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胜负生死(下)

    只见到李公公全身伤痕累累,简直就已经没有了人样,那一道触目惊心的狭长刀痕自眉心而起,直至胯下,几乎将其劈成了两半,那两条前臂已经完全爆碎,如今也只剩下一些皮肉相连,还挂在大臂之上,随着李公公身形的移动,正在一圈一圈的打着弧旋,这种凄惨无比的境况,也真是有够可怜的了。

  天诛副盟主看着李公公的惨状,心里不期然的勾勒出了那最后一招的交拼情景:朱允炆最强的一刀雷霆万钧的劈砍而下,李公公他别无选择,只能拼尽功力举臂硬挡,只可惜强弱悬殊,一拼之下李公公的双臂立断,根本阻挡不了。

  双臂被毁,李公公立时便成了案板上的鱼肉,朱允炆攻势不止,长刀势如破竹,一下子就向着李公公当头劈下,所幸的是,在刚才交拼之时李公公的‘火焰神刀’已经消耗去了朱允炆相当的刀劲,是以这原本足以分尸的一刀在破开了李公公的护体真气之后只能将他重创,却未能将他一刀两半,是以李公公此时竟然还没有死去。

  天诛副盟主查看停当,战起身来奏道:“启奏皇上,罪臣李德安双臂爆碎,全身经脉也已经尽断,但是还有一口气,并未死去。”

  “好家伙。”朱允炆冷冷的笑道:“这种样子了还能不死,哼哼,算他命硬,既然他已经接下了朕的五招,那朕也就遵守诺言-----把他给朕扔到大街上去!”

  “皇上。”黄子澄有点不放心,恭声奏道:“皇上,这个李德安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也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微臣觉得还是斩草除根为好啊。”

  “黄卿不必担心。”朱允炆毫不在意的道:“现在李德安已经是个彻底的废人了,就算是他侥幸不死,对朕也没什么威胁了,留他一条狗命,对朕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可是皇上…………”黄子澄似乎仍有顾虑,急奏道。

  “好了。”朱允炆摆手打断了黄子澄,微微不悦道:“黄卿不必再奏了,难道你认为朕堂堂的一个皇帝还有必要和这样的一个废人斤斤计较吗?”

  “不………当然不是………”黄子澄犹豫的道:“但是………”

  “行了,行了。”朱允炆笑道:“这件事情黄卿你就不要再管了,副盟主。”

  “属下在。”天诛副盟主随叫随到,抢声应道。

  “把这里整理一下。”朱允炆看了血肉模糊的李公公一眼,淡淡的道:“至于这条死狗,随便扔出去吧。”

  “微臣尊旨。”天诛副盟主恭声答应道。

  朱允炆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不知怎么的,朕的心情突然又变好了,哈哈,黄卿,跟朕回宫吧。”说着,朱允炆便转身疾步离开,而黄子澄也是不敢怠慢,快步跟上,很快便脱离了天诛盟两位盟主的视野,消失不见了。

  天诛副盟主低头看了看死气沉沉的李公公,转头笑道:“盟主大人,你的景况似乎很不妙啊。”

  言语之间尽极轻佻之意,天诛副盟主摆明是想要出天诛盟主的洋相。

  “自从在下执掌了副盟主一职,皇上好象就没有再给大人派过任务了,大人对此有何感想啊。”天诛副盟主大获圣宠,得志得意,轻佻之语有一还有再。

  “哼。”原以为将会反唇相讥的天诛盟主竟然是一言不发,轻轻的低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完全不和天诛副盟主做无谓的争执。

  “哼哼。”看着天诛盟主远去的背影,天诛副盟主暗暗的狠道:“讨厌的老鬼,尽管清高去吧,尽管孤傲去吧,总有一天本座会将你一脚踢开,彻底取代你的位置,你等着吧!”

