来,谁知这一看之下,部将便立刻被秘籍之上所记载的诸般妙夺造化的旷世武技深深的吸引住了,当读到了精妙之处的时候,这位部将竟然不能自己的就地演练了起来,谁知在演练之时,部将却在无意间触动了藏书之地的安全机关;结果,机关大作,惊动全府守备,立刻开始了严格搜查,滴水不漏;部将心知闯了大祸,若然身怀神功秘籍定然会被查出,心下一计较,惟有忍痛割爱,就地将神功心法通读一遍,再将其放回原处,这样身无证据,这位部将才侥幸逃脱了王府的盘查。

  此事之后,部将心知郭子仪必定会加倍小心,自己再难得手,只得无奈的离开了王府;部将离开了之后,立刻找了一处僻静之地,将自己所记得的神功心法撰写了下来,可惜因为他的记性并非极好,真正记得的心法也不过就是三四成,而且断断续续,毫不连贯,如此的一部无头无尾的‘九阳残篇’使得这位部将完全无从着手,得物也无所用。

  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位部将偷书真相终于还是暴光了,郭子仪雷霆大怒,派出王府最强侍卫前往缉拿这位部将,这位王府侍卫曾得郭子仪指点,武功高绝,部将远非其敌,惟有带着‘九阳残篇’远逃西域,躲避追杀,奈何王府侍卫穷追不舍,终于在天山雪峰之上将其追上,一场大战之后,侍卫将部将打落悬崖,生死不明。

  部将落崖之后,幸被树枝挡住而不死,但心知此时自己已是穷途末路,若然不能练成高强武功就得从此暗无天日,为了以后的希望,部将把心一横,强练‘九阳残篇’。

  ‘九阳神功’博大精深,断章取义岂能有成;部将管中窥豹,乱练一气,结果五行失调,阳毒深藏,终于走火入魔,大难临头。

  部将走火入魔,沉积的阳火暴然反噬,焚烧五内,摧筋化骨,直似要将部将全身烧为焦碳,部将剧痛难忍,狂性大发,四下乱闯,最后竟然一头撞进了千年冰壁之中。

  奇迹发生了,部将撞入冰壁之中,千年冰壁的天然寒气自部将全身毛孔透体而入,竟然渐渐平息了阳火毒气的摧残,部将回复了神智,心念一转之间已有所悟,自己所得的‘九阳神功’残缺不全,尤其欠缺了阴阳五行的调和之法,此时有了这股千年寒气,自己便可以借助外在的寒气中和内在的阳毒,练出精纯的阳劲了。

  恍然大悟,部将立刻付诸行动,借着这股天然寒气,部将换气易脉,移经改穴,苦练十年之后终于成功的另辟蹊径,从‘九阳残篇’之中悟出了一套‘邪阳功’,惊世出关。

  部将出关之后,自号为‘邪阳圣尊’,罕逢敌手,而郭子仪得知之后,再派出那位侍卫去铲除这位‘邪阳圣尊’,只可惜今非昔比,今日的‘邪阳圣尊’已是脱胎换骨,在与那位侍卫大战了三千个回合之后,‘邪阳功’终于更胜一筹,力毙侍卫于铁掌之下,报了当日的战败落崖之仇。

  此战过后,‘邪阳圣尊’名扬天下,但是‘邪阳功’的隐患也在此时暴露了出来,因为没有阴阳调和的根本法门,外在寒气的中和之法只是治标不治本,此时‘邪阳圣尊’身在中原日久,失去了寒气中和的阳毒再度发作了起来,时时让他痛不欲生。

  ‘邪阳圣尊’毫无办法,因为不甘心永远藏身雪山,他惟有依照一本邪书上的方法,不断的吸取处女的元阴以求中和体内的阳毒,结果在半年之间,便有数十位无辜的少女惨死在了他的手上。

  暴行震惊武林,‘邪阳圣尊’立刻便成为了武林公敌,人人喊打,结果在‘邪阳圣尊’东躲西藏了几个月后,终于被少林第一神僧---玄明禅师找到,一场比试之后,‘邪阳功’远不能敌少林镇派神功-----‘易筋经’,‘邪阳圣尊’大败待毙。

  玄明禅师打败了‘邪阳圣尊’,正待替天行道之时,‘邪阳圣尊’体内阳毒发作,那痛不欲生的惨况令玄明禅师震惊不已,待玄明禅师将其救过来之后问明了一切,才知道‘邪阳圣尊’也是身不由己,玄明禅师本着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心理,带着‘邪阳圣尊’返回了少林寺,传授给了他佛门正宗的练气之法,助其理顺阴阳之气,化解体内沉积阳毒,‘邪阳圣尊’原只是一个武痴,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此下感恩戴德,立誓不再为恶,静心于少林寺中练功参禅,这一呆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后,一位和玄明禅师有怨的绝顶高手炼飞魂趁着玄明禅师坐化归天的机会,闯入少林大施暴行;少林寺无人能敌,尽被其大大的羞辱,眼前百年古刹即将名誉扫地,沉寂了二十年的‘邪阳圣尊’再度出世,以玄明禅师弟子的身份大战炼飞魂,结果激战了一日一夜之后,全新的‘邪阳功’技高一筹,大败炼飞魂,捍卫了少林不灭的威名。

  原来自从‘邪阳圣尊’得到了少林正宗的内功心法之后,潜修数年便已经彻底消除了体内阳毒的隐患,而因为此时的他眼界修为都是大有进步,对于‘九阳残篇’的领悟也就更上了一层楼,在经过了十几年的苦修之后,当年那邪气逼人的‘邪阳功’已经突破成了半正半邪的‘邪阳神炁’,神功威能暴增数倍,彻底达到了绝顶高手的惊人境界。

  自此之后,‘邪阳圣尊’成为了一代宗师,‘邪阳神炁’作为‘九阳神功’的旁支也就代代相传了下来,创造了无数的丰功伟绩。

  一直到了此时,如今‘邪阳神炁’的当代传人之一就是李公公,此刻他就要拼尽一身所学,去接下朱允炆的夺命五招。

  

第二十二章 邪阳 皇斩(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