  勾心斗角,对于朱允炆来说其实有利也有弊,如此一来虽有助于权力的制横,却也会造成实力的分散,这对于朱允炆的敌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只是可惜这个敌人还不知道这个喜讯,是以现在这个人就并没有思索该如何利用这种景况,而是拼命的思索该怎么和自己的心上人作出解释。

  赵飞云此时真是非常的头疼,和燕王他们细细的商量好了全盘的大计之后,赵飞云就离开了燕王府,一直到出了燕王府,停止了思绪计谋的赵飞云才惊讶的发现此时竟然已经是时至正午了。

  麻烦了,赵飞云不由得搔了搔头皮,在和华吟雪作出道别的时候自己为了哄她,说好了最多一个时辰就会回去的,哪里知道其后又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竟然足足用去了三个多时辰的时间,这下可如何是好。

  实话实说肯定是不可能的啦,以华吟雪那种毫无心机的性格,只怕转个身就要被贾远和朱允炆这些人给看出端倪了,这个输定了的风险决不能冒。

  那该怎么说了,虽然胡说八道是自己的专长,但是只要一看见华吟雪那纯洁无暇的眼神恐怕自己就会不忍心满口胡言了,骗人自己在行,哄人自己可真是一个门外汉啊。

  六月的清风已经是夹带着相当的暑气了,这种有些闷热的天气竟然使得方才已经是用脑过度的赵飞云头脑迟钝了起来,想来想去想了十几个借口,但是没有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

  算了算了。赵飞云不耐烦的想,还是用老办法----到时候再说吧!

  “吟雪,其实我早该回来了,但是不巧正好碰上一个熟人,所以…………咳,不行不行,我哪里来的熟人啊!”赵飞云头疼不已,身处在秦淮河畔来回的踱步,思索着各种借口。

  “咳咳,吟雪,其实我是想买件礼物送给你,这才耽误了这么久………嗯,这个理由还算是马马虎虎,但是买什么东西要买三个多时辰呢?哎呀,好烦人啊!”赵飞云心急如焚,急得直抓头皮,整个人几乎要抓狂了。

  赵飞云也真是够可怜的,刚才那种‘豪气干云’的大男子气概连一刻钟也没有维持的到久已经被重重的顾虑给冲散了,为了以防万一,赵飞云不得已只能先寻觅一处静地先‘排练’几次对答,不然若是到时候因为牛皮吹破把佳人惹怒自己可就亏大了。

  左思右想,赵飞云便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秦淮河畔,随便找了一株杨柳树当作是华吟雪的替身,就这么旁若无人一般的自说自划起来了。

  略带暑气的清风吹过,那纤细的柳条如同千百只柔软的小手一般摆动了起来,轻轻的划过了赵飞云的脸庞,就如同是情人的捂摸,舒服得令人陶醉。

  赵飞云静静的感受着这吹面而来的杨柳之风,有些急噪的心境渐渐平复了下来,心中已经有了些计较,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苦笑道:真是的,对付自己的情人竟然要比对付自己的敌人更麻烦,更累人,真是意想不到啊。

  略带无奈的摇了摇头,赵飞云就待转身离去,谁知就在这一转身之间,赵飞云楞住了。

  此时,就在他的身旁,竟然就有好几对男男女女正伫足在他的周围,都用了一种非常异样的眼光在观看他自己,相互间还在不断的窃窃私语,看来刚才自己的那一通自言自语的‘精彩表演’,已经被他们当成是猴戏一般的给欣赏了。

  秦淮河畔本来就是人杰地灵之处,尤其是年轻情侣,更是常于此处流连忘返,此时正值正午,恰好正是秦淮河畔人流量最多的时候,自己在这个时候作出这些奇怪的事情,别人不当成笑话来看才出了奇呢。

  而他自己呢,因为一心想着怎么给心上人作出解释,竟然会疏忽到忘了观察周围的情况,如此的粗心大意,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的魔力?

  ******,现在竟然还有心情想这个,自己可正在被一群把他当成是傻瓜的家伙所包围啊,身处如此‘险地’,自己所需要的可不是什么思考,而是赶快‘逃命’。

  ‘兵贵神速’,赵飞云一下子推开了围观的众人,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些伫足观看的人群,很快的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飞速远遁。

  赵飞云俊面发烧,简直恨不得能立时找个地缝钻进去,左顾右盼之下飞快的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钻了进去,然后偷偷的探出了半个脑袋,以观察那些围观的众人。

  眼看‘好戏’已经消失了,那些围观的情侣游客也就失去的继续观看的理由,在经过了一番交头接耳之后,他们也就渐渐的散开去了。

  “嘘。”眼看‘危机’解除,赵飞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自藏身之处走了出来,用力的甩了甩头, 径直向着贾远的太医府邸前进了。

  --------------------------------------------

  因为个人工作的关系,此周的更新速度慢了,下个星期应该就会好转。

第二十三章 胜负生死(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